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我喜欢你很久了第七章

2021/6/11 1:46:38 作者:连城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喜欢你很久了
作者:连城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人不易,世路艰辛,没有报酬的事还是少做除了行善与去爱你不用想着它们的回馈,因为有幸相遇时自己的心就已在时间的荒野中,开出了永生的花来

Chapter 7

“能意味着什么?”

斑皱了皱眉头,不明白眼前这女人干吗冒出这么一句废话。

这个时代虽然男性是战场主力,但也是有不少女中豪杰的,像宇智波这样的大家族更是有不少女忍者,而这些女忍者为了行动方便在服饰上也经常以男装为主。

因此在斑看来,女人穿男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就将就一晚上而已,没必要挑剔什么吧。

不过在女性面前,斑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风度,只是略显不耐地补充道:

“放心,衣服是干净的。当然,你要是不嫌弃你衣服上染的血腥味儿,也可以不换。”

明音单手托着下巴,注视着斑那“清纯不做作毫无邪念”的眼神,忍不住嗤笑出声。

这位年轻的族长大人虽然长着一张老司机的脸,内里原来是个青涩直男钢铁boy啊。

“你笑什么?”斑虽然在应对女人上没什么经验,但是他总觉得眼前这女人笑得不怀好意。

“没什么,别在意。”明音摆了摆手,接着拿起手中这身衣服,“那么,多谢了,斑君。”

“换好衣服叫我。”

说罢,斑便退出房间,拉上了门。

……

“我换好了,进来吧。”

背靠着屋门思索着事情的斑在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后,转身推开门重新走入室内。只是在看到一派慵懒样地坐在榻榻米上的少女后,瞬间怔住了,接着眼神躲避似地瞥向一旁:

“你不会把衣服穿好吗?”

本就如瓷器般细嫩的肌肤包裹在藏蓝色的浴衣下更显出白净,松松垮垮的衣服虽然勾勒不出少女曼妙的身姿,然而半敞着的领口下所隐隐约约流露出的风光、白皙的脖颈上搭着的几缕乌黑发丝,都更添一份旖旎之感。

“我也想啊,可是你的这身衣服对我来说还是太大了。”明音表示自己也很委屈的好吗,我可完全没有要勾引你这种清纯直男的兴趣,“斑君你在战场上应该也斩杀过不少女忍者吧,见过的各种女性尸体应该也多了去了,所以别反应这么大嘛。”

“哪有活人会把自己和尸体相提并论的!”斑觉得眼前这女人脑回路也是清奇。

明音却是笑眯眯地接着说道,“而且,我对斑君你的人品是很信任的哦,我相信你是个正人君子。”

对于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就说什么相信对方的为人,这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天真小姑娘才会说的话吧。但是斑很清楚,这女人可绝对不是那种天真烂漫款的,包括她脸上现在挂着的能迷得不少蠢男人晕头转向的笑,也不含几分真心实意。

所以她说的话,他其实一个字都不信。

但是今天他太累了,现在只想赶快把事情处理完,然后一个人静一静。至于她身上的各种谜团,他日后会慢慢调查的。

斑没有回应明音那番对他表示信任的话,只是也在榻榻米上坐下,语气平静地开始谈正事:

“我想和你谈一下那两个羽衣族人在我们身上下的咒印的事情……”

斑大致将这个封印的作用与会带来的影响一一阐明,当然,其中涉及到几个家族间的争斗与谋算的问题并未多谈,毕竟对方并非宇智波族人。

而明音在听罢后,直白地总结道: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彼此间超出了那个距离范围,那么我们就有可能一起死翘翘;如果我们中的一个人死翘翘了,那么另一个人就也有可能死翘翘……是这个意思吧,我没理解错吧?”

“……是这样没错。”斑的眼角及不可见地抽搐了下,虽然用词不怎么样不过对方说的的确就是事实。

隔着浴衣下摆,明音轻抚上自己左腿被烙上了那个封印的地方,相当认真地思考着:

“那如果其中一方是正常自然死亡的,另一方就算寿命未尽也要被迫跟着一起陪葬吗?这也太悲剧了吧,我肯定会比你活得久的,我可不想和你一起躺棺材板啊,君住墓地头、我住墓地尾、共饮三途水什么的可一点都不美好啊,斑君。”

“你什么意思?!”

她最后那句话简直就差直接说他不得好死了吧!

