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囚隅乐极生悲的蚊子

2021/6/11 1:12:35 作者:z白茶清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囚隅
囚隅
作者:z白茶清欢来源:晋江文学城
卓晋皱眉看着周锦,指了指旁边的白色的猫爪卫衣:“不是说这衣服是赔给我的吗?”周锦舔了舔嘴角微微一笑:“对啊,赔给你的。”“那你身上的是怎么回事?”周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的猫爪卫衣,眼珠一转狡猾的说:“人家不卖一件啊,我只好买一对喽。”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是情侣卫衣。卓晋抬脚就要踹他,周锦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往过一拉,顺势把卓晋拽进怀里紧紧搂住,在他耳边轻声说:“这么着急投怀送抱啊晋哥,看来我拒绝不了啊。”

“小心!小心啊!该起床啦!哎,这孩子怎么还是老样子!”小心慢慢睁开眼睛原来是妈妈在叫她。“妈妈!我好想你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小心激动着奔向妈妈的怀抱。“你这傻孩子,今天究竟是怎么啦?你难道不是在妈妈的怀抱里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妈妈笑呵呵地搂着小心的头说,“快点把眼泪擦干净啦,瞧,太阳都晒屁股了,还这么懒!”。

“妈妈!我不是在做梦吧!”小心很疑惑,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很疑惑。“来,快把早餐给吃了,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哦!”说完妈妈把美味的糕点递了过来。小心拿起糕点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吃着吃着竟然失声大哭起来。

“这孩子是怎么啦?难道妈妈做的糕点不好吃?”妈妈很惊讶地看着小心。“不是不是,妈妈!对不起,都是我不懂事才害你们那么辛苦!”小心在妈妈的怀里大哭着。“没事的,以后听话就好啦,快吃吧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啦,妈妈也要去工作了!”说完妈妈准备起身出门。“妈妈……”小心喊着。“傻孩子,妈妈晚上就会回来的,自己在家听话啊!”妈妈回头笑了笑。

“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啊?”小心哭着说。“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呀?怎么这么奇怪呢?乖乖在家听话啊,妈妈走了!”说完便消失在了阳光里。“等等!妈妈等等!”小心一边喊一边想使劲飞出去,可是却怎么也飞不起来。

“喂!快醒醒!”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此时的小心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满头大汗。“怎么?你又做噩梦啦?”蜗牛大货递过来一个吃的东西问到,小心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喘着粗气。“你也真是的,不就是不能出去吗,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呢,又冷不着也饿不着!”大货用规劝的语气说到。

“不,有些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小心擦擦头上的汗珠说。“我活的可明白了,有些东西就是这样,既然上天给你安排了这样的命运那你就得认命!”大货慢悠悠地说。“不,我不想认命,我想念我的家人,我想念我的朋友,我想回到大自然中去,我不要被囚禁在这里!”小心看着窗户外面激动地说。

“你呀!都折腾了好几天了,若是能够出去不早就出去了吗!在这里好吃好住而且还有我陪着有什么不好的呢?”大货苦口婆心地说。“不,我不想,就是因为我以前太懒了飞行技术才会那么差劲,若是当初听爸爸的话努力勤奋一点就一定不会被抓住的!”小心此时显得非常后悔,“不行,我不能再跟你聊天浪费时间了,我要继续练习飞行!”。“哎!真拿你么办法!算了,不管你了,我睡觉去了!”说完大货又慢悠悠地移动着身体回到了小树洞里。

小心因为以前过于懒惰导致自已飞行时体力不佳才会遭此横祸,所以这些日子也是一个劲的练习振翅,希望有一天逃离玻璃罐时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一天夜里,那两只蚊子从玻璃罐经过时故意停下了脚步。“哦!这只瓢虫怎么还没有逃出去呀,哎呀真可怜!”“是啊,多半是这些日子跟那只大蠢货蜗牛关在一起久了自己也变成蠢货了吧!哈哈!”说完两只蚊子得意洋洋地飞走了。“大货说的还真没错,这两只蚊子果然是很恶心,真希望你俩今晚上被一掌拍死!”小心自言自语到。

