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局终在线阅读请安

2021/6/11 2:11:46 作者:江愁予 来源:纵横中文网
局终
局终
作者:江愁予来源:纵横中文网
灾难带来的,是优胜劣汰;末世留下的,无一个弱者。历史中辉煌的二十一世纪,仍然是太阳,只是和我们的距离,多了十几光年,成了一颗小小的暗星。文明在进化,却遗忘了人性,他们说这是科学的本质,真的是这样吗?浩劫来临时,机会便来了,我设了一个局——那是人性的进化!——银河战舰第十四舰队舰长江愁予。

“奴婢见过三公主、昭仪娘娘。”太后身边的锦绣嬷嬷站在西鸾宫门外,见了二人连忙行礼。

“嬷嬷怎地在此?”岳昭仪先看了一眼昭宁,见她没有开口的意思,才出声问锦绣嬷嬷。往日里,锦绣嬷嬷可是寸步不离太后娘娘,她有此问倒也不奇怪。

“回昭仪娘娘,”锦绣嬷嬷似是无意用眼尾扫过站在一旁的昭宁,“太后娘娘昨夜头疼,宿得晚了些,这才刚刚起。怕怠慢了诸位公主和娘娘,派奴婢在此等候。”

锦绣嬷嬷不过三四十来岁的年纪,发髻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没有一根散发。她虽然言辞之间恭恭敬敬,态度不免有一丝倨傲。

岳昭仪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笑道:“太后娘娘一贯体恤我们这些个姐妹。”

昭宁想到初回宫那日,她在西鸾宫独自等了许久,才见到姗姗来迟的太后。想来这些后宫嫔妃今日是受了自己所累,要等上一等了。

脑子里百转千回过了这么多东西,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情绪,只是安安静静地站着。

岳昭仪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这位公主,不由得赞叹她的身姿甚美。虽然离开皇宫这么多年,骨子里依然淌着皇家的血。不管当初太后娘娘出于什么目的将她送到宫外,只怕她都失策了。反而是养在宫中的明宁公主,与眼前这位相去甚远。若是她二人站在一起,只怕差距会更加明显。

就在两人站在太后寝宫外等候时,其余宫妃也陆陆续续到了。

昭宁性子静,见她们过来,便露出个浅笑,不亲近,但也不至于太疏离。不过还是有人罔顾她的脸色,兀自过来攀谈。

“三公主竟来得这般早。”赵婕妤今日恰好也着了一身绿裳,竟是跟昭宁冲了。她甫一见到昭宁,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但好在想起这位公主是皇上一母同胞的亲妹,倒也碍不着她,便又露出个甜腻亲和的笑。眼神却忍不住瞟了一眼岳昭仪。

好你个岳南珊,平日里装得倒是挺像,还说不想拉帮结派。可是这三公主一回来,你倒是比谁都跑得快。

昭宁如何注意不到赵婕妤的眼神,但她并不会出言解释。这些宫妃们之间,向来复杂得很。她看得破,却不愿掺和。谁知道皇兄有没有他的安排,毕竟赵婕妤这样一个喜怒形于色的简单女人,能爬到婕妤这个地位,背后必然有其他原因。

她美目转动,看到了岳昭仪脸上露出个不以为意的笑。看起来倒是不怎么在意。岳昭仪见她看过来,脸上的笑意愈发深了。

“太后娘娘请众位进去。”锦绣嬷嬷听见里面传唤,进去一趟之后便邀众人进到里面去。

宫妃们按照身份地位依次进去,因着贵妃未至,岳昭仪便应走在最前面,与昭宁并排。但她却刻意放缓步子,落后昭宁一臂的距离。

昭宁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默不作声。

“给母后请安。”

“给太后娘娘请安。”

“都起来吧,”太后将手往身后一递,锦绣嬷嬷便从她手里接过只剩下小半碗的杏仁茶,“赐座,上茶。”

昭宁的位子就在太后右手边,倒是挺近,只是中间隔了一个空位。

“听闻太后昨夜宿得晚了,”岳昭仪道,“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趁着今儿姐妹们都在,说不定能帮您排忧解难呢。”

“唉,”太后伸手捏了捏眉心,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一抹忧愁:“哀家能有什么烦心事儿,还不是明宁!”

