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大刑纪之千目鬼(2)

2021/6/12 1:50:09 作者:周天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刑纪
大刑纪
作者:周天工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者:天大,地大,人亦大。刑者:天之罚也,天之怒也。大刑者:刑易刑十三也!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向我苏无奇的孙儿下手?”危急时刻苏无奇出现了,很及时的拦住了古忧的动作。

苏无奇以为自己拦住了古忧,古忧就不会在有什么危险的动作。但却想不到古忧:‘咯咯’的怪笑了两声后,竟然夹带着嘲讽语气说道:“苏无奇?是谁?是哪里来的无名小辈。”声音阴冷古怪,却夹带着鄙视和不削。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无奇此刻真是一脸惊讶,完全想不到古忧会说出这样的额话,虽然知道古忧的身上此刻被附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却拿不准更不知道到底是谁,是什么东西一刻间苏无奇也不敢又下一步动作。

“意思就是,你这个可口的孙儿我吃定了!”古忧拉长了语调,挑着眉毛斜着眼看着躺在跟前的格调,那表情让苏无奇一阵惊悚。

老练的苏无奇脑袋一转,苏无奇的眼睛转瞬间盯上了古忧手腕上的百鬼珠,同时手心里一团黄色的额光晕渐渐泛起。

“怎么,你是想用这个百鬼珠来收我么?实话告诉你,我连那个人都不怕,你觉得我会怕这个百鬼珠么?这玩意儿也就适合对付那些小鬼儿子们而已!”抬起左手古忧不屑的看了眼那百鬼珠,很明确的告诉苏无奇今天他的孙儿格调他是要定了。

“你为什么非要吃掉我的孙儿?”苏无奇可不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吃掉,他可受不了那个打击。

“为什么吃掉你孙儿,等你死后自己去问他吧!”说着古忧的身子就像离弦的箭,身影一闪,一只手便抓向格调。

“不要!”一只手臂硬生生的挡在了格调的身前。

‘撕啦’一只带着鲜血的手臂被活生生的扯了下来,古忧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手臂,微微皱了皱眉头,随手将那手臂扔了出去。

忍着撕裂的剧痛,苏无奇以前一暗,差点没晕过去。痛得无比清楚的反应还是硬架起格调朝着苏府逃去。

苏无奇已经将格调救走了,斑斑血迹流了一屋顶。

“你苏无奇占了狐狸那么大的便宜,你这一条手臂也就算扯平了!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怕死却又这么护着崽子”看了眼已经逃回苏府的苏无奇,古忧的脸上一股玩味的笑意浮现。

从房顶下来的古忧像是又变了一个人一般,不哭也不笑,也不在难过,倒是像变成了个男人一般,小素看着有些慌神。

三日后,古忧依旧保持着原样,没有在做任何奇怪事情,只是那性格仿佛变了一个人。

白萧靠在古忧窗户下的楼梯边上,抱着长剑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就在这时古忧突前从屋内靠近了窗户。

同白萧的动作一样,只是古忧是靠在屋内的窗台边上,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这么多年何必等一个没结果的答案呢?”

“突然来的问话,白萧猛的回眸间看到了也正在看着自己的古忧,古忧把眼神刻薄的似乎要看透了自己一般!”似乎早就知道白萧不会说话一般,古忧转了转眸子继而说道:“何必那么痴恋一个未必会记得你的人呢?”

