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全民宫斗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0:37:08 作者:坤子哥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民宫斗
全民宫斗
作者:坤子哥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夜之间,后宫所有嫔妃都得到了宫斗系统,只除了余晚晚她如同被抛弃在外的人一般,每天晚上都会听到系统的兑换消息“恭喜静嫔成功兑换一级技能【媚眼如丝】。”“恭喜丽嫔成功兑换一级技能【弱柳扶风】。”“……”麻蛋,不能这么欺负人的好不好!当所有的妃嫔都因为系统的加成变得人比花娇,余晚晚就如同误入百花深处的一颗绿油油的大白菜~~~余晚晚:好白菜都被猪拱了……某人:你说谁是猪!无责任阅读提示:1.本文架空,不考据!!!2.宫斗文,男主已定,不是皇帝,3.苏文,苏文,苏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女主没有系统也肤白

两天时间,按照沈辉的尿性,估计又得在游戏中度过大半的时间。晚上沈辉刚上线,队群里已经讨论的热火朝天,原来是吴迪推荐大家玩一款新的策略游戏,大致是不定时系统会发布任务,然后大家一起组队来完成。还没来得及听完具体规则,有的队友就已经不耐烦了,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款游戏,网上也搜不到相关信息,肯定不怎么样。

沈辉还没来的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看到吴迪的消息就想起马上想到自己对面的大叔,这两天好像都没碰见过。又想起了安南省庐州市,想起了自己的舍友,自打毕业各奔东西后就没有再联系过,不知道他近况如何。

沈辉借故说公司催他改个方案就下了线,又找到QQ客户端,登陆进去。已经好久没有登过QQ了,看到那好友列表里一排排的头像,不禁感慨万千,好像自打不常用QQ后,列表里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也都少了联系,新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再加,毕业之后确实不一样了。

沈辉找到舍友韩民的头像,点开对话框,发了一句,“民仔,死哪去了?”

韩民和沈辉是江滨市工大计算机系的同班同学,大学时韩民长的孔武有力,但却懒得出奇,经常窝在宿舍不去上课,平时抄抄沈辉的作业,期末考试居然也都神奇的低空通过。但临近毕业,找工作时他就暴露无疑了。计算机专业就业靠的是硬实力,韩民笔试面试肯定都混不过去,直到毕业,他也没能在江滨市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毕业临行前,他跟大家说准备回老家发展,并豪放的跟大家说,有时间一定要去他老家逛逛,自己一定尽地主之谊,让大家吃好玩好。

韩民的头像从灰色变成了彩色,一行信息蹦了出来,“辉仔,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我,你小子混好了不认人了?”

“哪里哪里”,寒暄一通之后,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沈辉于是得知韩民回到家乡后,报名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现在成为了一名警察。

“你这体格还蛮适合警察的嘛,奇了怪了,我最近老是跟警察打交道”。

“打什么交道,你小子干坏事了?”。

“我可没那个胆,做项目嘛”。

沈辉胡乱的给韩民介绍了一通,说这两天在公安局加班工作累坏了,放他两天假。

那你来我这玩吧,我正好也闲着,带着你好吃好喝。

沈辉心想出去玩玩也不错,工作后天天闷头写代码,都没怎么出去玩玩,不过这样还的再请两天假,就说自己累生病了应该可以混去过。但一查交通,沈辉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坐火车要13个小时啊,太远了”。

“让你看看我当年上学多不容易,都累瘦了”,韩民戏谑道。

“嗯,肯定是学习累瘦的”,沈辉回了一句。

沈辉转念一想,正好可以去那里查一查对门大叔的底细,万一有什么收获呢,就这么定了,沈辉同意了韩民的盛情邀请。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沈辉就出发前往火车站,走出门梯口时,他向对面的房间深深地瞥了一眼。

江滨市到庐州市只有一班火车,估计傍晚时分才能抵达目的地。

居然是绿皮车,本来想上车好好补个觉的沈辉一进车厢就感受到了拥挤。行李架上各式各样的行李塞得满满当当,座位上也都已经坐满了人,有老人,有抱小孩的,还有没有座的人偎依在座位旁边,售货员时不时的推着小车穿堂而过。

沈辉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休息是不可能了,沈辉便把目光投向窗外。时值早春,窗外光秃秃的山丘和土地开始有了一些绿色,不时会看见有农民在地里劳作,伴随着火车况且况且的行驶声,临近中午,暖洋洋的太阳晒的沈辉昏昏欲睡。

沈辉刚刚眯上眼,就被狠狠的碰了一下,马上醒了过来。发现是他的邻座刚下车,新上来的乘客在往行李架上放东西。乘客见状,忙向沈辉说抱歉,沈辉摆摆手,又重新望向窗外。

讪讪的乘客打破了尴尬,“小伙子这是到哪里去啊?”

