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古代 > 正文

职业贱受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46:51 作者:臧枝 来源:晋江文学城
职业贱受
职业贱受
作者:臧枝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性寡淡没心机器人超级佛系受(何遇)X前期自以为是后期爱而不得小可怜忠犬攻(姜怀谦)浪惯了的姜怀谦被硬塞了一个媳妇,这媳妇一看就是那种哭哭啼啼一推就倒的事儿精果然他去见老情人,何遇抱着他的大腿,声嘶力竭,“你不能去!”他新勾搭一个小明星,何遇在公婆面前哭哭啼啼,“不怪他,真的,是我自己没用,留不住他的心。”姜怀谦觉得烦。但是慢慢地姜怀谦发现,自己不在的时候这人倒是正常的很,不卑不亢,也一点都不弱。起初是好奇,后来是动心他想跟媳妇圆房,媳妇说,“对不起,我身子有病。”姜怀谦,“???”再后来,始终

时光从不因为故人的离去而擅自停留,再悲悯的告别也无法劝阻行人匆匆苍老的步伐。那些从前活着的人们早已刻入了墓碑中,而曾经年幼的孩子们却已经长大。

譬如富岳的幺子佐助,终于到了可以入学的年纪,和其他同龄的小朋友一起进入了忍者学校。学校开学的那一天,琴乃还半是开玩笑地询问拓人“还要前去观礼吗?”

拓人不慌不忙,一面做俯卧撑一面回答:“他的父亲富岳去了学校,我当然不能去。”

“为什么呢?”

“我跟富岳不太合得来吧。”

“你跟鼬君不是……好兄弟的关系吗?”

“那我也跟富岳不太合得来。”

“一直直呼你的族长的本名太没有礼貌了啦,拓人君。”

“好的,我知道了。总之,我和富岳不太合得来。”

水户门琴乃年满十九岁之时,恰好是忍村最为平和繁华的一段时光。

没有恼人的战争,也没有不停离去的友人,有的只是看似平淡如普通人的细水长流。

夕日红和猿飞阿斯玛的恋情愈趋火热,不仅是同龄的忍者,就连长辈都开始打趣他们两人。阿斯玛的兄长见了他,便开始询问“何日才会将红带回家”。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手臂里抱着的孩子——那孩子名为猿飞木叶丸,以村为名,乃是三代目取的名字。

阿斯玛刚毅的面孔上时常会显露出不好意思来,反倒是夕日红,落落大方地微笑着岔开话题。

如“被人询问恋情”这样的甜蜜的困扰伴随着他们两人,有时候,他们反倒会羡慕拓人和琴乃这一对——至少没有烦人的长辈们催婚。

怎么会想催婚呢?

恨不得两个人就此分手,决斗个你死我活还差不多。

只可惜,事与愿违。

拓人是三代目猿飞日斩的直属部下,负责为日斩执行任务,比如操心三代目那三个流落四方的学生身在何处的问题;而琴乃则是转寝小春的助手,负责在高层间行走。在工作时间,两人偶尔能在火影楼遇上。

你抱着文件,我夹着卷轴,擦肩之时心照不宣,给一个眼神就足矣。

偶尔,也假装彼此是陌生人,玩着拙略又不会腻歪的游戏。譬如“宇智波君,初次见面请多关照,这些文书就麻烦你搬一下了”或者“这位先生长得很帅呢,能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吗?我叫做水户门琴乃”。

诸如种种,不胜枚举。

玩笑开多了,也会不小心引起旁人的误会。——对于那些初初来到火影楼不久的新人女忍者来说,宇智波拓人就像是一枚闪亮的雕像,又像是一片发着光的羽毛,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她们的心弦。

——也许这个帅气的宇智波还是单身呢?

——也许我们也可以像那个琴乃一样,上前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呢?

