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沧灵之主之食物(4)

2021/6/11 14:43:35 作者:二羔 来源:纵横中文网
沧灵之主
沧灵之主
作者:二羔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人就是江湖,江湖就是人心,你让我放下恩怨方能度我,那我问你能度天下几人?佛不渡我,我自渡,快意恩仇笑傲苍生,红尘几度?佳人几秋?回首凭栏处已是沧灵之主。

依稀香气萦绕在鼻尖,安霁有些遗憾没有吃到小孩烤的鱼,不过很快,他便从床上起身,洗漱出门。

中午在食堂要了份鱼,安霁觉得没有小孩烤出来的味道香,没吃几口就不动了。

同事看他神思不属的模样,问了一句,安霁这才发现,他将过于多的精力放在了虚无的梦境中。

心中有些怪异,安霁早早睡下,再睁眼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一只手臂虚虚搭在他小巧的身体上,黑暗并没有影响到他的视觉。小孩手掌搭在他身侧,头一侧,安霁便看到了对方手上一道鲜明的抓痕。

小孩的手并不娇嫩,反而因为过多的磨砺显得有些粗糙。

安霁抬起前爪稍稍一对比,便发现小孩手上的抓痕与他的十分相符。

他抓的,或者说,是这具身体的本尊抓的。

野猫性情难驯,小黑猫从出生便没有同伴,不仅是对同类,对人更是警醒。安霁能够想到他离开后,小猫发现自己在一个人类怀中时的敌意。

倒是他连累小孩被抓了。

只是被抓了,怎么还搂着他?不怕再受伤?

安霁很早就发现,他来后小猫便会陷入沉眠状态,但他从未想过走后小猫是如何生活的。现在看来,他一走,小猫的意识就跟着出来了。

古时的服侍,显然医疗水平相差不多,类似的小伤口不予理会,更不要说打什么破伤风疫苗。

意识还未发出指令,身体却已然自发伸出舌头在小孩手背伤口上舔过。

安霁只来得及看到手指微动,下一瞬眼前一花,便被紧紧抱在怀中。手臂箍得发紧,他忍不住“喵”了一声,身上的力道才松开些。

侧头在小孩手臂上轻蹭两下,前爪微抬,柔软肉垫拍在小孩胸前,安霁扭头冲小孩“喵喵”叫两声。

放我下来。

手臂纹丝不动,安霁以为小孩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收起尖爪的四肢小心挣动。

好一会,小孩才放下他,黑暗中双方目光相接,同色的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有折射出的光微微颤动。

唾液消毒。

没有多想,低头在小孩手背上再次舔舐两下,几次过后才停下,轻轻“喵”了一声。

陆慎抱着黑乎乎的小家伙翻了个身,“我没事,还睡吗?”

安霁不困,但他还是顺势趴下,让小孩继续搂着他睡。

他们院里很多小孩都有搂着东西睡觉的习惯。

小屋门窗紧闭,又是西北角落,光线还未散入屋内,小孩就已经爬起来洗漱。没有热水,就用凉水,安霁被冷帕子一贴,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抱歉,忘记你不能受凉了。”小孩抱起他,安抚似的摸上两下,“今天先忍忍,明天我给你准备热水。”

安霁“喵”了一声,想说没关系,但小孩肯定接收不到他的意思,只好作罢。

用热水也好,小孩可以舒服些。

干活的时候抱着猫显然不行,他将安霁留在屋内,先去厨房领了一个馒头回来。

掰碎了喂给安霁,安霁不吃。

小孩早上就这么一个馒头,给他吃了小孩怎么办?他等会可以去厨房找吃的。

还要再喂,安霁一下跃下床,往厨房的方向跑去,陆慎没追一会就停下了。

再过去他会被看到,到时候连累到小猫就不好了。

怀着些微担忧的情绪,陆慎低头随便吃两口馒头,又留下一小块包好放进怀中,拖上扫把去园内清理路面。

待一行晨练的少爷仆从走过,小孩回头将弄脏的路面再次扫干净。

灌木内一阵轻响,黑色的身影从里面钻出来,口中衔着一块叶片包好的糕点。

安霁四下一看,寻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放下,“喵”地叫了一声,示意对方过来吃。