这话的语气似乎是有意在刺激白萧一般,古忧的脸上浮出一种古怪的笑,似乎在等着什么马上就要立竿见影的特效一般。

白萧低下头,薄薄的唇微微一抿,眼神里划过一道不经意的伤感。

古忧刚要在说什么,白萧却摇了摇头将本抱在怀里的长剑别在了腰间,没理会古忧的话起身直接上了阁楼,只留下换了一脸惊讶的古忧。

“若是想要答案的话,我何必等待至今,而你又何必出现在此?”阁楼上传来白萧不大的声音,却足够古忧听得清清楚楚,却不知这话是说给自己听还是给别人听。

一道银白色的身影快速从古忧的身前掠过,身影过后古忧的鼻前一丝残留的独特香味让古忧的脑袋里勾出一段令人难受的记忆。

“你跑了那么远的地方就为了拿这个来威胁我?”古忧靠着后院的一堵墙看着胡离手里的一个布袋子。

“我并没有威胁你,而你也不必受我的威胁,不是么?只是我觉得你并不应该在这里。”胡离的眼睛直视着古忧,脸上的的皮肤绷得紧紧的,手里的东西也被胡离捏出了些声音。

“既然你觉得我不应该在这里,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再说了我又没对谁怎么样,你说不是么?”有些发拽的语气,让胡离听得很不舒服。

“如果你希望古忧死的话,我不介意捏碎这些灵骨!大不了就是你给小忧去陪葬好了。”胡离说着便提起了手里的布袋。

“呵呵,陪葬当然很好,至少比生不能在一起要好的多吧?”很拽的语气不见了,转而变成了大声的嘲讽。

“你……”胡离气的说不出来话了。

“我什么,狐狸你不是一直很嚣张的么,怎么今天面对我没话说了,难道你很愧疚么?”语气咄咄逼人。

“呵呵,你觉得和我说这些废话很有意义么,生死一次两次对于我胡离来说那都不是事,但是你却不同。如果你能安分的话我是不会捏碎你的灵骨的,那样你还可以做你的千目鬼。”胡离本来绷紧的脸忽然换成了玩味的嬉笑,对着古忧瞥了下嘴,挑了挑细细的眉毛。

“你…..”胡离的话差点没把古忧身体里的千目鬼给气死。

“别叫我千目鬼,我叫千目寻!”

“寻?千目寻?你用上千只眼睛寻什么?”

“寻什么?寻你我他心里都想要的那个东西?”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你心里不是很清楚的么,那多年你认为我没看见么,哦对了几天前的那些话,只不过是刺激的玩笑话罢了,至于小忧她记不记得那时候的画面那我可就不敢保证了。”话音落,一缕黑色的烟从古忧的身后冒出,化成一缕青钻入百鬼珠内。

“你给我出来!”胡离纵身抱住晕过去的古忧并朝着古忧手上的那颗已经变成黑色的百鬼珠子大叫道。

“若是我自己不想出来,谁来也没用。哦,对了那个叫苏无奇的老匹子已经废了一只胳膊,你即使想找他帮忙也是没用的,好好照顾她吧!”声音消失,任凭胡离怎么嘛叫骂也没动静。

“卑鄙的家伙!”

“那也没你们狐狸老祖卑鄙!”

“你……”|

“狐狸对千目鬼的愧疚么?是什么呢?”白萧靠在后院外墙边上嘴里嚼着草根不断思索着脑袋里的记忆。

古忧被胡离抱着送上了二楼的房间,看着古忧那张发白还有些脱水的笑脸胡离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

“如果百鬼珠全被填满,那样的话就能隐藏小忧身上的气息了吧?”小素问道。

“是啊,那样的话她身上就全是阴气了!”

“那也比现在这样好很多吧!”

“你以后最好老老实实的带在这里,不然的话这堆乱东西我迟早会拿出去烤肉吃!”胡离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话,在最后大家都离开古忧的房间的时候。

小素和白萧莫名的看了眼胡离后都相继走开了。

夜深了,大厅里白萧目不转睛的盯着胡离那张瓜子脸看。

“死鱼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男啊?”

“你这只死狐狸,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白萧恶心的给了狐狸一个鄙视的眼神,悄声的说道。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啊!”胡离一口咬定白萧在说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别装蒜了,你要是没拿我的东西,就凭你能触动那千目鬼的真身来?赶紧给我交出来!”

