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圆满成攻之新年伊始

2021/6/12 5:31:46 作者:吟千年风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圆满成攻
圆满成攻
作者:吟千年风雅来源:晋江文学城
碎观残心断情殇,醉烟若远剪离愁。一人一世,浮生若梦,总有一人,可作陪一生。

王城753年七月,也就是子侨来季府也有三个月了,转眼就到了该离开的时间。虽然看出那两兄弟的不舍,但是子侨也不能不回去啊,毕竟吴府还有事情需要她解决的。尽管子侨在季府的每天都过得非常累,但是却也算是开心的。辞别了两兄弟,带着满满的回忆离开了季府,为了防止两兄弟耍赖不让走,所以天刚亮就收拾好包袱准备悄悄离开。但是还是被他们看到了,最后都被自己忽略不计而离开了。

子侨在回去的途中看到了很多的官兵来来往往,状况似乎很是紧张,看来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子侨的心里有着莫名的不安,似乎滦城将要有大事要发生。

回到吴府后老爹没在吴府,过了晌午才回来,子侨好奇但是老娘说田里有事,所以才出去的,子侨也就没多想,毕竟作为一家之主还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忙的。

王城753年11月,天气转寒,子侨帮忙储备好了秋收的青菜和粮食,并且准备好冬季种植青菜。不知为和滦城的士兵又多了,每天都在搜捕着,听闻是又有人死了,但是却无人知道是何人死了。

适逢大雪,天气寒冷,滦河封冻,蔬菜和粮食根本运不到王城。每年入冬,吴家都要往王城运送蔬菜粮食,却不想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这让吴家上下手足无措。

滦城每年冬天都会向王城运送蔬菜和粮食,但是却因为天降大雪而滦河结冰,而用船传送的食物更不会因为颠簸而造成不必要的浪费。而陆地的运输不仅会影响蔬菜的质量,还容易使青菜被冻到,但是不送又是违旨,无论怎么做都是件难事。

在大家商讨中决定不运送,并且派人说明情况,因为这是将问题最小化的最好方法了。几经考虑,子侨突然想起了以前在民间修行时到过一个寒冷的地方,但是却能吃到新鲜的蔬菜。这让子侨很是不解,后来才知道是把青菜煮到四分熟后,用煮的水把菜全部冻起来,吃的时候再加工就可以了。虽然这样的方法不如新鲜的蔬菜好吃,但是却最大成份的保留了蔬菜的原味和营养。王城虽然会因为吃不到新鲜的蔬菜而有些不适应,但是却也是自然灾害,但大多数是因为子侨的新点子而感到新奇。

吴府上下也渐渐的了解了这位一直以为是下人的二小姐,不禁都有些不好意思,而外面只以为是吴家的仆人想出的点子,吴老爷似乎很不想让别人知道二小姐的存在,所以好多消息也就自然被过滤了。

王城754年四月,滦城东家突然出现火灾,仓库被烧,码头停泊的船只也接连被毁。这不仅给季家增添了很大的损失,同时也大大影响了滦城的运输。后来经过调查是有人不小心打翻了烛台,所以才引发的火灾,处罚了不小心的人后那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王城754年十月,季家的地产被查出有垄断的事情发生,因此还引发了民愤。所以季家被停业了,而吴老爷为此也不断的奔波了好一阵子,吴家由子侨和依奇照看着,收获也没耽误。

王城755年5月,马家武场失事,因此武场被迫关门,而大部分的滦城武士及其战士都是马家武场出身,因这件事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也许每一件简单的事情都有着不简单的结果,而每一个简单的经过,仿佛注定着某些事情将要发生。那滦城的一点一滴,仿佛在预示着峦城要发生事变,一个会惊动整个国家的事件。

新年伊始,子侨刚刚换了新衣就被吴生带走了,说是要帮他给动物们做新衣服,本来应该清闲的子侨,却也还是忙碌了起来,怎么谁都把她当成免费的劳力啊,她好歹是吴家二小姐啊!

“你怎么还穿这个衣服啊!真丑!”

吴生看着子侨穿着仆人装鄙视着说道,而子侨也不忌讳的说道。

“可不知道是哪个魔鬼,过年了也不让人消停,难不成还让我用裙子给你的笼子擦灰啊。”

正说中了吴生心事,他撇了撇嘴就没再说什么。

“吴生你要的鸡蛋给你拿来了。”

“张青你来了,快进来暖和暖和。”

张青拿着篮子,走进了屋子,见到子侨后立刻就认出来了,于是便惊讶道。

“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子侨疑惑的抬头看了看眼前有些眼熟的男子,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原来他是刚回来时在牧场看见的那个男子。

“子侨,你怎么总是到处撵花惹草的,看看人家都找上们来了。”

吴生故意装做小媳妇状,拿出了不知道用了多少年没洗的手帕,都已经变色到看不出来原色的,发硬的像一个发霉了的搓衣板。子侨就纳闷了,他是怎么用这个搓衣板擦脸的,难道就不怕扎吗?再说了人家是找你的好吧,弄那样给谁看啊,真是的。

张青是一个很内敛男孩,一听吴生这么说,不禁脸红了。子侨看出了张青的不好意思,便马上解释道。

“别听他瞎说,他就是一神经病,不用理他,对了,牧场我也是经常去,怎么两年间就没见过你啊?”

