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古代 > 正文

掌寸山河之救人有风险

2021/6/10 22:40:24 作者:三勺汤 来源:纵横中文网
掌寸山河
掌寸山河
作者:三勺汤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有道则显,无道则隐,天地闭,贤者藏,圣人隐。

剧组工作人员窃窃私语,还有人露出艳羡目光,瞧着邢扬和副导演互动。

邢扬不仅是这部戏的编剧,同时还是主要出资人,别说他天天迟到,就算他每天都不来,两位导演也要将他虔诚的供起来。

他生的阳光开朗,两个浅浅的酒窝,让邢扬的年龄扑朔迷离,他跟副导演勾肩搭背,像是好哥们儿一般。

姚木兰拿手遮着太阳,有些不可思议,这个神奇的玛丽苏穿越剧的编剧,竟然是这么一个倍儿直的男人,不知道他在排演那些狗血剧情时,心中是什么感受。

工作人员还在剧透,有个女工作人员声音压得很低,陶醉的望着邢扬说:“听说邢编是富二代,要是他能看上我就好了,我愿意和他发展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灰姑娘之恋。”

她的话,引来一阵低低的嘘声,有邢扬在,气氛活泼了许多,大家终于从副导演的压迫下松了口气。

他们只是在拍一场轻松搞笑的穿越剧,副导演这般高逼格的要求为哪般啊为哪般!

姚木兰趁机拧开瓶子喝了口水,剧组提供的矿泉水,味道还是很不错的,虽然不能和男女主的比,知足常乐嘛。

见大家热闹,邢扬伸手朝大家做了个飞吻,热情道:“孩儿们,开工吧,来,让我们一遍过,不要卡卡卡。”

“哦啦。”

短暂休息后大家纷纷就位,编剧在场,副导演终于不那么苛刻了,偶尔还会笑容灿烂,露出一口大黄牙。

男女主像是打了鸡血,一改先前傲慢态度,时不时的与邢扬搭话,问一下自己是否表演到位,姚木兰照旧勤恳工作,在短暂的惊讶后,没对邢扬有过度关注。

官二代也好富二代也好,对于她这种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人来说,完全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他们只是呼吸在同一蓝天下的不同平行世界,这是姚木兰经历父母离丧世情冷暖后,就早已明白的道理。

“扮演刺客的叫什么来着,动作要再唯美点儿,别那么僵硬,要有飞花摘叶的美感。飞花摘叶你懂么,要轻灵一定要轻灵。”

被点到将的姚木兰满头黑线,不久前副导演还在说要展现出武侠的力与美来,突出女子的柔软和暗器的冷硬。

这一眨眼,要求又变了,邢扬饶有兴致的端着胳膊站在一旁,发话次数极少,多数时间是在看几人的表演。

威亚不停的起降,几个扮演女刺客的人群演已经开始心浮气躁了,工作人员也少了耐心。

邢扬见状,挥手做主道:“大家先休息一会儿,喝点儿水待会儿再来。”

他话一落,众人欢呼,姚木兰解下腰上威亚,深深觉得她这腰再吊会儿就要断了。

就在这时,危险突然发生了,有人惊呼:“邢编,小心头上!”

还有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看头破血流的一幕。

唯独姚木兰,在电光石闪的一瞬间,飞身将邢扬撞了出去,用胳膊挡住了从天而降带着钉子的木板。

只听砰的一声,姚木兰疼的眼里泛起了泪花,她不就做个好人好事,钉子就三个,木板那么大地方,为何胳膊就被划烂了。

邢扬被姚木兰这么一撞,差点摔到地上,好在工作人员扶着他,待他懵劲儿过去,打眼就瞧见先前他站的地方,脚手架上的钉板掉了一块儿下来,尖锐的钉子上挂上了一小片带着血迹的衣服。

再瞧那个救他的群演,正用手捂着胳膊,鲜血从她胳膊中争先恐后的流出刺红一片。

邢扬只觉天旋地转,腿脚一软,晕倒前只来得及喊了声:“送医院。”

众工作人员大惊,副导演腿一拍叫到:“邢编晕血,快快,把这两个伤号都送到医院去。”

姚木兰没说什么,她虽然身手好点儿,但也不是铁打的,这血一直流先是疼后是冷,她惨白着一张脸,看着众工作人员围着邢扬忙前忙后,两个人一左一右扶着她,坐上车朝医院赶去。

沾了邢扬的光,姚木兰被送到了楠城最好的医院,两人没有同坐一辆车,陪同姚木兰的工作人员,一路上叽叽喳喳主要有两个话题。

第一个话题,邢家如何富如何有地位,邢扬如何受宠,他人如何大方善良。

第二个话题,你竟然救了邢扬一次,替他挡了灾,你行大运了有木有,以后要是发达了千万别忘了我们。

姚木兰失血失的精神恍惚,他们七嘴八舌的话,像是鸭子聒噪,对于她即将到来的好运完全不在意。

她如今担心的是,养伤时误工费有么,营养费有么,各类补偿要跟上,不然她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虽然他们说邢扬很大方,邢家很有钱,但有时候,有钱人抠门起来才是最令人发指的,难道不是么?

