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超维度主宰第3章在线阅读

2021/6/12 1:09:06 作者:孔雀指环 来源:17K小说网
超维度主宰
超维度主宰
作者:孔雀指环来源:17K小说网
身怀维度碎片穿越到异世界踏上修真路,一步步发现所谓修真渡劫飞升只是生命体进行升华的过程,只要打破维度阈值就能从低维空间进入到更高维空间生存,而高维度的强弱是由主宰多少低维度决定的。在经过主世界战争、位面战争、维度战争后,最终突破最高维度并掌控全维,主宰万事万物。

苏子渐为了苏子歌可谓是煞费苦心,他力排众议,抢下了苏子歌和宁遂初的审判权,然后宁遂初就去修罗场历练了,苏子歌则暂时被关进了断罪塔。

宁遂初的话随便让他面壁思过个个把月就行了,可是苏子歌怎么办呢?

这判决不可能太轻,否则不能服众。

在断罪塔中的苏子歌听后亦不知是喜是悲,虽说宁遂初没受什么罚,可是去修罗场亦是个辛苦活啊!

这些消息当然是苏子渐告诉她的,断罪塔中不能跟外界联络,而且她又身处断罪塔顶层—21层,什么都不要想了。

这一天苏子渐照样来看苏子歌。

“害怕吗?”他问。

“不怕。”隔着一道门,苏子歌璀然一笑。

“那就好。”苏子渐说着习惯性的伸出手想摸苏子歌的头,但一想到现在的情况,他又把手放下了。

“遂初已经去修罗场了,不久就会回来。”苏子渐接着又说。

“那师傅,我会去哪里呢?”苏子歌问道。

“放弃仙身,转为凡体。在封仙台上待七天七夜,然后于太虚境面壁思过。”苏子渐没有瞒苏子歌。

“师傅会陪着你重新修炼的,这恐怕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苏子渐补充道。

师傅真的很关心她呢。

苏子歌点点头,又问:“那多久可以出来啊?”

“不好说。”苏子渐叹息,“会有人看着的。”

“放心,这只是个幌子,不过,快了,做好准备。”

“谢谢你,师傅。”虽然苏子渐平日里不苟言笑,但是对她真的很好。

苏子渐笑了:“傻丫头,我是你的师傅呀。只是你这次捅的篓子太大了,不过这正好让你收敛收敛性子。”

“师傅……你不怪我吗?”

“每个人都会犯错。”苏子渐说到。

“但是你犯的错太多了,我都习惯了。”苏子渐一摊手。

师傅……苏子歌哭笑不得。

就知道打趣她。

“所以说这次你要学乖点啊。”苏子渐说,“找个机会就把你放出来。”

苏子歌郑重保证:“师傅,我以后会乖的。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苏子渐满意的说:“很好,那师傅就放心了。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转身的一瞬间,苏子渐笑容收敛,让人怀疑刚才的温柔都是错觉。

苏子歌没注意。

看来,有些棘手了。

她知道,师傅远没有这么淡定,要不是她了解苏子渐。

至少,师傅心里有她。

这样就行了。

第二节

这是个很大的地方,苏子歌身处其中。

“啪—”不知是谁关了灯。

苏子歌什么都看不清,她茫然迈步。

“嘶—好痛。”苏子歌被绊倒了。

她揉了揉头,看向双手。

“这是……血!”

为什么这血—像是印在她心里一样?

浓稠的血不断滴下,远方黑影处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人影。

“师,师傅……”苏子歌瞪大双眼。

苏子歌恍惚听见苏子渐嘴里说着什么“仇人”。

她的师傅……为何这么疯狂?

苏子渐朝她靠近,拔剑出鞘。

把柄“绝杀”,号称三界最锋利的武器,此刻苏子歌从剑光中看到了自己。

“怎么会这样?”苏子歌想跑,但是腿像灌了铅一样。

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而又不真实。

下一秒,苏子渐欺身上前,一把捏住苏子歌的脖颈。

她要死了吗?

或许是痛感太强烈,她似乎听见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咯吱,咯吱。”仿佛从地狱中传来。

苏子歌失去了力气,她仍然在死死盯着苏子渐。

就这么死了吗,好不甘心啊。

就在她快晕过去之际,苏子渐却消失了。

失去了重心的苏子歌重重跌倒在地。

她捂住脖子,贪婪的享受着呼吸空气的快乐。

还未等她回神,身后又窜出一个人。

“你有没有想我呀。”他的声音阴森森的,还有些沙哑。

苏子歌听出来了:“莫寻?”

他笑了起来:“是的哦……”

莫寻靠着苏子歌肩上,用他特有的声音,低沉的说道:“苏子歌,你为什么叫苏子歌呢……?”

苏子歌头皮发麻:“为什么这么问?”

“那你想不想知道一些事啊?”莫寻蛊惑的道。

“什么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是人是鬼?”