子侨的解释没让张青有太多的表情变化,但是能感觉出来他明显的松了口气。而吴生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在那矗着。

“我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就不经常来牧场,今天父亲忙,所以我就帮着把吴生要的蛋给拿来了。以前也找你来着,但是却总是看不到你,所以就没给你。”

“你可以问问别人嘛!”

“对啊对啊,农场里可是有很多人认识她的。”

子侨气的翻白眼,还不是你们没事把自己当劳力的原因啊。

“这个还给你,是你落下的。”

张青说着将一个发着清脆声音的铃铛从怀中拿了出来,递给了子侨。

“原来是被你捡去了,真的太谢谢你了,我回来的时候去过很多地方,也找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找到。还以为真的找不到了呢,没想到在你那了,真的太感谢你了。”

开朗的笑声让张青不禁脸红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子侨这是什么啊?怎么没见过啊?”

“大人的事小孩别问。”

子侨说着便抓起了张青的手腕,摸了会脉,然后看了看他的脸。

“伸舌头我看看。”

虽然不知道子侨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还是张开了嘴。子侨看了看,随手拿着桌上的笔和纸写着,一边说道。

“你是肝火太重,脾虚,但是却属寒,补的方式不对可是会给身体照成很大的负担的,你把这个单子拿给滦成东边的刘大夫,他会帮你仔细检查一遍的。”

“那刘大夫可是名医的,你怎么就自信他会给张青治病啊?”

吴生有些惊奇的问道,既然子侨能这么说,那交情肯定不浅。张青也知道那个刘大夫,他脾气不是很好,怪人一个,但是医术却高明,但是普通人根本不治,所以他的病一直有六七年了却一直都没好。

“这万万使不得的,张青乃一介平民,受不起的。”

的确是受不起,那个人给他治虽算好事,但是这恩情也太大了。

“有什么使得使不得的,都是生命,自然也都是平等的,我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交予你,只能帮你这一个小小的忙,就当是谢礼了,你完全不用不好意思的。再说了那个老头我还怕他不好好治呢,他那点水平也就骗骗小孩吧,对了,你告诉他一句要是治不好,就洗干净等着我剥皮吧。”

如此这般轻松的话从子侨的口中说出,却让在场的其他两人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竟然怀疑刘大夫的医术想天下也就她一个人不相信他吧。

“老娘你看我这身好看不?”

子侨穿着新缝制好的粉色裙子,转了一圈,刘兰芝看着开心的笑道。

“甚好甚好。”

“瞧瞧子侨长得也算是可人,可是怎么天天就穿些下人的衣服啊,都可惜这模样了。”

吴子娇有些为子侨可惜,女孩子就应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才是。

“因为穿这种衣服干活不方便啊,颜色这么淡的衣服可是很容易脏的,洗都洗不过来,还不如那些衣服耐用呢。”

“父亲也真是的,家里那么多下人怎么就偏偏让子侨天天在农场跑来跑去的,就连府里的下人都没她辛苦,你看看又黑又瘦的,哪还有小姐的样子啊!”

吴子娇心疼的轻抚着子侨的脸颊,刘兰芝也在一旁应和着,因为这事她和吴雄商量过好几次了,但是每次都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被岔开话题了。

“可不是嘛,那么多下人呢,何必让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天天往地里跑。”

就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而此时马依奇拿着几盒精致的点心走了进来。

“夫人,大小姐,你们这就是错怪老爷了,看来老爷没告诉你们自从子侨打点农场后农场每年的收成都会增加了一成,因为这样,所以老爷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人才了。”

“这么多呢…………?”

三个人一齐惊讶道,子侨一直只负责干活,别的也都没有多想,这些也都没有听他们说过,没想多自己还有这样的本事呢?她们虽然不知道农场一年具体有多少的产量,但是知道这肯定不是一个小的数目,如果在那基础上增加一成那必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样子侨每天泡在地里,也干了那么多的活也就没那么冤了。

“禀告夫人,门外有人说要见二小姐。”

“可是说了是什么人。”

“是东家大公子,他还带来了几盒糕点,说是过年了廖表下心意,本来是准备亲自来看望您的,只是最近偶得风寒,怕是传染给了您,就只能送些点心来。”

“还真是个有心的人呢,平时已经很忙了,却还有这份心,真是难为他了,收下吧,别忘了一会要谢人家才是。”

