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一梦如是之介灵九级(8)

2021/6/11 13:21:42 作者:文骨君 来源:17K小说网
一梦如是
一梦如是
作者:文骨君来源:17K小说网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于是在鱼龙混杂的武春城中,以郑、赵两家为核心的江湖势力纷纷跳入了生死争斗的漩涡,而处身漩涡之外的镜花派师徒,却在命运的拨弄下步步卷入其中,上演着一幕幕纷繁复杂的爱恨情仇。

吴小年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继续听故事。

曹闻老师在确认了介灵是一群有这种特殊基因的人群后,就开始到处收集古籍,积极参与各种古迹、古墓的发掘,希望能找到由古至今介灵的线索和介灵前辈们形成的经验。余化吉也参与了收集介灵线索的工作,师徒俩合作了不少论文,但因为对世俗来说过于诡异,怕发表出来带来不可想象的麻烦,所以只在小范围内做讨论研究用。

可以明确的是世界各地的古代大祭司、神婆、圣女等都是介灵,他(她)们正因为是介灵所以拥有了一定的预言能力。在华夏从远古时期的甲骨文到竹简再到后来一些正史或野史记载几乎都证实了大部分祭祀预言都被证实是正确的。苏美尔文明的楔形文字泥板以及埃及的象形文字记录也都能证实很多预言的真实性。

曹老师和他的团队也确实发现了一些古代介灵的明显证据。华夏古代有过两个介灵学派,一个是在山东。春秋时齐国稷下学宫有一位修剑道的大师叫曹秋道,从现在掌握的史料来看他是介灵的集大成者,将介灵的修行规范化、系统化,并且有针对性的收纳具有介灵特性的弟子,所以曹闻老师将这个学派称作“稷下学派”。曹秋道很有可能是第一个修行到第七级的介灵。有证据表明介灵的稷下学派对后世影响极大,比较明显的是造就了“琅琊”的辉煌。

另一个介灵学派是在成都,古代的益州。唐代的袁天罡是介灵在预言和道术的集大成者。袁天罡曾在益州招纳介灵弟子,后来游走四方,曹闻老师将这个学派称作“益州学派”。益州学派的修行法门可能更迅速。袁天罡在60多岁就修到了介灵七级。这个学派后代弟子比较出名的有郭子仪等名将。

吴小年打断余化吉:“这个七级介灵是怎么回事?我是几级?”

余化吉补充道:“根据我和老师收集到的两个介灵学派流传的少量资料,介灵有九个层级,第一顿悟。第二摄灵,第三入道,第四破魔,第五净化,第六长生,第七虚空,第八和第九只知道有这两个级别,但是没有任何描述的资料,甚至连这两个级别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你不说有稷下学派和益州学派吗?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吴小年觉得这么简单的办法还要瞎琢磨什么啊。

余化吉似笑非笑:“真这么简单,还等你说?两个学派都曾经辉煌盛极一时,但是到了宋末元初,突然断崖般的消失了。我和老师的团队无论从古籍还是各类考古发掘都没有再发现这两个学派的线索,就像两个酷炫的雪球,在历史的阳光中蒸发了,我们也只能从只言片语中找到了一些简单的修行方法,到三级以后也就是知道个名字,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哦,你也就是个三级啊?”吴小年调侃道。

“不,曹闻老师是三级介灵已入道,我只是二级摄灵,至于你嘛,才刚刚被唤醒顿悟。”余化吉一脸认真。

“唤醒?什么意思?”

“每一个携带介灵基因的人,如果没有修行或被某种特殊情况唤醒,那他们终此一生都是个普通人,唤醒顿悟后才有可能真正开始修行之路。唤醒也是一个具体的事件,是介灵初入顿悟时在脑海里听到的一首似唱似咏的歌。曹老师认为这种歌声的频率可能很特殊,因人而异,它通过共振激发介灵基因片段的量子态,使介灵的隐藏特性,转化为显性,所以称它为唤醒。今天,我们可以用量子力学的『统一弦理论』来解释这种现象,能量本质上也是遵循波粒二象性的弦,如果能找到一种办法『拨动』人体内的『弦』,弦的共振能量就能引发一系列的反应,重塑人体眼、耳、口、鼻、舌、身、意的感知特性。两个古学派流传下来一些专门的唤醒办法,我就是被曹老师唤醒的。”

“那我是谁唤醒的?难怪我听到了一首诗,我听到的是……”

余化吉还没等吴小年说完就打断了他:“不能告诉别人你听到了什么,我们虽然不确定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唤醒之歌,但很多古代的资料里都非常强调这一点,曹闻老师怀疑这个唤醒之音可能含有每个介灵的基因密码,可能在我们未知的高阶修行中会有重要的作用。另外,你很奇怪,你和我见过的介灵都不一样,我用摄灵术观察过你,你好像本不是介灵,不知什么原因,像是被人硬把介灵基因塞给你的,也没人用修行方法唤醒你,是你自己觉醒的。”余化吉边说边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那曹老师被谁唤醒的?”吴小年打破砂锅问到底。

“曹闻老师姓曹,跟我一样也是山东人。”余化吉笑眯眯的说。

吴小年略一思索:“曹闻是曹秋道的后代?”

“聪明!我和曹老师都是琅琊名门之后!”余化吉做出仙风道骨的姿态。

吴小年爆笑:“哈哈哈哈哈哈,你一姓余的,古代南越一带『余』就是『盐』的意思,你家祖上就一群盐贩子,还琅琊名门?给人家卖盐吗?”

余化吉气鼓鼓的:“我姓余,我随父亲姓,我母亲姓诸葛,叫诸葛冬梅,不然我哪儿来的介灵基因?你以为介灵大街上随便捡啊?”

吴小年又一顿爆笑:“哈哈哈哈哈,你妈这么高大上的姓,居然取了个如此接地气的名字『冬梅』,名门都有这嗜好吗?”

余化吉真生气了,喊到:“凛冬不畏雪,傲梅且迎春!高尚着呢,哪里就接地气了?”

吴小年憋住笑:“好了好了,不笑了,要尊重长辈,对不起,我的错,我的错!”余化吉看着吴小年搞笑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

还没往下聊呢,服务生过来提醒,马上夜里两点了,边疆有规定不允许娱乐场所营业超过两点。

两人意犹未尽,吴小年向余化吉索要他和老师以前的一些论文,想好好了解一下介灵。这才想起来还没有互相留联系方式,总不能每次飞来飞去的找对方吧。

在服务生一再催促下,才结账出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深蓝第3章在线阅读

    哈利认出了这个女孩。她就是之前哈利最好的朋友——赫敏·格兰杰。可是他怎么记得这姑娘没弟弟?并且……这两个看起来也是双胞胎的样子。哈利突然想起来,他和莉西去买魔杖的时候奥利凡德说“又一对双胞胎”——他当时还以为是说韦斯莱双胞胎,现在看来,他说的应该是格兰杰了。“是的,”莉西好奇地看了棕色长发的女孩——

  • 一脉承腔只有轮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沐写意,等着她的下文。谈骁然,季薄云双手抱胸,等着沐写意的下文,一副期待的样子!沐写意放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看向讲台上的严教授,开口道:“第九轮中美工商对话在京举行,内容主要涉及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的百日计划,基础设施,双边投资,产能合作,数字经济等议题。在紧张的国际经济局势前,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