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的女儿是穿越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1 5:50:38 作者:非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女儿是穿越者
我的女儿是穿越者
作者:非我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楚风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全球所有关于二次元的事物都被删除了,更离谱的是,他身后莫名其妙多了个活泼可爱的小萝莉,还奶声奶气的喊他老爸,自称是自己三十年后的女儿,通过时间圣器穿越而来。“老爸,大概三十秒后《生化危机》的世界就要降临了,来不及解释了,快跟我去找宝箱,馨儿带你打怪升级爆宝箱!”“老爸,未来的星际论坛上有好多低价甩卖的秘籍呀,什么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六脉神剑,剑二十三,不灭金身…我帮你下载一些昂!”“老爸,有个暗恋你的阿姨送了我一颗黄金圣龙的宠物蛋,咱们炖着吃了,听说可以美白

老祖抱着男婴和那少妇离开码头,向家中赶去。

因为村庄和码头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他们走了不到一公里就进入所居住的渔村了。然后他们需要经过密集的房屋聚集地,再穿过一座大山,来到山的背面,才能到达他们的家。

老祖的家坐落在极为偏僻的地方,就连每日照射到的阳光都比渔村的其他人家少了一半,春天夏天秋天都还好,洗净晾晒的衣服干的还快些,可是冬天就惨了,常常好几天都晒不干。

在他们家的东南方向,有一棵树,长势有些奇怪,从近处看这棵树只觉得“弯弯曲曲不像样”,但是从远处眺望,这棵树像极了“展翅欲飞的飞鸟”。

有一天,渔村里的一家人请了一个有些道行的道士来家中做法,驱赶邪祟。这个道士也曾学过看相之术,来到渔村发现后山有常人看不见的金色虚影,这个虚影极淡。道士惊奇赶往后山发现冒光的居然是一颗弯弯曲曲的树,啧啧称奇,并说道:“此处人家必出贵人!”。这件事流传了下来,但随着老祖一天天长大却还是靠着打渔补贴家用,同村人并没有当真。

老祖他们住的地方虽然偏僻,却也不是毫无人气,老祖的隔壁住着阿婆一家,除此之外几百米处还三三两两的坐落着几户人家。

老祖抱着孩子和少妇来到家门口,他们家就是一个小茅屋,隔壁阿婆家虽然也是小茅屋,却更大更有质感。

老祖看着家门口的木门,斑驳的木门上却有着秀气端庄的春联,心中想着“如果此次遭遇不测,那么明年的春联谁来写,今年的春联会一直破败下去吗”。少妇看老祖在家门口停下了,疑惑的问道“阿狗,怎么了?”

老祖刚想回答,旁边传来了沧桑急促的声音:“是阿狗吗,阿狗是你吗!”“一定是你回来了!”。阿婆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从旁边的门走了出来。

“阿婆,是我,我从海上侥幸逃生了”老祖一边说一边把孩子交给少妇,急忙转身去搀扶阿婆。少妇连忙行礼。

阿婆姓名已经无从考究了,她和她的孙子蔡新相依为命,平日里她靠着帮人缝补衣物,刺绣来供蔡新,上村里的学塾。因为阿婆的刺绣做的好看,缝补衣物也恰似“画龙点睛”,所以每个月除去日常开销和学塾学费,还略有盈余。

“好好好”阿婆欣慰的说道,脸上的皱纹也笑成了一朵花。

老祖全名叫王狗,当初他父母给他取名字的时候,觉得名字越贱越好养活。王狗的祖上曾经在镇上经商,后来传到他爷爷的时候家道中落,变卖房产地契,最后在乡村偏居一偶。等传到他父亲的手上的时候只剩了这个小茅屋。

“今天晚上一家三口过来吃晚饭,庆祝阿狗劫后余生”阿婆说道,阿婆仿佛年轻了十岁。

在阿狗年幼的时候,父亲去服兵役。就在快两年期满的时候,楚国附近的妖兽突然发动兽潮,那一战死伤无数,就连被誉为“一人抵一军”的“先天高手”都死了几个。阿狗的父亲也在那次战役中命丧妖兽之口。

那一战的一个月后,消息传到村里,母亲刚得知父亲的消息时直接昏倒了。母亲醒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吃饭的时候还是摆上三双碗筷。有好几次年幼的阿狗看到母亲自言自语并且对着空气指手画脚,这样的母亲有些陌生,让年幼的阿狗有些害怕,不敢上前。