“庐州”。

“我就是那里的人呐,你去探亲还是出差?”

“额,旅游”,沈辉礼貌性的回答。

“旅游? 哎呦,我们那个山沟沟有啥好旅的嘛,没听说有啥好东西嘛”。

沈辉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我们那有很多的古寺古塔,各乡各镇都有,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定年头了,据说有专家去考察说有很大的价值。也不知道有没有开发保护,毁掉就可惜喽”,乘客侃侃而谈。

“有什么东西?”,乘客的话带有浓重的口音,沈辉一时没听清楚。

“寺庙,佛塔,知道不? 看你是个文化人,要是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

沈辉这时想起对面大叔房间里挂的那张照片,照片里湖边的石塔。难道照片里的石塔就是这乘客说的佛塔其中的一座?

临近天黑,火车终于摇摇摆摆的驶进了庐州市的火车站,一停车,大家都乌泱泱的涌向出站口,一时喧闹无比。往外远望,都是一排排低矮破旧的楼房,感觉空气中有一股煤灰的味道,和江滨市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隔老远沈辉就看到身材魁梧的韩民站在出站口外,等沈辉刚一出口,立马迎了上来。寒暄一通后,韩民就拉着沈辉去喝酒,说给他接风洗尘。拗不过他,已经一路疲惫的沈辉不得不打起精神跟着他走。

“尝尝我们本地特色的大烤串”,他们在市区的一家烤串店坐了下来,“服务员,来两扎啤酒”,韩民马上招呼来服务员点菜。

沈辉他们大学时宿舍也经常出去聚会喝酒,烤串也是首选,一边喝酒撸串一边吹牛皮感觉特别潇洒,韩民体型魁梧,酒量也最大,沈辉可不敢跟他比。

酒入肚几瓶,话匣也就全打开了,他们回忆起大学时的事情,眉飞色舞。聊到近况,韩民说他在刑警,虽然不是科班出门,但凭借他的体格,出警抓人也是一把好手。

沈辉也说了说自己的近况,和自己了解到的其他同学的情况,不知不觉间已酒足饭饱。韩民给沈辉找个宾馆,说第二天过来接他四下转转。

沈辉酒喝得混混沉沉,回到宾馆倒头就睡着了。

“进来了吗?都”,是吴迪的声音。

吴迪说服大家玩他推荐的游戏,沈辉的缺席使得整个团队只有四个人,尹剑、吴迪、卫来、周密、。吴迪给大家一一发送了游戏安装包,待大家都安装完毕,界面上都出现了两个红色的大字“进化”。

四个人都分别选择了一个人物形象,刚开始四个人在游戏中顺着一条走廊一直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个房间,等他们都进入了房间,门自动的关闭了,然后屏幕突然黑掉了。

“我的电脑出问题了”,卫来抱怨道。

“傻不傻,我的也这样,应该是游戏的问题”,周密回复说。

正在说着,屏幕又都亮了起来。

"我居然死了!"队长尹剑惊呼,“怎么回事?”

只见尹剑的人物躺在房间的地板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就在这时,屏幕上打出一则说明,“一名玩家已死亡,凶手就是在座的各位玩家中的一员,请大家在房间里寻找线索,找出凶手,本局一共有三个线索,三个线索找到后请大家投票选出凶手”。

“原来是侦探游戏,还挺刺激的嘛,不过为啥死的是我?”,尹剑不满的说。

大家七嘴八舌交流一通之后,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时大家才仔细打量起来这个房间,房间很大,一款古典吊灯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四周陈设着书柜、壁炉、桌椅等物品,试了一下,随便点击物品都可以移动,游戏效果相当逼真。

吴迪走到尹剑的尸体旁边,居然把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有匕首就应该有匕首刀鞘吧,于是他们四下寻找刀鞘。

在房间角落的桌子旁边,他们很容易的找到了匕首刀鞘,按照系统的提示把匕首插入刀鞘后。屏幕跳出第一个线索,两个字“上海”。

“上海?”,大家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上海不是一个城市吗?这和游戏有什么关系?和杀人又有什么关系?