莫寻难得回答她:“只是有执念的人罢了。”

“啧,很符合你的人物设定哦。”尽管脸色发白,苏子歌坚持说。

“都这时候了还有空嘲讽,你不乖了。”莫寻唇角微勾。

“有事快说。”苏子歌迫不及待想结束,她已经无法忍受待在原地了。

“关于你的过往,想不想听啊。”莫寻轻飘飘的说。

过往?苏子歌感到莫名烦躁,她扯住莫寻将他扔到黑暗中。

“抱歉,不想!”苏子歌大声说。

“以后有的是机会哦,再会了。”莫寻还不忘说一句,“你逃不掉的。”

“希望……如此罢。”

第三节

熟悉的断罪塔塔顶,苏子歌又回来了。

刚刚……那是梦吗?

苏子歌摸了摸脖颈:刺痛。

容不得她多想,苏子渐来了。

晶莹的药品落到了她的指尖,这是剔除仙骨的最好方法不是吗,比那十八道酷刑强多了,最主要的是她还可以再修练。

苏子渐本还担心苏子歌承受不了这个结果,想安慰她又不知从何说起。

但是苏子歌压根没说什么,旋开瓶盖就灌了进去。

那么多条人命,她认了,哪怕要在太虚境里过一辈子。

这次判决亦在情理之中,其他门派就是走了个过场,毕竟难都在人间,又碍着他们神仙什么事?

“师傅,你走吧,喝完了。”苏子歌忍住恶心,她不希望苏子渐看到她痛苦的样子。

就算这药再好看,味道亦不怎么样。

“好……七日后我再来。”苏子渐自然知道苏子歌在顾虑什么。

苏子歌靠在墙上,静等药效发作。

苏子歌闭上眼,待到脚步声远了后随即面露痛苦。

“本来以为……还要一会呢……”才一会儿,苏子歌冷汗直流。

“痛死了……”尖锐的疼痛不断刺激着苏子歌她感到自己一片慌乱。

苏子歌狠狠锤在地上,似乎这样就能让她好受一些。

终于,她有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苏子歌抬手擦汗,她非常清晰的知道她的灵力在流逝。

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时间去判断莫寻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七日后。

“歌儿……”苏子渐看着跟破布娃娃一样的苏子歌,心中犯酸。

苏子渐摸了摸她的发。

“哎呀哎呀,干嘛这么假惺惺的呢。”说话的俨然是抱着胳膊看好戏的莫寻。

亦不知他是如何进来的。

“多事。”苏子渐冷冷一瞥,“离开。”

“这可是你仇人的女儿哦。”莫寻兀自说道。

苏子渐眸子中布满杀气。

莫寻无动于衷,一脸悠然。

“不打算骗她到什么时候?”莫寻说道。

“与你无关。”

“好嘛好嘛,我走就是了。”莫寻遁入黑暗。

“歌儿,我带你走。”苏子渐收起杀气。

苏子歌眉毛微动:什么仇人?

只可惜她意识一片模糊,其他一概不知。

苏子歌忽然感觉有些冷,睁眼时苏子渐已经离开了。

“封仙台?”苏子歌往地上看了一眼,地上全是她看不懂的图案。

看来她被晾在这里了。

亦不知她没有了仙体还能不能承受住这彻骨寒冷。

“这下好了。”

温度又下降了几度。

苏子歌嘴唇发白,话都说不连贯了。

她扯了扯身上的单衣,勉强抬头看了看天。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我应该庆幸没下雨吗……”苏子歌安慰自己,“不然就得着凉了。”

好景不长,说什么来什么,刚没一会一道闪电划过天空。

开始下雨了。

开始还只是毛毛细雨,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无情的浇在苏子歌身上。

她的衣服湿透了。

苏子歌面上浮现一丝不正常的绯红。

她想,她是发烧了。

苏子歌再一次倒下了在水泊之中。

雨仍在下。

莫寻出现了,奇异的,雨滴在即将落到他身上的时候蒸发了。

“真是的,把自己搞这么惨。”莫寻俯下身,用手抚上苏子歌的额头,苏子歌面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了。

莫寻沉默的收回手,又看向了她的后颈。

“只不过是一个牺牲品……”莫寻是笑着的,但是声音却是少见的凄凉。

什么都没有……吗?

“苏子歌……”迷雾中,莫寻的瞳孔晦暗。

第二天,雨停了。

“我不发烧了?”苏子歌试了试自己的额温。

“师傅你什么时候来啊,我快被冻死了。”苏子歌干脆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咕哝。

也不知这是第几天了。

苏子歌试着动了动手指,还是僵硬的。

她快麻木了。

真想,倒在地上从此睡过去啊。

“歌儿!”一声呼唤把苏子歌拉回现实。

师傅!苏子歌眼眶一热。

“你还好吗?”苏子渐关切地问。

“还好……”一个激动苏子歌扑倒苏子渐怀中。

“师傅,我以为,我以为我回不来了……”苏子歌的声音中略带哽咽。

“说什么呢。”苏子渐责备的说道。

“没事就好。”

“七天了么……我们走罢。”苏子歌下决心说道。

“好……”苏子渐轻声说“宁遂初在等你。”

第四节

宁遂初在太虚境门前焦急的等待。

“遂初!”

