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3:51:11 作者:折梅西洲 来源:晋江文学城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作者:折梅西洲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完结!】【养肥的快来杀吧!!】【是虐文,请千万看好文案!!!】在很多故事里,丑小鸭总是打败白天鹅,因为他弱小可怜又无助,而白天鹅又做错了什么?天降和竹马,也是永远的争论焦点,猫系竹马、犬系天降,渣攻又该何去何从?-沈凉月:你不能因为我高贵、有钱、生得美、从小和你有婚约,就觉得我的爱情没别人的纯粹!贺明风:可你没有我能活得很好,他没有我就不能活。【典型发言!沈凉月:行叭。-爱情不是希望工程或者慈善募捐,爱情就是爱情本身。温柔凉薄(渣)攻x矜贵高冷美人受贺明风x沈凉月-恋人和婚约者,可以划等号

又是一个与往日没什差别的夜晚,白落衡怔怔望着月亮。

妖界的月亮是很大的,从地平线升起时好似有一湖之宽,白落衡总想着若有朝一日离开神女殿,就沿着建木温池跑过去,去广寒宫看一看。正又瞎琢磨着,忽听身后又传来了那委屈的忏悔声——

“妖界万余生灵皆一心忠于陛下,千万年来绝无丝毫悖逆之意。天帝陛下政德六界共睹,妖界赤血丹心愿佐陛下万世——啊——”

她回头,润玉在池里泡着,白帝在他身后跪着,人与自然、妖与天帝,一派和谐。润玉面色透了些不耐烦,又不得不掩了下去,摆了摆手责令白帝退下。

白落衡看润玉,润玉也看白落衡,大眼小眼对了一刻,她斟酌了刻语气,郑重道,“妖界万余生灵皆一心忠于陛下——”

润玉瞪了她一眼,她戛然而止,吐了吐舌头,转身继续看月亮。

自妖界出了那幺蛾子之后,白帝恨不得一日来圣地叩拜三回,每次都拎着这同一套表忠心的说辞。

约莫连听他叨叨了一月有余,润玉才勒令白帝由一日三拜改为三日一拜,不得打扰他在此清修。

白帝也并非那么闲的没事做的人,妖族内乱足够忙得他脱不开身,欣然领命。

自此建木温池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一神、一妖、一时在时不在的仙侍,仿佛这时间眨眼便能过去万年。

当然不能。

白落衡站了半晌,回身脚步轻盈地点到润玉身旁,看着那张恬淡睡颜十分疑惑,“怎么又睡着了……?”

润玉倚在石壁上,脸庞的线条柔和,嘴角也垂成好看的弧度,月光洒下的那点辉芒衬得他面若薄玉。

白落衡掰着手指,“一日睡一息,第二日睡一刻,上次一睡便是三天,如今一月了,你这是要睡——一周不成?!”

爱美之心人皆有,她悄悄地凑了过去,手指浮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滑到嘴角,一时忘了呼吸,接着便看到他眼窝微动,缓缓睁开露出一双墨玉般的深邃眸子。

见这‘画龙点睛’之幕,她倒吸一口凉气。而润玉淡然的抬眸看她,“你方才说什么?”

白落衡往后一栽,起身拍拍衣服,三步又三步,退得润玉远远的,“你没睡着啊。我还以为——”

润玉转开视线,默然不答。

——————————

这事还要从上次润玉睡了三日说起。

或许是这建木古池的古怪,润玉一入温池,神魂破损的苦楚带着万年愁思的倦意一齐涌来,总会让他毫无防备地睡过去。

一睁眼,他正在温池水中沉沉浮浮,眼前是妖界漫空繁星,神思迷惘。他恍惚着悬在水面,正看见白落衡惊奇地看着他。

“你可算醒了,跟着你的那个小仙侍可急坏了。”她从栈桥上蹦下来,跟着润玉一路走到曼华亭坐下。“前几日我看你都不睡觉的,怎么这一睡就是三天。”