这样的待遇,拓人在学生时代就有了。

操场上争先恐后的喝彩与放学后青涩又害羞的邀请,对于拓人来说从来都不罕见。

只是在水户门琴乃出现后,这些曾经追逐他的女孩儿们都自动退避三舍。

时隔多年,如今在火影楼里,又不小心重现了当年的风景。

年轻的女忍者们满怀幻想地询问着拓人的名字与恋爱状况,却总是懊丧而归,因为他们永远只能得到一个相同的答案。

“别想了,那朵高岭之花早就被小春的助手琴乃摘下了,已经摘走养在自己家后院好多年了。唔……这么多年了,也就只差一场婚礼了吧。”

“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要是他们以后不结婚,我就现场表演对火影阁下千年杀。”

“恋爱长跑有超过十年吗?还是说正式告白才没几年?”

火影楼里的八卦前扑后涌,就连三代目猿飞日斩都隐约嗅到了空气里属于年轻女孩们儿的哀怨之气。于是他咳了咳,决定把止水叫过来。

——姑娘们不要急啊!这里还有一颗大白菜啊!

宇智波止水今年十七岁,却已经和拓人差不多高。每每走在街上,他颀长的身形都会让人忍不住悄悄回顾。更别提那张继承了宇智波祖传美貌血统的面孔,一笑起来便秒杀一街人。若是有机会近距离看看他灯下微垂的长长睫毛,不少女忍者们还会自惭形秽。

除了一张好看的脸,止水也拥有很强大的能力。因为优秀的忍法,他被人称作“瞳术天才”、“瞬身止水”。掐指一算,按照现在女孩儿们对他前呼后拥的阵势,止水“宇智波一枝花”的名声盖过拓人,也就只需要那么一两年的功夫。

“谁能摘下宇智波止水”这个问题,在一时之间成了火影楼里最火热的八卦。

(既然拓人已经不中用了[误],那大家还是多讨论讨论止水吧。By各位姑娘)

可惜,无论告白的姑娘多么美艳,情书的说辞多么动人,止水全部温柔以拒,只说现在还想为村子多做一些事情。平日里依旧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散发着温暖柔软之气,对所有人都笑颜以待,包括转寝小春(等?!)。

嗯……也包括了水户门琴乃。

见到琴乃,止水的笑容还会更欢畅一些。在止水那被常人所见惯的温和笑容之中,还隐隐约约藏着一份少年人的促狭和调弄——当然,也只有琴乃看得出来。

琴乃总觉得,止水这幅见人就笑、温柔耐心的模样,是被她当年“惯性假笑”的坏习惯给祸害了……

琴乃和止水一见面,两人便是笑容vs笑容,温和vs温和,你谦和来我有礼,互相谦让推拒着,活像两个争着做苦力的大傻瓜。

“止水君,不用麻烦你了,我送去小春大人那里就可以了。”by微笑的琴乃

“琴乃小姐休息一会儿吧,工作很累吧?我去就可以了。”by微笑的止水

“没有的事!这是我分内的事。止水君还有自己的工作吧?先去吧。”by温柔的琴乃

“一点小事罢了,我很快就可以完成的,没事的。”by温柔的止水。

“……”by琴乃

“……嗯?”by止水

“哦,你拿去送给小春吧。”琴乃瞬间摘下温柔微笑的假面,毫不客气地把一叠山高文件丢在了止水的怀中,还不忘多压了两支笔。她拍拍袖口,说:“快去快回,我喝一口饮料。”

止水抱着一叠摇摇欲坠的文件,从文件后探出了头。那张保持着笑容的面孔竟然难得地僵了一下。随后,他笑意更深:“……琴乃小姐,你可真过分啊。”

“啊?”琴乃瘫在了凳子上,挑眉看着止水。

止水理了理那叠文件,颇为无奈地摇摇头,说:“果然,女孩子还是很善变的。”

