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下一站美好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3:36:44 作者:狼毒岁月 来源:17K小说网
下一站美好
下一站美好
作者:狼毒岁月来源:17K小说网
你问我“为何长发飘飘?”大概是:“忘不了,是我长发飘飘,你那一抹醉人的微笑,迷离我似水的年华,一年,又一年……”“你……不是早就说过了么?——若是我,有一天,不经意间忘记了你,请不要记恨,我累了,惦念不起了……为何仍却执著不肯放下?”“然,有的人,纵然忘不掉,却也没有放不下,只是……暂时不想再往前走了而已……”终于,你忍不住了“到底是要多少个长发及腰,又要多少次及腰而不断流?”“…………”“你望风而来,踏足我眉宇之间,静悄悄,羞答答,一声不响……”又转角,却发现“你初出茅庐,而他‘千帆扬尽,已不

这可是八十的好感度啊!

0599对着林郁尤嫌不足的脸蛋儿在心里咆哮。

但转念一想,仅见面不过两次的支线人物都能有这么高的好感度,那攻略下蒋易冥也许没那么难?

可惜到了晚上,0599美好的幻想就破灭了。

蒋易冥对林郁的好感度再次下降了百分之三个点,甚至有了百分之十的恶意值。

大夜,秋风已经起了。

晚上的蚊子还是多的要命,林郁穿着清凉的夏季服饰,不一会儿腿上胳膊上就被咬了数十处的包。

又痛又痒。

正拍着戏,他只能忍着不去触碰,还要集中精神和对手搭戏。

本来今晚可以早些收工,但方健和的团队下午突然发消息过来,说方健和要连续一个星期去外地工作。

为了让剧组的进度不遭受损失,愿意在今天和明天将剩下的戏份全部补齐。

……

这样一来原本打算收工的剧组只得陪着男主角熬夜拍戏。

林郁先前从不知自己的血型原来这么招蚊子,他皮肤白,容易留下青青紫紫的痕迹。

如果忍不住抓了手臂或者脖子,上镜感官肯定会大打折扣,因此林郁只得用湿纸巾不断的擦拭着自己的皮肤,一遍又一遍,直到皮肤微微发红为止。

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的戏了,第一场就是和方健和的对手戏。

方健和的身边围着四五个人给他补妆擦汗提水拎包还有一个专门给他拿着小电风扇驱赶蚊子。

林郁就站在一旁等待着。

足足有十多分钟,方健和才弄好。

导演不耐的扬起手,‘action!’

这场戏是林郁已经落败,和方健和坦白的戏码,算得上是林郁在这部戏里的重头戏了。

两人说到激动的时刻有互相殴打的情节,一般这种都是通过借位和后期处理。

林郁早已换下西装革履,一身白衬衣和牛仔,浑身是汗,黏黏答答的,看起来落魄又寒酸。

被方健和抓住领子的时候他脑海里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他瞳孔微微伸缩,却并没有完全避开。

果然,方健和握着拳头猛力朝林郁的脸打来!

即便林郁微微歪头,也还是在颧骨处擦出一道鲜红的痕迹!

林郁的头被打的偏过去,他低声笑了笑,那笑声里充满不屑和不易察觉的无望。

他歪着头,就这样斜睨着方健和,眼里是了不屑和挑衅。

仿佛他没有失败。

他从未失败。

方健和一愣,突然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他心头起火准备再补上一拳。

“卡!”

导演大力的拍了拍巴掌,“方健和!注意你的情绪!”

方健和眼中闪过恼恨,暗骂导演多事。

但全片场的人都看着,他也不好再下手,皮笑肉不笑的说:“不好意思,刚才太入戏了,没伤到你吧。”

林郁颧骨火辣辣的一片,他猜自己应该是擦破皮了。林郁眼眸发冷,再抬起来的时候已是平和而淡漠。

见林郁没什么反应,方健和才找回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不过是个无名无辈的十八线,也敢给他找不痛快,他有的是法子整治他。

这么一想,方健和顿时又畅快起来。

接下来的几场戏,方健和又以各种借口卡戏,林郁只得一遍又一遍的重拍镜头,直到凌晨。

待到剧组收工,天已经快亮了。

林郁脸上还有伤,导演让他先回去处理伤口,不要耽搁了拍戏进度。

0599干着急了一个晚上,可惜林郁不上线,它没法和林郁沟通。

0599:“你终于肯理我了_(:з」∠)_攻略对象的好感度掉了,而且还涨了十个恶意值!”

林郁淡淡的应了声:“不要吵,我头痛。”

0599:“……”为什么宿主这么冷静,好感度不涨反掉不是应该着急么?