润玉头昏脑胀,他自然也想知道为何,此刻听着白落衡的话只觉得耳边嗡鸣阵阵,愈发扰人。

“你看看,这都睡傻了。”白落衡指着他滴水的外衣,伸手去拧了一把,而后又往他胳膊上挪了挪。“我师父说——”

就在她碰到润玉的那一刻,润玉忽地动了,他翻起袖子,眼神恍惚而戒备。

自曼华亭卷起了一阵迅疾的罡风,卷带着漫天灵气和池中水汽汇成一道气旋,直把白落衡卷了出去。

“别——别碰我。”他声音沙哑,胸口微微起伏,面上带了股惨白的病色。

白落衡好容易才稳下身形,举起双手,“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是又吓到你了……那其实可能,你是不是比较容易被吓到,呃。”

润玉扶在石案上,他并非是想那般疾言厉色,只是——。腕间的袖子翻起,露出一截手臂,他愣了一愣,随即皱眉。

“你在找这个么?”白落衡指尖挑着串海蓝宝珠,摇了摇,“漂上来了,我就先帮你收着了。”

润玉伸出手,自暴自弃地叹了声,“知道了,给我吧。”

白落衡试探着往曼华亭蹦了几步,而后忌惮的左右瞧了瞧润玉,“你这人怎么跟小孩似的,睡醒了这么不开心。我怕我过去了,你再把我吹出来。”

润玉摆摆手,缓缓坐下斟了两杯茶,神色渐渐平缓,“你过来罢,我不动你。”

“当真?”白落衡试探。

润玉沉重地点点头。

“哎呀,你可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上神啊、天帝啊都不用睡觉的,你看看你,都睡魔怔了。”白落衡阔步迈向亭子,走进石案边,发觉润玉当真不做法刮风了,欣喜地坐下。

润玉翻着手心摊在桌上,阖目而憩。他此时还有些心悸,脑海里一片混沌奔来涌去,这大概就是休养神魂的弊病了。

“如此想来天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要不然你就在我这里长住好了,我不介意。”白落衡摇摇头,拉过润玉的手腕,把那串鲛泪套在他手间。

“胡闹——”润玉叹了声,白落衡十指在他掌间摩挲过去,指尖触感温热而柔腻。

他忽地睁眼,脊背一僵连带着神思都跟着摇晃。

“我——”白落衡本来高高兴兴,还没等说出什么,又似风卷落叶般的飞了出去。

——————————

润玉沉默着与她僵持了片刻,“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白落衡坐在栈桥上指尖画着圈,脚后跟打在木栈上一声声响。“你不睡觉倒好,一睡醒就生气,我才不过去呢!我就纳闷了,至于发那么大脾气么?”

润玉无语,目光垂下不知道与她说什么。

白落衡紧紧扣着十指,看到润玉不语,跳下栈桥向他走了两步,而后隔了几米坐在他同侧,“对不起啊,我不是怪你,也不是不相信你。”

她伸出一只手去,放在岸边,“要不我给你个机会,你再试试?”

润玉轻笑,他又不是不能碰,那日当真是他也没料到的意外。

他伸出手指尖,刚落下,拍在地上,是白落衡把手抽回去了。

白落衡讪讪一笑,“你放那儿别动。”她蹲在岸边,试探着把手指戳在他掌心。润玉没躲,无奈地笑着。

白落衡欣喜的把他的手握在怀里,翻来覆去十分稀奇,“我还当天帝的爪子要金贵很多,这么看来也没差多少嘛。”

润玉挣扎着把手抽出来,“本座那日只是病了,你不要再小题大做。”

双双默了半晌,白落衡才开口,“妖界的那些政事我不是很懂,只希望天帝陛下不要插手。有我在,妖界到不了山穷水尽的那一日。”

润玉也不知道白落衡哪儿来的这份自信,一脸正色的点点头,“我身为天帝,自要庇护六界,就算妖界真有要覆灭的那一天,也是本座来护着,还轮不到你去送死。”

白落衡嗤地笑出声来,“那若有一日天界出事了,我也去护着你。”

说完了她才发觉是不是说了忤逆的话,忙捂住嘴。

她并不知道这一句话如暖日春风渗进了润玉那寒冰般的壳子里,只是同为孑然一身的人如果有一个指望会好过一些。虽然这指望远在天涯、远在书页的两面,但借由她的稚昧说出口来,显得那么令人信服。

