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刷玩家成神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6/11 10:49:34 作者:小学弟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刷玩家成神
网游之刷玩家成神
作者:小学弟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书有女主,已签约,请大家放心收藏)《第二人生》新概念网游完美上线,泡妞、赚钱、杀人、越货无所不能。满怀期待的林雨登陆游戏,却发现似乎哪里不对。杀玩家进阶?指挥怪物攻城?组建黑暗骑士大队?这是我的任务?亡灵骨龙?黑暗大法师?这是我的手下?为什么所有玩家见到我,眼中都会绽放出狂热而贪婪的光芒?什么?我变成了一只怪?既然如此,出击吧,我的怪物军团,将不臣服于我的玩家杀个片甲不留!!!!!(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是林东放有生之年第一次离开生他养他的幸福社区,感触很独特,就一个字:快。真空管列车跑出上千公里的时速,没等屁股坐热,目的地已到。目的地是处战略工事,铜墙铁壁,戒备森严,藏在苍翠的一座山头里。真空管列车钻进一个小山洞,一片漆黑之后,是不见天日的广场,被灯照的白晃晃,山腹都被掏空了,脚步都带着回响。

几个工作人员上来,验明正身,开始急匆匆的给林东放换装。

穿上一身沉重的航天服、头盔一扣——像某些游戏的场景还原一般,随后,林东放被带入一个空旷的房间,没任何装饰,连个板凳都没有,墙壁是一块又一块巨石堆砌的,恍若神秘兮兮的上古遗迹。也不知从哪里打来的亮,反正角角落落都能一览无余,说明不明,说暗不暗,让人自觉即将大难临头。

数了数,房间里,包括林东放,这会儿,是十七人,一个个儿,‘哎呦’‘哎呦’的苦叫着。

看来,这都是执行所谓A计划的第一批敢死队成员了。可,林东放闻味儿便能闻出来,这些成员跟他同样来自幸福社区——按照林东放一贯自黑的说法乃 ‘下流社会’出身。幸福社区承担联合国绝密任务?太滑稽了罢!

然而事到如今,既来之、则安之罢——没咒念——没咒念!任何反抗,林东放知道都是徒劳。

既然都是徒劳,林东放也就选择静观其变:“天塌下来,有大个儿顶着!”他又在自我宽慰了。

——A计划到底是什么计划呢?

——敢死队不会单纯就是去送死吧?

一名敢死队成员已经开始哭了,哭的可惨,并语无伦次的大喊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你们这是在搞集中营?有种你们枪毙我?你们这是迫害?搞迫害!我要起诉你们!”随着他的哭声,在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哭。这时,林东放发现两名女士——哭腔不一样,也被抽签进了敢死队。这两名女士本该先哭——毕竟是女士,但太害怕,卡壳了,憋到这会儿才哭成。林东放想瞅的仔细些,瞅瞅是两名女士什么模样,可惜大家都带着头盔,瞅不清楚。

“哎!这是男女平等呀!敢死、敢死!可别就这么死了!好歹,让我瞅一眼再死!”林东放没哭,大概只有他没哭,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太想得开了?不至于罢!他就是这么个慢性子?好像又不是!干脆,算作对人生彻底丧失信心,而流露出来一种病态的颓丧了。他总臆测自己的人生,还能糟糕成什么样?人生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随着不安的蔓延,场面愈发混乱。这时,又有两人穿着航天服进到这房间,他们进到房间后,将头盔取下,整齐划一的向大家敬礼,至此,大家好像终于意识到哭下去也没结果,便突然安静了——林东放可谓先知先觉、他一直很安静——根本没白费劲——留着劲、跟航天服较劲去罢:这两人是怎么把航天服的倒霉头盔给取下来的?

又进到这房间的两人中,一高、一矮,显然,乃出身行伍。矮的,是一名是三十岁正当年的方脸汉子,他身姿挺拔,面容如刀削斧凿,表情很严肃,把凌然不可侵犯诠释的很到位。另一名,高的,林东放扫量一番,若非那身材异常高大,若非喉结,几乎错认为那是姑娘,揣度年龄,同林东放应该差不多。

“大家好!我叫叶来兮!是敢死队的副指挥。”

“啊呦!”

