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综鬼灭]宝石之刃之第四章

2021/6/11 21:53:44 作者:凉茶Herbati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鬼灭]宝石之刃
[综鬼灭]宝石之刃
作者:凉茶Herbati来源:晋江文学城
鬼:哼,人类这种低等生物如何能够敌过目指完美生物的我等?区区几十年就会死,受伤了也没法自己再生,断个胳膊不止血也会死,简直没法更垃圾了。只要小心不被砍到脖子,这世上哪有能战胜我们的存在?一千岁+不怕咬+碎了还能粘回来的绿松石:(拎着自己崩掉了鬼牙的胳膊)你说啥?鬼:……鬼:教练!这剧本不对!——————————一个被抓到月球上的宝石人没有到月球,而是到了大正杀鬼的故事。主角是私设的绿松石,设定上是刚过一千岁,在夏季被月人捕获,原作正片还没开始,法斯已经出生了的时间点。没有看过《宝石之国》的也不要

第二天第一节课,阅读卷子一发下来,范小圆懵逼了。

——第一题不是选择题?!?!

她于是望着试卷陷入呆滞,眼睛里透出绝望的气息。

她这样呆滞了两分钟,阅读老师察觉异样就看了过来,接着点了她的名字:“范小圆?”

“啊?”范小圆猝然回神,下一秒,她一咬牙,“老师!第一题看不清楚!”

“?”老师便低头去看讲台上留下的试卷,范小圆莫名紧张,祈祷虽然不是选择题,宇文客依旧能get到这个暗号,然后下课来当面问她梦里的事就是了!

然而没想到,十几秒后,宇文客的声音冷静地从教室后方响了起来:“老师,第一题第五个单词……的第三个字母看不清楚。”

“……”班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老师托了托眼镜,“Dictionary,第三个字母是C。”她说完,对身为好学生的宇文客会问这种问题显然有点意外,皱眉笑说,“这你猜还猜不出来吗?”

周围响起几声笑。

宇文客尴尬地咳嗽:“昨晚没睡好,谢谢老师。”

——为毛非得强行对个“C”出来,下可直接问不成吗?这样好假!

范小圆内心疯狂吐槽着,下意识地转头看他,但他已经在闷头答题了。

这天的阅读课是两节连上,考试不尴不尬地占用了一节课外加一个课间、在第二节课上课五分钟后结束。于是老师拿出了十分钟让大家休息,余下的半个小时就成了自习,背单词做题都可以,趴桌上发呆消磨时间也没人管。

范小圆于是就趴桌上歇了,她是个不太会自习的人,早起周围没有别人的时候自己安静地做一个小时的题还可以,一旦置身人多的环境,她就完全学不进去。

趴了五分钟,手机在口袋里一震。

范小圆把手机摸出来放在桌斗里看,是个微信加好友请求,用户名是毫无创意的“宇文客”,下面的附加消息显示他是从高二(7)班的班级群找到她的。

范小圆点了通过,进入对话框之后,一条消息很快弹了出来:“放学后旁边咖啡厅谈谈。”

范小圆回了个“好”,又打了条“我正好也想跟你聊聊篮球社和啦啦队的问题”,想了想又给删了,觉得见面再说就好。

下午四点半,最后一节课下课,范小圆没什么事,直奔附近购物广场三楼的星巴克。结果,宇文客帮老师批卷子耽误了,将近五点半才到。

“对不起啊,来晚了。”他边坐边摘下书包,支着额头桌上一喟,“所以……这怎么回事?真是穿越?为什么莫名其妙地会穿越?”

“……我怎么知道。”范小圆把二十分钟前给他加点的冰美式往前推了推,宇文客说着谢谢喝了口,又说:“你们女生不是看穿越小说吗?”

“穿越小说里没见过这种。人家都是穿过去就不回来,要么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穿。晚上穿过去白天回来的……反正我没见过。”范小圆叹气,扯扯嘴角又道,“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宇文客蹙眉看着她。

范小圆双眼发亮:“我在那边好像是女皇啊!这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我的身份好像很低。”宇文客回思着,惆怅道,“应该就是个小官小吏,而且好像混得不怎么样。”

“我罩着你啊!”范小圆手一拍桌子,顺势翘起二郎腿,“你看那儿连太监都有,不是没人性的封建制度、就是更没人性的奴隶制度。这俩制度里皇帝都说一不二,现在皇帝是自己人你还担心啥?”

“话是这么说,但是……”宇文客沉默了一会儿,总觉得别扭,但似乎又说不清究竟是哪里别扭。

范小圆爽快一笑:“没什么可但是的!这个好解决,我有个不好解决的事要跟你商量。”

宇文客微愣:“什么?”

范小圆:“校论坛里的帖子你看到没有?”

宇文客:“没有。”

范小圆:“……”

“我平常不上论坛。”宇文客眉心稍稍蹙了一下,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出了什么事?”

范小圆沉肃地前倾了身子,端正地望着他开诚布公:“高中部啦啦队向我们下战书了,但你们篮球社和我们啦啦队的旧怨你懂的。所以,我需要你以篮球社的名义发布公开道歉,然后我们顺理成章地迎接高中部的挑衅!”