“你现在终于知道他俩的讨厌了吧!”大货苦口婆心地说。“哎!是啊,经过这么久以来的相处,我发现其实你也并不讨厌,反而挺可爱的!”小心若有所悟道。“是吗?你现在才发现啊,有件事情本来我一直想跟你说,不过还得等时机!”大货欲言又止。“什么事啊,难道不能现在说吗?”小心追问。“不能!”“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因为这里我是大王!”“好吧!”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面的灯亮了那两只蚊子也好像吃的过饱,肚子大的好像要爆炸了一样。他们东倒西歪地停在了玻璃罐旁边,就像是两个醉鬼一样实在是无法动弹。“呵,今晚上是怎么了,居然吃得这么饱,看把他俩给撑得!”大货酸溜溜地说。

“是啊,他俩每天都是这么饱餐而且还很自由真是幸福!”小心羡慕地说。“别羡慕他们,水边走久了迟早会打湿脚的!”大货淡淡地说。“什么意思?”小心很疑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大货依然淡淡地说。“待会儿就知道什么?”小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哎呀,你就别问了,烦!你没有看到灯都开了吗,就等着看好戏吧!”大货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眼这只小瓢虫。

此时的这两只蚊子非常满足地清理着自己的口器,眼睛也似闭非闭,别说还真跟喝醉酒的感觉很像。他们故意停在玻璃罐旁边就是想显摆自己的得意,所以一个劲儿地朝着玻璃罐里笑着。这一举动让小心有些气儿不打一处来,按照以往的脾气一定会冲过去咬爆他们的肚皮才能解气。

“你干什么呀?何必跟外面那两个家伙计较呢?很快你就不会羡慕他们了!”大货轻蔑一笑说。“为什么了?”还没有等小心把话说完,突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只大手掌,只听见“啪”的一声,那两只蚊子便只剩下了一摊血迹了。“唉呀,妈呀!太可怕了,他们居然成了肉饼了!”小心突然惊叫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大货淡淡地说。“意料之中?”小心很惊讶。“是啊,很多东西不能做得太过分,这两只蚊子认为自己可以自由出入人类住所,还可以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就过分的得意起来。日子久了认为人类拿他们没有办法,结果吸食血液就开始疯狂和变本加厉起来,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哎,真是活该!”大货虽然有些惋惜但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往外涌。

“是啊,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过于的贪婪,否则就会失去的更多!但是转念想想他们还是挺可怜的!”小心的心情有些复杂。“可怜,要不是他们,我的朋友们也不会离开我,他们这是罪有应得!哼!”大货气愤地顶了回去。

“话虽如此,不过……”小心有些惋惜。“难道你不想出去了吗?”大货立马训斥道。这一训斥让小心一下子感到害怕起来。因为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大货发那么大的脾气,看来他是真心讨厌那两只蚊子。

“想,当然想出去了!”小心小声回答。“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帮助你逃出去了!”大货突然又变得温柔起来。“你为什么要帮我?”小心很诧异。“我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不喜欢做的事!”大货解释到。“哦,那你为什么以前不帮我,今天却突然就这样了?”小心的疑问还是一直没有解开。

“就你问题最多!”大货虽然好像也是用训斥的口吻回答小心的话,不过眼神中却充满了温和的光芒。“好啦好啦,我不问就是了,不过,要是你能够帮我逃脱的话早就自己逃跑了,所以你不用安慰我了!”小心没有信心地说。“我有自己的本事,这个你就别管了!等待会儿人类把灯关了我们再行动!”大货笑着说。

小心此时的心情非常复杂,虽然讨厌那两只刚刚都还在讥笑自己的蚊子,不过对于一下子就变成了一滩血的他们来说还是充满了难过的情绪。但这两只蚊子又是蜗牛大货的心结,也许只有他们的这个结局才会换来大货的开心。小心并不知道为什么这只蜗牛突然改变了性情,居然要救自己出去,但是对于面前这只行动迟缓手无缚鸡之力的软体生物来说又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

当桌上的那摊血迹被擦干净,房间的灯也全部关闭之后,蜗牛大货开始慢慢蠕动起来。“你这么慢,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爬得到洞口啊?”小心疑惑的看着这只行动迟缓的蜗牛。“放心啦,不会耽误你逃跑的!”大货慢悠悠地说。“希望你真的能做到!”小心用怀疑的语气说。