那名三十岁正当年的方脸大汉一介绍自己是‘叶来兮’,这俨然是从幸福社区里抓壮丁抓出来的敢死队便发出一阵惊呼。像林东放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游戏舱的,都忍不住惊呼:‘叶来兮’那不是幸福社区的骄傲么!?据说,这个叶来兮也是智商平平,就靠着踏实、肯干,冲出了幸福社区的桎梏,进入上流社会,年纪轻轻,已经是一名有实权的大校了,一向,被大书特书,一向,当局以他为幸福社区的一大表率。

——怎么也敢死了?

——敢死队的配方,是板蓝根配花旗参么?

“大家好!”是那个年轻些的开始自我介绍:“我叫花万里,是这次任务的助理指挥,今年刚从军校毕业,在军校里,叶大校一直是我的课外指导老师,我正式转入了军队之后,叶…”他说话的样子与他异常高大的身材,严重的不匹配,扭扭捏捏的。

便没人再听这个花万里冗长的说下去——阴阳怪气——教人略反感,已经有人急着发问:“叶大校!您真是叶来兮叶大校?叶大校!您给说说看,现在到底咋回事?无缘无故,我怎么成敢死队了?A计划到底是什么计划?是不是让我们去送死?您就拉一把幸福社区的老乡罢!您不会也是去送死的罢?您都已经是大校了…”

而这时的林东放,倒饶有兴趣的观察起闹了个大红脸的花万里来。林东放心里想:“大学生嘿!真羡慕嘿!还有这块头!长的也标志——噫——男的不能用这个形容词?”可惜隔着头盔,花万里也就没注意到有人羡慕他,否则,他心里可能会好受一点,对这些幸福社区来的敢死队成员们随后的态度,也可能会客气些。

叶来兮道:“各位,坦白说,由于A计划是联合国的绝密计划,我也并不清楚A计划的具体内容,我仅被告知,我将充作本次任务的副指挥,听说,总指挥马上就到,咱们稍安勿躁罢!”

“总指挥?还有总指挥?谁是总指挥?还有比您地位更高的?”

“这是地球真要灭亡了?就跟人工智能提示的那样?”

“也轮不到我们这种人出头罢!我们幸福社区出身的,如今这世道,连端盘子的活儿都不用我们!”

叶来兮看着在场一个个费劲巴拉簇拥到跟前、摇来晃去的头盔,神色不起丝毫波澜,也并没有再回应,或者无声的回应了:他是军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包括:送死的命令。只不过,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点悲悯来,他大概是在自责罢?他是军人,他会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有责任替这些平民百姓担当,要不然这些年来,拿着那么好的待遇岂不亏心?

由于叶来兮不回应,场面重新开始混乱了,相比于秩序,仿佛,混乱才是初始状态。

万幸,这档口,总指挥终于来了,也穿着航天服,艰难的,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这个空旷的房间。他没带头盔,所以看到他清瘦的脸,和白了大半的头发。并没有个总指挥样,更像个教书的先生,走着走着,他的眼镜滑落了下来。他尝试着去推一推,但没成功,航天服太臃肿。是旁边一位扶着他的随员,帮了他的忙,并关切道:“赵教授?要不,再歇会?”似乎已经听到传来的动静不对头——怕被稀里糊涂打一顿。

“这不都到门口了,没事,我撑得住。”这位赵教授却没能领会随员的意思,嗓音低沉,恬淡如水,说着,已经出现在敢死队大家的面前。无疑,他是这次敢死队的最后一名成员,一共二十人,二十人全到。而他也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整整四十五。他更是社会地位最高的一个,刚刚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还没结尾,橙色警报响了,于是马不停蹄的回国,要求做A计划第一批敢死队的总指挥,原因很简单:他知道A计划、且懂得A计划——A计划编制工作的接力棒早已经交到他的手中。

“各位好!我是赵一!有一说一的一!给大家添麻烦了!”