林郁将车熄了火,头靠在椅背上,他眼前的世界似乎在旋转,头沉重的像是灌了水银。

林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还是发烧了。

那晚被蒋易冥折腾之后,他身体就略有不适。以为自己抗一抗就能过去,哪里能料到这病还能杀个回马枪。

让他猝不及防。

林郁仰头,习惯性的看了眼手机。

蒋易冥:‘我在家里等你。’

这六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给林郁疲软无力的四肢注入了活力。

他撑起身体,一刻也不停的往电梯那边走去。

奈何两个电梯都在往上升,林郁想也没想,从安全通道的楼梯爬上去。

他边跑边想,现在太晚了,也许蒋易冥已经睡下了,或者他累了,就没走……

尽管发消息的时间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前。

林郁还是像疯了一样的往楼上跑。

仿佛多节约一秒,他就多一分希望能见到蒋易冥。

爬到十四楼的时候,林郁里面的衬衣已经全部汗湿,本就凌乱的刘海被汗水粘湿,软趴趴的贴在脑门儿上。

他微微喘气,双手不得不扶住膝盖休息了会儿,脚步打颤的走向门口。

门没被反锁第二道,只轻轻一扭就打开了。

那一霎那,林郁暗暗的松了口起,紧接着巨大的惊喜就冲向了他。

屋内很暗,只房间的门缝透了点光,林郁猜蒋易冥可能是睡了。

他轻手轻脚的往屋内走,还没走近房门,就听到一声娇憨的shenyin。

他顿住脚步,突然觉得有点冷。

这次声音更清晰了些。

“易冥,你轻一点……”

年轻的声音婉转清脆,然而此刻比水还要柔,还要软。

林郁就这么如同一尊沉默的雕像,在黑暗里静静的聆听着。

不知过了多久。

‘啪!’

刺眼的灯光亮起,林郁迷迷瞪瞪的望向前方。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小男孩儿惊讶的瞧着他。

像是见了鬼一样。

“你是谁啊?”

林郁的眸光从男孩儿精致的脸庞上缓缓地下移,那些红红紫紫的,暧昧的痕迹无一不再告诉他。

今天晚上,就在那张他睡过得,和蒋易冥翻来覆去做过无数次的床上,发生了什么。

随后他的视线移向走出来的蒋易冥。

他松松垮垮的穿着睡袍,利落的黑色碎发蓬松而凌乱,为俊美的脸增添了几分神秘和性感。

他皱着眉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林郁。

一身破烂,脏兮兮的,脸上……蒋易冥眸光一敛,寒声道:“怎么回事?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

见林郁毫无反应,蒋易冥更生气了。他大步走过来,撼住林郁的下巴,犀利深邃的目光如同机器般在林郁的脸上扫视。

指腹摩擦过林郁破皮了的的伤口,冷冷道:“谁弄伤的?”

林郁动了动嘴角,把想说的话咽回去。他别过头,挣脱蒋易冥的束缚。

蒋易冥眯起眼,知道林郁是不肯说了。他微微颔首说:“你不愿意说,我有的是办法查清楚。”

小男孩儿面色古怪的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他嘟了嘟唇,一边抱住蒋易冥的胳膊一边打量林郁。

他越看心里越是古怪,但他还是遵从自己的本能,下意识的向蒋易冥抱怨:“讨厌,把我叫到这里来又不理人家。”

蒋易冥还在盯着林郁看,没心思搭理他,他撇了撇嘴,吐出一个字:“滚。”

小男孩儿吃了瘪,敢怒不敢言,只得恨恨的瞪了眼林郁,显然是觉得林郁抢了他的风头。

男孩儿转身回房连衣服都没穿上,抱在手里就走了。

偌大的屋子,只剩下蒋易冥和林郁两人。

蒋易冥抱着臂膀,他比林郁还要高半个头,可以看到林郁笔直圆润的鼻头,稀疏却细长分明的睫毛,粉色的,带着弧度的嘴唇。

他摸了摸林郁的脖子,安抚道:“人都走了,你该消气了吧。”

林郁抿了抿唇,他脸色苍白的任由蒋易冥抚摸着他,突然冲进卫生间,剧烈的呕吐起来。

剩下蒋易冥脸色变幻莫测的站在原地。

林郁抱着马桶,恨不得将心肝肺脏全都吐出来。

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空气全是蒋易冥和另一个人欢爱后的气息,那些味道就像是绳索紧紧的卡主了他。

让他不能呼吸。

蒋易冥面色阴晴不定的站在林郁身后,他气的眼角发红,“林郁,你他妈的,,”

他咬住牙,气的不行。

不就是叫了个情人儿么,至于这么矫情。

林郁双手抱着膝盖,他额头上全是冷汗,一时间头痛欲裂,“蒋易冥,请你,出去好不好?”

