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破晓DayBreak之第八章(8)

2021/6/11 10:17:42 作者:Sailer 来源:17K小说网
破晓DayBreak
破晓DayBreak
作者:Sailer来源:17K小说网
AstheMoonlightisdancingtheNocturneissinging.Welostoureyesinthemist.在夜的国度,请闭眼入梦。

沐秋在后院转了一圈,却看不见桃夏的人影。问了几个小厮,说是出门买书了,沐秋出了一身汗,却白跑了一趟。

心里暗暗的叹气,本来想做个红娘给桃夏和宋霖牵线,发现自己大热天的只是在瞎忙活。

若真有一日他们谈婚论嫁,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跟姐夫讨赏。

回去后厨一看,却连宋霖也不见了踪影,日头西斜,厨房里空无一人。

白忙了这么久,只有她一个人跑来跑去好像在唱东北二人转,主要的两位都不见人。

心里怕宋霖乱跑,若是遇上了龟公或者娘亲,知道是自己带进来的,免不了一顿臭骂。

又不敢去问看门的龟公,便挨个门去找柳絮,想问问宋霖的去向。毕竟是她带着人钻狗洞进来的,万一被人发现打了一顿再轰出去,那心里该有多不舒服。

“啪—”

她推开一扇门,里面的嫖客正在脱上衣,床上的人不是柳絮。

“滚出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客官我走错房了。”

“啪—”

又是一扇门,里面的嫖客正在穿裤子,床上的人..也不是柳絮。

“你想干嘛?”

“啊不好意思客官,外面风大,给我撞门上了。”

“滚蛋。”

“好嘞客官!”

“啪—”

另一扇门内,那嫖客正在换姿势,听到声响,头也未抬,只邪魅的说了一句:“要加入吗?”

妈呀!

沐秋刚哀嚎着把门关上,身后的帐房痞爷便一把揪住她的耳朵。

“我听有客人告状,说我们的丫头乱闯房间捣乱,扎着一个冲天辫,穿着喜庆的红色上衣,如此呆傻,一听便知是你。”

“痞叔别揪了,我知错了我知错了,再不敢了…”

“真不敢了?”

“真不敢了,娘亲不知道吧?”

痞爷撒开手,看着她耳朵上的红印子发笑。

“现在还不知道,若你再闹下去,早晚会知道。还不快回去好好收拾屋子给客人送菜,在这儿瞎闹什么?”

沐秋揉揉耳朵,自己的确是着急了,竟没有考虑后果,直接问人不就得了。

“我这就回去。只是,柳絮姐姐在哪?我有要事找她。”

痞爷抬手给了她一个脑蹦,笑道:“你个小丫头,能有多大的‘要事’?柳絮被刘太监叫去雅间唱曲儿了,此刻怕是出不来,你休要闹了,去集市上买菜才是正经。”

沐秋点点头,回去歇了歇汗,顺便平复一下自己的心境,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刚才房间里旖旎的场景,不由得脸红心跳,咬着舌头才勉强压制下去。

刚才那么久了也没听说宋霖的消息,大概是已经走了,自己管东管西,也管不了别人的腿,也就作罢。

出门盯了会,发现名妓姐姐们各个都是神清气爽的出门,客官却捂着腰间,似乎十分疲惫。

她便在心里悄悄记得,要买一些补肾的食物来,给客官和姐姐门当下酒菜。毕竟民以食为天,青楼楚馆以身体为天,她平日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

过了两日,龟公赖六爷照常去看门,心里却莫名有些惧怕。

群芳院素日与其他青楼不同,门口并没有站着一堆莺莺燕燕的女子们,涂着厚厚的脂粉挥动手帕,叫着令人恶俗的“大爷,快进来”,而是像寻常酒楼一样,只有一两个小厮或龟公看大门,正经的歌舞、喝酒、洗脚等生意皆在大门里面。

许多没钱的公子连偷窥一丝的胆量都没有,大多是因为那看门的小厮太过强硬,或者如同赖六爷一样,长相便透露一种凶狠。纵然接触久了,知道六爷是外冷心热,纯善之人,但外人看起来还是会十分害怕,这种人派去看大门,最适合不过。

事实上,原本一切并非如此,毕竟做生意是和气生财,更何况青楼这种,尤其需要笑脸迎客的生意呢?

