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变身抖音网红之整蛊

2021/6/12 2:17:28 作者:13350376098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变身抖音网红
变身抖音网红
作者:13350376098来源:飞卢小说网
秦戈发现自己不但变成了一个女人,还穿越到了一个与地球类似的平行空间。在这里,文化和娱乐都比地球落后。伴随他的,还有一个抖音系统,赞可以换钱,积累粉丝可以抽奖。各种各样的技能,超前科技,应有尽有。于是,一个从抖音崛起,到火遍全球的超级巨星出现了。她唱的歌,全球破百亿播放。她拍摄的电影,打破票房神话。(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霍睢在家中休了三日的假,四日一早便去了衙署。六部的官员因为尚书令这几日新婚不敢叨扰,但一个个都憋了一肚子的心事,也早早候在衙堂内,翘首望着门外。

“霍大人!”

见霍睢到了,众人皆起身作揖——再平常不过的官礼,却叫霍睢察觉出一丝热切来。他有些意外,拱手回礼过后坐了堂内上首的椅子,目光在几位尚书侍郎身上轮番打量了一遍,问:

“怎么回事?”

几位官员不敢隐瞒,却一时不知如何描述这一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让气氛冷了一下子。霍睢也不急,端了桌上的茶慢悠悠喝了一口,“顾尚书,你说。”

这位姓顾的尚书家便是之前向唐棠下了聘书的那个顾家,之前一直担心自己的不知情之举得罪了这位上峰,在霍睢面前也是有些拿不出底气来。难为这位年过天命的老父亲了,为自己长子的婚事操了不少心,如今在朝堂上也是如履薄冰。怎么偏偏就是霍睢呢……顾尚书内心叹了口气,酝酿着开口,

“三日前,也就是朝会那一天,陛下事后独独将定国公留了下来,听说……听说……”

事关龙颜,顾尚书说话有几分迟疑,“他们二人在大殿中……打了起来。”

真是荒唐!

此时不光是霍睢这么想,底下的官员脑中也同时响起了这么一句。皇帝和定国公竟在殿内打架斗殴,若是传出去了岂不是皇家颜面尽失,又叫天下人怎么想!

霍睢眉头一紧,“缘由呢?”

这时候众人都不说话了。即便皇帝与定国公有隙的传闻不是秘密,但身份摆在那里,总不能无缘无故打起来。可究竟为什么打起来了却着实没人知道。

“那是朝会散了之后的事了,他们二位在大殿说了什么咱们不知道,也不敢打听啊。”

户部尚书章素元解释道。

这是实话,陛下的起居日常做臣子的是万万不得过问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低头的低头,喝茶的喝茶。

“霍大人这些天在家陪新娘子,倒是显得人精神了不少。”

原本肃静的大堂里冷不丁冒出的声音叫众人都一怔,纷纷抬头看了过去——是兵部的蒋秋涯。也难怪了,这位是五年前霍睢的老上司了,那个时候尚书令不过是小小的兵部员外郎,蒋秋涯对他一直提携有加,二人那时私交也不错。这话也就是从他口中说出来,若是换了旁人……几个官员又不约而同地望向了上首的霍睢,见他原本毫无表情的脸竟隐隐带上了几分笑。

果然!

众人恨自己没有先见之明,在五年前没与弱势的尚书令打好关系的同时,也感叹霍夫人的厉害,竟能叫铁面尚书令当着同僚的面露出那样的笑意来。

霍夫人的确是厉害,她的厉害众人想不到,霍睢却知道,他见识过悬在头顶那把明晃晃的刀。

……

那日霍睢特意买了西街丰祥记的杏仁酥,他记得唐棠小时候总是闹着要吃,王夫人却觉得女儿正长身体,总吃甜的不好,便百般控制着。也就是那个时候唐棠才会用功读点书,来换霍睢去买包杏仁酥给她做奖励。

“你别进来。”

主院里一个下人的影子也看不见,唐棠又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里面还不时有些叮叮咣咣的声音传来。霍睢觉得奇怪,提着点心的手再拍了拍门,不忘添上一句:“我给你带了杏仁酥。”

屋子里一静。

“杏仁酥可以进来。”

霍睢一笑,正要推门,却听唐棠有些仓促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等等!”

他的手一顿,极有耐心地等着。过了大概有十个数的时间,她说,“进来吧……”

霍睢单手推门,唐棠在屋里屏住了呼吸。

那一把大刀从房梁上应声而掉的时候,霍睢觉得自己的夫人应该闭上眼。阳光正好,洒在刀刃上反射出了刺眼的光,霍睢比唐棠先闭上了眼,“咚”地一声——

落地的声音被延迟,他再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唐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上的杏仁酥,而原本在头顶的刀,被霍睢那只拎点心的手化掌远远震开,稳稳地插在了他身后五步外的石板里。

她怒目圆睁:“你……”

霍睢仍站在原地,半分也没有挪动,只有那包被震得七零八落的杏仁酥证明着方才发生的一切。

“我就知道,你的话都是骗人的。”

唐棠的眼泪在眼眶中转了一圈,望着远远的青天白日长叹了口气,凄苦地恶人先告状,

“口口声声说给我带的杏仁酥,全碎了。”

原本她在“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计划实施之前还有些于心不忍,霍睢站在门外的时候她也犹豫了许久,但看到那人抬起的竟是提着杏仁酥的那只手之后,心头的恶气憋得更深了。

“霍睢,我与你不共戴天!”