如果他现在还有力气,他应该站起来,然后从这个屋子里出去。

可他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蒋易冥冷哼道:“好,林郁,你可别后悔!”

随即门被大力的砸上,林郁的背脊随之一抖,他靠着墙双眼失神的看向天花板。

心脏痛的像是要爆裂开来。

是他过界了。

他和蒋易冥的关系只是包-养与被包-养而已,他没资格吃醋。

林郁扶着墙站起来,手不小心碰到了淋浴的开关,冰凉的冷水从莲蓬头里冲了出来。

淋的他全身湿透。

林郁闭着眼像块木头一样站在冷水下面,让冰凉刺骨的水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自己的躯干。

仿佛这样就能把不属于自己的杂念给贪望给清洗干净。

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放在客厅的手机锲而不舍的响了无数声,才把林郁从昏迷中闹醒。

在冰冷的瓷砖上躺了一整夜,林郁觉得整个身体都已经快要散架了。

他捂住额头,已经感觉不出自己的温度了。

0599:“宿主,宿主你还好吗?”

林郁:“好吵。”

0599立即闭嘴。

过了会儿,它小心翼翼的开口:“宿主,我可以屏蔽你一部分的知觉,你要开启吗?”

林郁皱了皱眉,“你还有多少没对我坦白?”

“我没有!我不是!”0599立刻否认,虽然它的确留存着保存最后底牌的心思。

但在林郁跟前,它是半点不会承认的。

0599快速的说道:“这个功能是会随着我的升级而自动增强的,现在我的等级较低,只能屏蔽百分之三十的知觉。如果我的等级越高,能屏蔽的感觉就越多,甚至能达到百分之百!”

林郁摆了摆手,“用。”

系统给他使用技能之后,他果然感觉好多了。

凭借他多年生病的经验,自己八成是发高烧了。

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嘴唇上起了层死灰的皮,仿佛被抽干了水的玫瑰。

林郁淡漠的端详着自己的脸,左脸脸颊上的痕迹只剩一点红了。

他道:“你能让这伤口留的久一点么?”

0599:“(⊙v⊙)嗯???”为、为什么?

知道自己的系统蠢,林郁耐着性子说:“至少要留到下次蒋易冥见我的时候。”

0599:“可是昨晚他很生气哎,他还会想见你吗?”而且昨天宿主把自己搞的也太惨了,它都没忍心看下去。

林郁轻笑了声:“你去看看好感度。”

0599:“……!!!居然涨了!”

涨到百分之七十了!

这么久没动的好感度居然一下子涨了那么多!0599觉得眼前的数字已经变得虚幻了。

“宿主,涨了涨了!而且恶意值清零了!”

林郁有些受不了系统这个聒噪的毛病,他可不打算惯着。

林郁:“安静。”

他食指揉了揉太阳穴,道:“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系统瞬时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麻雀,安静如鸡。

林郁给剧组发过去一条生病请假的短信之后就把手机关了机,缓缓的对系统说:“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在剧组任人欺负忍气吞声。”

0599不说话,它憋着,不代表它不想知道。

林郁:“被人欺负了,有时候不一定是坏事,重要的是你得让人知道。”

他笑了笑:“是我发消息让蒋易冥过来的。”

本来是想让蒋易冥看到就完事儿了,哪里知道他这么给力,居然叫了人到房子里来。

这可真是太妙了。

昨晚他让蒋易冥气到发疯,可在生气之余,蒋易冥一定会对他脸上的伤感到惊疑。

无他,这张脸在某些时刻太像太像他心里的那个人。

况且林郁怎么说也是他的人,就算他不太重视,也容不得其他人欺负。

以蒋易冥的霸道,他现在肯定已经弄清了事情的经过。

在查明事情原委之后,蒋易冥反倒不那么生气了。

而是好气又好笑。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小情人儿心里是有自己的。

看林郁昨晚那么狼狈,那么伤心。

他就生出了些许愧疚,还有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隐秘的满足。

林郁叹道:“愧疚感有的时候足以将一个人杀死,当然我不指望蒋易冥这样的人渣会有这种觉悟,能涨些好感度就算他合格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潜伏内线第10章在线阅读