“嚯!”

这惊呼声,比之听到‘叶来兮’之时更响亮。虽然,都来自幸福社区,谁不知道谁?肯定没几个正儿八经关心国际大事的!赵一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幸福社区里,准没人看——也看不懂,他是什么来路,更没人感兴趣。然而赵一这种名字已经代表一切了。如今,生在永昼地区的幸福社区,男的唐诗宋词,女的诗经楚辞,大概齐都是人工智能起的。其实,早在人工智能大步跃进前,以主观的方式起名字已是特权的象征,被上流社会垄断了。且在上流社会,也不是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各大家族得像收购IP一样收购些字眼,用以起名字,以保证名字在上流社会尽可能具有‘唯一性’,收购用的也不是货币,而是所谓的贡献值。

——姓‘赵’名‘一’,这IP得多大贡献值才能搞定?

——这么大个IP,也舍得往修罗城里扔?

“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家翁便开始对修罗城进行研究了。当时还没有修罗城,只是观测到一颗彗星即将撞击地球,无从躲避——说是彗星、其实都没有拳头大!叫彗星,只因为这玩意儿密度高罢了!总之,别无它法,家翁供职的研究中心,紧急为联合国制定了许多预案,权当尽人事、听天命了,包括算定了彗星的撞击地点。后来,彗星撞击,生成修罗城,损失倒是远低于预计——至少——家翁当时算定的是、彗星撞击会使绝大部分文明湮灭!瞧这偏差大的!修罗城现象——至今——都没有合理解释。抱歉了!我总觉得我这还在大学里上课呢!我说的简单点。”赵一喘口气,对于他文化人的身板而言,这身航天服沉重的过分了。

“不管怎么说,少些损失对我们人类终归是好事,人类文明还能继续存在,已是不幸中的万幸。继家翁之后,家父也介入了这一领域,他着眼于对生成的修罗城展开深入研究工作,不夸口的说,成果斐然,对修罗城蕴含能源的采掘,刚一上马,人类文明便进入了又一次飞跃期。”

“我长大后,跟随家翁、家父的步伐,如今,也对修罗城做了很多研究,还开创了修罗城研究学专业,是不是说的还是太多?”赵一这样一番介绍,至少,可以知道,他为什么能叫赵一了。

随员提醒他:“赵教授,一会儿还要跟大家说特制航天器上的注意事项,您真得…”

赵一点点头,继续道:“现在,修罗城终于、还是失控了。按照人工智能的推演,一百年内就可以把地球整个吞噬。话怎么说的?中午不失控,早晚失控!家翁、家父一直有此预感,我也有,从我们科学工作者的角度上看去,这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他还加了句俏皮话,但没人笑:“所以,家翁、家父在对修罗城做研究的同时,也一直在编制这份A计划,我领衔该计划后,又稍稍做了完善。”他自谦了,A计划之中具体实施的细则,都由他完活儿。

“赵教授,恕我冒昧,那A计划到底是什么计划?为什么要搞出敢死队这种事?”是叶来兮打断了赵一并发问,他亦感到着无比的困惑——饶是他已上流社会、却对A计划听都没听过——甚至都没被提前打个招呼!他也并不全为了自己而问,更是为眼前这些幸福社区的无辜百姓——这些百姓还无知——这让他揪心——有知也早让游戏打没了。看个头,叶来兮比赵一还矮半头,才刚到花万里的肩膀,但,这三人在前面一站定,仍是叶来兮的气场更强大。

“A计划是:召集敢死队,乘坐特制航天器,挺进修罗城内部,寻找解决方法!”赵一说。

——傻眼了?

——这就是A计划?

“挺进修罗城内部?那是什么狗屁A计划!那不毫无疑问的送死计划!”

“可不是!修罗城不就是个能量球?能量风暴呼呼的!欺负我们没文化?还没靠近,就烧成灰了罢!”

“这是送我们祭天!”

“我们不上航天器!”

“我们不去修罗城!”

