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飞虎I)长腿美眉与长腿二少第4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32:19 作者:苏蕾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飞虎I)长腿美眉与长腿二少
(飞虎I)长腿美眉与长腿二少
作者:苏蕾拉来源:晋江文学城
基本要说的标题都有了,本文是港剧飞虎I的同人,我不喜欢飞虎II。女主角身高174,男主角是186的二少。主线是海归女法医与飞虎狙击手的故事,副线是土著法证妹与飞虎狙击手的故事。没错,虽然飞虎II里的丁慧慧角色设定的不错,但单就I看来,我不怎么喜欢她。全文度盘链接:

转折是发生在一个月后。

那天晚上,我们只剩二十来人的队伍扎营在一片小树林里。

二月间,山上的树还没有长得新芽,寒风在树枝间毫无阻挡的穿梭,割得人脸上发痛。

我的十指已经生出了冻疮,有些已经烂了,脚底也早已开裂,虽然以前生活的地窖一年四季都阴湿湿的,但好歹是恒温,我也早已适应了那样的温度,所以虽然穿得单薄,还不至于受冻。

可这时不同,那些寒风像刀一样割着我的脸,而我双手被缚,想挡也是不能。

就在我思绪混乱的时候,一个人影掠过我面前,被当兵的扔在我背后。

我侧过头,一看,竟然是唐文渊。

这一个多月来,我和他都是分开的,当兵的不让我们每个人靠太近,以勉生出事端。是以,这么多天,我们一点交流也没有。

此时见他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不禁好奇多看他几眼。

火光正好照着他,我发现他白嫩的脸削瘦了不少,衣服也被树枝石头割破得不成样子,那模样,倒像是另一个我。

他好像发现我的目光,抬头看着我。

我看到他的眼睛在火光中仍是那样的清亮,瞬间认为那孩子的精气神并没有被催毁,反而有股子倔劲儿生长起来。

突然,他朝我眨了眨眼。

没等我反应,他突然捂着肚子大叫:“好痛,痛死我了!”

他这一叫,把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了过来。

一个当兵的走过来,不耐烦问他什么事情。他好似非常痛苦的说:“我肚子痛,好痛!”

他奶奶的,当兵的骂一句,问他是不是要拉屎。

唐文渊好似确定了一下肚里的感觉,点头说好像是。

当兵的也未在意,一路上他也不只这一回,就说滚远点儿,别臭着大爷。说着就将他拎了起来,边推边骂。

唐文渊走过我身边,突然又暗暗朝我挤了挤眼,我意识到他在向我暗示什么呢。

刹那间,我头脑中闪过很多可能,也许是直觉吧,就在他快被带出营地时,我脱口而出:“我也要拉屎!”

这话一讲,我就看见唐文渊脸上显出一丝隐晦的笑意,虽然我与生人交流几乎为零,但与人交流的本能我还是有的,看他的表情,心说错不了了。

当兵的一听,脸色就不好看了,骂了一句难听的,就将我带过去。

我和唐文渊一前一后的走,在离营地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当兵的狠狠说,如果我们耍花样,先一刀抹了我们脖子。

这个时候,我对他们手上的铁家伙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之前有一个下人想逃,当场便被那玩意儿抹了脖子,顿时血如泉涌,死的时候连眼睛都没闭上。

所以,我心里还是很害怕的,担心唐文渊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因为我们手被反负着,当兵得只得帮忙替我们挨个儿解开了裤头。唐文渊立时蹲了下来,我骑虎难下,虽然毫无便意,也只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就听旁边噗的一声,一股臭味便散了开来。

真他妈臭!当兵的捏着鼻子说。

自然地,他们就半转了身避开那味道。

的确很臭,我看着唐文渊的一脸轻松,深深皱起眉头。

这时,我捆缚在身后的手忽然碰到一件东西,热乎乎软绵绵,突然,一阵恶心在我胃里翻搅,那玩意儿,难道是唐文渊刚拉的屎?!