“厨房拿的?”陆慎四下看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忙拿起收好,“下次别去拿了,想吃我给你抓鱼,去厨房太危险了。”

“喵~”不危险,每天跑到后山吃鱼才危险。

陆慎找了个地方,将糕点拿出来喂给安霁,安霁扭头不吃。他在厨房吃过了,这个是专门给小孩拿的。

“谢谢。”陆慎扫过小猫鼓胀的小肚子,将糕点并留下的馒头吃干净。

他年纪虽小,但每天早饭一个馒头肯定是吃不饱的。

能拿到一个馒头已经很好,有时对方故意刁难,可能连一个馒头都拿不到,一天只有晚上一顿饭。

腹中的饥饿感退去,小孩重新拿起扫帚清扫路面。

草间挂满露珠,沾到不长的毛上凉丝丝的难受。安霁没有待在灌木丛间,身体一蹿又消失在路尽头。

小黑猫是外头后山里的野猫,它年纪小,体型也不健硕,常常挨欺负,便偶尔跑进宅子寻找食物吃。

可宅内人来人往,一不留神便会被发现,常常就是上蹿下跳的逃跑,几次过后,小黑猫学会隐藏,偷偷摸摸进来找残羹吃。

可也不是每次都能好运碰上的,饿肚子是常有的事,不说填饱肚子,能不饿死就已经很好了。

安霁在宅中来回游走熟悉环境,听了不少可有可无的八卦。小黑猫的身体太瘦弱,没一会便累了。安霁没有逞强,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回到陆慎的小屋。

他没有上床,四处走动脚底满是尘土,只在一边的废弃布料堆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趴下休息。

迷迷糊糊醒来还是在屋内,双耳微动,鼻尖萦绕隐约香气。安霁站起身抖毛,又从一边窗口出去了。

小孩总担心他蹿高蹦低伤到身体,可猫本就是柔韧性、弹跳力极好的生物,这一点高度看起来高,可放开胆轻易就能征服。

小黑猫可是能从宅院几米高的高墙上一跃而下。

这里的食物跟现代有些不同,安霁常常能在厨房看到些没见过的肉类。从未见过的食物安霁从来不碰,可想到小孩,他心念微动,趁没人注意,叼出一小块来。

宅内伙食不差,仆从也有许多肉吃,更不要说主人剩下的美味,可以作为加餐。可轮到小孩,每次都只有些汤汤水水并素色蔬菜,对一个孩童来说,太没营养了。

他留意过,这些从未见过的肉类都是单独分开放置的,做饭的厨师很是重视,显然是主人家吃的。

既然是主人家专门的食物,显然营养价值不会低。

看着堆积在大叶片中的食物,安霁心中小小地闪过一丝心虚。他虽然是为小孩好,但让小孩吃一只猫沾染过的食物似乎不太好。

可每每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出口便只有“喵喵”声,想问也问不了。不然,到时候让小孩自己决定吃不吃吧?

安霁隐约清楚,小孩对他有些依赖。更何况连饭都吃不饱,哪还会在意旁的有的没的。

小孩很注重卫生,安霁看到过不少仆从下工直接倒头就睡的,早上也只是随便抹两把脸。小孩则不同,每晚都会打水擦洗,早上亦然。

后院不少柴火都是小孩从后山捡来或者劈开的,宅中仆从都不怎么管他用柴问题。不过小孩每次清洗都是直接打水上来,不会刻意烧热让自己舒坦些。

他们那会就在宣扬,冷水洗脸洗澡可以强健身躯。但这样做之前,起码得保证不会生病。古时可是一个小感冒就能丧命的时代,怎么能够不重视?

