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天之骄子小侯爷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23:42:25 作者:月下桂花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之骄子小侯爷
天之骄子小侯爷
作者:月下桂花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侯爷身份尊贵、天之骄子,岂是凡间污浊可比。偏偏一污浊的小太监不知死活,偷偷爬上他的床。小侯爷勃然大怒,“拖下去,杖毙!”三年后,皇帝重病在床,东厂厂公萧白离只手遮天,掀起朝廷腥风血雨。小侯爷知道萧白离就是当初那个小太监后,表面很淡定内心慌得一匹。看着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人,小侯爷慌了,“你你你………你要做什么!”萧白离挑眉道:“当然是和小侯爷算一算三年前那一笔帐。”痴情腹黑心狠手辣“太监”攻vs色厉内荏骄萌侯爷受1v1,he攻宠受,甜甜甜~攻不是真太监。本文已设置防盗~购买比例不足新章随机显示章

夕阳西下,晚霞满空,花脸终于穿过那片密林,绕进了黄沙谷。黄沙谷像一个狭长的小溪,周边密集的树林把整个谷地围绕了起来,但奇怪的是,黄沙谷里面除了低矮的莎草,几乎没有其他的任何植物了。谷中除了最中间狭小位置是空旷的平地之外,其他部分布满了一个个巨大的赤红色石头,奇形怪状,或如玉笋直插天空,或如巨猿蹲踞于地,或如怪鸟巨蛋……

花脸躲在一块巨石后面,焦急的看向天空中漂浮的各个仙人。一个个巨大的飞禽灵兽停在空中,有巨鹤,巨鹰,巨燕,长翅膀的巨马等等,上面或坐或站着许多身形飘逸的仙人,还有一个巨大的葫芦,上面坐着一个年长老者,手里拿着蒲扇,目光盯着远处长翅膀的飞马。

花脸看着这些不知道名字的飞禽,眯起眼睛,从一处转向另一处,他在努力的寻找那个男仙人,那个身着白衣、背背长剑、神情俊朗的男仙人!

太阳慢慢的沉了下去,天色暗了起来,夜空中映衬着无数法宝光芒,煞是好看。就在花脸心急如焚,想冲到跟前再仔细寻找一遍的时候,从黄沙谷的入口处,一群巨大的仙鹤载着许多年轻女子朝谷中逶迤而来。飞的近了,原来是一群身穿绿色和红色衣服的漂亮女子,其中一头仙鹤身上,站着一个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冰冷女子,旁边站着一位神情倨傲、容貌俊逸的年轻男子,手拿折扇,不停地对那女子说着什么,那女子面无表情,倒是那男子时不时哈哈大笑几声。紧随他们身后的一只仙鹤身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神情娇媚无比,满眼含春,笑眯眯的看着前面仙鹤身上的那对男女。

花脸双手攥的紧紧地,从墩子他们口中得知,就是那群身穿绿颜色衣服的女子把二妮子抓走了!他狠狠的盯着他们,目不转睛,他要把她们的容貌记在心中,他明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但是只要找到男仙人,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把二妮子他们就出来。再说,那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是男仙人的仇人,他见过他们两个的交手,自己只要找到男仙人,求他帮忙应该问题不大。花脸眼睛盯着天空,心中默默地思索着。

“哈哈哈哈……柳仙子你好,自从上次青州一别,仙子的音容笑貌就一直印烙在冯奇心中,今日又在此地相见,真是上天对我冯奇不薄,也是你我的缘分呀!”一个响亮的声音从一处人群中传了过来,只见一个身著青色儒衫,长相英俊的的年轻男子脚踩飞盘法宝,朝那群绿衣女子飞去。

那绿衣女子当然就是烟雨楼的柳依依了,旁边的自然是施展泡妞绝技的紫月谷刘坤,身后仙鹤上的是红鸾仙子。对于冯奇的热情搭讪,刘坤怒目瞪视,冯奇则视而不见,直接朝柳依依看去。柳依依的神情依然冰冷,淡淡的说道:“多谢冯兄挂念。”旁边刘坤看到冯奇吃瘪,不由得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冯奇对于柳依依的冷淡并不在意,斜眼瞥了一眼哈哈大笑的刘坤,鼻子发出“嗤”的一声,然后轻蔑的说道:“哪来的臭虫,在这里胡吵乱叫!”

