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梨花海棠渴不渴

2021/6/12 5:56:16 作者:白三岁 来源:晋江文学城
梨花海棠
梨花海棠
作者:白三岁来源:晋江文学城
【迷到作者本人都没有勇气再看一遍的小说:)】苏棠觉得自己的驸马十分的奇怪,在家里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疏离感。可是一旦在外面碰见他,他又愉悦亲密的喊她糖糖。直到她发现......嗯?我怎么有两个驸马?文案二:他本以为他此生的愿望就是站在朝堂的最高处俯瞰这官场沉浮,最好还能护住宫中那一株芬芳的茉莉。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他家中那朵娇嫩的海棠,已经被人给撬走了。罢了,此生无所望,唯愿你平安喜乐。*本文又名《双生》1v1*女主略傻,真正意义上的那种*作者智力和女主差不

柳尘声是夏欢的心肝肉的谣言慢慢就传播得沸沸扬扬,对于夏欢来说,别人的语言是最无所谓的存在,人言可畏,那也是要看处于什么年代和什么环境。当事的两个人每天默默无言的相处,渐渐平息了谣言,连先先对夏欢得镇定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夏欢每天的日程依然很充实,每日一早将日程表拿出来,开始一项项的安排每天的学习任务,再分配好时间,一个个去挑战,完成以后会有一个个五颜六色的笑脸,这是跟先先学的,但夏欢觉得这种花里胡哨得笑脸莫名的喜感,每次看到内心都会被挤满了喜悦,这习惯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人人都说是夏欢包容了周兟,其实,周兟给她的改变只有自己看得见。

第一次月考快要来临的时候,夏欢马不停蹄得开始了自己的复习。她的记忆力不大好,对历史中的年代容易混淆,尤其是欧洲某一大事记的时候中国发生了什么,简直是让她欲哭无泪。夏欢最近几天的复习安排全部是关于历史的,每天都会有至少一个小时的历史背诵时间,因此中午饭后的休息时间,夏欢经常一个人坐在教室外面的楼梯上,靠着方方正正的柱墩子,轻声得背诵着历史。六本历史书,早已不再是期初的硬挺,每一页纸都柔软平整。他们班级是顶楼,侧面的楼梯基本上没什么来往的人,夏欢背书期间也难得抬头看人。

柳尘声每天都挑人少的地方走,这天有些闷热,周边的乌云黑沉沉得压着远处的草木,只剩头顶一片烟雾缭绕、阴阳不定的晴明。不意外再次看见这个女孩子抱着脑袋轻声得背书声,什么鸦片战争的历史影响......断断续续的声音比蝉声还要聒噪。柳尘声三两步越过她,走到楼梯顶,班级里叽叽哇哇的笑闹声比背诵的声音更厌烦,他只是不耐烦回应家人小心翼翼得关怀和指导,今日来早了半小时,万万没想到北部的校区一点都没有南部的安宁。他干脆也坐在楼梯上,靠着柱子,正巧在夏欢的正后方,轻轻巧巧得声音慢慢得穿进耳朵里。他有些困意,干脆抱着膝盖靠紧了石柱,恍恍然得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多久,柳尘声感到膝盖被戳来戳去,摇摇晃晃得身体几乎要歪倒。他睁开被挤压的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右侧的脸明显得凹下去一块,又红又涨。刚刚睡醒,他还有点懵然,夏欢戳戳他:“要上课了,赶紧回教室吧。”说完夏欢就率先一步,拾步而上。柳尘声看着右手背上红红白白的印子,抬起手在额头上摩挲了一会儿,拿起脚边的矿泉水,慢慢得往上挪。上课的铃声像惊雷一样炸在柳尘声的头顶,他吓了一跳,抬眼看着刚刚倚靠的石柱子上赫然一个黑黑的电铃,恰恰在头顶不高处,尘声的耳膜都要被击穿了,蟋蟀鸣叫般的声音持续不断,看着对面的英语老师袅袅而来,柳尘声管不了许多,赶紧快走几步从后门穿进教室。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夏欢,白净的侧脸专注得看着黑板,手上是奋笔疾书的英语笔记。他有点好奇,老师讲的卷子这一题貌似是最基本的题目,她这次英语成绩不错,怎么这种题也错了吗?不管怎样,柳尘声还是要谢谢人家刚刚的一叫之情。

