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女配先弯为敬[快穿]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10:54:04 作者:道系人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配先弯为敬[快穿]
女配先弯为敬[快穿]
作者:道系人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女配ko多次后,林思痛定思痛决定去抱女配大腿结果……影后女配:看到了吗?cp粉都在喊我们在一起!皇帝女配: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喜欢吗?妹妹女配:姐姐,我骨科吧!林思:摔!说好的姐妹情深呢?ps:1v1,不切片不精分ps2:这个作者更新特别稳定【看我真诚的眼神ps3:本文设置了防盗,未满足订阅率需等防盗时间过了之后才能看到最新章ps4:文中一切发展都是为了剧情需要,如跟现实不符很正常,小可爱们不要吐槽啦新文求预收:《芳心纵火犯[穿书]》凰嫣穿到了自己写的书里,成了那个给亲闺女送经验的大反派

“老爷,该起来了。今儿蓉哥儿媳妇敬茶,您得早起才是。”

贾珍被一声温软的声音叫醒,他有些惊愕的瞧着眼前的女人,看相貌二十多岁,眉眼秀丽端庄,体量纤细,肤色白皙,身穿一袭红棕色镶边象牙色缎面花卉样发的对襟褙子,青白立领中衣,下穿黄栌马面裙。她见贾珍还愣愣的看着她,忙吩咐丫鬟道:“银蝶,给老爷穿衣。”

“是。”一个青色衣裙的丫鬟俏生生的应一声,便上前为贾珍穿衣系带。贾珍恍惚间任她施为。房间内古色古香,案几桌椅无不显露出富贵二字。正在这时,眼前的女人也上来整理贾珍的衣袖,低眉顺目的说道:“老爷,等会子秦氏敬了茶,妾身需领着她去西边拜见老太太、太太们。祖宗护佑我们宁府开枝散叶,也不比他们荣府里的差了。”贾珍品味着宁府与荣府,蓉儿媳妇秦氏,忽然领悟到原来如此。

贾珍迟疑着问道:“夫人?”女人扯了扯贾珍的袖子,笑道:“老爷今儿个怎么这么瞧着妾身?难不成不认识妾身了?”这便是尤氏了,比印象中的要年轻漂亮许多。

贾珍闭着眼睛道:“这阵子头疼欲裂,也不知是怎么了。”尤氏手里拿幅锦帕掩zui而笑:“老爷昨日与西府的琏二爷喝酒,直到漏夜才散。要不是银蝶扶着您,差点走错了院子。”贾珍见衣服鞋袜都已经穿好,shen了个懒腰,也笑道:“难得如此,今后不会那么放纵了。”尤氏听了,有些怔怔的样子。贾珍不悦道:“你不相信为夫?”尤氏连忙敛神道:“妾身哪敢,要是老爷果真不再Ri饮酒高乐,看顾家中,妾身也能轻松许多了。”贾珍身手抚摸尤氏白嫩的脸庞。

尤氏慌忙抓住贾珍的手道:“老爷,青天白日的,这么多人呢。”贾珍全然不顾房间内丫鬟们笑声,反而一把拉过尤氏抱在怀中,“怕什么?都老夫老妻了,又在自己家中,抱抱又何妨?”尤氏俏脸绯hong,任贾珍这么抱着,把头贴在贾珍xiong前,“老爷,您今天有些古怪。”贾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夫人真美!”尤氏惊慌不已,一把推开贾珍,只把眼睛瞟了一眼旁边的银蝶。

贾珍会意,装作咳嗽一声,对那丫鬟道:“银蝶啊,老爷与夫人恩爱,你们不要乱嚼舌头。不然,小心我也把你收房间里去!”银蝶低着头,看不出脸色,只是脖子都红透了。尤氏在旁边煽风点火道:“老爷,您要真这么着,便是抬举她了。银蝶本就是妾身的通房丫头,您要是想要,明儿个妾身就帮她开了脸放在房里。”贾珍听了有些尴尬,“我怎么听着有些酸味?”尤氏半晌才tuì了红晕,啐道:“老爷,妾身知道您早就惦念着娶几房姨娘了,妾身可不是好妒的大妇,只要您心里有我,您想娶多少,妾身还能拦着您不成?”