“你……烂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去照照镜子,整一个药耗子!”刘坤毫不示弱的回敬了起来。

“哎呦,两位帅哥怎么一见面就吵了起来了呢!冯兄难道眼睛就只有柳妹妹,没有我吗?人家可就要伤心了!”身后的红鸾娇酥软语的朝前面两只“斗鸡”说道。

“怎么会呢?红鸾姐姐安好,小弟对你也是甚为想念!”冯奇连忙朝后面的红鸾飞去。

“呵呵呵,姐姐称呼可不敢当,多谢少门主挂怀呀……”红鸾笑声连连,朝冯奇摇了摇手,在仙鹤背上花枝摇摆。

看到冯奇的到来,红鸾又娇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冯兄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和红鸾共乘一骑。”

“哈哈哈,多谢姐姐厚爱,小弟求之不得呢!”冯奇收起圆盘法宝,站在红鸾的身旁。红鸾仙子酥胸高挺,媚眼如丝,看的冯奇心燥口热。

“冯兄来得早,应该对黄沙谷的情形了解甚多,何不给人家指点一下,也让红鸾长些见识,呵呵呵……”红鸾现在看着旁边眼神迷离的冯奇,娇笑不止。

“哪里哪里,我也是刚刚来到。姐姐你看,那边那些乘坐在灰脊鹰上的是轩辕剑派的弟子,身穿灰衣就是笑语剑客王笑语,旁边的是林长河的儿子林云飞;那边乘坐金雨燕的是我们百草门的弟子,那个大葫芦上的我百草门的李长老;至于那些丑陋的野马,自然是某个没有品位的XX谷了……”

看到身后的冯奇和红鸾仙子有说有笑,又看看身边的冰雪美人柳依依,刘坤无趣的朝柳依依拱手告辞,然后朝那群长翅膀的飞马飞去,眼神阴冷异常。

“八师弟,探得什么口风没?”看到刘坤归来,老六贾德贵赶紧上前询问。

“哼!柳依依这女人嘴巴甚严,没探出些什么来,但是结盟的事情她也没有反对。”刘坤脸色阴沉,又接着说道:“冯奇这只药耗子竟然跟红鸾那贱人勾搭上了!二师兄,徐师叔他们在哪里?怎么没有看到。”

“呵呵,八师弟,别生气,百草门的这些药耗子蹦跶不了多久!师傅收到你的飞剑传书后,不仅派来徐师叔他们,而且老祖还传话了,让内府的执法者前来暗中帮助我们夺得法器!徐师叔他们隐在暗处,一会法器出土,打算雷霆一击!”戚青泉扭头看看四周,声音低沉的说道。

刘坤一听到“执法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紫月谷分内外两府,内府才是真正的紫月谷的精英所在,但是内府执法者却是凌驾于所有高层之上,他们是一群行走在暗处的无名者,凡是对于破坏紫月谷团结的人,不管身居何位,都会一概抹杀,毫不留手。他们只听从历代老祖的指挥,紫月谷的高层一听到执法者,都会心颤不已。

“八师弟,看来老祖真的十分宠爱你,你可要好好努力,估计未来的谷主之位可就是你的了!”戚青泉看着身旁的刘坤传音道。

“哪里哪里,我会努力的!不过这次可就靠二师兄了,如果……如果以后真有那么一天,二师兄的大长老只为是跑不掉的!”刘坤也暗暗的朝戚青泉传音,脸色慢慢的会转过来,又恢复到往日的倨傲神情。

“大家都准备好了,时辰快到了。”戚青泉威严的喊了一声,身旁的师兄弟们立马停止了说话,肃然的盯着下面的黄沙谷。

灰脊鹰上,笑语剑客王笑语面带微笑,对身旁的林云飞说道:“小师弟,你一会就呆在灰脊鹰上,看师兄我给你把法器取回来。”看到林云飞一脸的不愿意,王笑语脸上显出少有的严肃,说道:“小师弟,这次你听师兄的没错。我已经感觉到好几股灵力波动,估计全是各大派隐藏着的高手,实力都不在我之下,估计可能会更强。”

林云飞脸上一片讶然,他可是十分了解这个看起来笑嘻嘻的师兄的,王笑语真正的实力并是外界所传的筑基五层,而是筑基七层!能让实力高深的师兄露出严肃之情,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差。林云飞嗯了一声,说道:“王师兄,你说唐师伯他们到了吗?”

“应该到了,唐师伯这次率领着落日峰的弟子是为那圣鹰彭怀义而来的,夺法器的事情自然就交给我了。再说,只是一件中阶法器而已,小师弟不要过于挂怀,一切以大事为主。这次师傅让我带着你来就是为了见识一下各派的精英,为五年后的六派群英会做准备。”王笑语严肃的对林云飞说道,然后,脸上又泛出了熟悉的笑容,拍了拍林云飞的肩膀,说道:“呵呵呵,小师弟,你难道就对师兄我就这么没有信心?”