润玉淡笑着侧过头去,温池暖水渗着丝丝舒缓灵力,他一身血脉都酸麻着,温血一个劲儿的往脑海涌,带来深深倦意。他是真的困了,唇角动了动,轻声回,“好啊。……”

一句话没说完,他就合上了眼,这下是真睡过去了。

如墨入水般沉入梦海里,而后铺展撑一张巨大的画卷。

润玉厌恶,甚至是惧怕沉睡。

他自生来鲜少安眠过,无边的黑暗仿佛利刃,只要闭上眼就一点点刺入他的脑海里,淌下冰冷而鲜红的血,响彻凄厉的惨叫声。

在润玉还是夜神殿下的时候,这点痛苦不过是本能的恐惧。到后来他成了天帝,无人再能伤他时,梦境又添上了万年长夜积攒的孤独、亲友不解的凄凉,诸般种种仍令他难以长枕。

一生铅华在脑中不过几瞬浮过,再悲伤的场景看多了,也不过成了他的一声叹息,化作温池中的点点气泡刹那泯灭。

他恍惚忆起来,约是在后魔一战前百余年,深夜信游时,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布星台上,新任的小仙正在扶额瞌睡,一旁站着个闲情甚多的缘机仙子。

她向来不怎拘礼,左右瞅了瞅润玉,一脸稀奇的嬉笑道,“小仙在此恭喜陛下了。”

润玉挥手将天上星阵矫正,一颗一颗的归至正位,“我已拥六界,万年不变,何来恭喜之说。你一执掌缘结的小仙,难不成还有了排布本座的能耐?”

“陛下执念已释,小仙自当恭喜。”缘机拱手悠然道,“只是小仙万年修行好歹还是悟了些东西,也想让陛下听一听。”

润玉回身走了两步,也并不驳她。

“心如柳荫,亦如白云。陛下何必困己于诛心呢?”[注1]

润玉久默不答,缘机也觉得没什么可再说的了。她一把托起睡不自知的新任夜神,边色厉夸张地代‘润玉’指点他,边知趣的告退了,留润玉一人在布星台。

缘机仙子说的对,他早已放下执念,只是作茧自缚,不肯释怀。

但她说的也不对。他曾靠着恨意怒夺天帝,也曾为了爱一念神魔。如今,也就只能任由从前旧事缠绕,甚至捉弄、吞噬着自己。如若连这些他也抛却了,他润玉就只剩下个名为天帝的空壳了吧——

是的。

梦境一转,墨色又化作往事。锦觅的身躯在他与旭凤的合力下凋零,拔角去鳞、剥皮抽筋,亲眷离散,蜿蜒着的恐惧渗入脑海。他想醒来,但只零破碎的神魂让他醒不过来。身体温热,心却化为一道坚冰。

“这人怎么这么凉啊——”白落衡的声音远远传来,而后缘着他的手似乎传来点点暖流。

润玉神思一顿,眼前往事似乎都定格在了那凄惨的某一刻。他梦中捉住稻草般的握紧了那只传来暖意的手,天地万年他的归宿早已命定,只是此刻——

那些片段在他眼前乍然破碎,神海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睡吧,一梦万年,若是可以,就在建木温池中一直睡下去才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缘深缘浅缘如梦之白衣少年

    比武大赛还有两天两天就要开始了,魏玥在白梓冉的教导下已经学会了不少平常的招数。在公寓外的小院里比划,而魏轩就现在二楼的窗户旁往下看。魏轩吃着零食,嘴中咬牙切齿,将薯片嚼得嘎吱响。“那手准备放哪呢!”“这个脸上挂的笑容怎么这么变态啊!”身后白梓冉的房门无声地打开。一个少年身着白色长袍,黑色束腿裤,头发

