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双世姐妹第3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36:34 作者:美人归 来源:17K小说网
双世姐妹
双世姐妹
作者:美人归来源:17K小说网
什么?一个从天而降的篮球,竟将她砸晕过去?一个夜晚她”莫名其妙的被追杀?什么?_?两位美眉竟灵魂互换?互换各自的时空与生活?她——刚刚穿越便被一群人包围,啥?我拿了他们的东西,不还就要杀人搜身?正当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降下一个小鲜肉来救自己?只有我跟他走一趟就行?好!我答应!却不料刚出虎穴,就入狼爪……她——一醒来竟发现一个美男正准备非礼自己?我一个激灵就对着他揍了一拳,却发现自己已不知身在何处,难道我shi了?不对呀,他们都没追上我呀!正处于懵逼状态的蓝沐儿完全没发现自己已把美男打晕了过去…

攥住蔺遥的指尾时,蔺遥抬手就要甩开他,不料恰好碰到自己的手腕。

霎那间,仿佛有电流从手腕“唰”的一声流遍四肢百骸,最终直击心脏。

心脏被撕扯得一痛,他下意识抓紧了蔺遥的手。

蔺遥挣脱两下未果,又被抓得更紧,心下不悦,敏锐的神经却先一步生出反手就要折断对方手腕的冲动,刚用力,见他表情不对,赶紧泄力停了下来。

在内外剧痛的折磨之下,烛茗意识有些涣散,模糊中他很快察觉到,全身的痛感较之前明显减轻了不少。闷在胸口千斤重的无形负担仿佛瞬间被移开,呼吸竟然变得顺畅起来。

生命值接着动了!

2%,3%,4%,5%……短短几秒钟,被蔺遥触碰过的手腕上的数字已然涨回他醒来时的数值,甚至没有停下,一路往两位数飞奔。

他浅褐的瞳孔渐渐放大,一动不动看着手腕。

等等……如果多牵一会儿,是不是可以把生命值充满?!

正想着,这只手的本尊几经挣扎无果,终于忍无可忍,抬起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小臂,不动声色地将手从自己掌心中抽离。

8%,数字立刻停了下来。

他呼吸一窒,抬眼向蔺遥望去,发现两人的距离竟如此近。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起来的,弓着背,猫着腰,再稍微往前一点点,鼻尖都能碰到蔺遥的大衣纽扣。

疼痛在减轻,力气也在恢复。而他整个人扑在蔺遥手边,望眼欲穿地看着蔺遥的耳钉,将那些什么对家恩怨尽数抛之脑后。

去踏马的对家,能让我活下来,你就是爸爸!

“烛老师。”蔺遥冷冷地叫了他一声。

他凝视着烛茗变化难测的表情,默默将双手放回大衣口袋,不禁皱眉:“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好好养病。”

烛茗回过神,发现这位谨慎而注意形象的对家已然退后几步,和病床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有,有事,天大的事,事关生死的大事!

……可是这件事要怎么开口才不会被对家认为自己是个神经病?

他一时陷入迷茫,颓坐在病床。

蔺遥竟也没有要等他说话的意思,不作停留,转身离开。

“……等等!”烛茗叫住了走到门口的蔺遥,语速飞快,“蔺老师,我想和你谈一个稳赚不亏的生意!”

蔺遥:“?”

那张英俊帅气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咱俩还能谈生意?你确定?

别说蔺遥满脸问号,就连他自己都怀疑,眼下这种情况到底会是稳赚不亏还是两败俱伤。

所以他刚才为什么要仗着自己快死了对眼前这人放狠话?

烛茗心下忐忑,一边想将那个心直口快的自己掐死,一边拉起被角,调整姿势坐好,咬了咬牙:“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你关系到我整个生命安全、人生和未来,所以能不能请您发扬一下人道主义救援精神,帮我个小忙……”

蔺遥脸上慢慢浮起一丝了然,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自己,宽慰道:“没必要,烛老师,糊一时算不了什么的,调整好心态,重整旗鼓对你来说不难。”

烛茗:“……”

“卧槽,是个狠人,敢在我茗哥面前说‘糊’字。”蒋星盼悄悄嘀咕着。

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老板在按什么套路出牌,不过没关系,毕竟他从来没跟得上老板的套路过。

烛茗不解:“我什么时候糊了?”