“……”宇文客左边的眉头稍挑了那么个弧度,无语地睇了她几秒,言简意赅,“我不干。”

“?”范小圆瞠目结舌,“为什么?!你不觉得当年那位学长做得确实不对吗?再说这点儿破事儿都拖了快三年了,在咱们这一届握手言和不好吗?!”

宇文客的眉心蹙了起来:“我知道是那位学长的错,可你不觉得这种争执很无聊吗?为了一句玩笑话,上纲上线撕逼个没完,三年之后竟然还要继续?幼不幼稚啊!”

“可是……”范小圆稍微卡壳了那么两秒,接着一拍桌子,“你要真这么想,那别让你们副社长忽悠宁凝来劝我出马啊!”

“……谁让副社长忽悠宁凝了?”宇文客反问,继而冷漠地一拎书包,起身就要走,“那充其量是副社长的个人行为。哦……三年前那个,归根结底也是那位学长的个人行为,你们有精力为这个掐得水深火热,还不如多做两道题。”

“哎你——”范小圆气结,然而不待她说话,宇文客已然拎着书包风风火火地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气得说不出话。

这人……他怎么活得这么两耳不闻窗外事呢!

虽然照他的思路去想也没问题,可这掐都已经掐起来了啊,接下来的做法全校都在看着啊,拎包就走是几个意思?!

范小圆很生气,铁青着脸坐公交回家,进家门后强行缓和了一下情绪跟爸妈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钻进屋去写作业。

身为学渣,她写作业的流程是很简单的——挑会做的题做,不会的题想大多会让她脑中空白完全无从下手,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只能放着。

赌气的心情又似乎使她会做的题更少了些……

范小圆于是九点多的时候就气鼓鼓地上床躺着了,想拿手机看小说都看不进去,五分钟后把手机一扔,睡觉!

大熙朝,寅时。

用于避暑的紫清园里静谧一片,女皇所住的至明阁中,几个宫女宦官守在厢房前,时不时地瞅瞅正屋卧房的方向,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惊奇。

那个宇文公子进宫多久了?怎么也有三年了吧。

这三年里,他一直没得过宠,前天还惹恼了陛下,惹恼之后甚至还闹了一出投河自尽。可昨天,也不知道他突然走了什么大运,陛下着人把他带过来后竟然完全没有问罪,反倒让他在自己屋里养上病了。

俩人就这么一起在屋里待了一天,听进去端茶送水的宫人说,他们是各干各的事,连交流都很少。

然而到了晚上,陛下居然还不让他走,自己晃晃悠悠地进了厢房,满不在意地说就让他在屋里歇着吧,她在厢房睡一晚。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他触着陛下哪根儿筋了?!

几个人脑子里都在转这个事儿,转着转着,身边的厢房中突然有鞋子蹭地的声音一响。

他们便立刻提起心神,躬着身将门推开,欠身道一句“陛下安”,然后进屋去服侍更衣盥洗。

在范小圆坐在妆台前任由宫女给她摆弄发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噙着笑主动禀说:“陛下,宇文公子已经没大碍了,他……”

“我懒得搭理他!”范小圆拍桌怒喝,抑扬顿挫,气恼明晰。

那宫女立刻噤声,范小圆从镜子里看到她木了两秒,继而扑通跪地:“陛下恕罪!”

“……”范小圆不得不缓缓气,烦躁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起来。这事跟你没关系,别让我看见他就是了。”

“?”几个宫人齐刷刷的全窒息了。

范小圆一时没太懂,只感觉到一股情绪在他们之间传递了整整一圈,接着又静了片刻,才有个看起来级别稍高的宦官试探着询问:“下奴愚笨,陛下的意思是……让他先回宫?还是……发落去别的地方?或者直接……”

宫里说话有忌讳,“杀了”二字让这宦官噎了回去,便只见他抬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这回轮到范小圆窒息了。

她目瞪口呆地从镜子里盯着那个宦官,那个宦官被盯得心里直叫苦。要搁在三天之前,陛下说出这话,他们毫不犹豫地直接把宇文客发落了就是,可经过了昨天……他真不清楚陛下到底什么意思啊!

范小圆又怔了会儿,脸上慢慢地浮现了恍悟,接着,那恍悟里又绽放出了带着几分邪劲儿的笑:“对啊……我说了算啊!”