“哪能呢!只要师兄出马,一切皆有可能!”一看到王笑语露出笑容,林云飞也笑了起来。

“马屁精!呵呵呵……”王笑语笑着去拧林云飞的鼻子,两师兄弟在灰脊鹰背上打闹起来,一点都没有大战之前的气氛。

花脸眯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在那些飘在半空中的仙人中努力地寻找,可惜的是,虽然有许多穿着白衣服,背着长剑的男仙人,但都不是自己要找的。他又把眼光挪到地面上,那里也满是人群,还有一些他今天在入口处见过的。天空中的仙人在法宝的光芒映照下,毫发可见,可是地面上的人群就显得模模糊糊,影影绰绰了。

花脸不得不往前走去,他要走到跟前再仔细寻找辨认。突然,一道亮光,划过天际,停在了黄沙谷上空,一把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飞剑,上面站立着熟悉的身影,白衣飘飘。花脸一看到这个身影,眼泪忍不住就在眼眶里面打转,他想大声的喊,却不知道喊些什么,因为他不知道那个男仙人叫什么名字!他忍住激动的心情,找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他要爬上去,他要喊叫那个男仙人。

二妮子,墩子、二秃子……我找到了,我找到那个男仙人了!

天空中的彭怀义黑发如瀑,白衣飘飘,丰神俊朗,他朝四周各大门派的杰出弟子们纷纷打起了招呼,各派来人赶忙回礼。天剑派虽然目前势弱,但是几千年的底蕴在那里,是谁也不敢小觑的。更何况天剑圣鹰威名赫赫,锄强扶弱,在修真界可算是许多年轻第子的崇拜人物之一了。

“哈哈哈,彭兄来晚了呀!有没有兴趣陪老头子喝杯水酒呀!”那个坐在大葫芦上的老者朝彭怀义说道。

“呵呵,原来是百草门的李长老呀……”彭怀义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打断。

“男仙人,穿白衣服的男仙人!~~~~~~~~~~~”一个小孩摸样的人影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朝彭怀义这边喊了过来。

刹那间,所有身穿白衣的男子都超小孩的方向看去。天刚刚黑下去,周末模糊不清,但是在修士的眼中,去清晰无比。那个孩子满脸伤疤,丑陋不堪,看其身高身,大约也就十四五岁,身上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赤着双脚,站直一块大石头上,朝着天空大喊大叫着。

“男仙人,站在葫芦旁边的男仙人~~~~~~~~~~~~~”

众人又都把目光看向了百草门李长老的大葫芦,然后看向旁边的身着白衣的彭怀义。众人心中讶然,都不明白这个丑脸小子怎么会同天剑双鹰之一的彭怀义扯上关系。

彭怀义也是惊讶不已,停下了同李长老的谈话,转过头去朝那小孩看去。他猛地一惊,这个小孩他认识!不就是那个给他指路的小孩,他还给他指过一株六叶萝呢!这小孩怎么会到了这里,而且还专门的指着自己喊叫!

纳闷的彭怀义朝李长老拱拱手说了声得罪,便驾驭着飞剑飞向了那个小孩子。

“小兄弟,你找我有事?”一个眨眼,彭怀义便落在花脸的旁边。

花脸赶忙爬在大石上,要彭怀义去磕头。大石上地方狭小,花脸根本就站不稳当,彭怀义一把把他拉了起来,对他说:“小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仙人救命,我妹妹被一群女子抓走……”花脸便把二妮子被抓,自己前去解救无果,不得不前来寻找彭怀义的事情说了一遍。彭怀义看着眼前这个面容丑陋的小孩,心中不惊的微微震惊。为了妹妹,确切的说并不是亲妹妹,为了一个渺茫的希望,他竟然不畏艰险穿过密林,绕道黄沙谷,这是怎样的一个小孩呀!他又看向远处烟雨楼的那群弟子,说道:“是那群绿衣子女子把你妹妹绑走了?”

“恩,就是她们,墩子和二秃子他们现在还被困在万花楼呢!”花脸攥紧双手,满脸愤怒,狠狠的盯着那群身穿绿颜色衣服的女子。

彭怀义本来还有些怀疑,但是一听到万花楼,就知道必然是烟雨楼所为了。

“好,这就带你前去要人!上来!”彭怀义拉着花脸站到他的飞剑上,蓝色飞剑倏地一下飞到空中,花脸站立不稳,一把抱住彭怀义朝烟雨楼的方向飞去。

众人看着彭怀义载着那丑陋小孩,超烟雨楼弟子的方向飞去,纷纷低声谈论了起来。

“那小孩是谁?难道是彭怀义的私生子?”