蔺遥看他的眼神添了几分怜悯,难得多说了两句:“年末的活动被迫取消,几家代言也在观望,一月份开机的剧组已经在找新演员了,你一点都不清楚?”

虽然和十八线的“糊”是两个重量级,但对于烛茗来说这样的情形真不怎么乐观。

烛茗闻言脸色一冷,凛冽的目光朝角落的蒋星盼扫去。

蒋星盼握紧赵律的袖子,眼神躲闪:“还、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最近本来就心神不宁,一天要叫医生好几次,怕影响你养病的心情。”

说着,他又往赵廷升旁边缩了缩,小小声道,“赵律,罩我。”

蔺遥的措辞已经很温和了,事实上,除了希望烛茗早日康复的粉丝,圈内很多人都盼他趁此机会就此糊下去,虎视眈眈地盯着烛茗的王座。

据蒋星盼所知,这短短五天,借坠楼一事各种内涵抹黑老板的营销号不在少数,更有甚者大肆编造谎言起所谓“坠楼真相”。

工作室虽有心想管,却奈何无法一网打尽,碍于烛茗的伤势和精神状态,他不太敢拿这些事去打扰他。

蔺遥眼睛闪了闪,看样子,这些墙倒众人推的糟心事他们还没敢和这位老板汇报。

烛茗这个人,出道一年内就凭借两张原创专辑迅速登顶,从此再没有一日离开过大众视野。他就像个永动机,歌手、演员、甚至连主持都涉足的他,九年间从来没有一天停止过工作。

和依靠粉丝发展的流量明星不同,烛茗的国民认知度早在三年前就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少年人爱他的颜,青年人听他的歌,中老年人看他的剧。在人气迅速变化、花无百日红的流量时代,数据榜上能号称顶级流量的同僚在这九年换了一批又一批,却始终没有一位敢说自己能撼动烛茗的地位。

现在想来,从快两层楼高的地方摔下去,都没摔成粉碎性骨折,这人好像还挺幸运的?可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月内如果他完全没有活动安排,总会有人从这片刻喘息中杀出一条路。

蔺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隐隐有些凝重。

那边烛茗犀利的目光还落在蒋星盼身上,突然一通电话解救了瑟瑟发抖的助理。

“喂您好?嗯嗯,好。结果出来了?知道了。好的好的,谢谢您。”

电话很短,挂断后他连忙对烛茗说:“活力少女的总决赛直播结束了,那两位没有成团出道。”

赵廷升:“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蒋星盼:“……女团选秀。”

赵廷升:“???”

“咳,这事晚点说。”烛茗睨了蒋星盼一眼,将目光放回蔺遥身上,“蔺老师,我说的这件事真的只有你能帮我。”

蔺遥面无表情:“烛茗,你是有绝对实力的人,不需要我也能重新登顶的。”

烛茗:“……”

他就说自己和对家不对付!把他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是想膈应谁?!

可眼下全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的事业心在求生欲面前一文不值。

“蔺老师,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眼见着蔺遥要拉开门出去,烛茗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

整个屋子瞬间静谧了。

赵廷升和蒋星盼以为,自己会见证一出宿命对家现场撕破脸的场景,却没想到会因为一句话从椅子上一起栽下去。

蒋星盼:这是什么古早味剧本台词?认真的吗?

烛茗:卧槽我居然为了求生欲连脸都不要了吗?

赵廷升:不是说写遗嘱吗?!在搞什么!

“……”蔺遥脚步顿了顿,侧过半张脸,避开烛茗灼灼的目光,低声说:“我赶飞机,有事再联系。”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

烛茗看着蔺遥风一般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小心翼翼抚上停留在8%的手臂。

蔺遥前脚刚走,蒋星盼和赵廷升后脚就涌至烛茗跟前。

“茗砸,你什么情况啊?是不是医生的药开错了?”

“老板,你终于打算和对家握手言和了?不是我说,你这方式有点不太合适吧!”

