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到蟑螂世界之第七章(7)

2021/6/11 12:55:10 作者:顺笔而写 来源:纵横中文网
穿越到蟑螂世界
穿越到蟑螂世界
作者:顺笔而写来源:纵横中文网
主角报道蟑螂哥,这条大肥腿。他看了一本小说,刚好他穿越的也是她看的那本小说里,不过结局不太好,他决定改变那里的结局,不知道他能够该变多少,请请期待

一整周山城的热浪像蒸笼一样,学校教室里的吊扇两台都急速地转一天在学习的同学也没感觉得凉快,热风热气反而像麻醉散雾弹似的,吹得同学们个个强撑着眼皮子上课听讲,有点同学忍不到的都吊起了脑袋,调皮的男同学更甚的到周公那流口水回来了,老师们已经关于这种现象尽全力用语言乃至暴力强加制止了,粉笔头从讲座上像白色弹子朝课桌上的猪头打,可那些瞌睡虫已经对小型杀伤力的武力攻击无动于衷了,于是久而久之老师们中流传的那句话成了全校的最语重心长的良师血泪:我们尽力教,能成才的就成才吧,以后你们长大了不要怪我们就行了。

今天星期五,学校从早上起空气里都像注入了清新剂,所有的同学脸上都是乐嘻嘻的,因为今天下午老师们要去开学术会议,所以大家都兴奋极了,可以中午就放学回家。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一响,整栋教学楼听到的都是“咚咚”的脚步声和炸开了锅一样的喧哗声,有些调皮的男生在人群里吹着口哨,故意用肩膀推攘着人群,弄得女孩子们尖声大叫的骂。。。。。。端灵今天心情特别好,她收拾好课桌上的书本,就挎了书包随人潮往楼梯口挤去。

“你忘了今天跟我的约会吗?”

端灵随着人流的身体猛的一怔,她往声音的方向偏过头一看,呀!市周南。他正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睛根本看都不看端灵,只直视着前方涌动的人群。但是他却一直保持着跟端灵最近的距离不变,他又说:“校门口外直走一段路的蓝梦冰吧门口见,记得。”说完就没入了人潮里。端灵心里乐着又有些紧张害羞,这可是真正的第一次跟周南约会,去的话就是跟他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了。她慢悠悠的随着人群流动着一直出了学校大门,她还是往蓝梦冰吧走去,她还是决定去赴约会,能成为周南的女朋友好像也是她心里挺喜欢的事,所以她得去,意志那么坚定她自己都被之际吓了一跳,便一个人走着自己傻笑着。她快到地点的时候远远的看到高挑洋气的古珊正趴在周南的桌旁说笑,他们俩的事全校都知道了,周南也跟她说了他是不喜欢古珊的,可是古珊好像还是要特意让每个角落的人都知道一样,她仍跟周南藕断丝连。端灵低下了头扭过身还是往回家的方向去了。

“嘟嘟嘟。嘟嘟嘟。”端灵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周南的号码,她接了。

“你在哪?我等你老半天了,怎么还在学校吗?”周南在电话里问着。

“我已经回家了。”

“你答应我的,我在等你啊。”

“不去了,再见吧。”

“不要挂电话,你在哪,我马上过来。”

“你陪古珊就是了。我刚才去了,看到你们在一起。”

“端灵,刚才我在那等你,她自己走来的,我已经告诉过她很多次了,我跟她没戏,不可能的。”周南在电话那头焦急的解释着。

“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再见。”端灵其实心里是有那么点生气的,是什么关系让分手的男女还要打交道,这对她太不公平了,而且那个古珊还私底下明里暗里的整她。

“你等着,我到时跟你解释。”啪的周南挂了电话,端灵肯定他现在正往她这里跑来。她的心也是软的,她也是喜欢周南的,于是便放慢了脚步。

等一会儿的功夫,端灵转过身回头看着刚才自己走来的方向,远远的一个跑动的黑影越来越近地向她这边赶来,快到端灵身边时,周南呼呼地喘气猛地热呵呵地喷到了她的脖颈上,一颗跳动的心脏“咚咚咚”地像打小鼓一样震着端灵的胸口,周南一声不吭地紧紧抱住了她。端灵被吓得呆若木鸡似的立着,还好周南马上松开了手臂,牵着端灵往另一条马路走去。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周南粗喘的呼吸声正慢慢变得柔和,好像端灵在等着周南说点什么,而周南在等着端灵问点什么。烈日正高高地悬在头顶,大街上的一切都**裸地被暴晒着。

“端灵,我们去找个地方坐坐,喝口冰水,好不容易一起,我可不能让你晒成小黑猫。”说完,周南顺手拦了一辆的士,说了桥头,他就拉着端灵坐进了车里。

“还在生气吗?我现在跟你说最后一遍,是她死缠烂打的,我不喜欢她,我拿她没办法。她是我妹妹。”周南知道端灵想听这个。

“什么?她怎么会是你妹妹?”端灵惊讶的问。

“那是小时候的事了,我刚跟母亲来县城,人生地不熟的,母亲接受粉条作坊后我就更加是一个人了,在学校古珊那个时候像个假小子,所以我们的友情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也就是说,你一直把她当哥们什么的,而她却喜欢你?”