大家陷入了不解之中,对这条线索无从下手。

要不马上找找下一个线索吧,不要困在这上面,周密提议说。

这时,吴迪插话说“会不会这关键词和我们本身的身份有关?你看,卫来你现在就在上海吧?”。

“我在上海和这个有啥关系,肯定是巧合,你说过你还在上海上过学呢”,卫来回怼了一下吴迪。

“我只是举了个例子,万一上海不是指上海这个地方,而是指大海呢,那周密还是出生在海边呢”,吴迪又说。

“哈哈,那你们三个都还有嫌疑啊,这个关键词很模糊啊”,尹剑笑道,“不行,还得继续找线索”。

游戏中的三人又在房间里寻寻觅觅,一时却没有什么结果,语音里又嘈杂了起来。

这时尹剑有些不耐烦了,嚷道“你们不会去书柜那里看看嘛!,要不是我挂了不能动,我肯定去那里找”。

周密离得最近,就听尹剑说的就走到书柜前,拿起来书柜上的一本圣经,刚打开,只见一个闪着金光的信封飘落下来,落到地板上。周密忙俯身捡起,只见此时,信封打开,信纸旋即展开,上书“熟练”两个字。

“熟练?这又是什么玄机?”

“我知道了,肯定指打游戏,谁打的熟练谁的嫌疑最大!”,卫来抢着说了一句。

“咱里面游戏玩的熟的,除了我之外,吴迪和周密也都是大神级别的,卫来和沈辉都略菜,按照这么推断,应该是周密、吴迪你们中间一个!”,队长尹剑提高了嗓音。

周密、吴迪都不说话,如果按这么推断,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辩驳的,卫来在旁边洋洋得意,终于把自己给撇清了,余下来就旁观看好戏就好。

可是这依然无法定位到一个人的头上,所以还得继续找线索才行。

最后一个线索的寻找异常困难,他们几乎点击和移动了房间里所有的物品,却一无所获。烦不可耐的他们几乎都要退出游戏去睡觉了。这时吴迪建议是不是线索并不在房间中的物品里,而是一种展示形式。于是他走到门前,点击了门旁边的灯开关。顿时,房间一片漆黑,但大家发现在屋子的一面墙上却发出幽幽的蓝光,凑过去一瞧,确是“蛋糕”两个字。

“蛋糕?这又暗示什么?”,卫来说。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队长尹剑高呼,“是周密,凶手是周密”。

“为什么是他?”,大家齐问。

“我记起来了,周密曾经说过他的生日是3月10日,今天就是三月10号,所以和蛋糕很有关系”。

“原来如此”,卫来恍然大悟。

“难道真是我?”周密也不禁问。

于是大家也都统一了意见,最后的投票环节大家一致都投了周密。只见系统这时响起一个声音“恭喜,闯关成功”,并且回放了一段周密拿匕首捅向尹剑的动画。

“真的是我啊!”,周密喊道,“我其实也不知道啊”。

大家终于安静了下来,尹剑说“这游戏还真特么有意思,过瘾,以后咱多玩啊,还有祝周密生日快乐啊”。

周密、吴迪、卫来纷纷附和,给周密庆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夺舍全人类之融合功法(第五更,免费鲜花更新了,求)

    兜帽男被提了起来,手中的匕首无论怎么用力都不得寸进。“没想到明教动作这么迅速,四个先天境界的也不是大白菜,真是舍得下本呢,还好这小子不是硬骨头什么都说了。”回到已经修葺好的房间。“呼……可以开始了,准备提升功法等级。”“不过要选择先升级什么呢。”叶岚思考了起来。加上昨晚被神秘的王前辈干掉的虚魂,叶岚

