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成年首领拯救世界第四章

2021/6/11 2:06:53 作者:麻团子配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成年首领拯救世界
成年首领拯救世界
作者:麻团子配粥来源:晋江文学城
把拯救世界的任务交给幼年的我,自己去睡觉果然还是受到了报复。一觉醒来,彭格列十代目,二十四岁,被迫又踏上了拯救世界的道路。这一次来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虽然我学习不好,但被填鸭教育了十年,我也知道这都是文豪的名字吧。还有,为什么是港黑拯救世界啊!———————————————————————————————————————————————分界线,放一下隔壁预收。《成年首领环游世界》成年首领系列第二部,没看过第一部不影响阅读,是首领宰和270在一起之后的故事。成为世界意识,哒宰再也掩藏不住自己想要搞

安凛出生的那年,顾言晓十岁,上小学四年级。

顾家老爷子顾世雍五十岁的时候没了老伴,所以在顾言晓的记忆里从未有过奶奶这个角色。

和她父亲同辈的,除了二叔顾平之外,其他的全都是女娃。

顾晟是顾家这一辈的老大,大姑姑顾慧比顾晟小了两岁,顾平排老三,二姑顾悦和小姑顾桃年纪就差得更多,一个差七岁,一个差九岁。

顾平比顾晟小五岁,但结婚晚,安凛出生时他已经三十五岁,再过几年都算是老来得女了。

安凛是在七月出世的,是一年里最火热的日子。

那时顾言晓刚刚放暑假不久,虽然心性比一般孩子沉稳成熟些,其实说白了还是个小孩子年纪,听说婶婶要生宝宝了,就跟来医院想看看婶婶,只是人还没见到,就看着一群人簇拥着婶婶的病床往外走。

安凛的妈妈安然被推进生产室的时候,顾平在医院的走廊里一直晃荡着,一刻不停,只觉得备受煎熬。

顾言晓不知能做些什么,便一直安静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乖巧得很。

身边的几个姑姑还有她的妈妈郭苗都在,顾老爷子和顾晟在忙完公司的事务之后也跟着赶了过来。

几个姑姑也有孩子,不过要不就是年纪稍大顾着和朋友玩去了,要不就是年纪太小在家里给爷爷奶奶带着,人多也费事,就没一起跟来。

顾言晓懂事,和顾平也自小亲近,看叔叔站了那么久,过去拉拉他的衣摆让他休息一会儿。

顾平低头冲她和善地笑,但还是没坐下,只是伸手摸了摸顾言晓的头,说:“叔叔不累。”

足足等了将近五个小时,才听见里面传来婴儿的啼哭声,然后有个不知是医生还是护士的女人抱着个被布料紧紧裹着的小婴儿出来说:“恭喜,顾先生,六斤六两,是个女宝宝。”

顾平哎哎应了一声,欣喜地接过,看着里面那个小脸通红眉心紧蹙、两只小手紧紧攥在一起的娃娃开心得不行。

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他喜欢女孩儿,所以在这之前也格外疼爱顾言晓,如今有了自己女儿,脸上的笑意就一直没收过,眼角的皱纹也一直浮现着。

顾平弯下身子,让站在身边有些期盼看到宝宝的顾言晓也能看到:“看,言晓,这是你妹妹。”

顾言晓好奇地探过头去,看到小女孩儿的脸,小脸鼓了鼓,道:“叔叔,她怎么像只小猴子。”

周围的长辈都笑了起来,连医生都有些忍俊不禁。

顾晟摸摸顾言晓的头,柔声道:“宝宝刚出生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以后长大了,长开了就会好看了,你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

顾言晓只有个大他五岁的哥哥,兄妹俩感情很好。

只是顾言知定不下性子,贪玩,成绩永远堪堪停留在中游的位置,这点让顾晟很不满意,所以相对而言会自然而然对顾言晓的照顾和管教更多一些。

这反而让顾言知落了个自在。

至于其他表兄弟们都是长大后才熟络些,自是不知刚出生是如何。

安凛是她见过的第一个。

顾言晓皱了皱鼻子,似懂非懂地听下。

这时婴儿包里的小孩儿渐渐停了哭声,缓缓睁开眼睛,眨了几下,望了望这群围在自己面前的人。

她的眸子黑黝黝的,又透着晶莹水润,光是这般就让人觉得未来定是个美人胚子。

她小手挥了挥,嘴里轻轻‘啊啊’了两声。

顾平空了只手去逗她,小女孩儿却是一副不领情的样子。

顾言晓看了两眼,缓缓伸出右手,探了只食指出来想去蹭蹭小孩儿的掌心。

未曾想,小孩儿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在顾言晓还未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就已经率先握住了对方的手。

