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书棋在线阅读第7章

2021/6/11 6:28:46 作者:绝世小黄鸡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书棋
书棋
作者:绝世小黄鸡来源:纵横中文网
多年后,李惊仙站在九黎最高的山上,俯身望着脚下的山河,轻轻转身,面对手执神谕近乎癫狂的真君,对着身后的万古河山轻轻说了一句:”既然你叫我来了,那老子就不走了“。

皇帝挑了挑眉,开口问道:“元寿说,你托他传话给朕。说‘你已大好了’?怎么?能侍寝了?”

澈玥闻言头低得恨不得钻进地下去,不知道该回是还是不是。

皇帝不耐地皱皱眉:“抬起头来,朕问你话呢。”

澈玥依言抬头,眼神闪烁,还在纠结。

没想到皇帝替她说出了口:“已经大好,就是不愿意侍寝。是吗?”

澈玥艰难地点了点头,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原因,朕也替你想好了。”皇帝略略抬起手边的茶杯,品了一口味道干涩的凉茶。

“朕在你眼里,不过是个会赐赏、好糊弄、夜里抱着暖和的绣花枕头,白日里没了用也不必

去寻,不必去理。”

“朕不是你夫君,更不是皇上。”

“朕的旨意你权且听过算了,也从未往心里去。”

凉茶入口,穿过肺腑,浸着一颗躁了七日的心。

“至于叫你侍寝,便是更不可能了。”

“宁肯冒着犯欺君之罪的危险,也不肯侍。”

“朕在你眼里,竟不堪至此。枉费朕念你年纪小,心性尚未定,留了这么些时日让你悔过。”

澈玥在一旁听得脸色发白,连手也微微抖起来。

皇帝怒极反笑,眼神中不由得带了几分凌厉,手中握着的杯盏几欲捏碎:“看来是朕太纵着你了,才让你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他蓦地起身朝着澈玥走去,走势带风,俊美的脸庞布满阴鸷,把人吓得连连后退。

这惶惶然后退的样子把皇帝气得愈发火冒三丈。

他将人逼得退至墙角,退无可退之处,捏起她单薄的下巴,俯身攫住那人的唇舌。

他吻得急切而狠厉,舌尖在她的口中攻城略地,而她慌乱之中咬了他一口,她实是无意之举,之后便怔愣得不知所措。他看着她眸子里清澈见底的慌乱和惧意,其间还夹杂着那一丝惑人的懵然,胸腔内滔天的热意决了堤。

口齿间溢出的腥甜简直是助兴绝品,吞咽的滋味变得甜美,她的味道似是一壶酒,让他醉得神志不清,躁意燎原。

他的吻更加霸道深入,连呼吸都舍不得放过一丝一毫,手下对于衣服的拉扯更是毫不留情。她的反抗,于她而言是拼命挣扎,于他而言、不过是初生幼兽般、微弱的抗拒。

两人攻守争执之间,澈玥的外袍终是落了地。

待皇帝再用些力拉扯中衣之时,却发现预想中的推拒竟丝毫没有。

睁眼看去,之间怀中人紧闭着的眼角溢出两行清泪,柳眉皱成一团,原本饱满粉嫩的嘴唇已是一片狼藉,血色尽失……

皇帝的理智渐渐回笼,方才交织着欲||火和怒意的急切倏然间毫无影踪。

她的泪清清楚楚地控诉着他的残||暴,教他手上再使不上力气。

他想,自己是有些急过了。

松了力气,怀里的人就如同失了支撑般倚着墙颓然落地。过了一会,她木讷地抬起头失神的瞧着自己,说。

“请你赐死我。”

看着地上人寥落的衣衫,面庞上破碎的泪痕,心如死灰的眼眸。皇帝二十年来第一次感到了心慌和无措。

但他的威仪不能丢,身为国君的威严不能丢。于是他只得装作被扫了兴致,拂袖而去。

徒留澈玥一个人枯坐在墙角,缓缓地躬背蜷缩起来,把头埋进臂弯,任眼泪肆意地流。

*

元寿看着皇帝气冲冲地走了,心里纳闷儿:今天早上听完消息不还乐呵呵的吗?怎么晚上见了人反而变成这幅样子了?