不过两个工作人员人还是极好的,到了医院后,他们心急火燎的将姚木兰推到了急诊室,迅速完成了缴费找医师护士等一系列动作。

姚木兰身上还穿着剧组的戏服,吸引了走廊中病人和家属包括医生护士在内的眼光,这也使得她顺利的以最快速度得到救助。

医生查看了姚木兰的伤口,约有三寸左右长长一道,伤口较深,好的一点是伤口里没有进杂物,只要缝合就好了。

打了破伤风和麻醉之后,姚木兰昏昏欲睡,躺在床上,由医生和护士为自己缝合伤口。

约莫一个小时,伤口缝合结束,她在剧组人员的陪同下,到了病房中,脑袋刚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剧组工作人员在预交了一定费用之后,犯了难,想要找到姚木兰的家人来陪她,又苦于没有联系方式,于是决定一个人回去,另一个人暂时留在这里,等她醒来后再走。

这一睡就是大半天,剧组工作人员玩儿手机玩儿的不亦乐乎,敲门声响起。

他放下手机,说了声请进,一身休闲装的邢扬从门外走了进来,一向阳光的他,在看到床上安静躺着的姚木兰时,露出担忧的神色问:“她还好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凤倾天下:绝爱冷情后在线阅读第6章

    待导游把江枫找到,再救上去的时候,江枫已没有了呼吸。而此时,高明正在按压秦少枫胸部,做人工呼吸抢救。林可言正在安慰着吓坏了的宁晓敏。导游抢救了好一会后,看到江枫已冰冷的身体,摇摇头放弃了,又拿出卫星电话报了警。一头鹰飞过,停在帐篷顶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道光飞速射进了秦少枫脑袋里。而那鹰也即刻飞走了

  • 爱情公寓神级巨星第9章在线阅读

    纪阳赶到B市的时候是下午3点,他买了最近一般航班,坐了2个多小时的飞机,一下飞机就给明莘打电话。见到明莘的时候,她正窝在火车站的长椅上睡觉,他松了口气,默默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可看着睡着的女孩,火气就上来了,什么警觉性啊,人来人往的就这样睡了?!“醒醒,醒醒”“唔~干嘛,我很困”软软糯糯的女声带着

  • 海贼王之被菠萝爱上的孤儿院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郭洁出门看见梁峰和关树在保安室里面。“有一个画面,我想队长一定不想错过,这个韩青青,有问题”关树唇角微勾,轻声说到,语气中不掩愉悦梁峰把u盘从电脑上拔下来,铁环在食指上绕着圈,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已经复制过来了,汉子,你那有什么发现没”郭洁听到梁峰喊她的外号,后牙槽一阵摩

  • 黑化攻略计划在线阅读第5节

    两个炎龙碰撞之后,马上就分离开。炘南感觉的到自己有些微微颤抖的手,他心中震撼着萧宁的实力,同时也很奇怪,这么强大的铠甲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以及萧宁的炎龙铠甲到底是哪里出来的?炘南摇摇头甩出这些想法,现在更重要的是与萧宁的战斗。接着,炘南甩甩手,做出了炎龙侠招牌的动作,也是为了缓解一下有些颤抖的手。

  • 无限轮回的异世界之捉贼拿赃

    平日里面姜柳没少去王妃院子周围转悠,寻思着能够碰着王爷,多谢露面的机会。王妃宽容大度,不会说什么,有时候还能够讨些好处。换做以前,绿俏听她又要去王妃那里,必当是要讥讽一番的,今日不知道为何,心中却多了一些别样的感觉,嘴里面那些话说不出来,心甘情愿的听从吩咐起来。只瞧着绿俏拿了一件红色的齐地襦裙,又取

  • 总裁的霸爱甜妻之梧桐梧桐 保护欲3(6)

    回顾骨头妈妈菜。“呐,你的饭卡。”坐在之前的位置上,面对这一大碗酸菜鱼,梧桐早已经饿到咕噜咕噜叫了。“拿着吧,以后帮我打饭。”说完羽蓝把鱼肉调好放在一个碗里。“饭堂人很多很挤吗?我还要和筱筱吃饭没时间帮你打!”梧桐还没说完后面的话,就有一大碗挑好刺的鱼肉放在面前。“吃。”这足以堵住梧桐的嘴了。羽蓝笑

  • 无敌藤皇在线阅读和解

    终于熬到放学了,还好按耐住了要捶死他的怒火,不然又是一场恶战了,有违我淑女的人设,懒得理他,再跟他说话就是小狗。“蓝羽。”“啊。”不知道谁在后面叫我,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等我一下,一起走啊,顺路。”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家伙怎么脸皮这么厚的吗。“汪。”没办法,自己说的话自己圆。“你干嘛呢。”“没干嘛

  • [综]新人生体验计划在线阅读第九章

    脑海中的思绪不断的涌动着,而此时的孙策却是已经来到了大殿之中!看着白起正端坐在大厅中,孙策就知道白起应该是已经把所有的事物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这个名流千古的杀神,却是没有让自己失望啊,若是这点小事都安排不好的话,也就枉费了他杀神的名号了……“起,拜见主公!”白起一见到孙策赶忙站起身来对着眼前的孙策半跪

  • 邪帝独宠:盛世小毒后在线阅读第五节

    有了长发道人的加入,很快厉鬼就被解决了。厉鬼消散后,别墅里的阴气登时一清,整栋房子明亮了不少,温度也回归了正常。钱师叔向长发道人道过谢便马上离开了。待他走后,唐迟火和程铮走到道人身边行礼:“师父。”长发道人微微颔首,眼睛却一直看着窗外。在窗外,似是有什么一闪而过,再仔细一看,却什么也没有。他眉心微拢

  • 无源之水之第五章(5)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来到了高三,其实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周围的人都开始有了变化,上课认真学习,有时间就去图书馆,就连贪玩得江离也开始了收起了贪玩的性子开始认真学习。我问她:“你怎么变得这样爱学习,我都不习惯了”。江离说道:“姑奶奶,高三了,你还想不想上你想上的大学,我要为我去B大努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