小孩许是习惯了,不觉得冷,天气热一些还会直接在后山下游洗澡。不过热暑去后山洗澡的不止他一个,不少仆从都会去。

不过就是在梦中,他想这么多干什么。安霁摇摇头。可按照这个说法,饿不饿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毕竟是经历过身体的饥饿,安霁叼起叶片,从一边跑出厨房。

虽然是梦,可他也会饿需要吃东西,小孩自然是跟他一样的。

中午陆慎照例没赶得上中饭,饿到发晕不是没想过捞泔水吃,可面对仆从们嘲弄的眼神,还是放不下心中仅剩的自尊。

反正也饿不死。

自从在后山发现暗藏的渔网后,他便没饿到过这个程度。但也不能常去,如果被发现,少不了一顿打。

以他的处境,受伤生病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回到屋内,因光线不好的原因,他并没有看到窝在角落的小黑猫。直到小猫出声,他才朝声源看去。

对方叼着一张叶片,脉络很是熟悉,是他第一次见到黑猫时,对方给他吃鸡腿时包裹的同种叶片。

一只猫给他食物吃?明明是很怪异的事,陆慎却不愿意多想。

心底仍旧渴望着关怀注视,他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在一只猫身上得到的。

“你怎么又去找食物吃了?”陆慎蹲下,动作轻柔地在小猫头顶抚过。

心里清楚,如果不找到食物,小黑猫就会饿肚子,私心里却不希望对方冒险。

他有什么资格这么想?如果有能力,又怎么会养不起一只小猫?

“你不用给我带回来,太危险了,自己吃饱就好了。”陆慎小声道。

安霁正好想试探下小孩的态度,便直接叼着肉块放到小孩手边。小孩开始没有接,在他的催促下才拿起来吃掉。

仰头观察小孩脸上的表情,神态自然,似乎根本就没有与猫同食的忌讳。

如果是梦里的话,这些问题貌似没什么好探究的。

如此,安霁便也不再想这个问题,将剩下的一些糕点也推给小孩吃。

这些东西自然是吃不饱的,但好歹没有再饿肚子。小孩吃完又给一番运动后弄脏的安霁洗了个澡,便去后院劈柴。

从小干这些活,小孩力气不弱,可身体上终究只是一个孩童,劈一会就要停下休息。

小孩劈柴的时候安霁就在对方专门给他弄出的草窝内休息。

干草整洁干燥,没有多余的碎屑,因此安霁没有一丝纠结,大大方方躺进去盯着小孩发呆。

其实很多时候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开始只是意识附身在猫上时,是看小黑猫来回乱蹿生存,等他过来,食物很轻易就能解决,反倒不知该干些什么。

在梦里发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可意识清晰得又不像在梦中。

安霁早就怀疑过,自己会不会不是在做梦,可每次都会准点在自家大床上醒来的事实,又证明他确实是在做梦。

梦这种东西,身处其中都是真实的,只有醒来后,才会感到渺远与虚幻。

这一次呆的时间有些长,安霁跟着小孩吃过晚饭,见小孩洗干净锅碗瓢盆,回到院内打水洗漱,被抱着一起睡到被窝中。

古时有宵禁,娱乐生活少,夜间需要点灯,而油灯亮度有限,休息时间都比较早。仆从需要随时待命,但也是守在一边打盹,不会特意点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疆赵萱相约

    沈鹏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取下口罩将自己衣包里的支票取了出来。“今天就这样挣了一百零二万,看来这些有钱人的钱可真好挣啊”沈鹏飞看着自己手上的支票说道,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连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能够在一天之内得到一百零二万,但是现在沈鹏飞的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沈鹏飞知道叶天龙身上有病是因为沈鹏飞察觉到叶天龙的呼

  • 我是不是女主啊杀青

    经过大半年的不懈努力,《他和她》这部电影已经杀青了。在杀青这天,就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也很兴奋,这毕竟是他们演的第一部戏,相对来说还算成功。杀青宴上,大家都显得很开心,在一起说了很多话。由于剧组里面没有其他小孩,所以这时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就显得有些无聊。导演张卿看到了他们俩孤