“什么嘛。”琴乃一手支着脸颊,开始脸不红心不跳地摆起了长辈的架子:“止水君也是,越长大越难猜了。小时候的止水君多可爱啊,小小的一只,每天和乌鸦蹭在一起。啊,真是怀念啊……”

看着琴乃竟然开始提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止水悄悄咳了一声。随即抱着文件挡住了自己的脸,在文件小山后说:“我去去就来。”

“去去就好,不用再来。”

冷不防,一个冷清的声音插了进来。

止水一怔,随即喊道:“拓人大哥。”

拓人正靠在门边,他刚从村外任务归来,身上还披着一袭深棕色的斗篷。细碎的草叶挂在他的肩头,看来他一路穿行了不少丛林。然而,他的高马尾依旧保持着柔顺光洁,仿佛自带结界。

“啊,拓人君。”琴乃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侧头一笑:“你回来了!”

“止水,快去吧,免得小春大人等急了。”拓人不急着回复琴乃,反倒先开始赶人。

止水很配合,立刻埋头向外走。

俊秀的年轻人一走出门,拓人二话不说,立刻合上门。

见到数日未见的恋人,琴乃飞速低下头,背着拓人用手指理了理自己的短发,也悄悄将领口扣得更整齐一些。她做着这些动作的时候,却忽而听见了拓人的声音:“裙子有点太短了。”

琴乃低头,看看自己腿上的裙摆——膝上三公分,裙内还有打底裤,再正常不过的衣服。她脸上的笑容一凝,额头蹦起一个十字架。

“信不信我出门裸奔哦?”

拓人眉头一挑,他冷硬地说:“不准。”

琴乃拍拍裙子站了起来,颇为好笑地迎向拓人,说道:“真是的,连自己的后辈的醋都要乱吃吗?”说着,她就踮着脚抱住了拓人。

拓人早已不是当年的青涩孩子,已经能不慌不乱地面对琴乃的揶揄。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搭上了琴乃的脊背,口中稳稳地说:“怎么可能。我只不过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真的吗?”琴乃狐疑地抬起头,然后笑的肩膀都悄悄抖了起来:“……不至于吧?连写轮眼都气出来了啊?!”

拓人登时就像炸了毛的狐狸一样,狠狠地别过了头。

——他的写轮眼才不是因为什么“短裙”才出现的好不好!是习惯性地在警惕四周!

“那么,拓人君。”琴乃蹭了蹭他的肩头,说:“欢迎回来。”

“嗯。”拓人扭回了头,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后说道:“很忙吧?我这里也是。……鼬加入了暗部,三代阁下让我盯着他一点儿。啊,一点都不给人放松的时间。”

“鼬?”琴乃从拓人的怀抱里钻了出来,睁大了那双碧绿色的眼:“那个孩子……才十一岁吧?十一岁而已吧?已经进入了暗部吗?”

“恩。”拓人回答。

|||

宇智波鼬今年十一岁,在其父的安排下进入了火影猿飞日斩直属的暗部。

谁也不知道,宇智波一族在想着什么。

也无人会知道,这个孩子从今往后会背负上怎样的东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吾乃地府监察使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欣赏完萝莉可爱的身姿过后,石逸还是绝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比较重要。“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了?”“那当然我都认主快十年了。”石逸一脸无语。“那你想换个主人吗?”萝莉一脸认真的表情。“暂时还不想,毕竟你是我看着长大的。”石逸(???Д`?)?彡┻━┻“你就没发现我现在比小说里的主角少了点什么吗?”“不就是新手

  • 非日常本丸异闻录[综漫]之你忘啦&你骂过我

    除了那痛苦的发不出一丝声音的那人外,车厢里视线范围内曾经见识到白~这么做的那些人都呆愣住了一会,诧异的看着这个看似温婉,气质也温和的如沐清风的女孩子。我了个去,太帅了。不能理解啊!那个大叔是用豆腐做的吗?同样是拳头,怎么差别就这么大,上次打沙包的痛还如蚀骨一般摆脱不掉。呜呜,有这么一个似水般眼眸的女