昭宁低下头,身旁的茶盏里的一往清茶太烫,使得茶盖上凝了一片细密的水珠,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

岳昭仪这个问题问得真及时。

“四公主?”赵婕妤更快一步地给太后递上了梯子,“太后娘娘为何忧心四公主?”

岳昭仪倒是没在附和,她望了一眼昭宁,适时地保持沉默。锦绣嬷嬷既然提到了太后娘娘昨夜里没睡好,她进来请安是一定要问一声的。却没想到太后娘娘顺坡下驴。

她可不是赵婕妤那个蠢货,宫中的这些动静她还看在眼里。太后想说的事情定然是这位公主不想听见的。

她不想听到,只能说皇上也不想听见。

她岳南珊还没有活够,宫中的日子虽然无趣了些,但总比死了强。

太后欣慰地看了一眼赵婕妤,心里头虽然鄙视她的蠢,但是蠢也有蠢的好。慢慢地放下手,有些无力地搭在扶手上,太后才悠悠开口:“都怪哀家,往日里把她宠坏了,居然想一出是一出。”

“四公主贵为皇女,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呀。”赵婕妤不解地看着太后娘娘,她自以为嘴皮子利索,抢在了别人之前开口,尤其是岳昭仪。

讨好三公主有什么用,如今掌权的可是太后娘娘!

更何况,三公主不知何时就要嫁出宫了,到时候,还能顾得了宫里的事情吗?

“可她竟然……”

太后说到这里,蓦地没了声,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那眼神让赵婕妤觉得若是明宁公主此时在这里,定然少不了一顿罚。

“太后娘娘,您息怒。”锦绣嬷嬷连忙捶捶她的背,又递上一盏茶,劝慰道:“公主孩子心性,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那也不能……”太后抿了一口茶,缓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那状元郎便是模样再好看,她一个公主,也不能说出要……”

赵婕妤总算是听明白了,连忙道:“臣妾也听说了,新科状元可是有潘安之貌,游街那日,京城许多姑娘拿帕子丢他呢!四公主心悦那也正常……”

“如何说得上是心悦!” 太后打断她的话,重重地把茶盏放到身旁的几案上,发出一声闷响。殿内霎时间一寂,赵婕妤脸色骤然一白,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惹了太后娘娘不满,就要跪下请罪。

昭宁却是嘲讽地笑了,借着帕子掩住嘴,旁人也看不出来。

太后何曾生气,不过是做做样子,不想让人觉得她纵然女儿,言行无状。

大秀男女之防算不得严,但是女子也不能直白地说出自己想要嫁给谁。明示暗示已然十分大胆,主动求嫁更是罕见。越是名门闺秀,越是要求言行不得出格。

像明宁这样身为公主,她的话可在一日之间传遍京城大街小巷。

太后哪里会让赵婕妤真的跪下赔罪,否则接下来众人肯定不敢就此话题多谈。她朝锦绣嬷嬷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上前几步,走到赵婕妤身侧,拦住她要下跪的动作。

“哀家不是怪罪你,”太后道:“哀家是气明宁……”

“姑母,您又生表妹的气啦?”太后话未讲完,贵妃的声音便从殿外传了进来,如出谷黄鹂般悦耳,带着讨好的娇俏。

姑母、表妹,真当这后宫姓冯了。

昭宁看向走进来那人,逆着光,看不到表情,想也是盈盈笑着的模样。她今日着了一身浅黄长裙,头上带着牡丹样式的金簪。

入主后宫之心,明晃晃地招摇在众人眼前。

“见过贵妃娘娘。”

赵婕妤嫉妒地眼都红了,却还忍不住地往贵妃头上瞟,那可是牡丹。

宫妃的衣服首饰都是有品阶的,牡丹只能由太后和皇后佩戴,当然,如果是赏赐的那是另一说。

但是无论是谁,被赏赐了牡丹都不敢轻易地拿出来,唯恐招人记恨,落人口舌。贵妃这牡丹金簪想也是太后娘娘赏的,她毫不避讳,大大方方地簪在头上,任人欣赏。

岳昭仪只不过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她有自知之明,即使没有太后的牵制,这牡丹金簪也永远不会落到她身上,不该是自己的东西,何须惦念?