“应该差不多,要不然,那小孩怎么会在这么多人中能认出彭怀义呢?”

“你看,他们朝烟雨楼弟子方向飞去了。难道是彭怀义和烟雨楼的哪位殿主生的?”

……

各种各样的猜测在各派弟子中传来传去,真要是让彭怀义听到,他非吐血不可。

柳依依等人看着彭怀义拉着一个长相丑陋的小乞丐朝他们飞了过来,也是十分纳闷。柳依依看向红鸾仙子,红鸾仙子脸色微变,她也认出了这个小乞丐,正是昨天下午那个躲在树后的小乞丐,难道彭怀义为了昨天的事情找自己的麻烦?

“柳护法,请问你昨天傍晚是不是从天碑城的碑庙带走了一个小女孩?”正在纳闷的柳依依和忐忑不已的红鸾仙子被彭怀义的话语惊醒。

柳依依的神情立马一变,她看着彭怀义身边的花脸,心里一惊,说道:“不错,昨天傍晚,依依在天碑城收了一个女弟子……”

“胡说!二妮子是被你们抓走的!墩子也是被你们打伤的!”花脸一脸愤慨,打断正在说话地柳依依。

“小兄弟,你知道吗?我那弟子,哦,就是你说的二妮子,我要让她成为和我一样的仙人,穿上漂亮的衣服,住着舒适的房间,不再吃了上顿没下顿,难道你不愿意吗?”对于花脸的愤怒,柳依依神情冰冷,但是看着前面的彭怀义,她又不得不耐心的朝花脸解释道。

“不愿意,当然不愿意!二妮子如果想跟你走,她只要对我和墩子说明,我们绝不拦阻!但是如果她不愿意,谁也不能强迫她!而且她是被你们强行抓走的,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弟子!”花脸语气坚决,根本不去理会柳依依的解释。

柳依依脸色更加冰冷了,如果不是彭怀义在跟前,她绝不会去跟一个弱小的凡人耐心解释,只需轻轻地一挥手,就可以让这个小爬虫死上一万次!

彭怀义盯着脸色冰冷的柳依依,说道:“柳护法,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位小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不会放任不管的!”

柳依依看着眼前的彭怀义,又瞅了瞅旁边的花脸,心中愤怒异常,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九阴之体,难道就要这样放弃!她不甘心!但是,彭怀义太强大了,就凭她们这几个人,还不够彭怀义塞牙缝的!这个面带微笑、文质彬彬的男子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他曾经以一己之力连续斩杀三个筑基八层,面对筑基九层的“虚丹”高手也可以打成平手!就这样的一个男子,站在离自己仅几尺的位置,为一个弱小的凡人说话帮腔!

柳依依银牙都快咬碎了,她忍住愤怒,对彭怀义说道:“此间事了之后,我回去就把那女孩儿放了!”

“如此甚好。柳护法,红鸾仙子,我彭某人丑话说到前头,如果这位小兄弟和他的同伴事后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这把‘倚翠’可就要插到烟雨楼的绿衣殿和红衣殿了!”彭怀义话一说完,看都不看她们,就载着花脸朝另一边飞去。

柳依依脸色冰冷的都快成冰了,红鸾仙子也收起了往日的娇弱柔媚,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又都阴狠狠的朝离去的彭怀义看去。

这时,明亮的圆月穿过厚厚的云层,给黄色的沙土地洒下洁白的月光。

“啊……有灵力波动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无论是空中的修士,还是地上的修士,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开始去感知那微弱的灵力波动。

“小兄弟,这里太危险了,我让‘倚翠’送你去天碑城,此间事了,我会去找你的。”彭怀义从飞剑上飘到一旁,站在空中,对还站在飞剑上的花脸说道。

花脸刚想要说些什么,只见那淡蓝色的飞剑载着他像流星一样朝天碑城飞去,吓得花脸立马大叫了起来。

花脸刚刚一离开,寂静的黄沙谷就听到“沙沙沙”的声响不断,一个浑身闪着白光的物体从黄沙谷的空地上平白冒了出来,周围的人群立马沸腾了起来。

“出现了,洞府出现了……”