  • 溺爱成瘾在线阅读第四节

    16没想到那条项圈居然这么好拆,那我先前用刀片磨,用剪刀剪为什么怎么都拆不下来?难道拆不拆得掉还看人的吗?那这条项圈也太狗了。我对如今自己的光溜溜的脖子爱不释手,恨不得摸他个千百遍。啥也没戴的感觉就是爽。没有花费时间在这里过多停留,在察觉这里没有任何人后我就光着脚从正门跑了出去。出乎意料的,旅馆房间

  • 凶猛怪物围观我们秀恩爱(无限流)同行试练

    白远迎随着自乘风一行,来到一栋独立的屋舍里,自乘风一行来去用的都是游影术,乃是墓棂人独修的术法,速度极快,身形极轻,难怪白远迎之前静耳也难辨足音。白远迎也没空好奇坐落在此处的屋舍是何处方位。因为白远迎见到了白日在地州酒肆里饭客们闲谈时说到的——被取了生魄的人……果然如之前所说,这些人毫无生气,像是病

  • 女主很会做梦之这时间点踩的有点准啊(求收藏)(10)

    面对如此的一幕,方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歉啊,忘记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了。”望着有些扭捏的狃拉,方迪微微一笑,随即直接从背包中拿出小精灵伤药,轻轻的为其擦拭。这种药物是训练师专属,只能用贡献值才能够购买的,方迪也是托了祁函萱的福,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毕竟刚觉醒的训练师要想收服小精灵一般都

  • 送你外星宝宝[快穿]在线阅读第9章

    “我是不是一直给你添麻烦?”两人并肩往回走,秦雪还是有些不安,沈秋却抬头看着天幕。“没有,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朋友,今天还要谢谢你,带我看了你们学校。”沈秋打了个哈欠,“这是我看的第二个大学。”“第二个?”“第一个是杨小雨的学校。”秦雪知道杨小雨,那天她亲昵的摸了沈秋耳朵,沈秋没有排斥,却还是装作没有

  • 赤血魔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剑冢这个副本是剑三中藏剑山庄的门派本,分为15级的普通剑冢、70级的英雄剑冢,以及做橙武任务必须通过的神剑冢。唐豆豆恍惚想起,她第一次进入剑三这个游戏,还是2010年刚开藏剑山庄的时候,她建的第一个号就是一个藏剑萝莉,金灿灿的门派装,甩着双马尾整天蹦跶在升级的道路上。剑冢这个副本的官方说法是“叶孟秋

  • 蚩尤伏魔传第二章

    蔡佳倪经过千辛万苦,在蔡导口水狂喷下论文终于顺利通过。三个小姐妹也终于可以放松嬉戏了,只是随之而来谢师宴和毕业照,让舒帆和佳倪为王燕捏了一把汗。“王燕,你还没有和建雄说清楚吗?”佳倪不满嘟嚷道,“我有和他说分手啊,只是他一直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王燕叹息说:“他都打电话去我家,我父母都和他解释了,我

  • 在一拳世界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6节

    “好快的速度……”叶天感慨道。眨眼间,那头魔神就飞到了他面前,这头魔神背长双赤,面色青狞,正一脸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的叶天。“把你刚刚得到的宝物交出来,不然……嘿嘿嘿……”话了一般,背长双翅的魔神戛然而止,一脸凶残的看向的叶天,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是叶天不按照他的话来办,他就要杀人夺宝。“宝物?

  • 爱意滚烫天堂?

    当霜冥再一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四周开满了百合花,更像是一个花园!纯洁的白色,到处都是,充斥着这一整个花园。“嘶…头好疼!”霜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打量着这整个地方。这到处都只有白色,花园的中心有个喷泉,喷泉的水清澈见底。在喷泉中央有一个雕塑,是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美丽姑娘。她像极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