“应该就是这种让我头疼的情况。”周南叹了口气靠在了车座位上。

“哎,你就好好喜欢她呗,她人又漂亮家里条件也可以,干嘛你非得跟我,跟我一起?”端灵纳闷地问着。

“这感觉的事说不清,一点心里的不同就是很大的不同。反正我喜欢你,要跟你一起,我不可能因为人家喜欢我,我就味人家活吧。谁规定的。”周南有点火了,端灵想也难怪,假如有这么样的男同学缠着自己,自己又不喜欢,缠个几天还好,这古珊可是阴魂不散的可以缠一辈子的人物啊!端灵看着周南愁苦的样子心里反而产生了怜悯。

“算了,等时间长点,你确实不喜欢人家你就好好断了,等高中毕业分开了,大家可能就好了。”

“我也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只是我听说她总是会整你,是吗?”周南关心的问着。

“就是说几句大声的话,她也没那么坏。反正就这一学年你们都要毕业了。”端灵轻松的说着,她心里美滋滋的,原来周南一直默默的关心着自己。不过她还是心里忌讳古珊跟周南的过去,她想趁现在提到这个事的时候把心里的不知道的结都打开,她说了一句:”你以前真跟她好过?”

现在正是城里下班的高峰期,的士在马路上总是走走停停。周南吁了口气,偏着脑袋看着外面白亮的阳光下四处晃动的呆木的一张张脸,他无聊的又把头扭回了座位上靠着。他回答着端灵的话:“是的,大一的时候我是被她感动接受了她,可是我什么都没做,一个月不到就分手了。”

“那全校说的是真的罗!那不喜欢干嘛接受别人。”

“叫我怎么跟你说呢。我不喜欢别人,我拒绝也是为别人为自己好,就这样。还有,端灵,我一直喜欢你,我怀疑古珊很久以前就看出来了。后来我不得不接受她做我女朋友,在她大一时的生日聚会上,我不想伤害她所以我接受了她。”

“。。。。。。”

的士停在了桥边,端灵就不再问什么,周南下了车后就一直紧紧拽着端灵的手。看端灵的眼睛里好像两汪澄清的水,端灵心里也无比美妙,她感到周南的单纯的爱是那么让她快乐。周南牵着端灵的手沿着一条窄小的干硬的河泥路往河沿边走去,湛清色的河面波光粼粼,太阳的烈焰再水面上像是闪烁的一片折光的钻石华衣,河水的凉气随着默默的小微风清润到端灵的脸上,特别的清新怡情。周南牵着端灵沿河边径直走到了一艘涂有大红色油漆的高大客船上,一进船身的房间,格外洞天,精致古朴。里面都是清一色的油得金黄的木制座椅,连四壁的木板都漆涂了,冰凉的空调钻飘着,几盆大小不一的绿色盆植傲立地挺拔在角落里。客船里客人不是很多,周南领着端灵坐在靠边的一处安静点的角落,客船靠河边的一面墙安装的都是推拉似的整块落地钢化玻璃,这是方便客人若是想欣赏河面的景致可以自行打开门,外面直接就是半身高的用不锈钢焊围的船舷。

“你要喝点什么?刚才肯定热坏了。”周南关切的问道。

“嗯,来点冷饮吧,随便什么味的都可以。”

“服务员来两杯西瓜汁,然后搞条红烧鱼,端灵你要吃什么菜?”

“红烧鱼可以啊,你看着点吧,我什么都吃。”

“那还点个炒腊肉和拍黄瓜好不?”

“可以了,两个人吃。”

“要不我把一扇玻璃门打开,我们把凳子往栏杆挪挪,这样就可以一边坐凳子上一边把脚搭在船舷上,别看外面太阳骄阳似火的,河边吹来的自然风可凉快了。我经常一个人在这里来的。”

“你经常一个人来这么高消费的地方?”

“我妈还怕我不吃呢!”

“你家很有钱吗?你这么大手大脚?”

