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西游之黑风传奇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02:51 作者:没书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西游之黑风传奇
穿越西游之黑风传奇
作者:没书来源:飞卢小说网
地球都市青年江涵带着自己一时好奇购买的奇异剪刀穿越到西游黑风怪身上,特殊的传承让主角不得不为了不成为别人的棋子而努力修炼,看主角如何在修炼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一路踏上巅峰。。。。。。(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几乎是她的声音传进去的那一瞬间,厨房里面同时响起了锅碗瓢盆砸在地上的巨大声响。

……

顾不得再犹豫,浅川空一个箭步蹿了进去,顺手点亮了厨房里的吊灯。

本来沉寂黑暗的氛围一下子亮如白昼。

穿着一身雪白和服的鹤丸用手遮住了突如其来的一阵强光,勉强从指缝地辨认着来者的面容,“哎呀,主人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

究竟是谁吓谁啊?

浅川空挪过刚刚脱下放在门口备用的木屐,慢条斯理地穿上,径直走到洗手池旁拧开了水龙头,“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

“主人不也还没有睡吗?”

眼睛终于适应了外界那股强烈光线,鹤丸将遮光的双手放下来,打着马虎眼。

浅川空伸手打开冰箱,除了一些完全未经加工的食材之外,好像并没有昨晚剩下的晚餐。

“没有剩菜了吗……”

她小声嘀咕了一句,转头向鹤丸问道,“我来做些宵夜吧,你想吃什么?”

听见她的话,鹤丸金色的双眸亮了起来,“我都可以!”

“只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浅川空最后的尾音微微上扬,“吃完要赶快给我睡觉去哦。”

“遵命!”

他爽快地答道。

“还有热水吗?”

她挑过放在食材区的西红柿,在水下洗过之后放在了砧板上,熟练地用刀在两面上划上十字。

鹤丸试探性地摇了摇开水瓶,发现里面还有些许热水剩着。

“还有的。”

浅川空从壁橱上取过一个碗,将西红柿放进了碗里,接过他手上的水瓶,迅速地淋在它的身上。

“你去拿锅再接点水煮着。”

她很自然地转头指挥道,自己的手上也没有闲着,待西红柿冷却之后,顺着已然裂开的被划区域,轻松把它的外皮给剥了下来。

去过皮之后,浅川空在砧板上将西红柿切块剁碎,放进了小碗里备用。

又拿过另外一个锅放在煤气灶上,加了些油预热,她把刚刚处理好的西红柿小心地倒入锅中翻炒。

鹤丸在一旁一边蹲着水开,一边默默看着她无比熟练的操作。

在听说这几天本丸里的食物都是自家主人亲自下厨做出来的时候,他还当真是吓了一跳。

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有幸遇到热爱烹饪并且也愿意下厨的主人。

“主人,水烧开啦。”

见锅中的水沸腾起来,鹤丸提示道。

“啊,好的。”

浅川空这边已经在锅中加入水和调料闷煮了,她从顶上的隔层里取出面条,用筛子接着,放进沸腾着的水过一遍。

“你是想吃散的蛋花还是完整的鸡蛋?”

过面的空隙间,她微微侧过头,问道。

“蛋花!”

他兴致勃勃地回答。

得到了回答,浅川空把过水的面用筛子捞了起来,放进盛有西红柿汤汁的焖锅里一起煮着,转身从冰里取过了鸡蛋,在碗的边缘上轻磕了一下,沿着裂纹捏开了蛋壳,用筷子熟稔地将其均匀搅拌后掀开锅盖,把汁液倒入了锅中。

诱人的香气直往鼻尖里钻,望着沸腾的锅,鹤丸不自禁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主啊,我看今晚月色挺好的,要不要一起在庭院里边吃面边赏月?”

他眨了眨眼睛,欣然提议道。

……

自古文人雅士喝酒赏月,他们一人一刀吃面赏月,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啥毛病?