“当然能了!”大货继续慢条斯理地爬着。“哎!”小心焦急地叹着气。“干嘛这么唉声叹气的呢?”大货缓慢地问。“你为什么当时不救我出去呢?都现在了才……”小心好奇地问。

“其实啦,我也有些自私,因为我自始至终是知道怎么逃出去的,可自打我的朋友们都死去了之后我就太孤独了,希望有人来陪陪我,所以才什么都没有说!经过这些日子之后我发现你并不适合待在这里,但时机还未成熟所以也没能开口!”大货边爬便慢悠悠地说。

“你说的时机是不是就是那两只蚊子?”小心好奇地问。“是啊,就是那两个可恶的家伙!”大货的表情从温和瞬间又变的犀利起来。“他们跟你帮助我逃跑又有什么关系呢?”小心问到。“当然有关系啦,人类对他们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他们总是影响人类休息,时不时将人类给吵醒,若他们不死人类就无法安心睡觉,我们逃出去的机会就越小,你就更容易被抓住啦!”大货懒懒地瞟了小心一眼然后继续朝上面的通风口爬去。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小心停在了大货的壳上。“好了,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通风口了,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去做!”说完大货从嘴里吐出了一坨黏黏的东西涂在了通风网上面,过了一会儿之后那一块小网有些发硬。“好了,为了保险起见你现在再把你身上的液体喷一点在那里!”大货依然慢条斯理地说着。“这家伙到底是要做什么?”小心莫名其妙地想着,不过为了出去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听从安排了。

“哎呀,你那味道也真是够带劲的!”大货嫌弃地说。“是你让我喷的,又不是我自己想!”小心撅着嘴巴说。“好啦好啦,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给急的!”大货笑嘻嘻道。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小心发现大货的眼睛开始闭起来了连忙喊到:“喂!你别睡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等一会儿嘛,不着急!”大货慢悠悠地说。“你都快睡着了,到底还要等多久呀!”小心的心情很焦急,那种想要逃出去的急迫感促使着她不停地催促着大货。“哎呀!真是服了你了,看来要是再不快点把你给弄出去迟早都会被你给吵死的!”大货无奈地说。

“哎呀!你看天都要亮了,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小心已经急得不行了,“你说要帮助我逃出去肯定是骗人的!”“啊!是吗?天都亮啦!”大货睁开眼睛感到很惊讶,此时的他就像是患了老年痴呆一样,看来他对于要帮助小心逃出去的想法也许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哎呀!就知道你不靠谱,算了还得靠我自己!”小心失望地说。“没事没事的!你用你的嘴巴去咬咬看那个网是不是还和以前那样软!”大货慢条斯理地说。还没有等他说完,焦急地小心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咬了。只是这个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自己分泌出的液体跟蜗牛的粘液混合出来的物质真心的让人受不了。不过还好,可能就是因为这两种分泌物的作用才使得这一小部分的网变得很脆,小心轻轻一咬便坏掉了。

“哇!没想到真的咬碎了,这网眼也变大了,我终于可以逃出去了!”小心兴奋地叫着。“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大货满意地笑着说。“是的,你果然没有骗我,谢谢你大货大王!”小心激动地说。“不客气,你记得在窗户上方有个空调孔,你顺着那里就可以出去了!保重啊!”大货微笑着叮嘱小心。“嗯,谢谢你,我走了!”小心兴奋地回答大货。

可正当她准备打开翅膀飞走时,突然一只大手挥了过来,小心再次被击晕在了大手里。

本章结束,请继续关注 第十章:艰难的逃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凶猛怪物围观我们秀恩爱(无限流)同行试练

    白远迎随着自乘风一行,来到一栋独立的屋舍里,自乘风一行来去用的都是游影术,乃是墓棂人独修的术法,速度极快,身形极轻,难怪白远迎之前静耳也难辨足音。白远迎也没空好奇坐落在此处的屋舍是何处方位。因为白远迎见到了白日在地州酒肆里饭客们闲谈时说到的——被取了生魄的人……果然如之前所说,这些人毫无生气,像是病