有一天阿狗带着捏成小人的棉花糖来找母亲,看到母亲又在自言自语,就想着先在外面玩一会,以往母亲过一阵就会恢复正常的,到那时再来找母亲。阿狗在转身的时候撞到了桌子上还没收拾的碗。

“啪!”的一声,这声响在房间内极为刺耳。阿狗的母亲先是一呆,然后就转过头看向手足无措的年幼阿狗。阿狗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捏着衣角,低下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如果年幼的阿狗此时抬头看母亲的眼睛就会发现,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双目无神,机械的转头,机械的仰视破碎的碗,然后再机械的看看了看阿狗,好似例行公事一般。

正在等待母亲惩罚的阿狗,心里忐忑不安。却没想到母亲走过来,温柔的摸了摸阿狗的头,用温和的语气说道:“阿狗,你没被伤到吧”。

阿狗如释重负,开心的说道:“母亲,没呐。娘你看我手中的糖人漂不漂亮”

母亲抱起年幼的阿狗,走到屋外说道:“真漂亮,娘带你去买更多的糖人好不好”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就不怎么关注阿狗了,此刻阿狗像是得到什么莫大的嘉赏似的,快乐的手舞足蹈说道:“母亲要带我去买糖人了,母亲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阿狗的母亲似有不忍,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那天以后,阿狗的母亲就给阿狗买各种好吃的糖人,各种好玩的玩具,各种好看的衣服。以至于村里的人以为阿狗家是不是发了一笔横财。

突然有一天,母亲把阿狗叫到身旁,对阿狗说道:“阿狗,你去镇上帮母亲到药堂里抓一位草药,两两甘草”。阿狗说:“母亲,你没事吧”。母亲说:“母亲没事,快去吧”。阿狗看了看母亲的脸色,气色红润不像生病的样子,于是说道:“母亲,那我走啦”,说着迈开步伐往门外走去,走到门槛的时候。母亲突然说道:“等等,再让娘看一眼”,阿狗停下脚步,有些疑惑。此时阿狗刚走到门槛处,初春的阳光照射在转身面向母亲的阿狗身上,阿狗显得白里透红煞是可爱。

“母亲还有什么事吗,太阳照的我有些热,没有事我就去镇上给母亲抓药去啦”阿狗一脸天真的说道。“没事了,你去吧”母亲说道。等阿狗出了家门,母亲喃喃自语道:“阿狗,请原谅母亲的自私”。

因为之前帮母亲抓过药,所以对去往镇上药堂的路很是熟悉。阿狗从家中往返镇上大概需要两个时辰。阿狗来到镇上的药堂,这个药堂是老字号了,口碑很好。阿狗来到一楼,向药堂伙计排出两枚铜钱,人小鬼大的说道:“小二,来两两甘草”。至于阿狗为什么会这句话,当然是因为和其他的大人们学的。小二见到阿狗,把肩上的毛巾拿下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并打趣道:“小不点,又来抓药啊”。阿狗故作老成的说道:“谁是小不点,你就比我高一点点而已”。小二看了看不到柜台身高的阿狗,转身找甘草,并且嘴中笑着说:“好好好,尊老爱幼,你说的都对”,说完将包装好的甘草递给了阿狗,并且摸了一下阿狗的头。阿狗虽然心中不忿,但却忙着回家,冷哼了一声,跑出堂门,往家中赶去。

阿狗回到家中的时候,此时正值夕阳时分。阿狗还没有进门就大声嚷嚷道:“母亲,我回来了”。阿狗打开门,冲进母亲的房间,喊道:“母亲,母亲”。看到母亲躺在床上似乎是在睡觉,阿狗蹑手蹑脚走到床前准备给母亲一个惊喜:今天我从药铺回来的时间比以往早半个小时呐。阿狗看到母亲躺在床上,嘴角溢血。手中的药包失手掉落在地,冲到床边,用两只小手使劲的摇晃母亲的肩膀,大声呼喊“母亲,你醒一醒啊”,母亲还是没有反应。不经意间阿狗泪流满面,蜷缩成一团。“母亲,求你了,醒一醒再看看阿狗。以后我再也不要好吃的糖人,好玩的玩具,好看的衣服,我只要你醒过来”。“娘!”阿狗撕心裂肺的喊道。

“对了,说不定娘只是病了,肯定是这样,大夫,我要找大夫”阿狗一边往外跑一边嘴里大喊“大夫!大夫!”