“看,法器要出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盖是英雄在线阅读暧昧

    出国前一晚家庭事业兼顾的卓旻昊翻倍般的繁忙,给他发一条短信,不是半天,就是第二天回我,有时候甚至连回复都免了。这让我既生气,又无可奈何。我三番两次让他抽空,要他在我出国前陪我一晚,他每次都回复说走不开。其实我知道的,他不是真的走不开,他是怕见了我,我俩之间必定会发生无法挽回的事情。我想他想得快要发疯

  • 九疆赵萱相约

    沈鹏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取下口罩将自己衣包里的支票取了出来。“今天就这样挣了一百零二万,看来这些有钱人的钱可真好挣啊”沈鹏飞看着自己手上的支票说道,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连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能够在一天之内得到一百零二万,但是现在沈鹏飞的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沈鹏飞知道叶天龙身上有病是因为沈鹏飞察觉到叶天龙的呼

  • 我是不是女主啊杀青

    经过大半年的不懈努力,《他和她》这部电影已经杀青了。在杀青这天,就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也很兴奋,这毕竟是他们演的第一部戏,相对来说还算成功。杀青宴上,大家都显得很开心,在一起说了很多话。由于剧组里面没有其他小孩,所以这时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就显得有些无聊。导演张卿看到了他们俩孤

  • 这个儿砸有点猛在线阅读第二章

    今晚是君莫邪最后一天值夜班,明天就可以休息一天,然后后天白天上白班了,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起码白班没有夜班这么冷。冻了一夜的君莫邪终于等到了亮天下班,和前来接班的顾庆丰打了个招呼,君莫邪回到了自己在沙城买的一个很小的院子。顾庆丰是个中年人,跟君莫邪一样,是沙城火车站的售票员。平时就他和君莫邪两

  • 文物不好惹规划妖生

    正厅里,印颜等得都快睡着了,茶也喝了好几盏,也不知阿玄的身体选得怎么样了。这时候,后堂的门被推了开来,雀姑正扶着一位紫衣姑娘的手走了出来,黑发未挽,直直的散在身后,垂落到腰间。却独独不见了小头怪。“阿玄!是你吗?!”印颜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跑到紫衣姑娘的脚下。这时候雀姑已将蒙眼的帕子拿了下来:“

  • 我能看见万物属性之美丽的皇后

    “王爷,官家有请。”太监来催,赵棣清了清嗓子跟着进去了。“来人赐座!”宋钦宗看到赵棣,便喜笑颜开。“谢过官家。”赵棣谢道。宋钦宗道:“十四哥儿,如今太原被困,危在旦夕,朕打算将你派往太原解围,不知道意下如何?“赵棣一听,这不是让自己去背锅么?赵棣本想着去成都或者南方之地,哪知道宋钦宗也不是什么省油的

  • 我的召唤军团在异界大乱斗第八章在线阅读

    L君曾对我说过:“你怎么这么傻?”我一下课就赶紧回复他:“要不我们换座位吧!”这是我做过最傻的决定,以好朋友的关系;但这一决定遭到了他的回绝,他在午休那天把座位搬到了我的前排,就像最好的我们里面那个场景,莫名被他这一举止感动到;就在这样的无限接触中,我对他产生了好感。离高考还有一个月,我和他仍是好朋

  •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在线阅读第9章

    随着李泽发出了这条微博之后。关注了李泽的微博粉丝,炸开了锅。评论下方爆了。“这诗……好霸道!”“李泽的才华依然没有任何人能够掩盖住。”“这样的经天纬地的才华,只有心怀若谷之人才能做到。”“我的天哪,看见这首诗,头皮发麻!”“这首诗,意味着李泽要重头开始了。”“东山再起之诗。”“霸气横生,只有曾经辉煌

  • [我英]共感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龙主任,这里就是人事部了,如果以后龙主任需要办理什么有关于人事上的事情,都可以到这里来办。”于德明领着龙翔下到了15层,这整整的一层楼都是欧阳集团的管理层,根据于德明的介绍,龙翔上班的地方公司的10层,那里也是欧阳集团的后勤部所地。“多谢于经理。”龙翔笑着朝于德明道了一声谢,他知道于德明为什么对他

  • 老祖宗的闲散人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既然商城都开启了那么不看看不是对不起自己;“喔对了系统,打开系统商城”系统;“好多宿主”缓缓的一道透明的列表便出现在了林天脑海里、散发这奇异的光辉。随后入眼的便是M4A1售价;2800兑换点AK47售价;2800兑换点AWM售价;3800兑换点巴雷特售价;38000兑换点(这里以后也一直用这个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