  • 女主很会做梦之这时间点踩的有点准啊(求收藏)(10)

    面对如此的一幕,方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歉啊,忘记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了。”望着有些扭捏的狃拉,方迪微微一笑,随即直接从背包中拿出小精灵伤药,轻轻的为其擦拭。这种药物是训练师专属,只能用贡献值才能够购买的,方迪也是托了祁函萱的福,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毕竟刚觉醒的训练师要想收服小精灵一般都

  • 送你外星宝宝[快穿]在线阅读第9章

    “我是不是一直给你添麻烦?”两人并肩往回走,秦雪还是有些不安,沈秋却抬头看着天幕。“没有,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朋友,今天还要谢谢你,带我看了你们学校。”沈秋打了个哈欠,“这是我看的第二个大学。”“第二个?”“第一个是杨小雨的学校。”秦雪知道杨小雨,那天她亲昵的摸了沈秋耳朵,沈秋没有排斥,却还是装作没有

  • 赤血魔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剑冢这个副本是剑三中藏剑山庄的门派本,分为15级的普通剑冢、70级的英雄剑冢,以及做橙武任务必须通过的神剑冢。唐豆豆恍惚想起,她第一次进入剑三这个游戏,还是2010年刚开藏剑山庄的时候,她建的第一个号就是一个藏剑萝莉,金灿灿的门派装,甩着双马尾整天蹦跶在升级的道路上。剑冢这个副本的官方说法是“叶孟秋

  • 蚩尤伏魔传第二章

    蔡佳倪经过千辛万苦,在蔡导口水狂喷下论文终于顺利通过。三个小姐妹也终于可以放松嬉戏了,只是随之而来谢师宴和毕业照,让舒帆和佳倪为王燕捏了一把汗。“王燕,你还没有和建雄说清楚吗?”佳倪不满嘟嚷道,“我有和他说分手啊,只是他一直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王燕叹息说:“他都打电话去我家,我父母都和他解释了,我

  • 在一拳世界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6节

    “好快的速度……”叶天感慨道。眨眼间,那头魔神就飞到了他面前,这头魔神背长双赤,面色青狞,正一脸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的叶天。“把你刚刚得到的宝物交出来,不然……嘿嘿嘿……”话了一般,背长双翅的魔神戛然而止,一脸凶残的看向的叶天,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是叶天不按照他的话来办,他就要杀人夺宝。“宝物?

  • 爱意滚烫天堂?

    当霜冥再一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四周开满了百合花,更像是一个花园!纯洁的白色,到处都是,充斥着这一整个花园。“嘶…头好疼!”霜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打量着这整个地方。这到处都只有白色,花园的中心有个喷泉,喷泉的水清澈见底。在喷泉中央有一个雕塑,是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美丽姑娘。她像极了天

  • [综]木之本兔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不起,米瑞斯与布莱克,我们......欺骗了你,真的,真的十分对不起!“沐唅见此情况,立马把腰弯了下去,眼睛压根就看不了大家,汗流浃背。”那你们是什么人?“布莱克一丝不苟地问道。沐唅刚想说道,但被后面传了声音打断:”现在,不能告诉你,时间一熟,就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你是谁!“米瑞斯一听,马上转

  • 和爱豆互粉之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阿妈想要一个姑获鸟。所以阿妈每次百鬼夜行用尽各种姿势,见到姑获鸟走过豆子铺天盖地扑过去,姑获鸟在满天豆子中一抬腿一甩头,完美躲过所有豆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用背影嘲笑阿妈。阿妈每天都在寮里乞讨,端着个破碗对着要去打御魂打麒麟的阴阳师一把鼻涕一把泪,“求你了,给我一个咕咕鸟碎吧,求你了,行行好啊。”过路的

  • 盛宠娇妻:傅少霸爱成瘾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声带着震颤的闷响,激光轰击在了能量护盾上,产生的巨大冲击让连捷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墙上再滑落下来。“连捷!”顾不上思考对方为什么会有便携量子盾这种禁止普通市民持有的武器,路游棋趁着敌人再次瞄准的间隙,就地一个翻滚飞快地扑出门外,毫不迟疑地狠狠拍在门口的紧急按钮上!感应门迅速关闭,几乎在合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