“因为斑君你的面相看起来就是个短命鬼啊~”明音用又甜又软的嗓音说着鬼畜暗黑的话,而在看到面前的男人处于爆发的临界点时,也不再逗他了,“开玩笑啦,斑君你之前的棺材脸表情看起来太不讨喜了,还是像这样生动一点会比较好,个人魅力也是一个优秀领导者的重要组成部分哦……那么,斑君,你,或者说你和你的家族,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她可不信宇智波家族对此会坐以待毙,毕竟以后总不至于族长大人上战场了还得让她紧跟着吧,而且敌对家族如果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她绝对会成为被所有人盯上的靶子。干不掉宇智波斑难道还干不掉她吗,而有那个封印在,干掉她不就约等于干掉宇智波斑了,脑子不傻的都知道该怎么做。

听出了明音话里的意思,斑既对同聪明人说话不需要多费口舌而感到满意,同时心底对明音的防备也更多了一分:

“马上就要入冬了,入冬后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大的任务委托,也是各个家族休整的时期。我弟弟过两天就回来了,等他回来后,宇智波家的事务我会暂时都交给他来打理,到时你和我秘密前去一趟涡之国,找到漩涡一族的人解开封印。”

漩涡一族肯定有人能够解开封印,当然,他也没指望漩涡一族会乖乖帮忙,反正到时漩涡的人如果不配合的话他就直接用写轮眼进行操纵就好。

“好吧,我知道了。”明音点点头表示赞成,当下也只能这么做了。不解决掉这个封印,就算时空之井再度开启她也没办法回去,毕竟她和斑之间产生了跨越时空的距离的话……说不定俩人在不同的时代默契地一同爆炸升天了呢?

就解决封印的事情达成了一致后,彼此间也沉默了下来。

片刻,斑终是开口道:

“关于你……你身上那种特殊的能力,放心,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斑指的自然是明音身上那种能助人恢复伤势的神奇能力,明音清楚斑肯定不会忽视掉这个问题,但她也确实不想回答,只想绕过这个话题:

“是吗,那真是谢谢你啦,斑君。这件事就当作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吧,只有我们彼此知晓,好不好?”

月色迷人的夜晚本就是一剂催化剂,月光下,美丽的少女用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这般甜软娇憨地央求,一般男人早就心猿意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然而宇智波族长大人看起来依旧没有丝毫动容,反而相当冷静地察觉其中肯定大有问题:

“这么不想谈你的那项能力,看来你的能力果然很不一般,再加上你之前那连漩涡一族的封印术都阻挡不了的感知能力……你究竟是什么人?”

酒、金钱、女人,这三样事物往往对男人有着致命的魔力,眼前这男人看起来不像是酗酒滥饮之徒或被金钱蒙了眼的贪婪之人,而且如今看来也完全不会被美色所迷惑……所以这人究竟是真禁欲系,还是其实是个闷骚?

虽然这样的男人很可贵,但明音更是深感其难以对付。遂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难得带着几分严肃地说道:

“这些与斑君你无关吧,我不是你的族人,没有义务回答族长大人的所有问题。我知道你们宇智波家的幻术天下闻名,你当然可以用幻术来拷问我,但是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答应了要保护我,却反而用幻术对我进行精神伤害,你,真的要那样做吗?你当时,可是以你宇智波斑之名起誓的。”

有关宇智波家尤其是宇智波斑能力上的一些事情,她也是从傍晚那位送饭小哥嘴里套出来的,谁让那位小哥是个他们斑族长的死忠粉呢,恨不得把自家族长吹上天。当然,那些宇智波的事情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应该都是常识,毕竟一个厨房打杂的小哥也接触不到家族的核心机密。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幻术对她是否会有效,所以她其实也是在赌,赌宇智波斑是否会是一个信守诺言之人。

而且直觉告诉她,她会赌赢的。

斑看向明音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宇智波斑说过的话自然不可能当放屁,但他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他需要对整个家族负责。

却见上一秒还正经严肃的明音,下一秒立刻双手捂面,虚弱地哭倒在榻榻米上,可怜巴巴地哭诉着:

“果然农夫与蛇的故事不是骗人的,我这个善良的‘农夫’好心救了你一命,结果却要被你这条‘毒蛇’反咬一口,简直太让人伤心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梨花带雨的样子加上那曲折婉转的哭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良家少女被恶霸狗男人欺负糟蹋了,场面看了让人要多心疼有多心疼。

“行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斑觉得自己也是憋了一肚子气还没处发泄,他明明什么都没干怎么就给他立了个罪大恶极的人设,这女人简直太头疼了:

“还有,别装了。下次你要真扮哭相,倒是给我挤出几滴眼泪来看看。”

明音将掩面的双手拿下,虽然看起来一副泫然欲泣的小可怜样,但眼角哪有半滴眼泪。

其实她刚刚已经看出斑决定不再在这件事情上为难她了,她只不过想着再激他一把罢了。

“哪有,我明明真的哭了啊。”明音可怜兮兮地瘪了瘪嘴。

斑斜睨了她一眼,顺便附赠一记冷笑,神情明晃晃地表示“你就继续瞎编吧你”。

下一秒,却见明音突然身子前倾凑到他面前,就这么扬起头直直地与他对视。两人间的距离不过咫尺,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吸间轻吐出的热气。

斑一时间竟因这种大胆的举动而不知所措,居然敢与他万花筒写轮眼拥有者宇智波斑这般近距离对视,这女人是真无知还是胆大到不要命?