贾珍扶起尤氏道:“我的好夫人,你想多了,以后我若是要纳妾,先征得你的同意如何?”尤氏美目流转,笑道:“可不敢,老爷自作主张就行了,妾身人老珠黄比不得外边的花花草草惹人喜欢。”贾珍道:“之前是放纵了一点,但我也没有朝家里领人不是?”他随手拿起貌似牙刷的棍子,用青盐漱了口,再用帕子搽脸,又对尤氏道:“夫人花容月貌,怎么能说是人老珠黄呢?依我看,人比花娇才是。”尤氏听了喜不自胜,脸上堆着笑,啐道:“呸,老爷尽忽弄妾身。妾身嫁给爷,一晃都十来年了。”贾珍拉住尤氏的手道:“我看夫人你还跟十来年前一样美。”尤氏脸上又泛起红晕,她嗔道:“老爷你今天像zui里抹了蜜似的,也不知是真是假。要是我们天天这样恩爱,妾身就是死了也愿意。”贾珍道:“说什么话来,我们还要恩爱七八十年,哪能就死了?”尤氏笑道:“可不想活那么久,老得身上起皱子,丑都丑死了,妾身才不要呢。”

两人正说着话,听得外间有丫鬟来报:“老爷、太太,奶奶正在前边等着。”什么奶奶、奶奶的?这是说秦可卿么?贾珍眼前不由得呈现出一张绝世的容颜。这都是昨天贾珍的印象么?

于是贾珍背着手,凭着记忆大步向前厅走去。尤氏与丫鬟们跟在后面。一进正堂,只见里面站着一位袅袅婷婷的女子。定睛一看,这女子生的娇美妩媚,身穿蜜合色的褙子,头cha珠翠,戴着水钻珠子箍,额前一颗晶莹的红宝石,颈中是一串珐琅项链。下身穿着一袭桃红裙子,脚上小小的一双大红色的浅口绣花鞋。

贾珍慢慢的走过去,眼睛盯着秦氏瞧。秦氏见贾珍过来,连忙低头,屈身道了万福。声音娇娇糯糯。贾珍道了声起来,便坐到了中堂的椅子上。

秦氏又给尤氏道了万福,尤氏淡淡的看了看秦氏,上下打量了一会,道:“秦氏,从今儿开始,你便是这府的主子奶奶了。举止衣着,待人处事,都有一家子瞧着,需的小心谨慎,合乎大家规范,不能让丫头婆子们在背后嚼舌头。”秦氏低声回答:“知道了。”

贾珍坐在椅子上,让尤氏也坐下了,笑着道:“太太这么吩咐你,也不必紧张。家里的事都由她管着,今后你也帮衬着点,将来这家总要交给蓉哥儿和你手里的。”说道这里,贾珍朝四面看了看,问旁边的丫鬟道:“你蓉哥儿呢?又到哪里鬼混去了?”那丫鬟连忙答道:“回老爷的话,蓉大爷一早就出去了。去了哪里,奴婢不知。”贾珍又对秦氏说道:“可卿,那兔崽子哪去了?”秦可卿眼中泛起一丝异色,旋即屈身回道:“媳妇起的晚,一醒来便不见了他。想来是会友去了?”

贾珍装作很愤怒,站起来大声喝道:“赖升!赖升!”见没人答应,随便指着个旁边的小厮:“去,把赖二叫来!”那小厮飞也似的跑出去找赖二了。

尤氏站在贾珍身边劝道:“蓉哥儿年纪还小,有些贪玩,今后有媳妇拘束着,想来会好的。”贾珍气呼呼的道:“成了亲就是大人了,还这么FangLang,这家早晚被他败光!”尤氏扶贾珍坐下,“老爷,媳妇还在这等着敬茶呢!”贾珍看了一眼俏生生的秦可卿,叹道:“可卿,蓉哥儿平日里疏于管教,本性还是很好的,你今后就帮着我和太太多管着他,让他少败家。”说着,贾珍从可卿手里接过一杯茶,喝了两口。一边可卿又给尤氏敬了茶。

这会儿,管家赖二匆匆的从外间赶回,进的堂来。赖二长得白胖,zui上两撇胡须,一领缎面袍子,躬身道:“老爷、太太、奶奶好!”贾珍挥手道:“赖二,我且问你,蓉哥儿到哪里去了?”