莫不是……那位惹主子爷生气了?

心里这么七上八下地猜测着,元寿听得天子靴在鹅卵石小路上踢得“噌噌”响,也不敢吱声问了。

到了正阳宫,奴才们一看天子那晦暗不明的脸色,都提着心吊着胆做事,不敢有丝毫疏漏。

待到一切都收拾妥当,元寿已经准备领着人退下去的时候,皇帝突然对着他说了一句:“这月都不去了。你打点好,别让她受人欺负。”

这话听起来没头没尾的,元寿却一瞬之间就领悟了皇帝这是在说什么,心下讶异,口中应着“是。”

*

澈玥再没看到过皇帝,自从他那晚走了之后。

她将“山不就我,我不就山”的精神发扬得淋漓尽致,并丝毫不受宫中流言蜚语的影响,依旧每日在宫中过的风生水起。

有什麽好吃的好玩的,派玉儿去司膳坊、司物坊问一句,大都能带回个新鲜的。

期间她还在自家小院儿里捡了一只白底灰花的小猫崽子,洗干净喂了吃食,每天就过上了有猫吸的好日子。

当然,好日子是不能有皇帝出现的,皇帝也很合时宜的没有出现——已经近一个月都没见过了。

小猫刚捡来的时候大概才出生一个月左右,毛软软的,白嫩嫩的,叫声细细的。从它嘴里夺了吃食,它还会奶声奶气地咬着你的手指跟你撒娇,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你手里的小肉条,看你给不给它吃。

这小猫咪仗着自己乖巧软和的外表,骗到了不少小宫女的心。成日里从这处得一些吃食从那处得一些吃食,这才过去不到一月,体重足足涨到了刚来时候的两倍,骨架也长开了些,抱起来也更暖和了。

大约是养得熟了,这猫咪成日里没事就粘着澈玥,它还不大重,又刚巧能暖着澈玥常常凉寒的手尖。于是一人一猫,如影随形。

刚开始猫儿还能安安分分的窝在澈玥怀里,过了没两天,就已经学会蹭着澈玥的外袍自己爬上爬下了。澈玥本来在21世纪的时候就是个云吸猫大户,奈何家中母上大人强烈厌猫,才不能养。这下好了,穿越过来虽然诸事不顺,但好歹是个有猫的人了。

澈玥这颗被古代各种稀奇古怪的制度和规矩勒得死死的心,被这只不知何处来的小猫咪,全然治愈了。

所有的烦恼,好像只要埋在她家球球的背上,轻轻香一口,再握着它脚上软绵绵的肉垫子捏上一捏,就能飞快的烟消云散。

对,她给自己这只小猫取了个名字,特别符合它的睡姿——球球。它睡起觉来蜷成一团,夜里抱在怀里,是个天然的暖宝宝。有了它,澈玥夜里睡起觉来都格外暖和舒服舒服。

这么过了近一个月,这和平的状态突然有一天被人打破了,而这人,毫无意外的是许久没来秀意宫的皇帝。

这天夜里,皇帝批完了堆在御书房的奏折。疲乏之余,忽的就格外想去秀意宫看看那只刺猬的近况,不知她是瘦了还是胖了,开心了还是被人欺侮了。他很有些想念,那双清亮有神,时而俏皮时而坚定的眸子。他又想起那晚的自己……

那些事情……实在是太失控了。

他控制不了自己心里的火,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欲,控制不了自己对于那人步步退后的怒……终是做错了。

听得元寿有意无意的透露出关于秀意宫的消息,跟着那一点虚无缥缈的言语去猜测她对自己的看法。

她派人去了司膳坊领桃花酥,派人去了司物坊借香炉,派人去了司音坊取石笛……

消息源源不断地传来,从一开始的悄悄支着耳朵偷听,到近日来光明正大的询问……他听着她这日益开心起来的日子,心里莫名有些喜,但回头仔细一想,却又有些气。

这丫头没了自己,竟过的这么开心吗?