“子歌!”

“你……还好吗?”苏子歌惊讶的发现她想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干巴巴的问道。

“我还好,只是你……”

“你小子,不用担心我。”

宁遂初比上次她见到的瘦了好多。

“我以后可能没有办法去看你……”宁遂初说。

“你只要记得有我这个人就好啦。”苏子歌笑笑。

“我会的。”宁遂初重重点头。

“谢谢你,遂初。”苏子歌发现自己想哭。

宁遂初一时无话:“我们之间不用讲这个。”

“我走了。”苏子歌没有再看宁遂初,跟着苏子渐进入太虚境。

还有一扇门?看来这太虚境亦分内外。

苏子歌上前推门。

门开了,没有预想的光线透出来。

“歌儿,莫怕。”苏子渐出声。

苏子歌这才放心往里走。

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铺展开,两旁的深渊深不见底。

苏子歌不免脊背发凉。

她忽然看向她的手。呵呵,无数条人命,都是因为她间接而死的。她虽然不是挥刀的刽子手,亦是推波助澜的帮凶。

远远的,苏子歌望见一个石台,她缓缓走近。

“喂,你真要进去吗?”

这该死的声音,是莫寻没错!苏子歌和苏子渐同时回头。

“又是你?”苏子歌撇撇嘴,并不理会,继续走。

“没听见我说话吗!”莫寻避过苏子渐挡在苏子歌面前。

“干你何事?”苏子歌冷冷地说。

“你怎么会在这?”苏子渐却是说。

“算了,你还是在这罢。”

莫寻来的亦快去的亦快。

“师傅,你认识他?”苏子歌顿了一下,问苏子渐。

“天灵门门主。”苏子渐回答。

“哦。”苏子歌没有再追问下去,对于她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

“师傅,要来看我呀。”苏子歌一步迈进阵法中,背朝苏子渐挥挥手。

长久的孤独么……?

苏子歌不以为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

  • [明唐]装失忆的下场第十章在线阅读

    前不久欧尔麦特和名目妖引来到了静冈,雄英所在的城市,为了欧尔麦特更方便的去上班,也为了名目妖引更方便的上学。所以说,欧尔麦特要在雄英任职了!真不愧是欧尔麦特!“欧尔麦特,早饭已经做好咯。”自从名目妖引学会了做饭,就负责家里做饭的事情,毕竟欧尔麦特经常出任务,虽然身体没有之前那么强了,但还是坚持出去战

  • 风水有佳人[重生]神秘的哭声

    “等等!”曲灵风听到附近有嗡嗡响的声音在靠近,急忙拦住杨伟,两人慢慢退到石块之后,不多久四面八方又飞来七八只被哭声吸引而来的红眼潮蛛。“好险!”杨伟感叹一声,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目光紧紧盯着红眼潮蛛飞去的方向。曲灵风轻拍杨伟后背,让他跟着自己钻入一个黑色小洞,嗖一声,曲灵风不见了踪影。杨伟也纵身一跳,

  • 道义所罗门之第七章

    祭典总是分外热闹的,眼下正是难得平和的时代,即使是平日最劳累的人,也乐得享受这难得的闲暇。小唯正处在活泼的年纪,一双眼睛充满了对周围景色的好奇,即使穿着长长的樱色浴衣,行动多少有些不便,可她还是十分快活地在无惨周围来回跑着,连带着脑后两条长长的辫子一晃一晃的。鬼舞辻无惨也难得地穿了身煤竹色的浴衣——

  • 宠物小精灵与拉帝亚斯的爱情之第七章(7)

    “如果你要租出去的话,倒是可以租给老王家,到时候收点粮食或者钱就好了。不租的话,我帮你种,反正七亩也是种,九亩也是种。”顾济民提议,他知道侄女没有下过地,让她自己种太过为难她了。顾丙盼并不是脑抽,叔叔家里的七亩地他都不一定能够忙得过来,哪还能让他帮自己种。更何况,顾珍玉在旁边脸色更不好了,自己真让叔

  • 猎医花都之第六章(6)

    《带金手指回九零农村》赵八宝将家门锁上,决定亲自去迎接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是从城里来的,据说被评为先进工人、杰出青年,也不知是坐车来的,还是走路来的,还是骑自行车来的。无论哪一种,迎接他的路程都相当远,加上天气热,赵八宝怕自己还没找到人就晒晕过去,于是戴上了一顶大草帽,又推出了许久没骑的凤凰牌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