  • 奥特曼:终极面板属性第七章在线阅读

    “呃!”陆离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在他的面前,摆着五个血袋,直接喝空了五袋鲜血,胃里一片饱0满之感,血液带来了温暖和生机,一瞬间,融通了他身体的地方,带来了力量,再辅助无限接近百分之二十的大脑,听力、嗅觉大辐度提升,他甚至可以听到空中无数滋滋的声音,那些是电磁波的声音,只要他轻轻的推破那道大门,他就可

  • 综漫:从龙骑开始之众神出(3)

    有南极之地,无量神火而育凤凰一族,操持天地火焰,化形之后便是凤族,乃是飞禽之尊。再有西方庚金之地化出了一只白虎,上却是一出生,便张口吞下亿万里灵气,睡了过去。同时在北方之地诞生出一只玄武之龟,隐入地下不见。中央大地却有麒麟一族,为走兽之尊。这三族共掌洪荒大地,得天地之造化,享亿万年逍遥。洪荒其它大神

  • 我在古代当红娘在线阅读第3章

    李家客栈位置比较偏僻,再加上有点破旧,所以生意不是很好。徐凌来到李家客栈的时候,门庭冷冷清清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坐在客栈的柜台里,眼睛时不时的瞟着后院,闪过丝丝担忧。看到徐凌走进客栈,中年妇女连忙脸上换上笑容,走上前来招呼道:“这位道长,住店吗,快里边请,我给道长安排一间上好的房间。”徐凌点点

  • 苟帝在线阅读第5节

    喝着果酒,栾良也是第一次喝到如此爽口的饮料,没有多大酒精纯度,只是一种很可口的饮料。香克斯做在栾良的左边,猛灌一口纯酒,满脸潮红,醉了一般的拍着栾良的肩膀道“你知道吗,我领悟霸气的时候,都用了1年多,没有想到你这家伙连十天都不到就成功了,不错啊,真的很不错。”“有没有霸气还不是一样。”满是酸味的话语

  • 穿越之烟雨乱倾城之(成俊说)(10)

    绮梅妹妹,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记得我第一次这样叫你的时候你还是在襁褓之中的婴儿一眨眼的功夫你便长成了一个美丽又聪明的大姑娘。更重要的是你还为父母报了仇,我真为你感到开心!不过请你原谅我,原谅我再也没有办法陪你一起走下去了。希望以后的日子里你可以天高地阔自在翱翔!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

  • 天师影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六节

    别人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我的前人只给我留了一身麻烦,还有数不尽的书,我一边默默在心里诅咒三千年前的宫主,一边扔了一本终于被我啃完的书。虽然我骂的人有可能是我自己,而那本被我扔出抛物线的书也没有在我脑海中留下任何痕迹,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发泄一下,毕竟我已经在储星阁里待了有一个月了,除了岁月无聊,我

  • 深宫美人孽缘

    王春桃一把拉开了李沐沐,自己却没来得及躲开!热油全都溅到了王春桃的右手上,李沐沐赶紧跑到院子里打了一盆凉水,让王春桃把手泡到里面。“娘~怎么样?疼不疼?对不起,都怪我不好!”看着王春桃手背上的泡,李沐沐自责的不行。“没事~娘不疼!你别担心!”王春桃手还泡在水中,反过来笑呵呵的安慰着李沐沐。凉水只能做

  • 后宫·木星传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武林至尊系统到底是什么鬼?张三丰还在那里琢磨的时候,身边的宋远桥看他没有应声,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师父,你看这事该如何定夺?”张三丰募地回过神来。系统什么的,回头再研究!现在自己要做的,是要为自己被逼死的徒儿讨回一个公道!于是,他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人群前面,两只眼睛怒睁,扫视了一圈。“现在,你们

  • 盐系小夫郎[种田]之神器认主,新世将临

    不一会儿,北冥离羽、夜梦汐和二冰来到八仙楼楼顶之上。夜梦汐拿出面纱刚想要戴上,却被北冥离羽伸**过。夜梦汐不解得看向他:“干嘛。”北冥离羽没有回答她,只是从空间中拿出一个赤金色的凤凰面具。牵起夜梦汐的手,把面具放在她的手上。“我这……算物归原主了,”北冥离羽轻声说到。“嗯?”夜梦汐的目光从手中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