“去他娘的A计划!”

兔子急了还咬人,这空旷的房间,这下,不是混乱,而是要炸营。

“大家安静!现在修罗城扩张速度以指数级增长,按照人工智能的推演,人类文明当真危在旦夕了!而人工智能绝不会犯低级运算错误!何况,七柱——全球最强的七台量子计算机——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所以,急需有人进入修罗城,寻找一下其中之关键!A计划是迫不得已的计划,经各路专家论证,都认为,能、也只能以敢死队的方式,来推动这一计划,希望大家理解、配合,我们此行是为人类文明的未来!”赵一说道,可——然并卵,营仍然在炸,他只得尽量提高嗓门,大喊道:“我!至少敢向大家保证!修罗城里、球形能量风暴之后,确实有一个世界!我们此行十拿九稳!肯定会平安无事!而一旦我们关闭修罗城,让该死的能量风暴彻底消失,我们就是人类的功臣!功臣!我们是功臣!”

赵一从来以对待修罗城这球形能量风暴的态度较暧昧而著称,竟在此刻破天荒的使用了‘关闭’和‘消失’,这两个词像见血封喉的两把刀子,真是一时激起千层浪嘞!

“赵教授?”林东放忽然脑洞大开,朗声问道:“到时候,我是不是可以叫林一了呀?”

“一旦成功!你就是天王老子!”

“林天王老子?太长了罢!”林东放想挠挠下巴,但被头盔挡住了。

天王老子,对林东放而言,足够受用——真的。可要说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并没有被天王老子有效弹压——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有责的不该是幸福社区罢!于是,暴动说暴就暴、说动就动,很快,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是两列工作人员闯入房间,挑了两个闹的最欢的,摁在墙角,头盔取下,‘砰’‘砰’两枪,麻溜给毙了,才让一个个都学乖。

——是有种!

——是来真的了!

死刑被全面废止已经有四十年,不经审判执行死刑已经有两百多年没发生过。但,当地球危若累卵,当这一道坎叫存亡绝续,却什么都顾不上。修罗城元年,这让人痛恨的新纪元,就此发端。

被枪毙的两人中,包括一位女性,这样一来,仅剩十八人的敢死队,只有硕果仅存的一位女性了。

“被毙的这姑娘挺漂亮呀!真可惜!”林东放念叨着,狠狠咽了口吐沫,看着两只行刑用的手枪,分别交给叶来兮和花万里,只见,叶来兮的脸青了,花万里的脸绿了,然后,林东放尿了,吓尿了。

——尿了!

——吓尿了!

“发射!”

“加速度正常!”

“姿态正常!”

“航道正常!”

“进入能量风暴影响范围!正常!”

“信号…干…扰…”

“信号中…断…”

“启动独立系统!”

“进入修罗城!正…”

“颠簸!”

“剧烈颠簸!”

“冲击!”

“受损!”

“动力系统故障,打开备用动力系统!”

“坠毁警告!”

“发现陆地!紧急着陆!”

“降落伞弹出!”

“着陆!”

——哐!哐!哐!

——Pia!

“外界监测,未发现显著异常。”

“舱门解锁,航天服解锁。”

“祝大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脉承腔只有轮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沐写意,等着她的下文。谈骁然,季薄云双手抱胸,等着沐写意的下文,一副期待的样子!沐写意放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看向讲台上的严教授,开口道:“第九轮中美工商对话在京举行,内容主要涉及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的百日计划,基础设施,双边投资,产能合作,数字经济等议题。在紧张的国际经济局势前,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

  • 曲终人散终成空在线阅读第2章

    没过多久,前倨后恭的小厮就给孙瑞端来不少饭菜。多日未食的孙瑞闷头就吃。若不是年轻人身体结实,胃部承受能力强,这一顿饭下去肯定吃出个好歹。尽管孙瑞胃部有些不适,但是理清记忆的他除了震惊,真不知道该有何感情。他入赘的袁家竟然是东汉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汝南袁家。而自己的岳父更是后来四州雄主袁绍袁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