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楚乔传绯衣调在线阅读第2节

2021/6/11 13:52:55 作者:澜夜轻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乔传绯衣调
楚乔传绯衣调
作者:澜夜轻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七年之隔当初那个长安无人不怕的“小魔王”已成长成了如今谈笑间收割人命的“食人花”“燕洵,你不愿做的事情我来做”“燕洵,这世上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欺负你”“燕洵,你若下地狱,我便在地狱等你”“燕洵,你若想要阿楚,我便把她绑好送到你身边”“噗噗噗”十字上头,咬牙切齿“谁说我要她?我要的是你!!”“啥?我可天真了你不要驴我”“呵”燕洵看着阳光中一袭红衣而立的女子无奈一笑,将其缓缓揽入怀中“影儿,我只要你”

“没问题,但输了你今晚留下。”

江盈眯眼看着刀疤男,对方眼里的淫|欲,毫不掩饰,令人恶心。

她不禁蹙眉,自己这究竟是身处什么境况,以她的身份和阅历,根本不会认识这种流氓无赖。

唇角微扬,江盈淡淡回答:“想玩儿大的?”

刀疤男眼睛一亮,“怎么,难道你还有其他提议,说出来听听。”

她忽视掉对方令人作呕的表情,不紧不慢道:“既然是了结债务和恩怨,那筹码自然得高一点。依我看,输了,我的手今天就留在这儿了。不过——”她顿了顿,“我若赢了,除了20万抵消以外,你得还我方才那一巴掌!”

话一落音,屋子里瞬间安静,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麻将桌上的小姑娘。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赌棍江胜的女儿江盈,人生得软糯,看起来就香香软软,但却从不打牌。刀疤陈将她从学校掳过来,硬按在牌桌上,龌蹉之心路人皆知。只不过事不关己,谁都不想多管闲事,惹得一生腥罢了。

不等刀疤陈回答,大厅的珠帘突然“哗啦”被人掀开,一名少年冲了进来。

“江盈,你不要命了,打牌就打牌,剁什么手!”

少年进来得突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江盈自然也回头打量他。

男生一米七五的样子,不算高,一身休闲服,剑眉大眼,像个大学生。看起来人畜无害,自己之前从未见过。

刀疤男都懒得抬头看少年一眼,只凶狠地看着江盈,“想扇我巴掌?可以,但你的手对我来说没用,我要的是人。输了,你留三个月。”

江盈还没说话,少年就抢先吼道:“江盈不可以,你还是个学生!哥,这麻将我们不打了,钱,我替你还!”

刀疤男拧眉,对手下打个眼色,少年轻而易举地就被拎起,再被一把扔出去。

“小子,别多管闲事,二十万你还得起吗?还不趁早给我滚!”

少年张口还想说什么,被江盈果断截住,“不需要。我不需要陌生人帮自己还债,如果你真想帮我——”她抬手拍拍身边的桌子,“就坐过来,和我打几圈麻将。但,不知道你敢不敢玩。”

所有人愣住。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江盈,老子的耐性是有限度的!”刀疤男的火气又腾腾往上窜。

江盈却并不着急,这个人不就是想玩儿她吗,那自己就好好和他玩玩。

“着什么急,”她利用了现在这副嗓子的优势,软绵绵地说:“既然筹码这么高,那这场麻将自然要讲求公平,您肯定是要安排茶坊的人来对战,我当然也得找个帮手。我想您打开大门做生意,也不想落得一个欺负小姑娘的名声。”

据她观察,这茶坊应该是敞开门做生意的,因为透过门帘可以看见外面的陈设,也都摆满了机麻。如果没猜错的话,里面这间大厅,应该都是常客,所以才没人吭声。

刀疤男不知是自负或是认定小姑娘不会打牌,居然粗声答应,“成,把那小子弄过来。”

于是,一桌麻将终于凑齐,两个粗汉、一对少年少女。

“麻将打法很多,各地区都有不止一种打法,今天我们玩哪种?”少年见这场麻将势在必行,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刀疤男一个眼神甩过去,仿若看一个智障,“既然是在川城,当然是玩川麻。”

川城?

江盈心中一惊,自己已经不在帝都了?!

眼前的一切都太真实,她隐隐觉得都是真实发生的,于是更想快些离开这里,搞清情况。

“哥,既然你选择川麻,那打法不如由我订啊。”江盈收起自己的棱角,软声软气地为自己争取话语权。

幸好,她外公是川城人,川麻自己也是从小就会的,这会儿也才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哦?那你先说说想玩哪种,陈哥我听听再决定。”刀疤陈见江盈一双丹凤眼笑得撩人,差点克制不住直接答应。

江盈撒娇似的道:“我赶时间,不如我们一把定输赢呀,倒倒胡如何?”

又是一语惊人,众人像见鬼似的看着她。玩“血战”被一家胡了,好歹还能从其他两家身上找回来,而“倒倒胡”只要有人胡牌,一局便即刻结束。

这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少女居然要冒着风险玩“倒倒胡”,岂非找死!