*

夜里风大,路上偏巧还滴了两滴雨,冷人的紧。皇帝拽了拽周身的裘衣,搓了搓冻得有些凉了的手,步伐更快了些。

到了秀意宫时,里面灯火微弱,想来那人又是早早歇下了。

皇帝看了看这院中,倒是相较前些日子有活气了许多,至少殿前有几株歪歪扭扭的花草了。

敞开腿迈着步子进了内殿,小宫女惊讶着行过礼,匆匆退下去叫人去了。

等了颇久,等来一张面无表情的容颜。

皇帝心里是有些失落的。

按照惯例屏退了下人,两人一坐一站,相顾无言。

皇帝愁的是不知如何开口,既能让人不再心怀芥蒂,又能保住自己的威严。

澈玥倒是不愁,要人没有,要命一条。此刻看见这眉目俊朗神色如常的皇帝,心底只有冷笑。

哼!!!男人!

你看见老娘这张漂亮得能上天的脸了吗?

看见老娘这极品的身材和皮肤了吗?

老娘就是被你杀了穿越回去送死!

也绝不给你!

正当澈玥满脑子慷慨激昂舍身取义之时,一直坐在椅上一言不发的皇帝说话了。

“上一回,是朕有失体统。”

“朕……”

“朕让怒意冲昏了头,心中喜欢你喜欢得紧、就控制不住自己……所幸、没真的做出什么、再无可挽回的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侧微微烧红起来,声音也难得的结结巴巴,实在是不像一个皇帝、倒像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不见你的这二十来日,朕总是时时想起你。”

“怕你被传‘失了恩宠’受人欺侮,怕你想不开要做什么傻事,怕你再不愿瞧朕……”

“听闻你差人往司膳坊讨桃花酥,还赞它味美,朕心底也跟着快活……”

“朕……”

“朕心系你,更心悦你。”

澈玥此刻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回答,索性一言不发。

她设想过千百种皇帝赐死她的理由,设想过皇帝看见她今日倨傲的表情又该如何震怒,设想过无数种自己的死相,甚至……连穿越回去之后自己的死亡都设想好了。

唯独没有设想过,皇帝可能,也许。

是真的喜欢她。

只是这喜欢,澈玥她受不起,也不敢受。

一个见了不过两三面就因为不给睡而差点要了她的命的人,她一介平庸之辈,何德何能得到这人的喜欢?

况且,这喜欢三天两头增增减减,喜欢的这一头挂着千斤重的皇权,另一头挂着后宫三千佳丽的芳心。

这担子也太重了些,她一个21世纪的局外人,挑不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尊之上之最强镇狱系统

    青阳城静谧,这一座城池内的数万百姓,竟是已经被这尊炼气士祭炼了。他这才修炼成九阴魔光。只是在城池外的楚歌没有动声色。青衣!那是青妃安排在楚歌身边的眼线。楚歌这具肉身的之人,乃是一尊炼气士天才!修行十载,就跨入炼气士的五灵境,被域外大周十大天骄。这让青妃忌惮。“庶子身份?生母被害,自身被污。远离楚王府

  • 长公主她一心为民在线阅读第5章

    根据冷无情的记忆,冷无心知道冷父留下的箱子里,有几株药材是专门用于治疗体外创伤的,虽然品阶不高,可也聊胜于无了。小梅放下箱子后,冷无心便道:“小梅,去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啊?”小梅闻言一怔,看着眼前的冷无情,心里五味杂陈。因为此前,少爷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把小梅支开。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冷无情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在线阅读吓尿了

    这时,还没等张子武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叶萧然已经走上前来,顶替了张子武的位置,站到了赵龙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家伙一愣,赵龙显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的叶萧然打伤了他的人。不过在经过周边几人的指点之下,赵龙顿时一阵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向叶萧然逼近一步。“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他不知好歹,我随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