恰这时,宇文客带着几分残存的困意,伸着懒腰从正屋大门里走了出来。

范小圆从半开的窗子中看着他的身影,咬着后牙发出“哈!哈!”两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旋即将脸一板:“把他给我押过来。”

听到这诡异的笑声,宫人们哪敢耽搁,两个宦官立刻窜了出去,左右一拧宇文客的胳膊,三步并两步地就往厢房带。

“又干什么啊?!”宇文客提心吊胆。话音未落,脚已绊过厢房门槛,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倒了好几步才站稳叫。

“范……”他看到范小圆下意识地想叫名字,所幸反应够快及时噤声,转而像模像样地施以长揖,“陛下。”

“啧。”坐在妆台前的陛下悠闲地正了正发髻上的簪花,又理了一下耳坠的流苏,才慢悠悠地回过身来。

她被染得妩媚娇俏的朱唇微微上扬着,头还未完全转过来,美目中的光芒已先一步划到了他面上。她笑吟吟、慢悠悠地说:“宇文客,朕先前跟你打商量的事,你真的不答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盖是英雄在线阅读暧昧

    出国前一晚家庭事业兼顾的卓旻昊翻倍般的繁忙,给他发一条短信,不是半天,就是第二天回我,有时候甚至连回复都免了。这让我既生气,又无可奈何。我三番两次让他抽空,要他在我出国前陪我一晚,他每次都回复说走不开。其实我知道的,他不是真的走不开,他是怕见了我,我俩之间必定会发生无法挽回的事情。我想他想得快要发疯

  • 九疆赵萱相约

    沈鹏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取下口罩将自己衣包里的支票取了出来。“今天就这样挣了一百零二万,看来这些有钱人的钱可真好挣啊”沈鹏飞看着自己手上的支票说道,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连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能够在一天之内得到一百零二万,但是现在沈鹏飞的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沈鹏飞知道叶天龙身上有病是因为沈鹏飞察觉到叶天龙的呼

  • 我是不是女主啊杀青

    经过大半年的不懈努力,《他和她》这部电影已经杀青了。在杀青这天,就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也很兴奋,这毕竟是他们演的第一部戏,相对来说还算成功。杀青宴上,大家都显得很开心,在一起说了很多话。由于剧组里面没有其他小孩,所以这时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就显得有些无聊。导演张卿看到了他们俩孤

  • 这个儿砸有点猛在线阅读第二章

    今晚是君莫邪最后一天值夜班,明天就可以休息一天,然后后天白天上白班了,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起码白班没有夜班这么冷。冻了一夜的君莫邪终于等到了亮天下班,和前来接班的顾庆丰打了个招呼,君莫邪回到了自己在沙城买的一个很小的院子。顾庆丰是个中年人,跟君莫邪一样,是沙城火车站的售票员。平时就他和君莫邪两

  • 文物不好惹规划妖生

    正厅里,印颜等得都快睡着了,茶也喝了好几盏,也不知阿玄的身体选得怎么样了。这时候,后堂的门被推了开来,雀姑正扶着一位紫衣姑娘的手走了出来,黑发未挽,直直的散在身后,垂落到腰间。却独独不见了小头怪。“阿玄!是你吗?!”印颜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跑到紫衣姑娘的脚下。这时候雀姑已将蒙眼的帕子拿了下来:“

  • 我能看见万物属性之美丽的皇后

    “王爷,官家有请。”太监来催,赵棣清了清嗓子跟着进去了。“来人赐座!”宋钦宗看到赵棣,便喜笑颜开。“谢过官家。”赵棣谢道。宋钦宗道:“十四哥儿,如今太原被困,危在旦夕,朕打算将你派往太原解围,不知道意下如何?“赵棣一听,这不是让自己去背锅么?赵棣本想着去成都或者南方之地,哪知道宋钦宗也不是什么省油的

  • 我的召唤军团在异界大乱斗第八章在线阅读

    L君曾对我说过:“你怎么这么傻?”我一下课就赶紧回复他:“要不我们换座位吧!”这是我做过最傻的决定,以好朋友的关系;但这一决定遭到了他的回绝,他在午休那天把座位搬到了我的前排,就像最好的我们里面那个场景,莫名被他这一举止感动到;就在这样的无限接触中,我对他产生了好感。离高考还有一个月,我和他仍是好朋

  •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在线阅读第9章

    随着李泽发出了这条微博之后。关注了李泽的微博粉丝,炸开了锅。评论下方爆了。“这诗……好霸道!”“李泽的才华依然没有任何人能够掩盖住。”“这样的经天纬地的才华,只有心怀若谷之人才能做到。”“我的天哪,看见这首诗,头皮发麻!”“这首诗,意味着李泽要重头开始了。”“东山再起之诗。”“霸气横生,只有曾经辉煌

  • [我英]共感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龙主任,这里就是人事部了,如果以后龙主任需要办理什么有关于人事上的事情,都可以到这里来办。”于德明领着龙翔下到了15层,这整整的一层楼都是欧阳集团的管理层,根据于德明的介绍,龙翔上班的地方公司的10层,那里也是欧阳集团的后勤部所地。“多谢于经理。”龙翔笑着朝于德明道了一声谢,他知道于德明为什么对他

  • 老祖宗的闲散人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既然商城都开启了那么不看看不是对不起自己;“喔对了系统,打开系统商城”系统;“好多宿主”缓缓的一道透明的列表便出现在了林天脑海里、散发这奇异的光辉。随后入眼的便是M4A1售价;2800兑换点AK47售价;2800兑换点AWM售价;3800兑换点巴雷特售价;38000兑换点(这里以后也一直用这个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