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开局百万技能点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21:15:22 作者:两级反转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百万技能点
开局百万技能点
作者:两级反转来源:飞卢小说网
“恭喜宿主全属性升级至神级(100/100),成为无所不能的篮球之神!”和詹姆斯比耐操;和库里比三分;和莱昂纳德比防守:和拉文比扣篮……詹姆斯:能和萧处在同一个时代,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库里:萧才是NBA历史上最会投三分的人!莱昂纳德:萧的进攻无人能挡,更可怕的是,他的防守也无懈可击!拉文:我只是扣篮王,而萧是扣篮之神!‘篮球之神’乔丹:从萧进入联盟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走下神坛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御幸一也比平常晚了一点结束练习。

他去更衣室路上远远看见铁栏另一头小礼与那个乡下来的愣头小子相向而立,约莫是说服对方来到青道“棒球留学”。他因而也想起不久前在练习场上那令他肾上腺激素不正常分泌的是十一球——说不上完美,甚至有点稚嫩的鲁莽——却不知怎地令他仿佛记起了最初决意蹲守在捕手这个位置时的那个下午,自己听到第一声来自属于自己的捕手手套与棒球发出清脆声响的心情。

那素不相识的只会用直球决胜负的左投手一改方才的活力四射,低垂着脑袋听高岛礼讲话,突然似有所感地朝御幸的方向望了眼,却乍一触及御幸略带兴味的目光便好像触电一般一惊、慌忙收回了目光,然后对着高岛礼摇了摇头。

“这是要拒绝?”御幸想着,路过二人身边的时候那男孩又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则回以一个斜歪嘴巴、看上去并不怎么像的鼓励笑容。

“……让我……考虑一下。一周后……不,三天后给你答复。”

他听见对方这么说着,事不关己地耸耸肩膀,快步走向目的地,推开了更衣室的大门。

这么个小插曲很快就被满脑子棒球的御幸一也抛到脑后,乃至他二年级伊始的第一次社团活动,在练习场集合的人员中看见那小鬼站在第一排最右边位置时,在自己记忆中翻找了一番才想起这么一号人物来。

青道棒球社的传统是在秋季学期第一场练习前新老社员一同集合,故比平日里训练时间略微提早。御幸一也向来晨练踩着时间点到,这么一提早,再加之前一天晚上在宿舍开心地看偶像碟片,一不小心就晚起迟到了。

他弯腰躲在竖柜的后方,忖着似乎是没什么靠谱的方法能令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集合队伍。眼前一年级的新生在一个接一个地进行自我介绍,轮到那小鬼时,不知是否是御幸的错觉,那家伙准确无误地朝他躲藏的方向望过来——他也不知对方那角度能不能瞧见现在自己这一副没甚形象的样子。

然而蹩脚投手似乎只是这么短促地一瞥,嘴角扯了个微不可见的笑容后冲着那可遮蔽的竖柜眨了眨眼,便迅速转圜了目光回到背对着御幸的监督身上。

“Boss早上好!鄙人泽村荣纯!”他听见泽村的大嗓门响起,惊得附近停在地面上觅食的麻雀急慌慌地呼啦啦张开翅膀,争先向天空逃命。“来自赤城中学!是即将成为王牌投手的男人!”

新人在自我介绍时通常会提及自己喜欢的球员,以及中意的位置。御幸眯起眼睛笑得畅快,心想,“这莽莽撞撞的小鬼头,中意的位置都不提,直接就说是王牌了——大概是真傻。”

这不是讲述航海故事的漫画,在以实力取胜的运动社团,这么不知轻重的宣言大概只能徒惹他人不屑与笑话。泽村这话像是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如波的湖面上,激起了一圈一圈不满的浪来。御幸便趁一群人都冲着这家伙一惊一乍的时候混入了集合队伍的第二排。

然后被目光如炬的片冈监督拎出来,勒令拖着轮胎绕球场上罚跑。

然而接下来的时间里,归属一军的御幸一也和还在准备对内练习赛的泽村荣纯并无什么交集,倒是与自己同年级的仓持洋一与这个吵闹的一年级生似乎臭味相投,很快就在同一间宿舍里处出了点没朋友的御幸难以描述的感情,甚至在御幸表达对一年级的另一投手降谷晓的看好时偶有对泽村的维护之意,实在令他啧啧称奇。

“你们这么快就混熟的话,感觉那小子应该是挺好相处一家伙?”御幸趴在自己的课桌上,用课本挡住了自己的脸,在仓持表述对方虽然总是偷吃布丁但偶尔还是挺努力的时候开口好奇道,“我倒觉得这种喜欢大声嚷嚷的家伙挺令人头疼的。不过某种意义上,你们俩都是属于——诺——”

