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绝地求生之游戏世界第九章

2021/6/11 15:48:53 作者:亚卡卡 来源:17K小说网
绝地求生之游戏世界
绝地求生之游戏世界
作者:亚卡卡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少年无端被卷入一场残酷的游戏,在这场游戏里,只有杀了所有人才能活着离开。

“表哥,你怎么来了?”林昼脸上笑容有些勉强。

其实为什么来,两人心里都清楚,只是林昼揣着明白装糊涂。

还不待左云楼说话,何卿就从里头跑出来,“云楼哥,你怎么来了?”

说的也是这话。

不过比起林昼,何卿眸子里更多的哀怨,如怨如诉,仿佛在说着“你终于来找我了”。

左云楼脸上带着笑,“不让我进去么?”

林家是跟在左家后面讨吃的,林昼兄弟与左云楼关系最好,算是少有的熟悉他的人之一。

如今一看左云楼脸上挑不出错的笑,林昼心里就咯噔了下。

这怎么看着,表哥比他预想的还要生气。

不会的,他们不就是没提前打个招呼过去么?

而且阿卿都说了,只是轻轻拍了那小玩意一下,那小玩意身体那么弱能怪谁?

再者表哥是什么人,怎么会因为这小玩意跟他们计较!

自己一通安慰后,林昼心神稍定。

这刚入座,左云楼先发制人,“阿卿,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回首都星去。”

何卿一腔话堵在喉间,他眼睛瞪大,俊秀的脸上满是震惊,“云楼哥,你嫌......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越说越委屈,他不远万里来,这还没待上两天,就被心上人赶走。

林昼一看就心疼坏了,“表哥,阿卿他......”

何卿的终端忽然亮了,滴滴的响。

何卿本来不想接的,奈何一眼扫过,发现是自家大哥。

大哥一般都给他发信息,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极少有视频通讯。何卿无奈,只得说声抱歉,便拿着终端去了院子那边。

左云楼目光粗略扫一圈。

桌子上新买的两个杯子,沙发上的动漫抱枕,以及插座上残余的浅蓝色终端充电端口,这一切无一不是在说何卿来了后,是睡在林昼这里。

“表哥,你真想让阿卿回去?”林昼试探。

小心翼翼的。

左云楼今天依旧是穿着他的小翻领衬衫,黑长裤,鼻梁上的银色半框眼镜让他看起来温文尔雅。

但这份文质彬彬在他开口后,却被不近人情轰然击碎,“是什么让你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林昼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表哥,你该不会是喜欢上那小玩意了吧?阿卿也不知道那小玩意那么脆弱,他真就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而已......”

因为着急,他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左云楼摇了摇头,“林昼。”

他的眼里带着些遗憾,林昼僵住了。

“你所说的,都不是重点。”左云楼看向院子那边。

何卿在视频通讯,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这会儿正激烈的争吵着,看起来是暂时没精力注意其他。

于此,左云楼才继续道:“一开始是你告诉他的吧。”

语气云淡风轻。

林昼额上冒出些冷汗。

左云楼:“林昼,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泄露我的信息,更不喜欢某些人擅作主张。”

何卿那边已经结束争吵,左云楼目光移开,“你跟他一起回首都星,把林夜喊过来。”

林夜,是林昼的弟弟。

林昼脸色白了,他没想到仅仅是因为几张图片,自己就要被调走。

林家是左云楼母亲的娘家,也多亏这层关系,林家才捡了不少便宜。本来这靠山稳得很,但偏生,左南岸跟左云楼不是一母同胞,也偏生左云楼虽然能力出众,但到底只能活三十年。

这种情况下,林家当然是趁着左云楼还在的时候使劲捞好处。

其实不仅是林家,林昼自己也是,他需要左云楼身上的人脉,也需要跟着学习。

但现在——

这机会成了他弟弟林夜的。

“你们回去的票我给你们订好了,就在两个小时后。”左云楼从坐上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袖子,在何卿从后院回来之前,抬步离开。

何卿结束了跟自家大哥的通讯后,急匆匆地回来,“林哥,云楼哥呢?”

林昼一张脸青红皂白,“表哥回去了。”

“啊?云楼哥这么快就走了啊!我都没好好跟他解释呢,哎,如果云楼要我道歉的话,我可以跟他道歉的。”何卿垂下眼,掩住眼里的狠辣。

林昼连忙安慰,他最看不得本来骄傲似火的小祖宗露出这般神态,“不用,这事不是你的错。阿卿你也别太伤心,你知道我表哥为人的,不会真对什么特别上心,那小玩意他就玩玩意儿。”

不知道这话哪里戳了何卿一下,他脸色更难看了些。

*

左云楼回来,没在客厅看到燕宁,于是往后院看了眼,后院的透明玻璃门关得好好的,人也没在。

他去了卧室。

结果人也不在卧室里。

站在卧室门口,左云楼眯了眯眸子,正要打开自己的终端查定位,忽见不远处书房里探出一个小脑袋。

“先生回来了?”燕宁其实也是听到动静才出来看看。

左云楼朝他走去,“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养了只小花兔。”

不知道是营养剂的质量好,还是无忧无虑心情好,燕宁被养得油光水滑,脸蛋奶白红润,本来瘦削得硌手的脸颊也多了一点肉,整个人气色非常好。

不过这会儿,这张奶白的小脸蛋上有一撇抹黑,十分不巧,这一撇还在鼻尖上。

手里还拿着毛笔的燕宁愣了下,反应过来连忙用手腕蹭蹭自己的脸。

但因为看不到,他鼻尖上的那抹黑没被抹去。

左云楼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手帕,摁着想要躲的人给他擦,“躲什么?”