“刚刚谢谢你叫醒我。”柳尘声竭力让自己的语气淡一些,他不想跟这个班的人有太多的牵扯,交朋友什么的,不是太必要。

夏欢莫名其妙看他一眼,轻轻地回了一句:“一件小事,没事。”然后继续看黑板,一丝一毫都不肯错过老师的讲解。

“咳,你这题也做错了?”柳尘声决定还是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

“没有。”夏欢不大愿意搭理她,上课的时间,她一直是全身紧绷的紧张感,生怕老师讲的自己没注意到。

尘声也从夏欢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快,便不欲贴出热脸。他转过脸朝着黑板看去,一中顶出名的美女吴老师正用自己略带磁性的嗓音分析着“现在完成时的用法”,这不免让人有些出戏。柳尘声的三门主课一向不差,南北两校老师讲课的难度不同,导致柳尘声在现在的班级上课时倍感无聊,尤其是英语,所以他一向不怎么抬头参与这些课程的互动。今天难得抬起头,吴老师立马注意到了他,立刻点了他的名。

柳尘声无语得放慢自己站起的动作,希望老师能看清自己眼中的无助,给自己再复述下问题。但吴老师显然是跟他相处的时间还太短,没能磨合好双方的频率,现在吴老师一脸期待得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对新同学的惊喜的憧憬。柳尘声只好连续“嗯——”了两次,并用手碰了碰夏欢。夏欢转过头茫然的看着他,尘声拿着试卷,手指上上下下扫动,夏欢马上懂他的意思,迅速在自己的试卷上点了选择题,第十题。

柳尘声第一次发言获得了吴老师一而再的表扬,他发音正,解释得也非常准确,老师的课宠瞬间又多了一个。柳尘声对此无比厌烦,他一点都不愿意掺和这些课,他就想安安静静得过完这一年。每每此时,他就无比后悔当时怎么被夏欢给蛊惑了去抬头的。是的,他一厢情愿的将一切都归咎于夏欢。

晚自习的时候,夏欢照例继续背书,课间休息的时候,大家都三三两两得出门乘凉,或者前后桌一起聊聊天,疏散下情绪。唯有夏欢,还是在一个人默默得坐在位置上,动都不动。柳尘声趴在桌子上,夏欢闷闷嗡嗡的声音传来,尘声无端得心烦,他侧头从胳膊的缝隙间看向夏欢,只能看到夏欢翕翕合合的嘴巴,鼻子上是细密的汗,齐耳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了上面的眼睛和额头,但尘声知道,她背书的时候眼睛一定是睁睁合合的,偶尔遇到背不出来的时候,眉头狠狠一皱,眉心紧拢在一起,像极了姐姐房间的一个古装生气的玩偶娃娃。

暗沉了一天的云彩终于蓄力憋出了一串串的大雷,瓢泼的大雨砸击着楼顶,一阵嗡嗡得吵杂声,慢慢盖住了夏欢的声音。夏欢只在打雷的时候抬过头,其他时间又继续低头轻声得背书。一场雨过,闷热也被洗刷一空,明暗闪烁的云彩在天空翻腾着,偶尔传来一声闷闷的雷声。夏欢太热了,把胳膊放在身边的窗台上,墙面凉丝丝的,光滑滑的,夏欢觉得可能小龙女的寒冰床也差不多是这样。她侧过头,看着丝丝绕绕的乌云来回翻涌着想要覆盖住那片明亮的地方,她忽然想起周先先说的一个笑话:一次雷雨,一个孩子站起来,披一片床单,指天大喊:哪位道友在此历劫?