“一般的家庭,只是母亲只要我读书认真不学坏,吃的穿的我是从不考虑的。我妈经营作坊也很忙,不过生意还不错。”周南边说边打开门,一股清凉又温热的风直面吹来,而且像潮水一样一波波吹来没有停的意思。

“真的好舒服,怎么河面就又这么大的风,城市里却连风的影子都没有?”端灵把靠椅更往前摞了一摞,风儿撩起了她的黑发,她舒心的面露笑容。当她把身子倒在椅子里,周南也把自己的椅子摞近,把端灵的手又一把握住,两个年轻人此时就像一对放飞的鸟儿一样在憩息着。端灵把脚伸到栏杆上晾着,周南又把自己的脚凑过去,无事似的蹭着端灵的鞋。

端灵见周南这么好动不由得说:“看不出,你在学校冷冷酷酷的,安静孤独得很的样子,跟我一起却嬉皮笑脸,猴子一样的好动。”

“我在学校那么好动干嘛!那不是让所有暗恋我的女同学失望吗?人家都稀罕甩酷的。哈哈。”

“恐怖,这种心态。”端灵露出不屑的神色。

服务员把果汁端来了,端灵悠闲的喝着,她放眼望向河面,眼前全是明亮的阳光和粼光闪闪的河面,那天空碧蓝的色和棉花糖似的白云像是最美的幕景,对面河岸有着一溜巍峨的没有尽头墨黑色山脉,城镇的喧闹在这里已远远的消散听不到了,端灵感觉自己是躺在一朵水上的悠悠白云里。

“着景色很舒服,又安静又清美。”端灵舒心的赞叹了一句。

“你以前都没在河边来过?”

“没想到来,只是远远的路过看了一眼,但站在桥上看感觉跟在船上是绝不一样的。我也想过从桥上下来,可是家里很忌讳到河边来。”端灵有些感伤的说:“我弟弟就是在这里淹死的。”

“不好意思,提起你的伤心事。”

“都过去很多年了,其实我跟弟弟也没有真正好好在一起过,我一直在乡下外婆家读书,而弟弟打小就跟着父母在这里,因为他从小身体不太好,经常看医生的。”

“他是不是跟我有些挂像?”

端灵把头撇向周南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还别说,真的跟弟弟的样貌很像的,只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弟弟死的时候才十岁左右,而周南现在都很大了,看起来周南的五官更立体些。不过也真的是很像,难怪母亲会第一眼就看蒙了。端灵顿了顿回着:“说真的,很像。”

“哈哈,这真是我走运,难怪你母亲第一次见我就喜欢我不得了,还经常打电话叫我去你家呢。”

“什么什么!她怎么会有你的电话!”端灵不可思议的大声说着。

“那次她问我电话,我就给她了。”周南轻松的回答。

“哦。”

这时刚好服务员上菜了,周南和端灵都立起身子把椅子往桌边摆去,红烧鱼的浓香味太吸引人了,鱼表面被炸得金黄,红辣椒和蒜粒姜丝杂乱又鲜艳地铺撒在汤汁上,鱼的表面还正在滋滋的细溅着酱色的油粒。端灵正准备伸筷子,周南已经夹了一大块往她碗里放。

“谢谢,你对我太好了。”端灵感激的说,毕竟还是第一次单独在一起,她还是很生涩的,她又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对你好了。”

“你确定肯定一定做好我女朋友就可以了。”周南戏谑似地说。

“ 周南,你说这些很重要的话的时候能不能严肃点。”端灵有些不满意,毕竟在她的处境下她做周南的女朋友是很麻烦的事,有那个古珊都可以让她精神抑郁了。

“好吧,”周南做出古板的样子,慢条丝理的对着端灵说:“灵,你是我周南的女朋友,以后是我周南的老婆,是我孩子的妈妈。”

“哎呀,我不吃了,我走了。我都没想过以后。”端灵羞怯的说着。

“那喜欢一个人难道是喜欢就完事了吗?你们女孩子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呀!喜欢一个人就必须考虑结婚生子的正事,那才是天长地久的爱情。”

端灵心里乐悠悠的,甜蜜蜜的,她没想到周南会思考这么严肃长远,被他喜欢被他爱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端灵什么话都不说,低着头微笑着只管吃着鱼。

“我都暗恋你两年了,端灵,你是不是心里真的不喜欢我啊,如果是的话就直截了当告诉我,我就再好好慢慢的重新追求你。”周南忽然委屈的有气无力的说着这些话。

“我都不敢相信全校最吃香的男生会暗恋我,还两年。我确实没什么特别的啊。”