烛茗朝两人翻了个白眼,不多解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真奇怪,明明只是从1%升到8%,手和胳膊上的虚弱无力却没之前那么明显了,虽然还有点痛,但已经不再是无法忍受的级别了。

绝了,他对家还真是天降良药,绝世偏方啊!

“盼盼,你能打听到蔺遥最近的行程吗?”他看着自己的右臂,轻声问。

“人脉都在,打听肯定是能打听得到。”蒋星盼点头。

好歹他也是个经纪人,要不是老板自己业务能力太强,他还不至于沦落到干着助理的活,拿着经纪人的工资。

“可是您打听这个干嘛?”

烛茗端详着8%的生命值,回想这五天递减的耗电速度:“得在未来一周之内想办法见到他一次,快去问。”

蒋星盼“哦”了一声,转身给相熟的朋友发去了信息。等人回复的时候,他又去翻了翻蔺遥官方微博和粉丝站发布的公开行程。

“茗砸,这个遗嘱你到底是写还是不写了?”赵廷升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兄弟赶来,发现兄弟变得不太正常,他张开五指在烛茗眼前挥舞。

烛茗一巴掌拍开他的手:“之前是怕就此撒手人寰。现在……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不写了,晦气。”

赵廷升怀疑地看了看他,把刚才没收起来的纸笔递给他:“那我就走了,律所年末挺忙的。看在大哥我白跑一趟的份上,给你嫂子签个名。”

烛茗:“……”

送走赵廷升,很快蒋星盼带着情报回来:“蔺遥今天下午飞剧组,明天去广州彩排。”

“彩排?”

“嗯,青藤台跨年的会场定在在广州,30号下午彩排,31号晚上直播。跨完年,1号凌晨回剧组,据说一直在剧组呆到杀青。”

烛茗听着这一串详细的行程,张了张嘴,犹豫地开口:“盼盼,你问的谁?黄牛?违法乱纪的事情咱们不能干。”

“你想多了,我不过是打入你对家粉丝群内部了。”

“???真的?你确定是粉丝群不是私生群?”

“假的。”

“……”

蒋星盼摸了摸自己肉肉的脸颊,试图藏起捉弄老板成功后的笑意,正了正脸色:“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见他,要么明天去广州堵他,要么去剧组给他探班。不过有什么话不能微信说?非得见到本人?”

“因为不知道远程能不能续上命啊……”烛茗喃喃道。

蒋星盼没听清,只好接着说:“去广州好像有点困难,毕竟明天你未必能出院。”

烛茗点头,又问道:“他们剧组在哪儿拍摄?”

“说是保密行程,我也不知道。”

“……我要你何用。”

蒋星盼委屈地盯着他看,看得他居然一阵愧疚。

“算了,我再想想。”烛茗沉吟良久,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思绪倒是跑远了不少:“没想到青藤台今年跨年居然请了蔺遥啊。”

“还不是为了和甜筒卫视的打擂?不过今年青藤的收视估计要稳赢了。”蒋星盼撇撇嘴,“甜筒那么就早请你,谁想到你临近跨年出事,明年估计都不敢联系咱们了。”

“那都不重要,一个跨年晚会而已,不过小姑娘她们……”

“放心吧,工作室和几个应援大站联系过了。买了甜筒卫视跨年现场票的粉丝都已经在工作室登记了,明年可以半价拿到一张演唱会内场票。”

“那就好。”

烛茗躺在床上这几天,工作室不敢轻易来打扰请示,可依旧利落的行事背后,是他们对这位骄矜又宠粉的老板无比深刻的了解。

跨过这个年,就是他出道第十年,一场跨年演唱会,当然远远不及十周年巡回演唱会的分量。

“他倒是会做人,用一场半价三小时的个人演唱门票,换一次等待五小时、出场五分钟的跨年演唱会,稳赚不亏,损失了小钱,却巩固了自己在粉丝心中的位置。”

蔺遥坐电梯下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刚爬上车,就看见经纪人陈青泉抱着手机浏览烛茗的相关新闻。

她边看边咋舌:“粉丝花高价买了票却见不到想见的人,偏偏问题还就出在本人身上,想骂都没处骂。他的工作室也真是,没等事情发酵就把解决方案拿出来了,太快了,连个话柄都不给人留。”

蔺遥靠在椅背上,随手拿起眼罩戴上。

陈青泉女士念叨完,发现自家艺人端正地坐在后座,完全不像闭目养神的样子。

“我看这么多年,你也被他影响得谨慎兮兮的。把人送到医院本来就仁至义尽了,以你的名义送点东西过来不好吗?医院门口的记者蹲了几天,等人醒后发完微博就撤了,谁管你来不来看他?除了他家粉丝,没人揪着你这事不放的。拍摄这么紧张,今晚还要拍大夜,你就非要亲自来跑一趟?”