  • 恋上我的妖魅殿下在线阅读妆

    看着旁若无人讨论换新娘的众人,顾千城眼中寒光更甚,冰冷的眸子如同利刃。薄情父亲、狠毒继母、无情良人,顾千城的人生,就是各种的悲剧的叠加。难怪,难怪原主会生生气死,哪怕是她面对这样的亲人,也会忍不住想要杀人。哈哈哈……在顾千城突然笑了,笑得灿烂夺目,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笑得比哭还要悲伤,因她这一笑,众

  • 大秦之混吃等死在线阅读第5章

    秦枫看了看书稿,想了想自己现在。也忒悲催了。以前自己看小说的时候,别人穿越,都是各种吊炸天,主角王八之气一发,无数美女投怀送抱。而自己穿越倒好,什么都没干呢,先欠了一屁、股债。人比人气死人啊。想到自己欠的那屁、股债,秦枫就停止各种抱怨。打起精神开始往网上传书了。唯一的好处就是系统已经把书稿全部复制在

  • 阴阳妆在线阅读第7节

    ~“我攒了两天的粮食,今天做了3个包子,龍马那么壮,肯定吃的多。”罗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好似这包子,不是给龍马吃了,而是她吃掉了一样。对于这一点,龍马却是不知道。“不过,我毕竟是有了凯皇的经验。再加上,我觉得在查克拉控制方面,自己的天赋,或许比想象中高一些。”他立刻开始控制查克拉,进行踩水训

  • 妖爹当道,爸爸来了在线阅读第十节

    咚!那道人影刚冲进路西法身前,路西法淡淡伸出手。就好像那道人影自己撞上来一般,自己卡在了路西法的手中。弯刃硬生生卡在空中,路西法的手掌正好掐住了她的脖子,遏制了她的攻击。路西法也才看清,攻击自己的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或许应该说是一个少女,她的皮肤很白,容貌很美,甚至比之前的天使流月还要美上一

  • 最后一块龙晶体之婚礼进行时

    “靠!行了!你牛!有什么条件?说!”胡一菲崩溃的大吼道陆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还没吃饭,要不婚礼完了,你给我做饭怎样?”胡一菲听了两眼一发亮“真的?”陆尘看了胡一菲一眼,突然想起了公寓众人被胡一菲恐怖厨艺支配的恐惧,于是他赶忙开口道“一菲啊,我看婚礼也快开始了,你这个新娘御赐的总导演不在场是不是有点

  • 妖兽都市之神级卡皇第十章在线阅读

    【名称:伯莱世嘉(世界树,唯一绑定)特性:万界之心(兵种基础产量提升十倍,仅限正义阵营,可修建正义阵营巢穴,不会造成冲突,不提供图纸)天赋:精灵之母(创造属于伯莱世嘉的精灵族,需要投入资源,根据投入资源创造精灵,潜力上限与城市发展度相关,第一次免费,且不受规则限制)拥有建筑:无资源:无可建造:大本营

  • 前世鬼缘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新世界某一处夏岛。根据消息,白胡子已跌落四皇的圣坛,新任四皇黑胡子蒂奇顺利继位,以占据新世界的众多岛屿,各方新势力也开始吞噬原隶属于白胡子的领地。不过,白胡子本人也只抱住了几座重点岛屿,而人鱼岛最终遗憾落入夏洛特.玲玲的手里。旧时代已经落幕,新的时代拉开了序幕。“谢谢你了。”马尔科看着眼睛半阖着,

  • 完美闯关指南[无限]在线阅读第6章

    四年后,A市,玉人美容院。温暖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正准备关门,见财务部的小吴还没走,于是向她走了过去。“怎么了,小吴,怎么还不回家呀。”温暖关切的问道。“温暖姐,咱们美容院真的要关掉吗?”小吴看起来有些伤心。“小吴,我说了,不算关掉,是搬去S市,那边有个大老板要投资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将店面迁去S市。”

  • 恶搞之魂在线阅读惹我就是桶一样的下场

    “同志们!起床啦!”花言一早起床就开始叫人起床“花言啊!我们真的很困啊!”茶语在卧室门口幽幽的来了一句“谁让你们半夜三更不睡觉,三个人玩斗地主的。”花言傲娇的说“谁说我半夜三更打斗地主啦!我明明在更文好么!”端木花季慢悠悠的起床之后倚在门槛上也幽幽的来一句“哇塞!端木啊,你昨晚没睡觉么!这么重的黑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