  • 这个儿砸有点猛在线阅读第二章

    今晚是君莫邪最后一天值夜班,明天就可以休息一天,然后后天白天上白班了,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起码白班没有夜班这么冷。冻了一夜的君莫邪终于等到了亮天下班,和前来接班的顾庆丰打了个招呼,君莫邪回到了自己在沙城买的一个很小的院子。顾庆丰是个中年人,跟君莫邪一样,是沙城火车站的售票员。平时就他和君莫邪两

  • 文物不好惹规划妖生

    正厅里,印颜等得都快睡着了,茶也喝了好几盏,也不知阿玄的身体选得怎么样了。这时候,后堂的门被推了开来,雀姑正扶着一位紫衣姑娘的手走了出来,黑发未挽,直直的散在身后,垂落到腰间。却独独不见了小头怪。“阿玄!是你吗?!”印颜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跑到紫衣姑娘的脚下。这时候雀姑已将蒙眼的帕子拿了下来:“

  • 我能看见万物属性之美丽的皇后

    “王爷,官家有请。”太监来催,赵棣清了清嗓子跟着进去了。“来人赐座!”宋钦宗看到赵棣,便喜笑颜开。“谢过官家。”赵棣谢道。宋钦宗道:“十四哥儿,如今太原被困,危在旦夕,朕打算将你派往太原解围,不知道意下如何?“赵棣一听,这不是让自己去背锅么?赵棣本想着去成都或者南方之地,哪知道宋钦宗也不是什么省油的

  • 我的召唤军团在异界大乱斗第八章在线阅读

    L君曾对我说过:“你怎么这么傻?”我一下课就赶紧回复他:“要不我们换座位吧!”这是我做过最傻的决定,以好朋友的关系;但这一决定遭到了他的回绝,他在午休那天把座位搬到了我的前排,就像最好的我们里面那个场景,莫名被他这一举止感动到;就在这样的无限接触中,我对他产生了好感。离高考还有一个月,我和他仍是好朋

  •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在线阅读第9章

    随着李泽发出了这条微博之后。关注了李泽的微博粉丝,炸开了锅。评论下方爆了。“这诗……好霸道!”“李泽的才华依然没有任何人能够掩盖住。”“这样的经天纬地的才华,只有心怀若谷之人才能做到。”“我的天哪,看见这首诗,头皮发麻!”“这首诗,意味着李泽要重头开始了。”“东山再起之诗。”“霸气横生,只有曾经辉煌

  • [我英]共感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龙主任,这里就是人事部了,如果以后龙主任需要办理什么有关于人事上的事情,都可以到这里来办。”于德明领着龙翔下到了15层,这整整的一层楼都是欧阳集团的管理层,根据于德明的介绍,龙翔上班的地方公司的10层,那里也是欧阳集团的后勤部所地。“多谢于经理。”龙翔笑着朝于德明道了一声谢,他知道于德明为什么对他

  • 老祖宗的闲散人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既然商城都开启了那么不看看不是对不起自己;“喔对了系统,打开系统商城”系统;“好多宿主”缓缓的一道透明的列表便出现在了林天脑海里、散发这奇异的光辉。随后入眼的便是M4A1售价;2800兑换点AK47售价;2800兑换点AWM售价;3800兑换点巴雷特售价;38000兑换点(这里以后也一直用这个表示,

  • 神豪从眼睛变异开始之乱臣贼子

    蓬,蓬,管亥后膝同时遭到猛击,身子向前一倾,跪倒在地。他身后两名小吏伸手抓住他两边肩胛骨,管亥一挣扎,便觉痛苦难当。管亥被捏痛了,只微微皱眉却并不喊出来,两条眉毛兀自倒竖着,瞪视孔融。这变化太大,关羽饮酒自若,刘备诧异不已。想管亥是黄巾贼子,乃自己手下败将,如今已成别人刀俎下的臭肉只任人宰割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