陈青泉语气虽冲,但话里话外都是对蔺遥的心疼。

年末活动多,蔺遥都是把自己的戏份压在一段时间内拍完才赶请假,偏偏一场私人酒会出了意外。这些天蔺遥连轴转地赶行程,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时间能跟他说道说道,真是不吐不快。

“……早知道烛茗也被邀请了,咱们当初就不去了!反正你现在时尚资源已经无人能及了,论时尚咖连烛茗都不如你,干嘛非要触这个霉头,怪我,怪我没远见。”

“我没事,不累。”

蔺遥淡淡地说,他抬起被烛茗死命抓住的那只手,在空中虚虚一握:“他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谁?烛茗?”陈青泉放下手机,“他一时接受不了从巅峰跌落,精神失常了?”

蔺遥:“……”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好像那人的温热触感还残留着,反驳道:“圈里谁都有可能顶不住压力,但他绝对不会。”

五天前他将烛茗送上救护车时,烛茗满头虚汗,血液在他透白的皮肤上点染得触目惊心,明明已经没有意识了,可他依然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掌,嘴里低声呜咽着什么。

一旁的医生都在忙碌,周遭尽是嘈杂。

他却仿佛置身在空灵之境,不知为何就听清了烛茗昏迷中的呢喃自语。

“我还不能死在这里,不可以……”

“回去,我得回去……”

一个爬也要从鬼门关爬回来的男人,怎么会因为失误造成的事业不顺而一蹶不振?蔺遥嗤笑一声,垂眸摇头。

陈青泉惋惜道:“那可真遗憾,等他康复后你们还能再打个二三十年。所以他到底哪里不对劲?”

“就是感觉……”蔺遥刚要说话,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消息提示栏里,明晃晃的一条未读出现在屏幕正中央——

烛茗:蔺老师,你在哪里拍戏,我能去探班吗?

他瞳孔震动,揉了揉眼睛,解锁一看,确实是那个加了九年好友,聊天记录不超过五条的对家发来的。

他随手回复了一个问号,便退出聊天框。

可对面一点喘息都没给他留,立即回了一句话。

蔺遥扫了一眼,反手将手机扔进兜里,抬眼看泉姐还在等着自己的回答,随口道:“他……看女团选秀节目。”

陈青泉瞥了他一眼:“这又是从哪儿看的黑料?”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蔺遥摇头:“当我没说。”

感觉烛茗不对劲,是因为看到他向来漫不经心的脸上不时流露出的不安和急切,他的身体状态好像没有新闻上说的那么乐观。

但他不愿多想,更不愿将有限的同情心分给一个他不喜欢的人。

蔺遥闭上眼,慢慢调整呼吸。

烫手的手机静静躺在口袋里,屏幕还是亮着的,对家的头像右上角上顶着红红的“1”,一条看到却不曾点开的未读。

烛茗:你这周什么时候方便,我想见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之混吃等死在线阅读第5章

    秦枫看了看书稿,想了想自己现在。也忒悲催了。以前自己看小说的时候,别人穿越,都是各种吊炸天,主角王八之气一发,无数美女投怀送抱。而自己穿越倒好,什么都没干呢,先欠了一屁、股债。人比人气死人啊。想到自己欠的那屁、股债,秦枫就停止各种抱怨。打起精神开始往网上传书了。唯一的好处就是系统已经把书稿全部复制在

  • 阴阳妆在线阅读第7节

    ~“我攒了两天的粮食,今天做了3个包子,龍马那么壮,肯定吃的多。”罗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好似这包子,不是给龍马吃了,而是她吃掉了一样。对于这一点,龍马却是不知道。“不过,我毕竟是有了凯皇的经验。再加上,我觉得在查克拉控制方面,自己的天赋,或许比想象中高一些。”他立刻开始控制查克拉,进行踩水训