她的手看上去还有些皱巴,粉粉的,柔柔的,软软的,又异常的小,只能握住顾言晓两个指节的位置,带了些许的热意。

顾言晓一怔,手僵在空中不敢再动,生怕把这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水晶宝宝碰坏了,眸子悄悄望到她脸上,只见小孩儿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充满了好奇。

“哟,看来她很喜欢你啊,以后多来和妹妹玩玩。”顾平见状,呵呵笑了起来,“以后一定能和你做对好姐妹。”

顾言晓轻轻嗯了一声。

她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五年后的一个周末,她放学后被家里的私人司机从学校接回到郊区老宅的时候,才知道出了事。

家里的气氛似是弥漫着沉重的□□味,压抑又沉郁。

那时不过四月出头,枝叶刚吐新芽,盈满树梢。

顾家老宅的院墙和墙头上爬满了爬山虎和三角梅,又种了许多翠绿的植物,氛围环境都极佳。

车子在院外停下,顾言晓下了车,看见不远处的空地上还停了一辆有些陈旧的面包车,看上去年头不小了,隐约瞥见车身外侧印了个图案,还写着某某福利院。

福利院?

顾言晓皱了下眉,眸中满是不解的情绪。

她背着书包走进院子,恰巧看见一个男人从老宅的屋里走出来,身形高大,五十来岁的年纪,头发微卷过半花白,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身边牵着个小姑娘,竖着羊角辫,低着头。

老宅的门里也跟出一群人,包括她的叔叔顾平,还有顾家的几个姑姑,甚至还有顾言晓很少见过的老爷子的兄弟姐妹。

但他们全都冷眼旁观着,甚至还冲着那个男人挥了挥手说了些什么。

离得近了,她才猛地认出那个被男人牵着手的下小女孩儿是谁。

顾言晓不知道当下是个什么情况,但本能反应下,她快步往那边走去。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小女孩才下意识地抬起了些头,看见身着浅蓝色校服背着书包,满脸着急朝自己跑来的顾言晓,眸子亮了亮,极小声地喊了一声:“姐姐。”

下一秒,她意识到什么,连忙伸出自己有些肉乎乎的小手把嘴捂上,再也不敢说话。

爸爸说——

不对,是那个叫顾平的男人说的,从今天开始,她不再姓顾,她和这个家再也没有一点关系。

她不能够叫顾平爸爸,也不能叫顾世雍为爷爷,顾晟不是她的大伯伯,更没有大姑,二姑和小姑可以喊。

没有大伯母,大姑父,二姑夫和那些叔公姑婆姨婆。

顾平说,你可以去找你妈妈。

但是......妈妈在哪里呢?

她已经好多天都没有见到过妈妈的身影,也没有听到过妈妈的声音了。

顾平后来又说,妈妈不要她了,让她和身边的这个男人走,他会给她找新的爸爸妈妈,她会有个新的家。

可自己为什么不能接着在这个家生活下去呢?

她有一点不懂,但又有那么一点懂。

既然她不再属于这里,那么面前这个人,她也不能再唤她为姐姐了。

她知道,她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小女孩小心胆怯地捂上自己的嘴,又怯懦地转过视线不再望着自己,顾言晓不知为何觉得心口泛起了酸意。

她先是往前两步,走到女孩儿的面前蹲下身子,注视着她。

小女孩儿已经把手放下,低着头,一只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角,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泪水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沾湿她浓密乌黑的眼睫,随时都有可能决堤。

顾言晓抬眼往顾平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只看到那个一向把自己女儿捧在手心里的男人也望着这边的方向,眸中情绪复杂,有些愤怒,有些无奈,也许还有一些不舍或是别的,顾言晓看不懂。

然而姑姑们的眼神里几乎都是厌嫌。

“怎么了?”顾言晓收回视线,把小女孩抓着自己衣角的手轻轻掰开,握到自己的掌心里,轻声问道,“告诉姐姐?”