“蓁蓁,你今日可来地晚了。”太后故意板着脸,但是语气里的亲昵让众人知道她并不是真的责怪贵妃。

“姑母……”贵妃一点也不怵,笑嘻嘻道:“表妹还未到呢!”

她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昭宁与太后之间的那个位子上,随着她而来的,是一阵淡淡的苏合香。

“她今日怕是不敢来了。”太后道。

“您还怪表妹呢,”贵妃嗔笑,“你们说说,就因为四公主多夸了几句状元郎,姑母便气到现在,是不是太小气了?”

贵妃敢说太后娘娘小气,嫔妃们可不敢,但也不敢不接贵妃娘娘的话,好在太后并没有让她们太为难。她拍了拍贵妃挽住自己胳膊的那只手,道:“那丫头想什么是什么,哀家能不生气吗?你倒好,还撺掇着大家一起对付哀家。”

她伸出手指点了点贵妃的额头,露出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又怎么了?难道姑母觉得明宁配不上那个状元郎?”贵妃故作不高兴,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头,仿佛只要太后说出配不上几个字,她就要发怒一样。

“臣妾倒是觉得状元郎配不上四公主呢。”赵婕妤显然又忘记刚刚被吓得脸色苍白的经历,喝了小半杯茶,整个人又活络起来,附和着贵妃娘娘的话。

“对呀对呀,”另一嫔妃也连忙开腔,“自古以来,状元郎多半都会尚公主,臣妾也觉得四公主配状元郎绰绰有余……”

昭宁伸手摸了摸茶盏,已过了好久,滚烫的茶变成微温,刚刚好可以直接入口。

宫里的贡茶自然是顶好的。太后这里的好东西又是最多的,给前来请安的嫔妃们端上的都是今年新采的云雾茶。这时节显然太早,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做到的。

昭宁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因为那日在春江楼与沈洵见面时,那人板着个脸,不满地说那茶很苦。春江楼的茶虽然比不得宫里的,但也是极好的了。

大抵是因为心里不满,又不好对她说出来,便跟着一杯茶过不去。

那日他还随意地说,让四公主死心便是了。

昭宁心想,真应该把他带进来,让他好好看看。这事情,不是让明宁死心就可以了,还得让太后死心、让贵妃死心、让整个冯家死心。

“看来哀家又要厚着这张老脸,请皇上下旨了。”太后似乎有些无可奈何,拗不过众人。

赵婕妤满面喜色,她不知太后对比要有算计,只道自己的话真的起了作用,希望贵妃娘娘能记得自己一份功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知否之有女名娇在线阅读赌个大的

    “这怎么可能?”宋云惊诧道:“令狐不过是一个小国,哪有这样的本事,挑起两国大战?”“世事没有不可能,只在于怎么做。”狄紫玉冷冷一笑。“额……义母,您今天为何要和我说这些?我不过是一介男子而已……”宋云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感觉到自己似乎走进了一个阴谋似的。“你好好趴着,我慢慢和你说。”狄紫玉

  • 那些Alpha都想得到他 [参赛作品]第一章在线阅读

    “子熙哥哥!”一个小巧的黑色长直发的女生跑到一位俊美的少年身旁,少年宠溺地抚着她的小脑袋。女孩也因为少年的举动欢笑了。“子熙……”另一个女生走到他们身边,她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天生的大波卷长发披在肩头。一双美丽的眸子里虽然闪着星光,但是,却格外惋惜。她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神不禁暗淡下来。她一直盯着直发女