但和气,也不代表会和气的一团烂泥。

常有那些个不服气的低等青楼或者象姑馆(男妓青楼),为了京城第一的名号来上门踢馆,带了许多人气势汹汹的骂街。

这个时候若再笑呵呵的迎上前去,岂不是等着打脸?

来的人多了,莉娘也嫌累,干脆直接在门口安置一些凶狠的小厮,来了图谋不轨的人,直接扔出去了事,省的让他们误闯进来打架,虽然从不惧怕,但也是烦人得很。

赖六爷便是凶狠人的其中之一。

可是,这样厉害的赖六爷,这两天却被一个人缠的透彻,缠的他茶不思饭不想,别人见了,还以为他是年岁大了还要思春。

宋霖身穿灰色长袍,在门口踱来踱去,还时不时的向里面望望。

他想见桃夏,想见的疯了。

他家境贫寒,独身一人来到京城考取功名,途中救下了苏晴当作亲妹妹带在身边,让她免受欺侮。科考之路艰辛,只有她一人能说话解闷。

又由于自己的性格怯弱和自卑,官场上的人们和同期的学子一直瞧不上他,聊天也插不进话。

唯有偶然一次遇到桃夏,虽然性格冷僻,但却是第一个不嫌弃他的出身和家世,又笑的那样纯真的人,聊天举止全然看不出是青楼女子,竟像是大户人家待字闺中的小姐。

这不得不归功于莉娘的教养,把三个女儿养的知文知礼,人人见喜。

宋霖不落俗套,早就一颗心扑在了她身上,却不知道桃夏的意思,是不是也喜欢他?便每日想来寻她,哪怕能见一面也是好的啊。

桃夏只说自己住在青楼,却不言明自己的身份,他便下意识的认为她只是暂居这里,绝非那等...人。

自从上次来访,他心里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苏晴平日话少,却莫名的笃定那人就是桃夏。

事后他一直居住破庙,也没再看见桃夏来过,连句问话的机会都没有。对于苏晴的话,他平日一直深信不疑,此刻也不由得怀疑她是否真的看花了眼。

不然,桃夏真的收了他的玉佩,怎么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来找他?

身上的的钱都去买了那个首饰,因此也去不起客栈和酒楼,只能望而却步,每天的饭仅能温饱。

他也自然进不去青楼楚馆,只在群芳院大门前来来回回,只盼着能遇见她一次,好倾诉心肠。

这若让沐秋和沐春知道,一定会偷偷在背后说笑,笑他不愧是文人,实在太俗气了。

痴男怨女,秀才爱慕青楼女子这种俗气至极的情节,本以为只在听书的话本里才能见到,如今竟有真人上演。

宋霖这几日因着科考在即,自己不得不去早做准备,闭门读书,日后再见恐怕就难了。

他完全入戏了,把自己当成了话本里的穷酸秀才,想追求良家小姐。每天除了读书,几乎日日都泡在这里,身体尚在门前,灵魂早已飞进了楼上的雅间。

赖六爷赶他走了好几回,等到最后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再说人家一门心思的在门口等人,也并未打扰到他们的生意,若真的要动手轰走,他也不好意思。

但是早就心烦气躁,眼看着那件灰色长袍映入眼帘,赖六爷便觉得喘不上气,回去叫了几个小厮顶班,自己跑到后厨劈柴,吃几口甜糯软香的糖糕,美滋滋的打发时间,眼不见心不烦。

宋霖眼睛还在往大门里面窥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凭实力吓走了一个看门大爷。但见几个小厮纷纷前来,也笑到:“今儿怎么换规矩了,轮到你们当值?”

小厮们跺跺脚,心里十分埋怨,这还不都是你害的么?面上装作清高的模样,一个个都不去理他,还有一个上来便推他出去。

他平白的打个踉跄,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今日又不能见她。

不见桃夏的第n天,想她。

回身要走,低垂的眸子忽然瞥见一个白玉的饰物,他一怔。

“这,这怎么在你这里?”