我差点儿叫出声来,虽然我在地窖拉屎,但从来都是事后远观,等老娘来清理,从来没有亲手碰过!

我转过去看他,只见他轻轻的将捆在身后的手慢慢移向脚下,两只脚一前一后抬起,两只手竟然横在了身前。

他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也不笨,虽然不知道他接下来的计划,但我还是学着他的样子做了。

小孩子身体本来就软,再加上我比较瘦小,两只手很轻易的就换到了身前。

当兵的看了我们一眼,但四周太暗,他一时也没发现我们已经动了手脚。

快点儿!当兵的不耐烦的催促着。

唐文渊没有说话,将他身后的秽物从屁股下面拖到前面。原来他把屎拉在一片枯叶上,只要拉动下面的树叶,就可以变换秽物的位置。

他瞟了我一眼,我立刻会意,找到适才碰到那玩意儿的位置,轻轻地将它拉了过来。

唐文渊似乎很满意和我这样的默契,他一手指指那索秽物,然后又指指自己的嘴。没等我心领神会,他已经托着那秽物站了起来。

当兵的一看,以为他解完了手,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发现捆在背后的手不见了!

正要发问,我只觉脸旁生风,唐文渊快速的转身,几乎是跳了起来,狠狠将手上的秽物扣在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当兵的脸上。

我吓了一跳,恍惚中听他叫了一句“快”,我像着了魔似的,跳起来将我手上的秽物胡乱地掷向当兵的,不偏不倚击中他的眼睛。

“跑!”唐文渊又叫了一声。

我头皮一炸,也不及多想,提着裤子撒腿就跑。

我只觉得寒风在我耳边呼呼的响,完全不知道后面的人有没有追来,心头只有一个信念,被抓回去就是一个死!

唐文渊紧跟在我后面,突然脚下不稳朝我扑了过来。

我后背吃力,一下就被他撞出老远。

两个人在林子里翻滚几圈,方才停住。回头一看,几支火把正快速的朝我们这边移动。

是当兵的追过来了。

我心叫一声完了,不想唐文渊比我镇定许多,拉起我的手,又朝前跑去。

四周漆黑,我们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地上的石头越来越多,我们不断的摔倒,又不断地爬起,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没一处不在流血。

终于,我们到了死路,前面的路被石头封死了。黑暗中,唐文渊喘着气,对我说:“这是山洞,我们跑到山洞里了。”

一路走来,我已经知道山洞就是山里天然的深坑,其实和地窖有点儿像,只不过地窖的空间在地面下,山洞的空间在地面上。

“替我解开绳子!”他说。

我伸出手,在黑暗在摸到他的手腕上的绳索,又扯又咬,费了翻功夫才帮他解下。

接着,他也帮我解开了束缚。

我挥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只觉得空气中好像还有股屎味儿,一时心头有点儿别扭。

“狗儿,”唐文渊突然说。

我愣了一下,没有答应。

“我们在这里分手吧!”他坚决的说。

我一时反应不及,两个人不是更好相互照顾吗?

他好像猜出我的心思,说:“兵不厌诈,咱们兵分两路,一则可以迷惑他们,二则即便被发现了,也不怕咱们全被抓回去。”

呵~你小小年纪还懂兵法呢~当然,我当时似懂非懂的,这是后来回忆起来对他的评价。

他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直接说:“你躲在这里,我到外面去,从今往后,咱们听天由命吧!”

不知道为何,他的话总透着一种超越他年纪的成熟,我在他面前,就是个白痴。

那个瞬间,我终于对他萌生起一阵感激,说:“我去外面……”

没等说完,他就抢道:“我比你大,你得听我的!”

