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九流相师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24:03 作者:许旺仙 来源:黑岩网
九流相师
九流相师
作者:许旺仙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把我放在那个路口就好。”

路上积雪不算多,但车子行驶起来还是要小心翼翼,我怕死,于是离电影院还有一站公交的路程时,我就想着让宋帛把车停下。

车子停在了我希望停的地方,我朝他道完谢后,挎着包包点着脚越过一滩雪水后便迈开步子大步往电影院冲。

离电影开场还有10分钟了,我这还得走过去,而且票还没取,心里不免着急。

不过还好步子迈的大,最后在电影开场前一分钟坐在了位置上带好了3D眼镜。

中规中矩的魔幻片,可我却看得津津有味,我妈老说我长不大,这么大人了还爱看动画片,喜欢魔幻故事,我却觉着当个大小孩挺有意思的。

90分钟不算长,电影结束后我还意犹未尽恋恋不舍,最后捧着个蛋卷冰激凌出了电影院,冬天天总是黑的快,这也不过5点钟,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路灯已经一盏接一盏亮了起来,电影院离家挺近,走着也就半个小时,刚走了几分钟,雪就下了起来,北方人下雪都是不打伞的,在南方上学总是不常见这种鹅毛大雪,如今在家里见到了格外亲切,路上没什么行人,车辆也很少,这样的天气大家都是拼命往家赶的,因为没什么人,地上很快积起了一层,脚踩上去咯吱咯吱响,逗得人忍不住咧嘴笑。

滴滴~

身后刺耳的喇叭声让人很不舒服,我其实特别讨厌大街上鸣笛的,尤其是在这样有意境的时刻,我这人有时候喜欢装文艺,连带着某种情形下带着许多破毛病。

心里不舒服,过嘴瘾也不过是碎碎念几句。

“上车”

这是.....

我一转身,见宋帛坐在半摇下的车窗里。

“你怎么在这儿?”

“刚去超市买了点菜。”

“哦。”

我把脚下的雪踢得飞散,漫不经心地回。

“上车。”

又是这种语气,我真烦透了他这种语气。

“不了,我走回去,减肥。”

“雪越来越大了,就算减肥也不差这一晚的,而且阿姨还在家等你吃饭。”

宋帛总是很厉害,每次都能找出我的弱点,然后一招制敌。

等我乖乖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后他递给我一个插好吸管的纸杯。

我接过去凑着路灯瞅了一眼,竟然是我最喜欢的奶茶店的红枣抹茶。

“多少钱?我支付宝转你。”

好久没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价格涨了没?我在学校经常托舍友帮忙带喝的,东西拿回来的第一句就是这话,所以下意识就对着宋帛说了。

宋帛果然脸色不大好,可这说出口的话跟泼出去的水无异一样都是收不回来的,我只能想着些别的补救法子,只是这钱还是得给宋帛的,平白无故受人的东西,我妈要是知道一定会念叨的我头疼。

“电影好看吗?”

他脸色虽不好看,嘴上倒也没给我难堪,捡了个话题岔开了,我急忙顺着他给的台阶下来了“还好,挺有意思的。”

左手拿着甜筒,右手捧着热奶茶,冰火两重天的感受确实不大好,只是这车上也没我解决甜筒的地儿,只能忍着凉一口口啃着手里的甜筒。

宋帛又递给我个一次性纸杯,我接过来把手里啃了大半的甜筒放了进去,搁在了车上的

杯架里。少了凉意,这时手心才觉出一些温暖。

热奶茶下肚确实比甜筒舒服,这大冷天的是多想不开才捧了个甜筒啃。

奶茶喝了几口就只敢捧在手里当暖手宝了,不敢喝太多,得留着肚子回去吃饭,要不又该被我妈念叨了。

车子停在了楼下,宋帛下车去后备箱拿东西,我偷偷地把手里剩下的奶茶还有杯架上放着早已经被暖风吹化的甜筒纸杯扔进了楼下的垃圾箱里。

宋帛买的菜不算多,就只装了一个购物袋,我这想帮忙也毫无施展的空间。讪讪笑了下只能跟在他身后上了楼梯,等到自家门口后,笑着道谢,谢他的顺风车和那杯奶茶还有纸杯。

他淡淡嗯了声,提着购物袋上了楼,那冷淡的样子倒像是一切只是他无意中的举手之劳。

这样冷淡疏离的宋帛才是记忆中的样子,我竟神经质地觉着分外亲切,果真是被虐久了。

回了家,我妈果真做了一大桌饭菜,见我进门忙催着我洗手吃饭,我瞟了眼,一桌子尽是我爱吃惯吃的,要不怎说还是家好,家里的饭菜才是最实在的。

饭桌上我妈提起了再几天就是宋姨的生日了,我准备夹排骨的手一哆嗦,夹空了。

“你宋叔和宋帛下厨,一年也就那一天能享享福。”