燕宁低着眸子。

怪丢脸的。

小十一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两人的脚边,本来圆滚滚的蛋壳从中间分开,露出了储物空间。

左云楼将脏掉的手帕扔进去。

“让我看看,你这一早上都在做什么?能把自己弄成小花脸。”左云楼拉着人朝书桌那边去。

燕宁如实道:“就写写字。”

先前燕宁写的那副对联还在桌上,左云楼一过来就看到了。

“天增岁月人增寿”

“春满乾坤福满门”

上头还有个小横批:福星高照

左云楼愣住。

要现在什么是左云楼最在意的,不是左家最后会落在谁手里,也不是自己布下的局最后能不能按计划收网,而是——

寿命剩下几何!

能不能找些方法延寿。

身体健康排在第一位,剩下的通通都要往后退。

不得不说,燕宁的这对联误打误撞,写到左云楼心坎里去了。

明明一副对联再加上横批也就二十个字出头,但左云楼看了很久很久,久到燕宁都对自己的字没了信心。

“先生,我写得不太好看,您别笑话我。”燕宁小声道。

谁料这话刚说完,他整个就被抱住。

男人清新的雪松香气涌入鼻中,燕宁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站在盛满大雪的雪松下。

“先生......”燕宁不自在。

拥抱太密切了,他极少与人有这类亲密举动。

左云楼将人松开了些,但手还揽在燕宁的肩膀上,“宁宁的字很好看,句子也写得很好,这是写给我的吗?”

被夸了。

燕宁睫羽扑闪两下,“嗯,是给先生,我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写些祝福语给您。”

左云楼笑了下,“我很喜欢小福星的祝福语。”

曾经被冷嘲热讽过,被的谩骂过扫把星,也被诅咒过怎么不去死,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自己是“小福星”,燕宁眼底热了热。

为了不让自己丢脸,燕宁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先生,这是对联,我家乡里的一种特色。每到春节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口贴上对联,有招福气的意思。”

左云楼听到“对联”这词时没什么反应,只当做是知识普及来听,但后面听到“春节”时,瞳仁微微收紧。

“春节?”

竟然是春节。

“春节”左云楼知道,联邦历史学课本里曾记载过。

如今的“喜节”的前身,其实就是春节,是由古蓝水星传承下来的一项重大节日。

也是直到这一刻,左云楼想起——

怪不得之前的燕宁说过的“地球”这么熟悉,那分明就是古蓝水星的别称,只不过比较少用。

可是据左云楼自己所了解的,古蓝水星人很早就灭绝了。

灭绝的原因有自身的不适应,更有......

“先生知道春节啊!”燕宁很高兴,是那种自己家乡为人所知的高兴。

进一步想,先生知道春假,说不定知道地球呢!

燕宁更开心了。

燕宁还想问,但看出他意向的左云楼先一步开口,“到点吃午饭了,去吃饭。”

*

饭后。

燕宁在后院消了食就睡午觉去了,左云楼去了书房。

先前燕宁用过的文房四宝被小十一收拾到一个盒子里,放在房间的书架上,唯独那副写在宣纸上的对联还摊在书桌上。

墨迹已干,俊秀的毛笔字行如流水,大方得体,含着内敛的傲气。

左云楼盯着对联看了会,最后小心地将宣纸收起。

“十一,给我查古蓝水星的资料,凡是我的权限能调出来的,我都要。”

“好的主人。”

这一下午,左云楼都呆在书房里,燕宁午睡起来后见书房的门关着,以为左云楼在忙,就没有去打扰。

他自个在后院溜达了一圈,发现外头热得难受后,又回到屋子里来。

闲来无事,燕宁拿起终端登上恒星的直播平台。

这一上去,他惊讶了。

原先是个零蛋的关注,现在居然涨到了三千三百多。

燕宁惊讶了。

才半天不到,居然有怎么多人关注他,看来直播行业在如今这个时代发展得很好。

主页面点进去能看留言,燕宁看着标着“1689”的小红点,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多人给他留了言。

停顿几秒后到底是点了进去。

主页的评论是按时间来的,最前面三条是热评。

“啊啊啊,鸡笼警告!播主是什么人间宝藏,这字写的太好看了叭,比教科书里的还好看,我要这膝盖何用!”