他一把揪掉小厮身上挂着的玉佩,目光寻到角落上的瑕疵,正是他送桃夏的那只。

小厮身材小,蹦了几下没够到,也着了急,“你快快还给我,这是我们姑娘送我的,如何不在我这儿?”

“你们姑娘送你的?”

“正是,难不成还是你送的?她说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叫我戴着去顽罢了。你快还我!”

宋霖如同被一道惊雷劈中,整个人怔在原地,缓缓地张开手,那玉佩依旧洁白的躺在他的手心,在阳光的反射下,如同一道洁白的白月光。

“罢了…罢了…”

宋霖猛地将玉佩掷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那破裂的白玉佩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剑,划动着他的内心。

“啊呀,我的玉佩!”小厮见他如此,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心痛的蹲下,看着裂开的玉佩生气,“你别走!你赔我的玉佩….”

“在闹什么?”

沐秋正拎着篮子出门买菜,见门口吵吵闹闹的令人心烦,也不禁皱了眉头。

远处走开的人身穿灰色长袍,身形瘦弱,此刻在风中被吹的瑟瑟发抖,一看便知是宋霖。

待要叫住他,却看见他一扭身子消失在街角,只留下身后扬起的灰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远水谣隔着十八年见面

    早上起来,直接开车去了分部,秘书贴心地把面包和豆浆放在了桌子上。晨芯赶紧麻溜地吃完,直接去了会议室,会议室的人也已经满了。晨芯把PPT呈现出来开始第一次全员会议。“我把历年分部盈利以及之前各个项目总体盈利和接下来需要启动各个项目一一呈现出来……”会议从九点连带着中午午餐也省了。期间叫秘书订了几十个套

  • 犬夜叉:我能触发提示音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小昭言害怕了?”“果然如此啊。其实我也隐有察觉,但自从林阳道相遇以来,前辈助我良多,我既然邀请前辈一同上路,就不会再有猜疑之心。自数十年前的魔教之乱以来,神州不曾再有过因妖魔而起的灾乱,况且我洛家地处西域,对妖魔之事本就不如中原人在意。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明姑娘很是痛恨妖怪,不知为何能和前辈和

  • 我是地府保护伞在线阅读第四章

    金兰花看看日头,中午了,收拾工具回去了。今天吴二一家回来,早点回些吧。金兰花到家时,家里没什么动静,似乎没人来。扭脸看到周娟在洗衣服,那水冒着热气,这是烧了热水洗的。周娟小心说:“二叔他们还没回来,我先把衣服洗了。”洗就洗吧,还表扬你啊?热水用就用吧,天冷了,女人家不好沾冷水,我又不是那不讲理之人。

  • 我的太女殿下不可思议的真相

    什么是责任?责任,就是一个人对待事物认真负责的态度。——天赐“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天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多年前,恐龙世界分为三大阵营:一部分是食草恐龙,另一部分就是我们食肉恐龙,还有一部分是其他的远古生物。而食肉恐龙又分为许多族群,每个族群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族长。族长中,有五位最英明的

  • 喜欢与不喜欢的抉择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喂?是钟仁吗?”秦古韵在电话另一头说。(在外界叫花古韵,他信任的人管叫秦古韵,但是在外界所有人都管他叫花古韵)“哦?是钟仁的朋友吗?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钟大,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告他。”金钟大想:呦呵?!钟仁又钓到一个妹子?难不成是普通朋友?不会吧?!这个小子,都不告诉我这个哥一声。“哦!钟

  • 都市之逍遥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到此为止了!快离开那孩子!”我想起剧中抚子的台词照念着对几斗喊道。“哼!”几斗玩味地站起了身,挑着双美目有些嚣张地看向我们。“啊……”亚梦立刻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羞涩地奔向我。“亚梦,没事吧?”我关切地打量着她问道。“嗯!”亚梦红着张脸点头说道。“手鞠,形象改造!”我平静地说,可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