    凉亭这边,几人在一起闲聊,气氛也是很好,洛伊儿已经捧着云雾茶喝了三杯,却还是没见到洛茜回来,她眸子轻轻在人群中转了一圈,笑着问庆雅:“今日,安如郡主没有过来?”庆雅四处看了看,没看见人也觉得惊奇:“之前府中的人说她来了,可能去别处转了。”她抿了一口茶,偷瞧了方瑾瑜一眼,小声地在洛伊儿耳边说:“欸,她

  • 末日霸权之网王(一)(5)

    疼,好疼。柳言没想到子弹打入身体是那么的痛。不,不对,柳言忽的一下子睁开了眼,这儿是哪里?随着大量记忆的涌入,柳言再次昏睡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柳言的泪水一下子落下,呢喃道“阿祖”。从记忆中得知,自己又穿越了。这次穿越的是日本,不过这次穿的身份稍微有点麻烦。还是叫柳言,是柳氏家族本家的

  • 季先生的启明星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二天一早,剧组的工作人员和主要演员就都已经到齐了。大家在酒店候客厅里集合之后就一起坐着剧组的车赶到拍摄点去。作为凌子卿保镖的李易军为了“保护”凌子卿,自然也跟着剧组的人一起去了。虽然二少可能不需要他保护,但李易军认为,既然他拿了大少工资,他的职业道德就不容许他玩忽职守敷衍了事!至少他过去帮“身体虚

  • 抢个红包做网红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嘛...”指燕澜犹豫片刻,怅然的脸庞缓出一丝笑意道“呵呵,也曾快意恩仇,天涯海角,恣意自在,也曾仗剑江湖,惩恶扬善,断世间因果对错,若说少时的心愿,其实早已达成...”稍有微顿,指燕澜犹豫片刻,终是无语沉默。“你这样八面玲珑,圆滑开明的人,如此踌躇不决,难以启齿的模样,不适合,说,便一气呵成,有

  • 吞噬寰宇冷若霜

    白落不敢在灵药山脉深处逗留,一路上警惕地隐蔽身形,快速回到了主山峰的山腰处。此时已经接近黄昏,落日的余晖照耀着东面白色的阁楼,映出一地的金黄。那座阁楼晚上会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似乎有灵气波动,和各种灵兽的叫声。虽然慕老命令禁止白落靠近,但白落还是会对那里产生好奇。“喂,你在这里干嘛?”白落背着药篓,

  • 网游三国之提前登录在线阅读第5章

    “是给我吃的吗?”默默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南黎顿时觉得他空肚子里原本就不□□分的馋虫几乎就要在一瞬间被勾出来了。“肚子,吃。”若薇用自己削葱般的小手指了指少年一直在“咕咕”叫唤的肚子君,一如既往地一点没有察觉到当事人的尴尬情绪。不过已经饿了这么久了,又是在自家单纯的少女面前,南黎的脸皮也在不知不

  • (东京喰种)目标!甜倒研君之猛虎(4)

    “说什么玩笑话,你回家还不晓得要挨多少鞭子。再带个……带个男人回去,你活够了我还怕死呢。”封嗅在兄妹四人中虽然最精武艺,但架不住他骨头也是最软,“封家主”三个字是他谈之色变的紧箍咒,父亲的命令是他身体力行的圣人训。他是家中长子,数十门徒的大师兄,阖家上下尊称的大少爷,按理说形象最应该高大伟岸才对。独

  • 宦官相公之龙翎大陆

    夏美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朝她跑了过来。妇女一身粗布麻衣,打了一些补丁。灰白的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也许是太着急,发丝有一些散乱,她很瘦,脸色蜡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人!妇女跑到夏美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一双浑浊的眼睛一边打量着夏美一边担忧道:“有没有事?夏芷韵没有欺负你吧?王婶

  • 无心(猎人同人)在线阅读第3节

    纸醉金迷,万千世界。眼前无尽的黑暗,从未消散,直到一抹刺眼的光线,照进了凌炎的眼缝中。游戏!娱乐?凌炎活了这么大,从未真正去体验过娱乐,每天唯一能值得他快乐的,只是那些别人不要的书籍。亮光越来越强了,凌炎忍不住闭起双目。过了片刻后..耳畔边开始传来阵阵脚步之声,嘈杂交错,有些急促,又有些轻浮。凌炎睁

  • 娱乐巅峰系统之计划外的第十三人

    我说,作为一个神来说,你也太懒了吧。林远被萨兰塔恬不知耻的偷懒精神打击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我就是欧米伽计划中的人选了?”林远抠着鼻子问,觉得这简直是理所当然的,能够被挑选进一个听起来很厉害的计划,让他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当然不是,要是那样的话我就不用来了。”直截了当的否定。“……那是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