  • 妖爹当道,爸爸来了在线阅读第十节

    咚!那道人影刚冲进路西法身前,路西法淡淡伸出手。就好像那道人影自己撞上来一般,自己卡在了路西法的手中。弯刃硬生生卡在空中,路西法的手掌正好掐住了她的脖子,遏制了她的攻击。路西法也才看清,攻击自己的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或许应该说是一个少女,她的皮肤很白,容貌很美,甚至比之前的天使流月还要美上一

  • 最后一块龙晶体之婚礼进行时

    “靠!行了!你牛!有什么条件?说!”胡一菲崩溃的大吼道陆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还没吃饭,要不婚礼完了,你给我做饭怎样?”胡一菲听了两眼一发亮“真的?”陆尘看了胡一菲一眼,突然想起了公寓众人被胡一菲恐怖厨艺支配的恐惧,于是他赶忙开口道“一菲啊,我看婚礼也快开始了,你这个新娘御赐的总导演不在场是不是有点

  • 妖兽都市之神级卡皇第十章在线阅读

    【名称:伯莱世嘉(世界树,唯一绑定)特性:万界之心(兵种基础产量提升十倍,仅限正义阵营,可修建正义阵营巢穴,不会造成冲突,不提供图纸)天赋:精灵之母(创造属于伯莱世嘉的精灵族,需要投入资源,根据投入资源创造精灵,潜力上限与城市发展度相关,第一次免费,且不受规则限制)拥有建筑:无资源:无可建造:大本营

  • 前世鬼缘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新世界某一处夏岛。根据消息,白胡子已跌落四皇的圣坛,新任四皇黑胡子蒂奇顺利继位,以占据新世界的众多岛屿,各方新势力也开始吞噬原隶属于白胡子的领地。不过,白胡子本人也只抱住了几座重点岛屿,而人鱼岛最终遗憾落入夏洛特.玲玲的手里。旧时代已经落幕,新的时代拉开了序幕。“谢谢你了。”马尔科看着眼睛半阖着,

  • 完美闯关指南[无限]在线阅读第6章

    四年后,A市,玉人美容院。温暖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正准备关门,见财务部的小吴还没走,于是向她走了过去。“怎么了,小吴,怎么还不回家呀。”温暖关切的问道。“温暖姐,咱们美容院真的要关掉吗?”小吴看起来有些伤心。“小吴,我说了,不算关掉,是搬去S市,那边有个大老板要投资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将店面迁去S市。”

  • 恶搞之魂在线阅读惹我就是桶一样的下场

    “同志们!起床啦!”花言一早起床就开始叫人起床“花言啊!我们真的很困啊!”茶语在卧室门口幽幽的来了一句“谁让你们半夜三更不睡觉,三个人玩斗地主的。”花言傲娇的说“谁说我半夜三更打斗地主啦!我明明在更文好么!”端木花季慢悠悠的起床之后倚在门槛上也幽幽的来一句“哇塞!端木啊,你昨晚没睡觉么!这么重的黑眼

  • 媚君心:妖后倾城在线阅读第一章

    阳春三月,太阳暖融融的照着大地。锦衣头枕胳膊,懒洋洋的行走在连曲城街头。连曲城是天冬国的边境,与乌啼国接壤。因是两国通商的必经之地,城内分外繁华。锦衣陶醉于这风和日丽,人声沸腾的好天气,步伐悠闲的在街道上散步。转过两条热闹的街道,映入眼帘的却是和刚才繁华景象格格不入的一座古寺。古寺大概已经荒废的有些

  • 今*******?之遭遇刺客(6)

    自从赵信跟着叶琳萱一起走以后,前面有一位青春靓丽的姑娘,后面跟着一个穿着邋遢的青年,这样的一对组合让人感到一股深深的违和感。这一路上感受着那些路人别样的目光和回头率,赵信感到很是满意,自己以前都让老哥抢了自己的风头,从来没有人注意过自己。这次终于有人注意自己了,虽然他们都是在看叶琳萱,自己也不过是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