我妈的口气无不羡慕,我想的却是又得和宋帛一家吃饭了。

这些年总是这样,宋姨的生日我们两家是一起过的,两家人凑一起吃饭,这要是以前我肯定是愿意的,只是如今和宋帛这尴尬的关系,这种场合还是不大想露面,只是宋姨的生日肯定是躲不过的。

宋姨生日那天我们一家提着定好的蛋糕敲开了宋姨家的门,宋帛宋叔都在,怕是专门请了假给宋姨做饭的,要不是厨房不够大,我爸也想进去掺和一下的,宋姨难得清闲,正坐沙发上复习春晚呢,见我们来了,拉着我妈的手欢欢喜喜地聊开了,我爸看小品看的津津有味,我在一旁跟着看了一会儿实在是无聊,拿着手机刷起来微博。

“吃糖吗?”

我爸捻起糖盒里的软糖问我,我从手机里抬起头,捏了捏酸痛的脖子左右晃了下,我爸见了,蹙起眉头一脸不赞同“少玩点手机,对颈椎不好。”

“好。”

我听话地收了手机,我爸明显开心了不少,递给我一颗糖让我陪他看小品。

“尝尝这春卷。”

宋帛端着盘刚出锅的春卷从厨房出来了,我还是头一次见他穿围裙的样子,白色的高领毛衣外挂着宋姨从超市买来的黑白条纹围裙,充分演绎了只要长得好看,哪怕披个抹布也是好看的精髓。

“阿姨尝个。”

我妈从盘里捻了个凑近咬了口“不错,香酥可口。”

我爸跟着拿了个,也啧啧称赞“好吃。”

我不喜欢吃,瞅了两眼还是捻了颗巧克力放嘴里了。

“少吃点糖,牙疼的时候忘了?”

我妈又开始翻旧账了,我就疼过那一次好吗?

宋姨知道我不喜欢吃饭,弯腰从茶几下拿了好几个零食盒出来,打开后,各种零嘴应有尽有“瞅瞅,这眼都直了,都大姑娘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幸好宋帛提醒我要多买零食,我还好奇呢,我们家这过年也来不了几个小孩,敢情是替你这小女孩备的啊!”

宋姨咯咯笑着,也许说者无心,可这听者并非全无心啊,看我爸妈的样子,并没有往那方面想,宋帛......

一贯的风轻云淡,许是我自作多情了,宋姨大概也只是逗我玩罢了。

宋帛他们做了好多菜,满满一大桌,丝毫不逊年夜饭的规格,因为是生日,我爸妈也高兴地喝起了酒,我爸还把只装了一口啤酒的杯子递给我道“先试试,要是受不了这味,就给你换成果汁。”

我装作忐忑的样子,我怎么敢告诉我爹我在学校可是和舍友们干掉了一扎冰啤,我个人就一次性干了3瓶。

还学别人三色混着喝,醉的妈都不认识,抱着室友狂背三字经。

这些“丰功伟绩”打死我也不敢告诉我爹的,这会破坏他心中那个天真无邪的乖女儿形象的。

装模做样地小口咽下啤酒后,我把杯子递给我爸道“味道还行,挺好喝的。”

我爸一脸惊喜“可以啊!”