鹤丸自觉地端着盛着两碗面的盘子跟在浅川空的身后,两个人走进池泉园的庭院,在山泉边找了一处视野还算不错的位置,席地而坐。

“我开动了。”

见浅川空已经动筷,鹤丸也迫不及待地拿起了筷子,用勺子舀起一勺汤汁就着面送入口中。

好……好烫……

他有些被灼热的汤汁烫到,但却舍不得将已经含进嘴里的那口面吐出来。

西红柿的果实入口即化,酸甜的口感绽在舌尖,筋道的面条更是将鲜美的汤汁全部吸收了进去,配上打碎的蛋花,三者完美结合起来简直就是不能用言语表达出来的美味。

在饿得惨兮兮的深夜,能吃到一碗这样好吃的面条,鹤丸觉得自己可能已然踏入了天国。

“我觉得主人的手艺大概和光仔在伯仲之间,做出的料理真的是太好吃了。”

鹤丸吸溜着面条,含含糊糊地说道。

“光仔?”

浅川空掏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示意他擦一擦嘴边沾到的汤汁。

“谢谢。”鹤丸接过她递来的手帕,咽下了嘴里的面,接着刚刚的话继续说道,“光仔是另一把也曾侍奉过伊达家主人的太刀,全名为烛台切光忠,是一位非常擅长烹饪的刀剑。”

“如果主人能将他召唤出来的话,一定能帮你分担不少料理方面压力。”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那我尽量努力?”

寂静的夏夜里,只剩下身边清泉缓缓流动着的声音和那些藏在草丛里鸣虫的叫声。柔和的月亮和璀璨的星辰躲在头顶上的那漆黑夜空中,时不时娇羞地偷偷探出头来,撒下一片浅浅的光晕。

“主人,你冷吗?要不要我去帮你拿一件外套?”

鹤丸看着浅川空身上有些单薄的单衣,终于意识到了些什么,后知后觉地问道。

“我不是很冷,不用了。”

她抿了抿唇,放下手中的碗,静静抱膝仰望着夜空。

如果他的内番服和长谷部或者是药研一样都在外面罩上了一件外套的话,就可以和那些狗血的现世电视剧里上演的老套情节一般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主人披上了。

然而为什么偏偏他穿得是和服式的内番服……

他恨。

就在鹤丸暗暗咬牙后悔的时候,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身后的走廊里传入他的耳际。

除他以外的其他刀剑应该都睡着了啊……

浅川空显然也听见了那阵脚步声,警觉地转过头,指尖按在唇畔上,对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黑色的光阴里,五虎退揉着还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慢慢地在廊里挪动脚步,一派还没有睡醒的懵懂样。

“啊咧,主人和鹤丸先生还没有睡吗?”

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努力地睁开眼睛辨认着坐在庭院里的两个人的容貌。

……

浅川空不知道今晚自己要遭受多少次惊吓。

她站起身迎上去,“你怎么醒了?”

“我,我出来上厕所……结果夜路太黑,我好像不小心走错路了……”

五虎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细声细气地回答道。

“鹤丸,能麻烦你把五虎退送回去吗?”

浅川空扭头询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

鹤丸迟疑了片刻。

“这边都由我来收拾,你只要负责把五虎退带回去就行了。”

她抢在他问出口的前面回答道,耐心地蹲下身,望着五虎退的眼睛小声地说道,“今晚在这里看见我和鹤丸的事情,能不能和大家保密呀,尤其千万不能和长谷部和你药研尼说。”

如果被这两个人知道了,她大概可能会被他们俩的眼神给扒下一层皮吧。

这样想着的浅川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不明白主人的用意何在,但是五虎退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谢你。”她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帮他将有些睡乱的头发捊直,“去睡觉吧。”

鹤丸弯下腰牵住五虎退的手,“那么我们先回去了,主人你也早点睡。”

“主人,晚安。”

五虎退软软地和她道别。

“晚安。”

*

第二天早上起来,浅川空发现她居然神奇地感冒了。

……

她怎么感觉自从来到这个本丸之后,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娇弱了。

以往餐风饮露在外面待上个好几天都像无事发生的她,竟然因为昨晚稍微吹了点夜风就感冒了?