御幸露了双眼在外,食指指向斜前方同班男同学手里的漫画封面,似乎画着男主角挥手的样子,“那种莫名其妙就热血沸腾的家伙。”

“是。”仓持懒洋洋地回头看了眼御幸指着的方向,“和你这种在球场外就懒懒散散的没朋友的家伙完全不一样,所以大概你们确实也是做不了朋友的。”

“啊在你眼里,我居然是这么冷漠的人吗?”御幸夸张地感叹了一声,语气里却毫无诚意,“不过我倒觉得是那小子对我好像是不怎么热络。”

仓持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他明明是脑袋上装了个‘御幸一也感应器’,在教学区也好、练习场也好,总老远就感应到你这家伙的气息,格外恭敬地对你鞠躬喊‘前辈’——这有什么不对吗?”

这的确是再正确不过的社团内前后辈的相处模式,可御幸一也总暗暗觉得两人应该不是这样一种相处模式——怎么说呢,太过于正常与平静,明明应该是更加鸡飞狗跳的相处日常,譬如说咬牙切齿地指着自己鼻尖一字一顿地吼“御、幸、前、辈”才对呀。

不过他也是把这种诡异的感觉压在心里,没想与仓持相分享,否则对方对他的形容词除了“没朋友”外大概还要再加上一个“抖M”。

他转了转眼,换了个方式,“比如说吧。一年级另一个,就有私下提到过让我接他的球什么的——当然啦,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啦。但你这小舍友却是从来没来找过我哩,你不觉得这不太符合他一来就嚷着要当王牌的人设吗?”

“嗯?你不知道吗?”仓持有些诧异,“这小子不知从哪儿听说了些什么,刚来就向监督请求,如果他顺利进入一军,就请让克里斯前辈指导他投球呀?”

这回御幸是真吓了一跳,猛地从课本里抬起头来,嗫嚅着没说出话来。

“反正那小子其实傻愣愣的,还挺卖力的。”对人性特点天生敏感的猎豹总结陈词,“与生俱来的力量与速度是天赋,不认输和不被挫折打倒也是一种天赋吧。”

“可惜世界上太多事情,即便努力了也没什么结果。”

御幸脑袋上挨了同伴重重的一个拳头,“这话从你这天才嘴里说出来实在、非常、格外可恨,我感觉我每根骨头都在叫嚣着揍你一顿。”

“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别急着动手啊!”

御幸嬉皮笑脸地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瓜,此时上课铃声正好响起,他仍然是一副没个正形的样子,仓持不再理会他,把椅子挪回原来位置,正过身准备上课,却听御幸在他背后没头没脑说了句。

“努力了可能仍然没用。但不努力的话,肯定没用。”

后来御幸一也回想起少年时代的这个普通下午,没有阳光也没有风,乌云密布仿佛雷雨将至,白炽灯光下他与损友一通乱扯——也觉得一切万物果然冥冥中自有定数,他那么早就把漂亮话挂在了口中,却是在很久以后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

  • 我把末日献给了国家伤口撒盐

    杂乱无章的柴房中躺着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子,女子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更刺目的却是身上的血迹斑斑,道道伤口皮开肉绽,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的缘故,伤口大都红肿,有的更甚至流脓流血,红白相交,引得苍蝇横飞,看上去触目惊心得很。“来人,把那个小贱人给我拖出来!”一道尖锐的女声扰乱这满室的死气沉沉。春芽双手

  • 龙腾江山之是人间绝色(1)

    江上无波,白沙提畔杨柳垂垂,正是杭州西湖最美的风景。陆小凤租了一条船,船上请了杭州踏春阁最好的清倌来奏琴伴酒,他却懒洋洋地躺在床头晒着太阳,像是根本就看不见船舱里的美人似的。或许这是因为他请这位清倌来,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招待朋友。西门吹雪踏上船舷的时候,陆小凤的嘴角总算是浮上了笑。但他仍然赖

  • 虐渣路上找老攻[快穿]王峰

    王峰,为练邪功,屠尽一城十万三千人,本应消灭,然念之修行不易,今日封印至此,他日如若悔过,吾自当将汝放出,凤里牺留。“这个人居然是女娲娘娘当年亲自封印的耶,女娲娘娘心地真是善良,他杀了这么多人,居然只是封印他。”明月有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开心的叫了起来。“这不是叫凤里牺的人写下的嘛,怎么变师兄口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