“你仔细看。”明音却是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举动是否危险,只是瞠大了眼睛,直勾勾地与面前男人四目相对,对方那双幽黑的瞳孔里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她的身影。

“看什么?”斑黑着脸没好气地回道。

只见明音努力摆出一副很真诚的样子,“看我从心里流出的眼泪啊,都说眼睛是心之窗嘛,怎么样,看到我那颗受伤哭泣的心了吗?”

“没看到。”斑回得斩钉截铁,甚至难得带上了几分年少时才有的小恶劣,“我只看到你眼角挂着的眼屎。”

明音本能地连连后撤两步,两手慌乱地在眼睛上一通抹……明明什么都没有嘛!

这时,听到男人发出的一声怎么听怎么恶劣的冷笑,明音只得暗暗咬牙……啧,居然反被这家伙耍了。

这时,明音才猛然意识到从斑进门起就让她觉得有些违和的地方:

“你的眼睛……和白天的时候不一样……”

明音指着刚刚自己近距离注视着的那双黑眸,她记得白天在墓园的时候,他那双眼睛是如血般殷红,还带着奇异的黑色纹路。

“哼,刚刚我的眼睛若是处于那种状态,你还敢与我那般对视的话,简直就是找死。”

明音这下算是明白了:

“原来如此……那就是传说中的写轮眼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

  • [明唐]装失忆的下场第十章在线阅读

    前不久欧尔麦特和名目妖引来到了静冈,雄英所在的城市,为了欧尔麦特更方便的去上班,也为了名目妖引更方便的上学。所以说,欧尔麦特要在雄英任职了!真不愧是欧尔麦特!“欧尔麦特,早饭已经做好咯。”自从名目妖引学会了做饭,就负责家里做饭的事情,毕竟欧尔麦特经常出任务,虽然身体没有之前那么强了,但还是坚持出去战

  • 风水有佳人[重生]神秘的哭声

    “等等!”曲灵风听到附近有嗡嗡响的声音在靠近,急忙拦住杨伟,两人慢慢退到石块之后,不多久四面八方又飞来七八只被哭声吸引而来的红眼潮蛛。“好险!”杨伟感叹一声,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目光紧紧盯着红眼潮蛛飞去的方向。曲灵风轻拍杨伟后背,让他跟着自己钻入一个黑色小洞,嗖一声,曲灵风不见了踪影。杨伟也纵身一跳,

  • 道义所罗门之第七章

    祭典总是分外热闹的,眼下正是难得平和的时代,即使是平日最劳累的人,也乐得享受这难得的闲暇。小唯正处在活泼的年纪,一双眼睛充满了对周围景色的好奇,即使穿着长长的樱色浴衣,行动多少有些不便,可她还是十分快活地在无惨周围来回跑着,连带着脑后两条长长的辫子一晃一晃的。鬼舞辻无惨也难得地穿了身煤竹色的浴衣——

  • 宠物小精灵与拉帝亚斯的爱情之第七章(7)

    “如果你要租出去的话,倒是可以租给老王家,到时候收点粮食或者钱就好了。不租的话,我帮你种,反正七亩也是种,九亩也是种。”顾济民提议,他知道侄女没有下过地,让她自己种太过为难她了。顾丙盼并不是脑抽,叔叔家里的七亩地他都不一定能够忙得过来,哪还能让他帮自己种。更何况,顾珍玉在旁边脸色更不好了,自己真让叔

  • 猎医花都之第六章(6)

    《带金手指回九零农村》赵八宝将家门锁上,决定亲自去迎接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是从城里来的,据说被评为先进工人、杰出青年,也不知是坐车来的,还是走路来的,还是骑自行车来的。无论哪一种,迎接他的路程都相当远,加上天气热,赵八宝怕自己还没找到人就晒晕过去,于是戴上了一顶大草帽,又推出了许久没骑的凤凰牌自行车

  • 相看不厌在线阅读第五节

    本书主线有问题,已经和编辑沟通,决定删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