隔壁的阿婆听到阿狗撕心裂肺的那一声“娘!”,于是急匆匆的跑到隔壁就是阿狗家,在阿狗家的门口和出门找医生的阿狗撞了个满怀,阿狗被撞翻在地。看着满脸泪水鼻涕的阿狗,阿婆想拉住阿狗问怎么回事“你娘怎么了”,阿狗起身后,嘴里直喊:“大夫!大夫!”似乎眼里没有阿婆,没有回答阿婆的问题,转而避开阿婆拼命似的奔向村里大夫就诊的地方。

听到“大夫”两个字,阿婆变了脸色,冲进阿狗母亲的卧室。看到阿狗母亲嘴角溢血,心中已经知道事情的十之八九了。试一试阿狗母亲的鼻息,果然。不禁叹息道:“这又是何苦呐”。

阿狗来到村里大夫就诊的地方,只是拉着大夫的衣袖往外扯,因为气喘吁吁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大.....救救...我.....亲”,好一会用哭腔沙哑的说出一句话:“大夫我求您了,快看看我母亲,我母亲昏迷不醒。”看着眼睛红肿的阿狗,大夫动了恻隐之心,没有说什么直接背上治疗用的箱子,跟着阿狗去他家里。路上大夫嫌阿狗速度慢,因为阿狗体力消耗太多,速度变慢了。而在一些治疗中时间就是生命,所以直接抱着阿狗跑,阿狗负责指挥路线。

大夫抱着阿狗来到阿狗家中,发现阿婆在屋里,因为阿婆不放心阿狗,一直守着。大夫直接跑到阿狗母亲面前,大夫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了。但还是试了试鼻息,没有。一旁的阿狗紧张的看着大夫。大夫不禁长叹一口气,说道:“你母亲已经去世了,服毒,鹤顶红”。说罢不忍再看阿狗的表情。

阿狗狰狞道:“你胡说!你胡说!明明是你医术不好!”“你个庸医!”说着说着就要扑上大夫。阿狗被阿婆制止,抱在怀中,阿狗不断挣扎并且说道:“母亲怎么可能会丢下我!”“我买的甘草她还没用呐!”“你们凭什么说她死了!”“你们都在演戏骗我对不对”“母亲你今天早上还和我说我们明天一起去放风筝”“母亲还说以后的冬天都会给我暖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慢慢的阿狗的声音越来越低,阿狗悲痛欲绝晕倒了。

大夫走的时候,在桌上放了几包平复情绪的药草,连连叹道:“可怜!可怜!”。

阿狗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阿狗走到昨天母亲让他停下的门槛处,坐了下来。

清晨的第一褛阳光照射到身上。灰尘在空中追逐嬉闹;远处的蜜蜂在花朵上采蜜儿;脚边的青草在露水中照镜子;柳树上的朵朵嫩芽在阳光下排着队跳舞;躲猫猫的鸟儿坐在树上鼓掌;阿狗没了母亲。

阿狗母亲的后事,由阿婆帮忙办理。此后阿婆多了一个义子。

阿狗答应阿婆晚上一家三口会去吃饭。阿婆看了看阿狗和那个少妇,打趣道:“行了,你们进屋里去吧,不打扰小两口腻歪了。”

阿狗和那少妇都不好意思了,阿狗挠了挠头,那少妇羞红了脸颊。阿婆看到小两口如此有趣,也哈哈一笑回屋里去了。阿狗和那少妇目送阿婆进了屋关上门,他们才进屋关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之遭遇刺客(6)

    自从赵信跟着叶琳萱一起走以后,前面有一位青春靓丽的姑娘,后面跟着一个穿着邋遢的青年,这样的一对组合让人感到一股深深的违和感。这一路上感受着那些路人别样的目光和回头率,赵信感到很是满意,自己以前都让老哥抢了自己的风头,从来没有人注意过自己。这次终于有人注意自己了,虽然他们都是在看叶琳萱,自己也不过是沾