放松总是难得的,夏欢偶尔的一次出神,就当作是自己的学习间隙的休息了。柳尘声只看到这个女同学仿佛背累了,靠着窗台看了看天,然后发了会呆,怎么都不算是一次正经的休息。

第三节的晚自习,海神临时开会去了,其他老师没能及时接应上,导致他们班的自习成了无主之地。大家都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该聊天的聊天,该睡觉的睡觉,该看小说的看小说......总之,一派安乐的样子。柳尘声听着夏欢没完没了的背书声,顿觉无语,这位同学,难道不知道累吗?!他侧头,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下夏欢:“哎~~~~同学,你不渴吗?”

夏欢抬头看了他一眼,回答:“不渴呀。”

柳尘声无语的回了一句:“哦。”继续趴在桌子上,帽子一兜,盖住整个脑袋。

夏欢背着书,想着柳尘声干嘛莫名其妙问自己渴不渴的问题,待回头看到他趴桌子上睡觉,心里猛然一顿:他是不是提醒我太吵了?夏欢为自己自私的行为有点恼羞,毕竟自己这两天确实不管时间的背书,是有点会影响到同桌的休息。她抿了下唇,暂时将背书停下,拿出历年真题卷准备再刷一套。

直到下课的铃声响起,大家也没能等到海神杀回来的回马枪,不少人唉声叹气没能早点回家,宛如错过了500万的悔恨。夏欢戳了戳柳尘声的胳膊,叫他:“柳尘声,放学了。”

这是开学以来,他们两个说话最多的一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远水谣隔着十八年见面

    早上起来,直接开车去了分部,秘书贴心地把面包和豆浆放在了桌子上。晨芯赶紧麻溜地吃完,直接去了会议室,会议室的人也已经满了。晨芯把PPT呈现出来开始第一次全员会议。“我把历年分部盈利以及之前各个项目总体盈利和接下来需要启动各个项目一一呈现出来……”会议从九点连带着中午午餐也省了。期间叫秘书订了几十个套

  • 犬夜叉:我能触发提示音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小昭言害怕了?”“果然如此啊。其实我也隐有察觉,但自从林阳道相遇以来,前辈助我良多,我既然邀请前辈一同上路,就不会再有猜疑之心。自数十年前的魔教之乱以来,神州不曾再有过因妖魔而起的灾乱,况且我洛家地处西域,对妖魔之事本就不如中原人在意。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明姑娘很是痛恨妖怪,不知为何能和前辈和

  • 我是地府保护伞在线阅读第四章

    金兰花看看日头,中午了,收拾工具回去了。今天吴二一家回来,早点回些吧。金兰花到家时,家里没什么动静,似乎没人来。扭脸看到周娟在洗衣服,那水冒着热气,这是烧了热水洗的。周娟小心说:“二叔他们还没回来,我先把衣服洗了。”洗就洗吧,还表扬你啊?热水用就用吧,天冷了,女人家不好沾冷水,我又不是那不讲理之人。

  • 我的太女殿下不可思议的真相

    什么是责任?责任,就是一个人对待事物认真负责的态度。——天赐“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天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多年前,恐龙世界分为三大阵营:一部分是食草恐龙,另一部分就是我们食肉恐龙,还有一部分是其他的远古生物。而食肉恐龙又分为许多族群,每个族群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族长。族长中,有五位最英明的

  • 喜欢与不喜欢的抉择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喂?是钟仁吗?”秦古韵在电话另一头说。(在外界叫花古韵,他信任的人管叫秦古韵,但是在外界所有人都管他叫花古韵)“哦?是钟仁的朋友吗?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钟大,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告他。”金钟大想:呦呵?!钟仁又钓到一个妹子?难不成是普通朋友?不会吧?!这个小子,都不告诉我这个哥一声。“哦!钟

  • 都市之逍遥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到此为止了!快离开那孩子!”我想起剧中抚子的台词照念着对几斗喊道。“哼!”几斗玩味地站起了身,挑着双美目有些嚣张地看向我们。“啊……”亚梦立刻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羞涩地奔向我。“亚梦,没事吧?”我关切地打量着她问道。“嗯!”亚梦红着张脸点头说道。“手鞠,形象改造!”我平静地说,可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