“跟你分析个简单的生物现象,你听了一定就了解了。物种基本分雌雄,那些花朵不是还有雄蕊雌蕊是吧,当一切基于成熟,花儿绽放需要蜜蜂传输花粉,就那种时候,感觉来了,喜欢了,雄的就喜欢上雌的了,爱情就开始了。”

“哈哈哈,是有点道理,那你是那雄的花蕊。”

“我不是雄蕊,你才是雌蕊。”

“ 端灵,你喜欢我吗?说真的。”周南一边吃着饭一边说,这时服务员也把最后一份小菜上了上来。

端灵心里陶醉得很,她怎么可能讨厌周南呢?全校的学习尖子生,体育代表,颜值又高,就只是个人问题跟古珊的事,别的女同学都只敢暗地里喜欢着他,而他却是一直喜欢在积极的!多幸运的事!

“周南,我,我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跟你一起来了。”

“那好,我们得一起计划未来,这样我们永远就可以不用分开。爱情居然开始就不要那么轻易的就能被一切现实麻烦弄没了。我明年毕业就考中南工大学建筑,你过一年也往这里考,我们在一起读大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周南兴奋的描绘着他脑海里的蓝图,端灵不由得幸福的笑着。周南看样子是吃饱了,放下筷子,伸长了懒腰,继续笑呵呵的跟端灵说着:“知道吗?我喜欢你第一印象是你的善良。你记得有一次两个小男孩打架吗?那天我看见你什么都不顾去劝架,都不怕男孩子乱打到你身上的,你在那里跟他们讲道理我觉得当时你那焦急的样子好滑稽得可爱。”

“那也被你看到了,后来他们见到我,还叫我姐来着。”

“呵呵,收了两个弟弟啊。”周南接着说:“吃饱了我带你去公园玩。”

“不去,热死了,还不如呆这里休息。”端灵忽然想到明天可以陪母亲去佛山玩,她也想叫上周南,就说:“我妈明天回去佛山上香,你去不去?”

“当然去了,那还用说。”

“等我回去问下我妈,要不猛然把你带上,会吓着她的。”

“怎么可能,她这几天真给我打过电话还叫我去你家玩呢,没事帮你辅导作业。哈哈!”周南哈哈大笑了起来继续说着:“我看你妈妈是很喜欢我的,我真的是幸运,长得帅是优势。”

“晕,是因为你长得像我弟弟。”端灵脱口而出,猛地她觉得自己说得太快了,望了望周南的反应。

周南仍仰头躺在椅子上无所谓的自信的样子说道:“这笔是像懂不懂丫头,是缘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这就是说你注定是我的女孩知道吗?我再像你弟弟,你妈也没说要我做她儿子啊,我自己又妈的。只有可能做她女婿,这样菜两全其美。”

“你真是我妈肚子里的蛔虫。”端灵猛的住嘴,她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会说话了,又被周南抓住把柄了。

真的如初,周南听到端灵说这句话,高兴得竖起了腰,直视着端灵的眼睛:“真的!真的!天助我也。端灵,你地发誓,你除了我不能喜欢任何别的男孩。你现在就发誓。”

“我发什么誓啊,你那么优秀,我能再去喜欢谁?这不是脑袋进水吗?”

“不,你发誓,就算没用我也喜欢听呢。你发誓,今生今世除了我周南不会喜欢任何别的男孩。”

端灵看着周南幼稚的任性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这全校女生的男神原来是这样的!她也就学着周南的话发起了誓言:“我端灵今生今世除了周南不会喜欢任何别的男孩。”说完,周南就猛的用手撑起身子,把嘴伸到端灵面颊上就是一个吻。说着:“记住啊。你是我的女孩。”周南接着起身就拉起端灵的手往外走,端灵诧异的问着去那儿,周南说跟着走就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深蓝第3章在线阅读

    哈利认出了这个女孩。她就是之前哈利最好的朋友——赫敏·格兰杰。可是他怎么记得这姑娘没弟弟?并且……这两个看起来也是双胞胎的样子。哈利突然想起来,他和莉西去买魔杖的时候奥利凡德说“又一对双胞胎”——他当时还以为是说韦斯莱双胞胎,现在看来,他说的应该是格兰杰了。“是的,”莉西好奇地看了棕色长发的女孩——

  • 一脉承腔只有轮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沐写意,等着她的下文。谈骁然,季薄云双手抱胸,等着沐写意的下文,一副期待的样子!沐写意放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看向讲台上的严教授,开口道:“第九轮中美工商对话在京举行,内容主要涉及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的百日计划,基础设施,双边投资,产能合作,数字经济等议题。在紧张的国际经济局势前,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