拿起桌上的啤酒就往我杯子里来了半杯“这回给你多倒点。”

“好。”

我捧着玻璃杯里的啤酒小口小口啜。

其实我挺想试试那瓶红酒的,只是碍于家长在场,不好开口。

后面几个家长喝嗨了,也就没人管我了,我偷偷把桌上那瓶开了的红酒倒在杯子里然后又混了白的,啤的,还作死混了点雪碧,自己调出了个四不像的所谓“鸡尾酒”,喝了口,那叫一个想上天。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把自己混搭的喝完后,瞅着那还有大半瓶的红酒心里直痒痒,几个家长酒劲上来了开始在那回忆往昔,感叹时光飞逝,对面的宋帛安静吃着饭,那岁月静好的样子仿佛走错了片场,既然没有人注意,我便作死地把那还剩了大半的红酒一杯杯送下了肚,刚开始没什么感觉,过了一会儿酒劲上来了,才真感觉到了上天的感觉,眼前的菜都是重影的,脸又热又红,不用看就知道,我喝酒上脸,特别上。屋里暖气开的又足,我摇摇晃晃地扶着桌子站起来,要往卫生间走,宋姨家格局跟我家一样,我扶着墙一步步挪到卫生间,卫生间黑咕隆咚的,摸了大半天才摸到开关,啪!灯亮了。我头晕的厉害,坐在马桶上想缓一缓,缓着缓着就思考起了人生。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我一醉酒就开始背三字经。

“洛安......”

好大一个苍蝇,好大好大,我对着眼前飞来飞去的苍蝇就是一巴掌。

啪,好大声,苍蝇死了吗?没有声音应该是死了吧!

“洛安!!!”

“苍蝇不要叫,再叫就拍死你。”

我抓着眼前的大苍蝇威胁。

“起来。”

这苍蝇好不听话,这么不听话,咬死算了。

对着眼前不听话的苍蝇就是一口,唔,软软的,湿湿的,还有点甜,这苍蝇还挺好吃。

终于不叫了,大概是被我咬死了吧,死了好,死了清净。

“头疼。”

我揉着太阳穴很是发愁,头怎么这么疼啊!

“活该!”

这咬牙切齿的声音,我撑着迷蒙的视线瞅着跟前的,咦,怎么是个人,还是个有点像宋帛的男人。

“宋帛?”我揉了揉眼睛,视线还是花的不行“你不是宋帛。”

我呵呵笑了笑,朝着那人扑了过去“程颐。”

“程颐,我好想你啊!我来找我是不是不跟我分手了?其实,咯,我不想跟你分手,我喜欢你。”

被我抱着的程颐不理我,我有点难受,拽着他胳膊哼哼唧唧地朝他诉说心底的爱意“我喜欢你,你长得好看。”

“我好看所以喜欢我?”

“嗯。”

我重重地点头,下巴在程颐胸前一蹭一蹭的。

“只要好看你就喜欢吗?”

我想了想先是摇头后又点头,其实宋帛就很好看,比程颐还好看,可我就不喜欢宋帛,不对不对,是现在不喜欢,以前是喜欢过的,所以长得好看就喜欢好像是这样没错!

“嗯,好看就喜欢。”

我点着脚,把那张脸拉着凑近了点,吧唧亲了口傻兮兮道“你好看。”

“宋帛好看吗?”

程颐真讨厌,怎么老是问宋帛。

我想了想平日里那张冷若冰霜如高山圣洁白莲神圣不可侵犯的脸,摸着活蹦乱跳的良心道“你好看。”

“我是谁?”

“程颐。”

“你再仔细看看。”

程颐突然把我拉近,扯着我的脸让我去看他的脸,我睁大了眼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程颐。”

“宋帛,我是宋帛。”

怎么又是宋帛啊,程颐不会是看上宋帛了吧!

“哦”

我揉着涨疼的脑袋咕哝,随他发疯吧,我想睡觉。

程颐终于安生了,不再吵着自己是宋帛“想睡觉。”

抓着程颐胳膊的手也越来越没了力气。

等身子触碰到柔软的床铺,撑着困顿的睡意还不忘抓着人的胳膊念叨“程颐,你真好。”

“洛安!!!”