霍睢诧望着她:“我是为了自保。”

唐棠却早已想好了说辞,丢了手上不知做了什么用处的半截麻绳,道:

“你明明可以向后退一步躲开那把刀,但是你抬了右手。你也可以抬左手挡开那把刀,但是却故意让杏仁酥成了刀下亡魂替死鬼。霍睢,你是故意的!”

霍睢果然收起了那副佯装出来的表情,了然道:“你早知道我能躲开,唐棠,你根本不想杀我。”说着,又想要过去牵唐棠的手。

唐棠并没有反驳,却厌恶地躲开了那只伸过来的手,将眼泪憋回去,冷笑着回答他:

“这只是个开始,区区一把唐刀,拿来给霍大人助助兴。”

霍睢转头去看,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插在石头上的那把,果然是自己挂在书房里的佩刀。

霍睢也记得那条夜里猛然从被子里钻出来的三指粗的花蛇,以及今早出门前他从衣领上堪堪取出的针……

长针已经入肉,只幸好避开了要害,扎得也不深,他将其慢慢抽出来的时候,拿袖子擦了擦针上的血珠,还不忘提醒唐棠:

“若是这针上淬了毒,我大抵就逃不过了。”

唐棠也不恼,反倒笑着拍了拍手:“若论心狠手辣,自然比不过霍大人。”

但那笑意分明是在说: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府门前的轿子已经候了多时,霍睢正拿着块白绸帕子擦脖子上残余的血迹,却不防被一旁伺候的管家霍戎瞧见了。

“大人,这……这是谁这么大胆!?”

霍戎是知道自家主子是什么人的,满长安能暗算他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出来,但这五个数以内的人明明都不在霍府上,这就怪了。

“被兔子抓的,不碍事。”

霍睢边说边笑,在管家莫名其妙的眼神中上了轿。

霍府到尚书省的衙署不到一刻钟的轿程,脚夫做这种枯燥的差事已经做惯了,难免有些倦怠。大清早的,有个脚夫显然是没睡醒,张着嘴打了个呵欠,脑子还想着刚才没吃完的那半烧饼。

就在这个功夫,便听官轿中“喀嚓” 一声。前面两个人迷迷糊糊还没反应过来,扛轿的步子没停,但后面的脚夫却着实看得真真切切——

“大人!”

四个脚夫因为步调不统一,让原本就命悬一线的轿子又猛地摇晃了一下,终于漏了底。几个人慌了神,赶忙撂下抬杠,掀开轿帘去看霍睢。

只是这一掀却发现轿中哪还有人?再往周围瞧去,才发现自家大人正立在几步远的地方,沉着脸望着那顶兜不住底儿的轿子,若有所思。

脚夫们也陷入了沉思:这人刚才究竟是怎么出来的?

正想着,就听到一旁有人笑了出来,随后是一道拖着笑意尾音的女声:“霍睢,你究竟是得罪了谁,竟然能弄得如此狼狈?”

霍府的脚夫愣住了,狼狈?大人明明好端端地站着,哪里来的狼狈?要真说狼狈的,也该是这顶轿子才对。他们不由再朝霍睢看去,却意外地发现了那几处不易察觉的尘土。

脚夫:……

心中的疑问得到了解答,众人再朝那发问的女郎望去,却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人是什么身份,竟敢直呼当朝尚书令的名讳!

“靖国公,”霍睢面色很不好看,敷衍地拱了拱手,“怎么哪儿都有您。”

众人恍然大悟,望着安世妨的眼神也变了,能冒出光来。若是说整个大梁最有权势的人,必是皇帝无疑,但要说又有权势又有钱还神秘的人,那就当属这个靖国公安世妨了。

“要不说巧呢么,我两个月才下山买一回烧饼,都能遇见日理万机的霍尚书令当街从轿子里掉出来……”

安世妨话音一顿,嘲笑道:“还摔了个屁股蹲儿。”

霍睢这才看见她手上提着的一包东西,油纸上端端正正印着个“丰祥记”,但听到后面,脸彻底黑了。他余光往四处瞥了一眼,见街上并没有什么人,这才沉下声来,故作镇定道:

“安世妨,适可而止。”