赖二转了转眼珠道:“老爷,小蓉大爷和蔷二爷一大早就去西边了,说是找琏二爷有事商议。”贾珍哂笑道:“他们几个能商议什么?多不过是瞒着家里面去哪里逍遥。亏得凤丫头在那边还是威风凛凛的一个人物。”尤氏道:“凤丫头再厉害那也只在家里作威作福,真个儿在外面都是听你们作爷的摆布。哪里管的过来?”

贾珍吩咐道:“等会子与你婆婆一道去西边拜见老太太、太太,见一见诸位嫂子小姐们。他们人多热闹。在家里也可到处走走。后边有个园子,地方看着不大,亭台楼阁倒也齐全。”秦可卿脆生生的应了,复又出去了。

贾珍端起茶碗喝口茶,余光随着可卿的背影远去。尤氏在一边瞧着,不好发作,让赖二下去后才道:“老爷,咱家这媳妇可好?”

贾珍随口应道:“我瞧着还好!刚才我在这想着她性子弱,也不知道能不能降得住蓉哥儿。”尤氏道:“媳妇模样算是顶好的,只有一件事。”见尤氏有些迟疑,贾珍问道:“什么事?”尤氏道:“我刚才见媳妇眉眼,走路步态,分明尚是处子,怕是昨夜蓉哥儿……”贾珍自是明白她话中之意,面上泛起怒色,骂道:“孽子!家里有个天仙似的媳妇不管,跑去外边沾花惹草,气死我了!”

说着,便大踏步走出去,叠声唤道:“来人!给我去西府将那混账东西给我拘来!”

尤氏看着离去的贾珍,轻轻的叹口气,去后院寻可卿,带她去西府拜见那边的老太太太太小姐们不提。

此时宅内到处有人收拾灯笼红绸和杂物,贾珍不管他们,熟门熟路的从尤氏仪门中走出去,转到宁府正堂大厅,复又出了内仪门、内三门、内厅,来到前大厅的暖阁。刚要掀帘进去,只听见里边的丫鬟婆子在低声说笑着。贾珍身边的小厮寿儿正待进去呵斥,贾珍阻止他,悄悄的在外面听着他们讲些什么。

“听里面的婆子说,昨晚小蓉大爷和蔷二爷一块儿,倒让新来的大奶奶守了一夜。”

“真的么?不是你乱嚼舌头的吧?”

“仔细让人听了去,大爷要是知道了,还不打死你们!”

“嘿,你们这些丫头子,老婆子什么不知道?你倒说咱家老爷为什么偏把蔷二爷养在家里?”

“快住口!你这婆子喝了几口马尿得失心疯了,这种话也说的出口?”

“姐姐,我们快撕烂她的zui,不然反倒连累我们。”

“偏又不是我说出来的,我只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

里间沉默了半晌。贾珍在外面听得火冒三丈,却没有发作,赖着性子听了下去。

“嬷嬷,我听说西边的人也在传我们府里面的事?”

“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蓉大爷和蔷二爷难不成是真的?昨儿晚洞房都没有入,新来的奶奶岂不守了活寡?”

“你们这些小丫头子懂些什么?富贵人家的爷们哪个不喜好这个的?连西边的琏二爷也不是如此?”

“可是那边琏二奶奶有了巧姐呢,没听说连洞房都不进去的。”

“你们说,总是这么下去,蓉大奶奶会不会……”

“住口!”几个丫头子齐声喝道,“你这老婆子越来越放肆了!我要告诉老爷太太去,免得传出去被老爷太太打死。”

听到这里,贾珍再也按耐不住,从门外面走进来。里面的婆子丫鬟看见贾珍走进来,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呼啦啦跪在地上磕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脉承腔只有轮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沐写意,等着她的下文。谈骁然,季薄云双手抱胸,等着沐写意的下文,一副期待的样子!沐写意放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看向讲台上的严教授,开口道:“第九轮中美工商对话在京举行,内容主要涉及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的百日计划,基础设施,双边投资,产能合作,数字经济等议题。在紧张的国际经济局势前,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

  • 曲终人散终成空在线阅读第2章

    没过多久,前倨后恭的小厮就给孙瑞端来不少饭菜。多日未食的孙瑞闷头就吃。若不是年轻人身体结实,胃部承受能力强,这一顿饭下去肯定吃出个好歹。尽管孙瑞胃部有些不适,但是理清记忆的他除了震惊,真不知道该有何感情。他入赘的袁家竟然是东汉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汝南袁家。而自己的岳父更是后来四州雄主袁绍袁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