我心头不服,怎么你就比我大了,不过一想,我从身形上比他瘦小许多,可能他便是依此判断的吧。

“我走了!”他说完这话,人已经朝洞口走去。

“等等!”我学着他第一次叫住我的口气说。

他停了下来,在黑暗里,我只能看见他的影子。

“你~对我~好~,为什么?”其实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要救我,可我那时候的确辞穷,只知道“好”是好的意思。

他却好像明白我的意思,回答说:“没有你的帮助,我也逃不到这里。你大可不用感谢我。”他顿了顿又说:“不管你是藏在我家的什么人,总归你不是姓唐的,我从前也没有见过你,咱们是萍水相逢,如水之交,从此谁也不欠谁的。”

说完这话,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我茫然地看着洞外,突然发现真的只剩我自己一个人了,我禁不住想起了老娘,后悔没有跟她打声招呼就自己跑掉了。

这时,我看见洞外出现几处光点,心想一定是当兵的追来了。

我冷汗都下来了,摸到山洞最里面一动不动的靠在洞壁上,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所幸的是,四周太黑,追来的人完全没有发现这处山洞,径直从我视野消失,追到前面去了。

我松了口气,这才感到双腿发软,颤颤的瘫软下来。

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尽管以前一个人在地窖,但我知道什么人会来,我又应该如何躲藏,可现在不同,我不知道这个漫长的夜晚会有什么东西闯进这个山洞,更没有地方让我躲藏,我突然很想哭,可眼流一滴也流不出来。

想着想着,我竟然贴着石壁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闻到一股腥臭味儿,那味道不像鱼干,是我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

我猛地睁开眼睛,周围仍是一片漆黑,但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大致能看清近处东西的轮廓。

我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近在咫尺的怪物。

它一双眼睛发着黄光,像一块石头,堵在洞口,并且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我心头一咯噔,心说难道遇到山里的野鬼了?对了,我老娘有给我讲鬼故事的癖好,你说你一个当娘的讲什么不好,非要讲鬼故事,这不是存心吓孩子吗?

这么一想,我更不敢动了,就看那东西慢慢朝我走近,那腥臭的味道越发浓烈了。

我轻轻的退出一步,不想踩碎了脚下的石块,那东西突然往后缩了一下,接着朝我猛扑过来。

我吓得不轻,一弯身从它身子下面冲了出去。

这下我靠近了洞口,回头一看,那东西已经调转了身子,已经作好再次攻击的协作。

也不及细想,恐惧让我顿时无比清醒,我大叫一声,冲出山洞,不顾一切地朝一个方向疯跑。

那东西显然十分擅于奔跑,不一会儿,我已经能听见它喉咙里发出的吼吼声。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用尽挥身力气朝前跑,心说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绝不能轻易放弃。

这时,我突然感到背后升起一团热气,回头一看,那东西已经跳上半空,两只粗壮的爪子转眼便要扑到我肩上。

完了!我心叫一声,心说这次再也逃不掉了。

可世上的事情,总有许多出人意料。兴许那时阎王见我年纪小,又没过过什么像样的日子,没忍心收我,给我指了条生路。

那生路,说来也是死路。

就在我心灰意冷时,脚下突然一空,我整个人顺势朝前扑去,不想,这一扑并没有碰着地面,而是不停的下坠。

原来,我是跑到山崖边了。

我回头一看,那东西已经停在崖边上,两只黄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之后我便摔晕了过去,期间发生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

  • 曲终人散终成空在线阅读第2章

    没过多久,前倨后恭的小厮就给孙瑞端来不少饭菜。多日未食的孙瑞闷头就吃。若不是年轻人身体结实,胃部承受能力强,这一顿饭下去肯定吃出个好歹。尽管孙瑞胃部有些不适,但是理清记忆的他除了震惊,真不知道该有何感情。他入赘的袁家竟然是东汉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汝南袁家。而自己的岳父更是后来四州雄主袁绍袁本

  • 沧澜朝歌第10章在线阅读

    “仙家,您没事吧?”地中海村长一惊,没想到有野怪突破防线,进攻杨修言。“没事!”回答一句,杨修言一口红云,再次烧熟了一大堆的青蛇。对于这一帮扎堆的野怪,杨修言的火云术,就是它们最大的的克星。与此同时,两人终于来到了蛇果树下。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剩下的三条【精英玄蛇】,也没能逃过两人的魔爪。最强的四条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