  • 明日之后之唯一玩家第5章在线阅读

    掌门带着忐忑的心情去拜访了苍妄苍妄此人从来没跟任何人起过冲突一个人活了上千年却没有跟任何人起过冲突这样的人是最叫人害怕的掌门跟苍妄说了好多话,几次想把话题引到步爻身上却又犹豫了他不知道步爻在苍妄心中是怎样的地位,苍妄这样惊才绝艳的人什么样的天才没有见过?要说他会不会在乎步爻这个徒弟,掌门心中可真是没

  • 天地苍穹之楔子(1)

    机场,“阿柒,这里”言意朝刚走出机场的北染柒挥了挥手“我的阿柒啊,你终于回来了”话罢,直接给北染柒了一个熊抱,北染柒送给他一个白眼。“阿柒,好久不见”乐秋羽笑了笑,“恩”北染柒回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随即抬头看了看禾城的天空,心道,趟过浑水,越过四季,曾经的诺言还是化成了灰,江墨轩,再见,不见。出租车

  • 女儿当自强第1章在线阅读

    “叩叩”的敲桌声惊醒了有些发愣的智明,“智明,你怎么了?最近很累吗?”同事小艾关心地问道。“啊!没有,可能最近事情有点多”智明笑笑表示没什么大事。“经理来了”门口坐着的同事惊呼一声,接着就是哒哒哒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大家听我说我知道最近工作量很大,但是我希望你们还是能够按时完成手里工作。”经理

  • 奇妙恐怖事件簿之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轰隆!”刘裕和李元霸仿佛两颗炮弹狠狠的撞击在西凉铁骑的军阵中。一声声闷响自战阵中发出,数根铁枪直接被斩断,刘裕大戟挥动如风,几匹战马的马腿被斩断。两个骑兵挺枪刺来,刘裕狠狠刺出大戟,一名骑兵被方天画戟挑到空中,然后狠狠砸进了军阵内。后面的西凉铁骑冲杀而来,刘裕运转大戟,狠狠的砸了下来,将骑兵连同战

  • 异世情缘(女尊)第8章在线阅读

    成了!打屁股果然有用!肖雄大喜过望,连忙在空中画了个大大的“困”字,就有一张无形的大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罩向了那小东西。小东西还想跑,可惊慌之下,又能跑到哪里去,一个不留神,便被困了个正着,像粽子一般被裹起来,越挣扎,裹得越紧。周校花被打的心神躁动,但始终是恐惧占了上风,等肖雄停止拍打,她立刻就

  • 逆风同舟之第八章(8)

    我叫秋槐。最近栀子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不太对劲。看着她孤独的影子,总觉得很惭愧。在外人看来,栀子没什么变化。可是,在我看来,栀子像是一个刚刚失恋的人。等等,失恋?栀子不是喜欢死夏末吗?难道苍天有眼让栀子这只万年单身汪迎来春天?打住打住,该吃药了。要不问问那个死夏末是不是喜欢栀子,好来一个神助攻?干得好

  • 都市之最强主角光环在线阅读第十章

    “首先恭喜各位进入魔鬼班级!我的班级修行是极为残酷的,甚至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如果有谁想要退出的话,我可以现在帮你转到其他班级去。你们有3分钟的时间做出决定。”江沉梦拿出一个手表,定时。三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江沉梦面对全班同学说道:“现在做出你们的选择,怕死的现在就请离开。”在座的都是十五、六岁血气

  • LOL:送一血就变强!第二章在线阅读

    次日,头炸裂苏醒过来,浑身发冷,爬起来回到房间,找出感冒药吃下去,打开电脑,习惯的进入梦幻西游官方网站,看到头条推送的新闻,牧歌苦笑啊!史上最黑资源,五本千亿居然全部都是?点进去,新闻的正是自己做完的五个千亿兽决,小编最后还贴出了牧歌五个好已经成功出售的截图!下面的回复大多数都是:真梦幻西游!晃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