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至尊战神奶爸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6/11 16:38:52 作者:野门小鬼 来源:17K小说网
至尊战神奶爸
至尊战神奶爸
作者:野门小鬼来源:17K小说网
五年戎马,平定国乱,北境战神秦云悄然归来,却发现妻女遭人欺负,兄弟水深火热。国仇之后是家仇,五年前满门被灭,远走他乡,如今战神归来,冲冠一怒,血流千里!

我叫云漓,住在贺行村,今天我同师傅去县城拉货,到了深夜才忙活完,我坐在副架驶位置上,来到一个三叉路口时,车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于是想要下车查看,但此时师傅却一把住我,叫我别下车,我还没明白为什么不下车呢,一抬头突然看到马路旁出现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只见她披着很长的头发,蹲在地上哭泣并背对着我们,那哭声非常的凄凉,听得我毛骨怂然,于是师傅马上踩了油门,朝前方快速的冲去。但是师傅走的路线并不是回村里去,而是朝其它方向行进,我还没缓过气来,师傅便说:“今天晚上的事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她一定会找上你的!”我第一次看到师这么严肃,仿佛就像马上就要发生大事一样。

过了一会儿气氛开始缓和,师傅便说:“那是一只无厘鬼,总是晚上出来害人,她一但认准了人,那这个人必死,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师傅说得很是骇然,但又觉得奇怪,因为我不知道我们要到哪里才会停下,这里离子越来越远了。我说:“那师傅,我们不回村子了吗?”他回答我说:“你知道她为什么叫无厘鬼吗,回为她会漫无目的地跟着你,你一但停来你周围的人也会受到牵连,所以我们不能停下。”听完师傅的话后我非常的诧异,但也产生了一种异常的后怕,又再次问道:“难道没有破解的办法吗?”师博回答我说:”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我们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当”替死鬼”,第二个办法则是在天亮之前把这个劫转给别人,让他替我们做“替鬼”!”就我和师傅两个人,谁死都很难以接受,况且我们谁都不想死,眼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替死鬼,但是这荒郊野外况且还是大半夜的,在哪里去找人啊。

也许傅猜到了我在想什么,说:“漓儿不必担心,我们就一直开着车下去,只要天还没完全亮起来我们就还是有机会的,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些赶早市的人,到时候我们就将劫给他,那时我们就可以安然无恙的回去了。”

我并没有选择回答师傅,因为我觉这不大可能,因此我也做出了决定,到时候如果遇不到人的话,那我就去做这个替死鬼!

师傅就这样直开着车,而我则在一旁沉默着,师傅也一直没有说过话,直到凌晨五点多,天色渐渐的明亮了起来,师傅大呵了一声:“前面有人”!

我猛地抬起了头,远远的便看见前面有一个挑着担子的男人,是一个赶早市去卖菜的,于是师傅急忙把车停下,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两张一百元的人民币,递给了我一张,只见它用牙齿咬破了食指,然后将血滴在人民币上。于是吩咐叫我也把血滴在他给我的那张人民币上,我也迅速按照师傅刚刚的样子重复了一遍,师傅连忙发动货车,朝那个男人驶去。

师傅直接将车停在那个男人身前,便开口问他菜的价格,师傅问他菜的时候显得很是冷静,而我却非常的慌张,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

最后只见师傅说:“这些菜顶多一百七,实在家中来了一位与我很要好的朋友,今天高兴,让你占点便宜,两百块钱我全要了。”

只见那个男人极为爽快地答应了,并且把菜识相的放在了车厢里,于是师傅给了他刚才滴过血的那两张100元的人民币,我们便发动货车,朝贺行村开去。

这时师傅淡淡地说了一句:“好啦,没事啦。别担心,只是可怜那个老汉了,明日我们给他多烧点钱纸,就当是咱师徒俩欠他的的。”

我点了点头,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因为我和师傅能活下来。

回到了家中,我躺在床上,脑中不断的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幕幕,为何村口会有无厘鬼的出现?现在又有多少人被那无厘鬼迫害?

心中生出了一阵阵的后怕,但幸好都过去了,因为昨晚一直与师傅在村边游荡,睡意瞬间就漫上了全身,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但我在睡觉的时候遇到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在梦里我又梦到了昨夜发生的一幕幕,而且梦到那个挑着担子的男人并不是人,还梦到了师傅跪在我面前叫我救他,他说他不想死,而我被这一幕给吓醒了。醒来之后我用手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一看时间,竟然到了下午的四点多钟,没想到我居然睡了这么久。

想到昨天的一幕幕我心中微微一颤,但也希望有人能够前来收那无厘鬼,不然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受那无厘鬼的迫害。

起床之后发现家中只有我一个人,正好奇他们会去哪里了,现在肚子很饿,便独自去厨房找点吃的,厨房里的菜都是凉的,想必我父母已出去多时,不管那么多了,先吃饱了再说。

我吃饱之后便准备出门去找师傅,出了门之后却发现周围邻居都不在家中,我感到一阵的郁闷与不解,走着走着便看到了独自一人生活的林大爷坐在家门口抽着烟,于是我便向他说到:“林大爷好啊!”

他点了点头,回答我说:“你是要去找你师傅吗?”我随后便说:“林大爷怎么知道我要去找我师傅呢,我正要去问他今天有没有什么货需要拉呢。”可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了一惊,而后见他叹了叹气,说:“你师傅已经死了,你快去看看吧!”

我顿时说不出一句话来,师傅不是说没事了吗?那为何好端端的还是死了呢?我大吼道:“不可能,我师傅怎么可能会死,昨日师傅还在和我一同拉货,今天怎么可能会死!”我并没有告诉林大爷我和师傅昨晚遇到的事,因为师傅叫我不要和别人提起此事。

只见林大爷摇了摇头,说道:“唉,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吧,是真是假,去后便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深蓝第3章在线阅读

    哈利认出了这个女孩。她就是之前哈利最好的朋友——赫敏·格兰杰。可是他怎么记得这姑娘没弟弟?并且……这两个看起来也是双胞胎的样子。哈利突然想起来,他和莉西去买魔杖的时候奥利凡德说“又一对双胞胎”——他当时还以为是说韦斯莱双胞胎,现在看来,他说的应该是格兰杰了。“是的,”莉西好奇地看了棕色长发的女孩——

  • 一脉承腔只有轮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沐写意,等着她的下文。谈骁然,季薄云双手抱胸,等着沐写意的下文,一副期待的样子!沐写意放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看向讲台上的严教授,开口道:“第九轮中美工商对话在京举行,内容主要涉及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的百日计划,基础设施,双边投资,产能合作,数字经济等议题。在紧张的国际经济局势前,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