“明明是进来看字的,鬼知道我为什么看着看着盯着弟弟的脸看!他看起来又奶又乖,我的幻.肢现在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邪恶笑!”

“播主的气质让人很舒服鸭,但是为什么直播的时间这么短!短到我想框框撞大墙!”

燕宁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上你是我一生的幸运我不快乐了

    第一次收到学校要求延迟开学的通知时,沈俞的心情是狂喜的。刚刚看到新闻里介绍现在全国传染病情况严重的时候,她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假期余额,出于对于自己的这条小命还是比较珍惜的心理,她只希望自己的假期还能多延长一点点。一边疯狂上网刷新闻,一边疯狂刷学校官网。几乎已经处于整个人焦灼上火的状态。沈俞亲爱的老妈

  • 我的人生开挂了吗之后来的你,喜欢了谁?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珍惜眼前人,别把最疼爱你的人弄丢了。因为被放鸽子的事,我一连郁闷了好多天。所幸周六的聚餐冲淡了我的恼火。说起聚餐我特别兴奋,虽然和她在一个学校,可是见一面很难,因此学校也流传着一句话“东西校区谈恋爱算是异地恋”。早晨早起吃罢早餐就出了门,虽说明晓沫依旧会迟到,好在我是

  • 多尔衮的宠妻在线阅读来历(上)

    正当天武沉思之时,听到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时,连忙恭敬的跪拜道“晚辈天武,拜见丹帝前辈”毕竟在这丹帝斗帝洞府之中,除了天武这个大活人,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活物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因此这道身影除了这座洞府的主人,万载前的丹帝外还有谁了?。。。。。。。。。。。。。。。。。。。。。。。。。。。。。。。。。。

  • 女配娇宠日常[穿书]之辟邪剑谱(5)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把陷入回忆的秦风拉回了现实。放眼望去,远处几匹骏马朝着福威镖局大开的大门飞奔而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公子,长得英俊潇洒,脸上带有一点富裕之人所特有的傲慢。不过,此时这名公子神色慌张,面色惨白,被疾风带起头发露出的额头之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汗水被吹干后留下的水渍。身后跟者

  • [综英美]如何治好自己在线阅读第二章

    六道仙人兄弟封印辉夜姬后,将神树躯壳外道魔像镇压在月球上,除日向一族之外的羽村一脉全部牵往月球上居住,他们负责监视外道魔像,以防辉夜姬复活。和地球上的日向家族一样,月球上的羽村一脉也分为宗家和分家,宗家向往和平,志在维护六道仙人兄弟构造的和平世界,分家则认为祖先创造的世界是失败的,要将之毁灭、重造。

  • 临·慕在线阅读车祸

    吉普车的司机吓得面容惨白,而由于紧急刹车的惯性导致后座上身材挺拔的男人的鼻梁也差点撞到了前面的座位上。迅速的调整身形,叶从军双手牢牢抓住座椅,低沉道:“怎么回事?”“报告!好像...撞人了...”司机语言结结巴巴,他实在没想到前面的车辆会突然跳下一个人来,听到身后男人传来的沉冷的气息,司机连忙辩解道

  • 我被爱豆逼婚了之为我大唐贺!【第六更】

    “有刺客!”“快快保护陛下!”太极殿内,只听得门外一阵混乱的叫喊声想起,紧接着就是铿锵铿锵的短兵相接之音。大唐文满朝文武此时此刻全部心惊,但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文臣淡定相望,武将则怒目而视。大多数人都在心中思考,有谁胆敢在皇家宴会之上行刺?就连李二的双眼也随之一眯,眸中有寒光闪过。他身侧的长孙皇后神色

  • 原歌之伊始在线阅读第6节

    “抽时间我再画副人物画。”慕纤优的脸一直侧向窗外,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对他们三人说。“谁?难道是赫子睁?你这是没事找事,不招惹他行吗?想想你那天是怎么教训我的!”沈天尧彻底被他们气晕了,皓雪和莫斯口中的赫子铮好像很厉害,像是只要惹到他,天上,地下你都无处藏身,可是他就是不懂优优,

  • 问心殿请柬

    这样的事情,对晓晓来说,影响并不大。说真的,她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给她一点时间恢复,又是活蹦乱跳的。林晓晓的生活又恢复平静。公司﹑宿舍两点一线。每天七点,起床上班,晚上回来也是七点。又变成了一个大宅女星期节假日,偶尔会过小哥那边吃个饭。心情好就自己下下厨,但到外面吃的居多。日子过得,那叫潇遥自在。

  • 王爷你马甲掉了(重生)在线阅读第3章

    顾辞闭上眸子平复心底的情绪,在睁开时,眸中一片清明。不过他的第一印象好像不太好,顾辞薄唇勾了勾。药房里,苏染认真翻阅着医术典籍:“欢欢,这味药怎么药房里没有呢?”沈欢在苏染对面,苏染看她托腮睡得迷糊的样子,伸手扣了扣桌子,这是大长老派来的助手,沈欢,就看到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羞愧:“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