装作睡过头睡过和大家一起早餐时间,暂且逃过一劫。

然而今天值班的近侍恰恰好是药研……等一下他来拿出阵名单的时候,自己出声的瞬间,绝对就会一下子暴露的吧。

她可不可以选择狗带QAQ

希望等一下能够轻描淡写地用“可能没注意不小心就感冒了”的这个理由糊弄过去,不然如果让他知道了昨晚和他道过晚安之后自己居然继续通宵甚至还感冒了的话……

浅川空有点不敢再想下去。

总而言之,一开始一定要保持镇静,之后就随机应变吧。

输了什么都不能输掉气势!

她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努力地鼓足精神摊开面前的纸张,思考着今天的出阵阵容。

按照昨天药研建议的,要把五虎退和秋田换下来,换上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擅长日战的长谷部和萤丸……

那还有一个名额呢……

模糊的视线被写下的歪歪扭扭的那些文字占据,本来就有些混沌的大脑似乎乱成了浆糊,昨天熬夜的疲劳感在这个时候才真真切切地涌了上来。

浅川空的意识越来越飘忽,手上握着的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桌面上,黑色的印迹在纸上拖出了一个长长的尾巴。

就让她稍微睡一会吧,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

“大将,我来取今天的出门名单了。”

药研伸手敲了敲门,恭敬地站在门外等待,却没有听见里面传来任何的声音。

“大将?”

他疑惑地又用力敲了敲,清晰的敲门声回响在空旷的廊间,依旧是无人回应。

“你怎么了吗,大将?”

一向准时早起的大将因为睡过头缺席了早餐就已经挺奇怪的了,眼下又明明是安排今日出阵名额这样重要的事情……

她绝对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人,可是今天也有些太异常了吧。

药研觉得不太对劲。

“我先进来了,失礼了。”

人生中第一次,在没有得到屋内人的允许下,药研擅自拉开了那扇和式的拉门。

映入眼帘的是浅川空伏在案上熟睡着的光景。

原来只是睡着了啊……

药研内心松下一口气,无奈地走到她的身边。

“要睡觉的话,还请回到床上再睡啊大将。”

他以极轻的声音叹息道。

少女穿着单薄的白色单衣趴在桌上,漆黑如墨的发丝松散着披在肩上,遮住了她清秀的面容。

药研小心翼翼地把浅川空抚在案边的双手抬起来搭到自己的肩膀上,伸出双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悬空抱起。

——是标准的公主抱姿势。

好像比之前和她相遇抱住她的时候,要重一些了。

那个时候的她,轻得仿佛就如一张纸片一样,稍微大一些的风拂来,可能就会把她整个人给吹飞走了。

如果她能在这个本丸过得开心一些,那么他也会很高兴。

他动作轻柔地把浅川空放到了床上,拉过旁边叠得整齐的薄被,帮她盖上。

确认过连被角都帮她压好了之后,药研的视线在她的身上扫过了一圈正要移开,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刚刚她的散落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容,所以没有在意。然而眼下药研却敏感地注意到了她的面颊红得有些不太正常,就像是刻意染上了和一层红艳的胭脂一般。

她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不似正常睡眠那般平和均匀。

难道……

之前的那股不安感再次浮起,药研迅速地脱下了一只手套,将冰凉的手掌靠在她的额头上。

好烫。

这就是她今早缺席的真正原因吗。

药研快步走到了放有医药箱的那个柜子边,从中翻找着电子的测温计,大脑同时也在飞速运转着。

最好还是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大将生病的这件事情,省得造成不必要的慌乱。

将温度计放在她的耳边,轻轻按了一下按钮,测量出来的温度立刻显示在了中间的那块屏幕上。

38°

药研蹙了蹙眉。

他依次地取出了备用医药箱里所有的退烧药,对着说明书仔细地对比了一下成分之后选定了其中的一种。

从桌上的茶壶里斟出一杯还算温热的温水,药研用柔软的枕头堆成一个靠垫,轻轻地将平躺着的浅川空扶到了上面。

“大将,稍微张一下嘴好吗。”