“额,看来你这条死鱼还不傻么,可是那东西也不是你的啊,算来算去也只能算她的,既然现在已经在我这里了,我就先替她保管好了。”

“还给我,你这只臭狐狸,你这个可恶的小偷!”

“不给不给,我就不给你,有本事你来抢啊?”狐狸晃着手里的东西,摇着脑袋,嚣张的说着。

“还给我,你这个骚狐狸小偷!”

吵着吵着两个人竟然四手四脚的扭打在了一起,大厅内滚起一片灰尘。

楼上的小素把一切看在眼里,包括狐狸拿在手里的那个死也不肯放手的东西。她撅着嘴巴,用个大大的鄙视眼神看着楼下滚打的二人,心里一阵唏嘘:“男人果然是天生的长不大……”

要不是那天胡离去白萧的阁楼翻找万鬼录,还不会发现那件东西,胡离感叹着白萧藏东西的功夫可真是惊人。

楼上古忧的房间里,百鬼珠串上的那颗黑色珠子光华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古忧的床边。

他一头乌黑长发,殷红的薄唇,高挑的鼻梁衬着似水的眸子盯着古忧的脸那般用情的深深看着,那般神情像是要记住什么似地。他浑身被蓝色的长衫包裹的严严实实,他只有脖子以上部位还露在外面。

“为什么你永远都记不得我,即使那狐狸为你死过两次,而我呢?宁愿化作千目鬼,宁愿被你一次次忘记,宁愿浑身长满充满被伤痛的眼睛,我也不愿忘记有你存在的每一瞬间,可是你却……“

一滴灰色的泪从千目寻的眼中流出,他的背上渐渐地又长出一只带着忧伤的眼睛,一声叹息之后又深深地看了眼熟睡的古忧,他又化作一缕青烟钻进百鬼珠。

“他身上的眼睛全是因为古忧么?”狐狸竖着耳朵贴着挨着古忧房间的天花板,仔细的听着古忧房间里的动静,嘴里自言自语着。

“怎么会是这样?”阁楼上的白萧亦是听着楼下的动静,眼里的神色更深了,蜷着的身子彻夜未眠。

苏府,格调摸着自己尚未痊愈的胸口,心口一阵刺痛,他痛得并不是伤口而是那天在屋顶看到的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即使格调知道这辈子或许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希望来实现自己心中的那份感觉,可他的心中却又一直被那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刺痛着。

“爷爷,您怎么样了,你好点了么?爷爷我一定要给您报仇!”格伦看着自己的爷爷手臂上的断口,咬牙切齿的说道。

“幻鬼,如果你这次能把鬼居那家所有人都杀掉,我承诺你一具完整的活尸,让你重新做人,并且还让你以后永远不愁没有修炼的方法!”格伦在苏府的地下室内对着一面镜子狠狠地说道。

“咯咯咯,这个是小问题,小主人要是你想我帮你复仇,首先你得把放出来才行呀!”带着怪腔的声音从镜面中传来。

“哗啦!”黄色的镜面打破了。

“娘,娘亲?”格伦愣住了神,看着眼前这个人。

“呵呵呵,等着消息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凶猛怪物围观我们秀恩爱(无限流)同行试练

    白远迎随着自乘风一行,来到一栋独立的屋舍里,自乘风一行来去用的都是游影术,乃是墓棂人独修的术法,速度极快,身形极轻,难怪白远迎之前静耳也难辨足音。白远迎也没空好奇坐落在此处的屋舍是何处方位。因为白远迎见到了白日在地州酒肆里饭客们闲谈时说到的——被取了生魄的人……果然如之前所说,这些人毫无生气,像是病

  • 女主很会做梦之这时间点踩的有点准啊(求收藏)(10)

    面对如此的一幕,方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歉啊,忘记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了。”望着有些扭捏的狃拉,方迪微微一笑,随即直接从背包中拿出小精灵伤药,轻轻的为其擦拭。这种药物是训练师专属,只能用贡献值才能够购买的,方迪也是托了祁函萱的福,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毕竟刚觉醒的训练师要想收服小精灵一般都