别人不明白,但是子侨明白,东林这次来是管她要那六坛酒来了,他对酒也太执着了吧。都过去两年,吃了多少次闭门羹了,却还是不放弃,惹谁也别惹东林,你有耐心,他会比你更有耐心。

“小五,你就和他说我不在府上,早上就出去了。”

“二小姐,东少爷说了,二小姐不用说什么早就出去了,这些都不是借口,小姐要是不出去他今天就会一直在外面等着,另外还说他身体还虚着呢,希望二小姐手下留情。”

这是威胁,我穿鞋的还怕你光脚的,哼。

“小五,那你就回他说让他等会,我还得等会才能见他,没洗脸可是不能见人的,提醒他莫急,如果他说急你就回他要急就走,以免耽误了病情。”

“是二小姐,小人告退。”

说罢便离开了大堂,而旁边的三个人都不解的看着子侨,怎么能这么淡定呢,而且应该已经洗完脸了吧。

马依奇则更是不解,这东大公子没事就找子侨,没见他说过什么事,子侨有时会像差使下人那样差遣他,但是他却态度一直都很好。难道他是喜欢子侨不行,子侨绝对不能嫁给他,他是有妻子女儿的人了,而且四大家族是不允许娶小妾的。马依奇越想越生气,正在思考怎么办时,子侨说道。

“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一趟。”

“快去吧,不能让人家等那么长时间,况且人家还病着呢。”

刘兰芝温柔的说道,而吴子娇还是不解的问道。

“他怎么会找你?莫不是你惹到他了?”

子侨对吴子娇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是我惹到他了?我是那种惹事的人吗?像我这样纯情又善良的孩子怎么会做那样缺德的事情呢,是吧!

“如果那个公子中午还没走,就把这张纸送给他,这里可没有人供他饭哟,我走了。”

什么?就在众人不解时,子侨补充道。

“后门的钥匙我拿走了啊!”

说罢一个粉色的身影便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了,这个子侨做的事从来让别人想不到。子侨溜出后门,便听见了两个意外的声音。

“哟,小奴,你怎么又穿女装啦。”

“不过这身还真是适合你呢!”子侨不用猜也知道来人就是那两个大活宝。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得空啊?新年不是应该很忙的吗?”

“就算再忙也不能忘了你啊。”

“就是就是。”

季仲月在一旁向捣蒜泥一样应和着。

“你不在的日子我们特别的孤单,真的。”

“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们吗?”

“我们可是可想可想你了,每天都会梦见你呢!”

“真想每天都在一起呢!”

“要是一辈子不分开就好了!”

“嗯嗯…………”

子侨看着你一句我一句的两兄弟汗颜,你们两个能不能正常点,就不能让我过一个好年吗?

“你们两个能不能安静一会啊?”

“呜呜呜…………”

两兄弟预示要装哭,子侨却好像听见了不远处有两个熟悉的声音,于是便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两人意外的立刻就闭上了嘴。子侨悄悄走近观望,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马依奇和东林。他们说话都是彬彬有礼,子侨虽然纳闷依奇怎么突然会和东林交往如此密切,但是却没有时间考虑那些了,必须马上离开现场,越远越好。

说罢便便三个身影悄悄的消失在视线中,而东林一个在朦朦胧胧中看见了子侨逃跑的身影,虽然是想要追上去,但是却还是无能为力。

“子侨,你给我等着的…………”

东林仰天长啸,忽然子侨感觉背后一阵发凉,果然偷偷溜走是对的,不然真的会死的很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在线阅读吓尿了

    这时,还没等张子武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叶萧然已经走上前来,顶替了张子武的位置,站到了赵龙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家伙一愣,赵龙显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的叶萧然打伤了他的人。不过在经过周边几人的指点之下,赵龙顿时一阵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向叶萧然逼近一步。“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他不知好歹,我随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

  • 我把末日献给了国家伤口撒盐

    杂乱无章的柴房中躺着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子,女子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更刺目的却是身上的血迹斑斑,道道伤口皮开肉绽,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的缘故,伤口大都红肿,有的更甚至流脓流血,红白相交,引得苍蝇横飞,看上去触目惊心得很。“来人,把那个小贱人给我拖出来!”一道尖锐的女声扰乱这满室的死气沉沉。春芽双手

  • 龙腾江山之是人间绝色(1)

    江上无波,白沙提畔杨柳垂垂,正是杭州西湖最美的风景。陆小凤租了一条船,船上请了杭州踏春阁最好的清倌来奏琴伴酒,他却懒洋洋地躺在床头晒着太阳,像是根本就看不见船舱里的美人似的。或许这是因为他请这位清倌来,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招待朋友。西门吹雪踏上船舷的时候,陆小凤的嘴角总算是浮上了笑。但他仍然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