他柔声将茶杯贴近了她的唇畔。

感觉到有冰凉的异/物凑在了唇边,浅川空无意识地张开了嘴,湿润的水流缓缓地流进口腔,滋润着干渴的喉咙。

药研顺势把退烧药丸塞进了她的口中,让她就着那些水一起咽了下去。

希望烧能很快就退下来。

他把医药箱拎起来放到床旁边的桌子上,一张薄薄的纸却因为他的动作而慢慢悠悠地从桌面上落到了地上。

药研弯腰捡起了那张纸。

——今日出阵人员

萤丸

鹤丸国永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

山姥切国广

队长:药研藤四郎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最末尾处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的内心涌上了一股连自己都不太清楚的情绪。

他强行压下那股正在不断翻涌的情感,敛住了面上的表情,装作镇静地走出了天守阁的房门,把和式拉门紧紧关上。

没想到鹤丸和五虎退正在天守阁门转转悠悠徘徊,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主人她还在睡着吗?”

看见药研从房门内走出来,鹤丸急忙迎了上去。

“嗯。”

药研一脸平静地说道,“我已经拿到了今天出阵的名单,等一下大家在庭院里集合等待出阵。”

他这样风轻云淡的神情使鹤丸和五虎退安心了不少。

“你们俩怎么来了?”

“我们看今天主人没有来和大家一起吃早饭,有些担心,就想来看看。”

其实是担心和心虚对半分吧,鹤丸还真的有些害怕浅川空是因为昨晚没有及时添衣病倒了。

不过听药研这么一说,她可能只是单纯因为熬夜累了补眠而已。

心中的大石头落了下来,鹤丸感觉无比的神清气爽,他拍了拍一旁怯生生的五虎退肩膀,“和昨天的事情没有关系,这下放心了吧。”

话才说出口,他便觉得有一道的犀利而又冰冷的目光盯上了他。

“关于你刚刚说的那件事,能不能也详细地和我说说看呢?”

明明还是盛夏的时节,鹤丸却觉得自己瞬间似乎置身于凛冽的寒冬一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

  • 曲终人散终成空在线阅读第2章

    没过多久,前倨后恭的小厮就给孙瑞端来不少饭菜。多日未食的孙瑞闷头就吃。若不是年轻人身体结实,胃部承受能力强,这一顿饭下去肯定吃出个好歹。尽管孙瑞胃部有些不适,但是理清记忆的他除了震惊,真不知道该有何感情。他入赘的袁家竟然是东汉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汝南袁家。而自己的岳父更是后来四州雄主袁绍袁本

  • 沧澜朝歌第10章在线阅读

    “仙家,您没事吧?”地中海村长一惊,没想到有野怪突破防线,进攻杨修言。“没事!”回答一句,杨修言一口红云,再次烧熟了一大堆的青蛇。对于这一帮扎堆的野怪,杨修言的火云术,就是它们最大的的克星。与此同时,两人终于来到了蛇果树下。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剩下的三条【精英玄蛇】,也没能逃过两人的魔爪。最强的四条守

  • 神灵之泪第十三章初闻暗界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啊!”肖羿回过神来,连忙拉住陆莹湄的小手,抓住之后只感觉小手嫩滑无比,柔弱无骨,肖羿心里微微一荡。“再不走,等他曰完狗,遭殃的可是咱俩了。”肖羿对陆莹湄说道。陆莹湄也回过神来,扫了一眼抓住自己小手的肖羿,俏脸一红,但也知道事情紧急,顾不得多说什么,在肖羿的带动下向远处狂奔。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