“江盈,你没事吧你!”少年都难以置信。

刀疤陈简直不敢相信竟有这等好事,他一有打了十几年的手下送牌,二有茶坊的探子看着江盈给自己提示,简直稳赢!

“好,盈盈居然如此爽快,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也不能怂,就倒倒胡!”

一场不可思议的豪赌就此拉开帷幕。

私人局,座位不摸牌决定,江盈仍坐东方,上家是刀疤男,下家是少年,对家是刚才的手下。

这个位置,对她十分不利,如果刀疤男和手下配合力度强点,或者说出千的手段高明一点,自己就很可能摸不上牌。

江盈考虑到目前的状况,反倒藏起自己的自信,嘴唇抿成一条线,表面看起来竟十分紧张。

刀疤男秉承不要脸的属性,当了庄家。他伸手按下机麻中间的骰子,四六顺家,江盈面前的牌被摸了个精光。

他又一脸贱笑地看着江盈,“盈盈,别紧张,我会胡得温柔一点的。”

江盈差点没把隔夜饭都吐出来,勉强扯出个笑,和身边的少年搭话。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认识我?”

少年一怔,正立起麻将的手一抖,十三张牌从中间散开,落得一地都是。

他一边尴尬地捡牌一边回答:“我叫余磊,是大你一届的学长,你不认识我很正常。”

刀疤男挑眉,不等江盈将麻将竖起,打出一张四万,“哟,这是真不认识啊~”

他尾音拖得很长,似嘲讽似轻蔑,显然并不十分相信。

江盈这才竖起麻将,飞速的扫过一眼,又立刻扣下,这令在场的人都愣了神。

“盈盈怎么又把麻将扣下去了?”刀疤陈明面上是在问她,眼神却瞟向江盈后面的平头男人。

江盈将这些都看在眼里,故意嘟嘴,做出一副丧气的表情,“牌……太烂了,我看见影响心情。”

说着她忽视掉手中的一对四万,干笑一声,并不碰牌。伸手摸了牌,然后随意打出了边缘的那张红中。

在这个空档,她身后的平头男人微微颔首,示意刀疤男江盈的牌的确很烂。

事实上,江盈的牌也的确很烂,就一对四万,其他都是乱七八糟的一三五二四六,不成对不成顺。

“碰~”刀疤男长舒一口气,语气荡漾,愉悦的打出第二张牌,“八万。”

手下:“碰!白板。”

刀疤男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江盈,张开双臂,像是活动筋骨,“碰~”

江盈忍不住在心中嗤笑,这小动作可真小,他怎么不起身跳个大神,昭告天下他有□□。

不过这样也好,显然刀疤陈的作弊方式并不怎么样,没有高端的出千方式。再加上身后的人看不见自己的牌章,下家也是自己这方的人,她的劣势瞬间被抹去不少。

她不动声色,继续摸牌,居然又是个三条。如此,就等着将那边的顺子摸齐便可。

但江盈蹙了蹙眉,像是又摸了颗烂牌,又随意打了张废牌。

摸了好几轮牌后,余磊见她仍愁眉苦脸的,麻将扣着像玩似的。恨铁不成钢地道:“江盈,你能不能走点心,把麻将竖起来好好打!”

刀疤男从桌下一脚踢过去,“打牌就打牌,别他妈废话!”

然后又欢欢喜喜地碰了手下送过去的一张九筒,再碰个发财,他就要□□金钩钓了。

江盈手上握着一颗发财,另一颗看样子不在刀疤陈,也不在他手下那里,她余光一撇,笑了。

但见余磊一面看着刀疤陈的红中白板,一面蹙眉扫自己的牌章,蓦地还抬手将边缘的牌掐进了中间。

另一张发财在他那儿。

江盈微不可见地挑唇,指腹划过麻将纹路,心中一动。

居然是二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尊之上之最强镇狱系统

    青阳城静谧,这一座城池内的数万百姓,竟是已经被这尊炼气士祭炼了。他这才修炼成九阴魔光。只是在城池外的楚歌没有动声色。青衣!那是青妃安排在楚歌身边的眼线。楚歌这具肉身的之人,乃是一尊炼气士天才!修行十载,就跨入炼气士的五灵境,被域外大周十大天骄。这让青妃忌惮。“庶子身份?生母被害,自身被污。远离楚王府

  • 长公主她一心为民在线阅读第5章

    根据冷无情的记忆,冷无心知道冷父留下的箱子里,有几株药材是专门用于治疗体外创伤的,虽然品阶不高,可也聊胜于无了。小梅放下箱子后,冷无心便道:“小梅,去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啊?”小梅闻言一怔,看着眼前的冷无情,心里五味杂陈。因为此前,少爷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把小梅支开。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冷无情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在线阅读吓尿了

    这时,还没等张子武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叶萧然已经走上前来,顶替了张子武的位置,站到了赵龙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家伙一愣,赵龙显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的叶萧然打伤了他的人。不过在经过周边几人的指点之下,赵龙顿时一阵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向叶萧然逼近一步。“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他不知好歹,我随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