女孩儿感觉自己的小手被温暖包围着,鼻子抽了抽,又摇了摇头,不说话。

顾言晓抬起手,蹭了蹭她滑腻的小脸,指尖滑过她有些湿润的眼眶,无声地安抚着小女孩儿的情绪。

少女已至二八年华,身材高挑,窈窕动人,因为性格和家庭教育的原因,气质清冷出挑,也含着些温婉。不说话时,也让人觉得周身环着和她父亲一般的强势气场。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顾言晓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顾言晓松开手,小女孩儿猛地一僵,感受到温暖从自己手边抽离开,眼神里带着失落,不自觉中看向顾言晓的眼睛里又布上了祈求。

虽然几秒钟之后,她回过神来兀自垂下了眼睑,但还是被顾言晓捕捉到了。

小孩子总归也只是个小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把情绪隐藏起来。

何况,她才五岁。

她伸出手臂,轻轻环住小女孩儿瘦小的腰肢,把人抱在自己的怀里,而后站起身来,目光凝视着顾平的脸。

身边的男人愣了下,下意识地松开牵着小女孩儿的手。

而小女孩也习惯性地把小手环在了顾言晓的脖颈上,出于本能一般用手紧紧地搂着,把头埋到她的肩窝。

“叔叔,您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声音清冽干净,十五岁的少女说话间却带着一股子压迫感。

空气沉寂,一群四五十岁的人面面相觑着,无人说话。

身边的男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自顾着开口给她解释圆场:“小妹妹,是这样,顾先生说这个孩子让我带回福利院去,给她找个新家。”

听到男人说的这话,小女孩儿的手顿了一下,把顾言晓的脖子攀得更紧了。

她不想走。

她想留在这里。

留在姐姐身边。

“为什么?”顾言晓眉心紧蹙着。

“这......”男人不了解顾家的情况,也回答不上来她的问题,只能照他知道的情况说,“这小孩不是你们家的不是吗?所以才联系我们福利院来领人的。”

感受着脖颈间的力度,顾言晓搂着女孩儿的手也愈发紧了些。

她目光盯着顾平的脸:“叔叔?”

顾平不自在地咳了一声,脸色也不太好看,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言晓,你先过来,我一会儿再和你解释,现在让陈院长把她带走就是了。”

陈院长跟在一边笑笑,想要从顾言晓手中把小女孩接过。

顾言晓不明白顾平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身子稍稍侧开一些,躲过陈院长伸过来的手,把小女孩抱得紧紧的:“叔叔,她是你女儿,你怎么忍心把她......”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一下被顾平的声音打断:“她不是!”

他一下被戳中痛处,音量一下就提了上去,然后才稍微冷静下来,向外吐了口气,目光灼灼:“她不是我女儿。”

顾言晓看着那个平日里从未对女儿发过火的男人这般说话,僵在原地。

她心里猜到些什么,但不敢肯定,也不想承认。

可她感受到了,怀里的小女孩儿微微发颤的身躯和极细极低的呜咽声。

对面的那群大人在想什么她能够知晓个七七八八,但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想放手。

她和他们不一样,她狠不下这个心。

抬手抚了抚女孩的后脑,在她耳边轻声道:“不怕,姐姐在。”

顾言晓深吸了一口气,道:“叔叔,她是我妹妹。”

“你们若是不要她,我要。”她眼眶红了,隐隐有些水光,声音却还是平静着,淡然而有力,“让她留下吧。”

“她和我走,我来养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在线阅读第9章

    “哥哥……”罗清雪的皓腕轻轻放在了罗煌的手背上,她也感受到了罗煌心中的杀意,她从林辰的话中明白了眼前这个让人讨厌的青年的身份,知道如果罗煌真的出手的话,后果必然十分严重。原来是对兄妹!周逸涛微微一笑,他之前也看到了罗煌的动作,但他是何等身份,一个普通的荒野少年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不过既然是眼前这个美

  • 邪魅冷王穿越妃之县试临近

    次日,苏青云醒来的时候,宿舍另外三人已经去学堂里复习功课了。在学堂里,有学习的氛围,而且夫子有在,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及时询问。这样正好,宿舍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复习起功课来,更加轻松自在。苏青云看着自己的书桌上高高堆着的一叠书,他要开始复习四书了,就先从《论语》开始吧。“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苏