  • 魔鬼看剑第三章在线阅读

    隔天,两人坐在餐桌面前,享受着丰盛的早餐,灵瑶儿开口到“我明天去教堂。”吃着美味的早餐,淡淡的说着。“你要干什么去!我不准许!”杉木立马就炸毛了一样,什么华丽不华丽的都抛到脑后去了。“别激动,我只是去,想到爹告诉她的话,顿了顿···参加比赛而已,又不是不回来。”她的声音虽然透着幼稚,但是确实很风轻云

  • 天师养鬼日常罗花

    租在一间小房子,到了冬天,李四早上起来,寒冷使身体缩成一团。房子里面很冷,桌子放着一个手机,一不小心,把手机摔在地上,没有破屏幕。李四家里没有几个人,来大城市打工,生活不容易,每天心情都很慌张。以前李四学修车,工资太低,所以就放弃修车。晚上下班,回家路上,寒风刺骨,陌生的地方。睡觉翻来覆去,失眠的夜

  • 用美食称霸星际第2章在线阅读

    更何况,在场的诸人,能有现在的地位和实力,谁不曾受过启的恩惠与照顾,平时无人计较,不过是大家都各有心思。但是,刚才启紫微已经,说明退出共主之争,自己还如此激烈的反问。在场的诸人里,自然有人感念过去,启,对于他们的照顾,和启紫微,退出共主之争的行为,联合打压自己。想到此处,武神兵渐渐冷静下来,身上激荡

  • 盗墓:从老九门开始刨坟到世界第二章

    五天后,尤离的新电影杀青,让助理直接定了当天飞颐城的机票,晚上八点的航班。等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因为官方已经放出剧组杀青的消息,她今晚不回去,明天估计粉丝堵得连机场都出不去。她在飞机上睡了一路,下了飞机口罩墨镜一直戴着,直接从内部通道坐上公司来接她的车。从机场正门绕过去的时候,还能看见那围成一

  • 捡个妖怪当相公在线阅读第4节

    早许多,一来是黑衣人的迷魂散配得并不纯粹,二是操行之苦练十多年,内功已有一定火候。黑衣人迷迷糊糊醒来,只觉得头脑一片混乱,心底似乎有火苗要冒出来,烧得身难受。操行之焕然一新道:“魔教既然……”说话啊,黑衣人不谢打脸的道显然操大侠的内力正在气散….可恶!可恶啊!操大侠发怒道:“既然使用毒药~迷惑散”毒

  • 重生之金瞳妖妻在线阅读第6节

    时间过得真快,离出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李青龙穿越后还没有来过练兵场,虽然青龙军是青龙王的亲兵,与青龙王是浴血奋战的同袍,但是他这个李青龙还没有和青龙军磨合过,不知道能不能hold住,所以出征前他一定得让众将士绝对服从他的命令,这样一个崭新的青龙王才能够依然一呼百应!想着,他唤侍卫卫蓝:卫蓝,你拿上本

  • 执野第5章在线阅读

    船身一震,甲板上的乘客都东倒西歪,混杂着惊慌的哭天抢地。锦绣一手把住船舷的桅杆以稳住自己摇晃的身体,一手把元夏从甲板上拉起靠在船舷上,两人紧抓着桅杆,头发被突如其来的海风吹得零散飞舞。船停止了晃动,相识的、不相识的人们紧紧抱在一起,望着天空的妖魔瑟瑟发抖。锦绣也向天空看去:无数的妖魔在天空中飞舞、盘

  • 杂草修炼法门胜读十年书

    “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见张生如此,白衣连忙将张生扶起。“张大哥,不必行此大礼,折煞兄弟了,兄弟心中也是一直佩服张大哥,还请大哥休要妄自菲薄,当今时局,张大哥所作无可厚非”。“可要想舍生取义岂非易事,如今金贼势大,敌众我寡,万万不可以卵击石,你看如今大多人也不过只是妄送了性命,舍身倒是做

  • 因为太强,世界与我为敌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卷风起云涌1启程h市,这个华夏国一线城市,在其繁华的外表下谁知道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黑暗升平大厦这座高楼在h市可是无人不晓,只因它是天鋁国际集团总部所在地,天鋁可是国际有名的大企业,所涉及的范围极广,毫不夸张的说,在h市有一半商业交易都与天鋁有关。但那辉煌的表面下是异能界的超大型刺杀势力—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