又是这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声音,程颐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坏了。

翻了个身,咕哝了几句,便沉沉睡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非日常本丸异闻录[综漫]之你忘啦&你骂过我

    除了那痛苦的发不出一丝声音的那人外,车厢里视线范围内曾经见识到白~这么做的那些人都呆愣住了一会,诧异的看着这个看似温婉,气质也温和的如沐清风的女孩子。我了个去,太帅了。不能理解啊!那个大叔是用豆腐做的吗?同样是拳头,怎么差别就这么大,上次打沙包的痛还如蚀骨一般摆脱不掉。呜呜,有这么一个似水般眼眸的女

  • 溺爱成瘾在线阅读第四节

    16没想到那条项圈居然这么好拆,那我先前用刀片磨,用剪刀剪为什么怎么都拆不下来?难道拆不拆得掉还看人的吗?那这条项圈也太狗了。我对如今自己的光溜溜的脖子爱不释手,恨不得摸他个千百遍。啥也没戴的感觉就是爽。没有花费时间在这里过多停留,在察觉这里没有任何人后我就光着脚从正门跑了出去。出乎意料的,旅馆房间

  • 凶猛怪物围观我们秀恩爱(无限流)同行试练

    白远迎随着自乘风一行,来到一栋独立的屋舍里,自乘风一行来去用的都是游影术,乃是墓棂人独修的术法,速度极快,身形极轻,难怪白远迎之前静耳也难辨足音。白远迎也没空好奇坐落在此处的屋舍是何处方位。因为白远迎见到了白日在地州酒肆里饭客们闲谈时说到的——被取了生魄的人……果然如之前所说,这些人毫无生气,像是病

  • 女主很会做梦之这时间点踩的有点准啊(求收藏)(10)

    面对如此的一幕,方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歉啊,忘记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了。”望着有些扭捏的狃拉,方迪微微一笑,随即直接从背包中拿出小精灵伤药,轻轻的为其擦拭。这种药物是训练师专属,只能用贡献值才能够购买的,方迪也是托了祁函萱的福,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毕竟刚觉醒的训练师要想收服小精灵一般都

  • 送你外星宝宝[快穿]在线阅读第9章

    “我是不是一直给你添麻烦?”两人并肩往回走,秦雪还是有些不安,沈秋却抬头看着天幕。“没有,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朋友,今天还要谢谢你,带我看了你们学校。”沈秋打了个哈欠,“这是我看的第二个大学。”“第二个?”“第一个是杨小雨的学校。”秦雪知道杨小雨,那天她亲昵的摸了沈秋耳朵,沈秋没有排斥,却还是装作没有

  • 赤血魔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剑冢这个副本是剑三中藏剑山庄的门派本,分为15级的普通剑冢、70级的英雄剑冢,以及做橙武任务必须通过的神剑冢。唐豆豆恍惚想起,她第一次进入剑三这个游戏,还是2010年刚开藏剑山庄的时候,她建的第一个号就是一个藏剑萝莉,金灿灿的门派装,甩着双马尾整天蹦跶在升级的道路上。剑冢这个副本的官方说法是“叶孟秋

  • 蚩尤伏魔传第二章

    蔡佳倪经过千辛万苦,在蔡导口水狂喷下论文终于顺利通过。三个小姐妹也终于可以放松嬉戏了,只是随之而来谢师宴和毕业照,让舒帆和佳倪为王燕捏了一把汗。“王燕,你还没有和建雄说清楚吗?”佳倪不满嘟嚷道,“我有和他说分手啊,只是他一直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王燕叹息说:“他都打电话去我家,我父母都和他解释了,我

  • 在一拳世界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6节

    “好快的速度……”叶天感慨道。眨眼间,那头魔神就飞到了他面前,这头魔神背长双赤,面色青狞,正一脸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的叶天。“把你刚刚得到的宝物交出来,不然……嘿嘿嘿……”话了一般,背长双翅的魔神戛然而止,一脸凶残的看向的叶天,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是叶天不按照他的话来办,他就要杀人夺宝。“宝物?

  • 爱意滚烫天堂?

    当霜冥再一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四周开满了百合花,更像是一个花园!纯洁的白色,到处都是,充斥着这一整个花园。“嘶…头好疼!”霜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打量着这整个地方。这到处都只有白色,花园的中心有个喷泉,喷泉的水清澈见底。在喷泉中央有一个雕塑,是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美丽姑娘。她像极了天

  • [综]木之本兔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不起,米瑞斯与布莱克,我们......欺骗了你,真的,真的十分对不起!“沐唅见此情况,立马把腰弯了下去,眼睛压根就看不了大家,汗流浃背。”那你们是什么人?“布莱克一丝不苟地问道。沐唅刚想说道,但被后面传了声音打断:”现在,不能告诉你,时间一熟,就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你是谁!“米瑞斯一听,马上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