  • 后宫保命日常在线阅读第五章

    如今的五大宗族,看着似是平起平坐的,实则却非是如此。且不说天麟这天下第一,就是常与天麟做对的天启,也是余下那三家所不能比的。所以这遥知台五家议事摆出来,也就是个样子。那三家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他们就是来看戏的,哪儿能有他们说话的份儿呢。可真到了议事那天,这三家就发现,今天这戏,可能要格外好看了。就凭白

  • 铲屎官养我那些年[快穿]之新来的转校生(求收藏!!求鲜花!!)

    正午的太阳甚是毒辣,耀眼的光芒刺的人眼睁不开,偶有清风拂过,却依旧散不去阳光的毒辣。应江夏看着逆着光站在窗户边的九婴,视觉中是一片漆黑,看不见对方的脸,唯一听到的是对方那熟悉的嗓音,“应龙原来你到家了啊~”“真好......”“真好什么?还有前面你在付钱的时候,你的表情很奇怪。”九婴将手里的大包小包

  • 反派高能[快穿]在线阅读第7章

    确认陆璇无大碍,老嬷嬷就回太子府禀报了。陆老夫人似乎真怕陆璇在太子爷面前告了一状,府里的境况刚大好,谕哥儿刚在四皇子面前露脸,还有老三才升了官位,不能因为陆璇的举动坏了顺顺利利进行的一切。“太子亲自派了大夫看过,如今也无碍了,都散了吧。”陆老夫人从刚醒过来的陆璇嘴里套不出几句有用的话,也知道太子爷那

  • 我跟无cp男主HE了![快穿]基地有敌袭

    经过江雪儿的介绍,赵枫弄明白了U-21宇宙科技研发基地的基本情况。层数:地下十八层。总建筑面积:未知。每一层占地面积:无。因为都是处于折叠空间,随着基地的能源供给以及升级,可以无限扩张。第一层:主控中心。功能:控制各层功能区的运作,对于其他低级层次网络的强制性指令。接受宇宙范围内高等文明的信息,同时

  • 双人穿越之一代狂妃之大黑牛

    “哇,小雨你脸红了..”陈美琪两眼放光,八卦之火在心中熊熊燃烧。叮...就在这时,吕小雨的口袋里传来了短信提示音。吕小雨急忙将手机拿出来,手忙脚乱的调成了静音模式,陈美琪看到没人注意,小声的说道:“小雨,你不会被怪蜀黎包养了吧?”也不怪陈美琪多想,这又是新鞋又是手机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小

  • 快穿之我的追妻系统之最后的退路(求收藏!求鲜花!)(9)

    天子回到未央宫。伏皇后见天子面有不虞之色,于是出声询问道:“陛下不是去了太子宫吗,可是太子不服管教?”刘协面沉似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伏皇后也不追问,柔声道:“那先用膳吧,臣妾让御膳房烹了您最爱吃的鹿肉。”天子在皇后的侍奉下坐了下来,刚拿起筷子,但马上又放下,眉头深锁道:“皇后,朕身为大汉天子,是

  • 辉煌岁月的故事大获全胜,新君登基。

    燕德宗42年2月,德宗天子在与大臣们商议后,决定采纳李文的计策,令朔州都督尚武秀领朔州守军7000及附近驻扎的龙骧军30000伏于朔安山两侧,令凉州太守陈杜文率领盖天军20000伏于朔安山后侧,待突厥一进入伏击地点立刻合拢斩断其退路,而德宗天子也不顾年老的身体,准备御驾亲征,随从的禁军,御林军,勇字

  • 修真之无时无刻被追杀之生死兄弟(2更)(7)

    可牛头马面是吃素的吗?他们横行霸道到现在,会是弱者?马面打好绷带,手上的伤口愈合了,他拿起两把乌兹冲锋枪,也就是UZI。毕竟不是游戏,现实里同时拿两把枪也没问题,只要那枪轻,后坐力小。双持乌兹的马面一旁是老牛,拿着喷子S12K这把近战绞肉机。老牛显得非常冷静:“听着,他们肯定先扔闪光进来,我们先躲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