  • 送你外星宝宝[快穿]在线阅读第9章

    “我是不是一直给你添麻烦?”两人并肩往回走,秦雪还是有些不安,沈秋却抬头看着天幕。“没有,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朋友,今天还要谢谢你,带我看了你们学校。”沈秋打了个哈欠,“这是我看的第二个大学。”“第二个?”“第一个是杨小雨的学校。”秦雪知道杨小雨,那天她亲昵的摸了沈秋耳朵,沈秋没有排斥,却还是装作没有

  • 赤血魔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剑冢这个副本是剑三中藏剑山庄的门派本,分为15级的普通剑冢、70级的英雄剑冢,以及做橙武任务必须通过的神剑冢。唐豆豆恍惚想起,她第一次进入剑三这个游戏,还是2010年刚开藏剑山庄的时候,她建的第一个号就是一个藏剑萝莉,金灿灿的门派装,甩着双马尾整天蹦跶在升级的道路上。剑冢这个副本的官方说法是“叶孟秋

  • 蚩尤伏魔传第二章

    蔡佳倪经过千辛万苦,在蔡导口水狂喷下论文终于顺利通过。三个小姐妹也终于可以放松嬉戏了,只是随之而来谢师宴和毕业照,让舒帆和佳倪为王燕捏了一把汗。“王燕,你还没有和建雄说清楚吗?”佳倪不满嘟嚷道,“我有和他说分手啊,只是他一直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王燕叹息说:“他都打电话去我家,我父母都和他解释了,我

  • 在一拳世界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6节

    “好快的速度……”叶天感慨道。眨眼间,那头魔神就飞到了他面前,这头魔神背长双赤,面色青狞,正一脸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的叶天。“把你刚刚得到的宝物交出来,不然……嘿嘿嘿……”话了一般,背长双翅的魔神戛然而止,一脸凶残的看向的叶天,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是叶天不按照他的话来办,他就要杀人夺宝。“宝物?

  • 爱意滚烫天堂?

    当霜冥再一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四周开满了百合花,更像是一个花园!纯洁的白色,到处都是,充斥着这一整个花园。“嘶…头好疼!”霜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打量着这整个地方。这到处都只有白色,花园的中心有个喷泉,喷泉的水清澈见底。在喷泉中央有一个雕塑,是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美丽姑娘。她像极了天

  • [综]木之本兔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不起,米瑞斯与布莱克,我们......欺骗了你,真的,真的十分对不起!“沐唅见此情况,立马把腰弯了下去,眼睛压根就看不了大家,汗流浃背。”那你们是什么人?“布莱克一丝不苟地问道。沐唅刚想说道,但被后面传了声音打断:”现在,不能告诉你,时间一熟,就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你是谁!“米瑞斯一听,马上转

  • 和爱豆互粉之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阿妈想要一个姑获鸟。所以阿妈每次百鬼夜行用尽各种姿势,见到姑获鸟走过豆子铺天盖地扑过去,姑获鸟在满天豆子中一抬腿一甩头,完美躲过所有豆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用背影嘲笑阿妈。阿妈每天都在寮里乞讨,端着个破碗对着要去打御魂打麒麟的阴阳师一把鼻涕一把泪,“求你了,给我一个咕咕鸟碎吧,求你了,行行好啊。”过路的

  • 盛宠娇妻:傅少霸爱成瘾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声带着震颤的闷响,激光轰击在了能量护盾上,产生的巨大冲击让连捷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墙上再滑落下来。“连捷!”顾不上思考对方为什么会有便携量子盾这种禁止普通市民持有的武器,路游棋趁着敌人再次瞄准的间隙,就地一个翻滚飞快地扑出门外,毫不迟疑地狠狠拍在门口的紧急按钮上!感应门迅速关闭,几乎在合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