……

坐在尚书衙门的霍睢从唐棠想到了安世妨,原本的笑意也渐渐冷了下来。

这个潮州来的“女土匪”,真是讨人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凶猛怪物围观我们秀恩爱(无限流)同行试练

    白远迎随着自乘风一行,来到一栋独立的屋舍里,自乘风一行来去用的都是游影术,乃是墓棂人独修的术法,速度极快,身形极轻,难怪白远迎之前静耳也难辨足音。白远迎也没空好奇坐落在此处的屋舍是何处方位。因为白远迎见到了白日在地州酒肆里饭客们闲谈时说到的——被取了生魄的人……果然如之前所说,这些人毫无生气,像是病

  • 女主很会做梦之这时间点踩的有点准啊(求收藏)(10)

    面对如此的一幕,方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抱歉啊,忘记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了。”望着有些扭捏的狃拉,方迪微微一笑,随即直接从背包中拿出小精灵伤药,轻轻的为其擦拭。这种药物是训练师专属,只能用贡献值才能够购买的,方迪也是托了祁函萱的福,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毕竟刚觉醒的训练师要想收服小精灵一般都

  • 送你外星宝宝[快穿]在线阅读第9章

    “我是不是一直给你添麻烦?”两人并肩往回走,秦雪还是有些不安,沈秋却抬头看着天幕。“没有,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朋友,今天还要谢谢你,带我看了你们学校。”沈秋打了个哈欠,“这是我看的第二个大学。”“第二个?”“第一个是杨小雨的学校。”秦雪知道杨小雨,那天她亲昵的摸了沈秋耳朵,沈秋没有排斥,却还是装作没有

  • 赤血魔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剑冢这个副本是剑三中藏剑山庄的门派本,分为15级的普通剑冢、70级的英雄剑冢,以及做橙武任务必须通过的神剑冢。唐豆豆恍惚想起,她第一次进入剑三这个游戏,还是2010年刚开藏剑山庄的时候,她建的第一个号就是一个藏剑萝莉,金灿灿的门派装,甩着双马尾整天蹦跶在升级的道路上。剑冢这个副本的官方说法是“叶孟秋

  • 蚩尤伏魔传第二章

    蔡佳倪经过千辛万苦,在蔡导口水狂喷下论文终于顺利通过。三个小姐妹也终于可以放松嬉戏了,只是随之而来谢师宴和毕业照,让舒帆和佳倪为王燕捏了一把汗。“王燕,你还没有和建雄说清楚吗?”佳倪不满嘟嚷道,“我有和他说分手啊,只是他一直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王燕叹息说:“他都打电话去我家,我父母都和他解释了,我

  • 在一拳世界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6节

    “好快的速度……”叶天感慨道。眨眼间,那头魔神就飞到了他面前,这头魔神背长双赤,面色青狞,正一脸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的叶天。“把你刚刚得到的宝物交出来,不然……嘿嘿嘿……”话了一般,背长双翅的魔神戛然而止,一脸凶残的看向的叶天,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是叶天不按照他的话来办,他就要杀人夺宝。“宝物?

  • 爱意滚烫天堂?

    当霜冥再一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神秘的地方。四周开满了百合花,更像是一个花园!纯洁的白色,到处都是,充斥着这一整个花园。“嘶…头好疼!”霜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打量着这整个地方。这到处都只有白色,花园的中心有个喷泉,喷泉的水清澈见底。在喷泉中央有一个雕塑,是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美丽姑娘。她像极了天

  • [综]木之本兔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不起,米瑞斯与布莱克,我们......欺骗了你,真的,真的十分对不起!“沐唅见此情况,立马把腰弯了下去,眼睛压根就看不了大家,汗流浃背。”那你们是什么人?“布莱克一丝不苟地问道。沐唅刚想说道,但被后面传了声音打断:”现在,不能告诉你,时间一熟,就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你是谁!“米瑞斯一听,马上转

  • 和爱豆互粉之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阿妈想要一个姑获鸟。所以阿妈每次百鬼夜行用尽各种姿势,见到姑获鸟走过豆子铺天盖地扑过去,姑获鸟在满天豆子中一抬腿一甩头,完美躲过所有豆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用背影嘲笑阿妈。阿妈每天都在寮里乞讨,端着个破碗对着要去打御魂打麒麟的阴阳师一把鼻涕一把泪,“求你了,给我一个咕咕鸟碎吧,求你了,行行好啊。”过路的

  • 盛宠娇妻:傅少霸爱成瘾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声带着震颤的闷响,激光轰击在了能量护盾上,产生的巨大冲击让连捷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墙上再滑落下来。“连捷!”顾不上思考对方为什么会有便携量子盾这种禁止普通市民持有的武器,路游棋趁着敌人再次瞄准的间隙,就地一个翻滚飞快地扑出门外,毫不迟疑地狠狠拍在门口的紧急按钮上!感应门迅速关闭,几乎在合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