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同桌的鬼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2 0:49:55 作者:至尊明少 来源:17K小说网
同桌的鬼
同桌的鬼
作者:至尊明少来源:17K小说网
和他共事这么久,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同桌是一只鬼

因为晚上还要上自习,众人说笑了一阵后,便和林依告了别,打算下楼吃饭。

医院里的冷气开的太足,他们乍一出来,热浪挟着沸腾的人声扑面而来。纪明脚步一顿,脑门儿上瞬间便见了汗。

他看了眼天边的落日余晖,苦着脸,回头和同伴提议:“要不...咱们直接回学校,随便吃点儿?”

众人都没什么意见。

只有陈欢嗤笑一声,“你不是吵着要去吃火锅?”

“我这不是热的受不了吗?”纪明抹了把脸上的汗,能屈能伸,“欢姐,咱们下次来吃呗,就暑假补课结束,我请客。”

陈欢又逮着他嘲讽了两句,这才肯翻过这一茬儿。几个人上了地铁,十多分钟后,又齐齐在骤然响起的上课铃声中,匆匆赶到了七班门口。

还是没吃上饭。

晚自习是班主任的时间,陈芸坐在讲台边,看着门口六个鸡崽似的排队等待进来的学生,有些好笑:“你们是干什么去了?”

她挥了挥手,“进来吧,下次别迟到了。”

许念稚夹在队伍中间,红着脸走进来,有些不好意思。

她这是转学过来的第一天,居然就迟到了。

教室里一片安静,只有笔尖在草稿纸上滑动演算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小声的讨论题目,秩序颇为良好。

众人都在低头做着试卷,纪明轻轻坐下,喝了口水,小声道:“越越,我好饿啊。”

“我也是,”段越压低声音回答,“都怪你,走路拖拖拉拉,连吃饭都来不及。”

“我这不是......热嘛!”

身后小小的争论许念稚没听见。

今天发下来了好几门的试卷,她这会儿正专心做着一张物理,连串的数字公式写在草稿纸上,直算的她脑门发晕。

好不容易解决了这一大题,她长呼出一口气,将笔一放,这才感觉到肚子有点饿。

身后的纪明趴在桌上,半死不活地做着题册,许念稚捂住胃部,无奈地喝了一大口水。

卷子翻过一面,她刚要忽略掉这点饥饿,身边的叶褚时突然出声:“第四步,公式错了。”

她一愣,反射性把卷子翻回来,顺着他的话看去。

这才发现刚刚算完的那道题,好像的确错了一个公式。

又听见身边的人问:“饿了?”

许念稚又愣住了,呆呆地一点头,轻声回答:“饿了。”

明亮的灯光下,活蹦乱跳的兔子此刻有些精神不济,大大的杏子眼低垂着,看上去颇为可怜。

叶褚时一挑眉,把兜里的桃子拿给她,“先垫着吧。”

清甜的果香钻进鼻端,许念稚杏眸一亮,看向少年润泽的黑眸:“你没吃呀?”

叶褚时颔首:“嗯,拿着。”

许念稚刚要伸手,突然想起了他也没吃饭,不由得犹豫:“你不饿吗?”

少年轻轻地摇头,不语。

女孩黑白分明的杏子眼一眨,扭头看了眼讲台上的陈芸,抬手飞快地接过了桃子。

而后朝叶褚时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小声道谢:“谢谢你,叶同学了,你人真好。”

小小的梨涡在唇边若隐若现,看起来很甜。

叶褚时微微挑眉,没说话,转过头,翻开了下个星期要讲的课本内容。

手边的草稿纸上,几个简洁的解题步骤墨迹未干——正是刚刚许念稚做错的那一道。

-

第二天一大早,许念稚是被噩梦吓醒的。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只能吃桃子,不能吃其它东西。她倔强的不肯张口,最后活生生饿死在了叶褚时家门口。

这也太莫名其妙了。

恍惚着洗漱完,许念稚坐在餐桌前吃早饭,煎火腿的香气飘来,她总觉得嘴里的水煮蛋也有股桃子味儿。

吃完饭,和林依赵城道了别,许念稚自己坐地铁去了学校。

七点四十左右,教室里的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学生们自觉地抱着课本,各自低声念着要背的东西。

海城一中是升学率奇高的市重点学校,高二七班又是这一届学校特别关照的重点班。班上的学生们皮归皮,但必要时刻还是能下苦工,绝不掉链子的。

两节课转眼过去,前排的陈欢把书本一放,回过头来,“诶,念稚,你打算考文科理科?”

“嗯?”许念稚一愣。

“芸姐昨天说,半个月后就是文理分班考试了。”盛子晗也回过头,柔声跟她解释:“理科留在咱们班,文科就归到对面班上。”

“子晗想去文科班。”陈欢垂头丧气地,“我想考理科留在咱们班,可是我物化不太行,我担心之后会影响高考。”

“我也是,”许念稚听见这话,也有点难过,“我喜欢学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物理考试都不是很如意。”

纪明在后面探出头,嘿嘿直笑:“我理科棒,陈欢你求我我就教你啊。”

“滚。”陈欢丢了只笔过去,哼哼两声,“我总分比你高十几分,你还是先看看自己的英语吧。”

“我也打算考理,”段越从卷子里抬头,问叶褚时:“时哥你呢?”

靠在窗边的少年一动,薄薄的眼皮半掀起来。

他从刚才下课起就一直眯着眼在补觉,此刻勉强睁开眼,清黑的瞳仁泛着润泽水光,语气里也含着股惫懒,“我留在七班。”

黑眸漫不经心一转,叶褚时看向独自纠结的许念稚,忽然出声:“许念稚,我帮你看看物理。”

许念稚惊讶地一抬头,晶亮的杏子眼看着他,惊喜道:“真的吗!”

陈欢跟她说过,叶褚时去年光是物化两门就满分过无数次,是众人心中传说般的学神存在。

“我靠!”

纪明一拍同桌的大腿,比许念稚还要激动:“小越子,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见时哥主动教妹子,朕无憾了,朕无憾了!”

段越被他拍的龇牙咧嘴,也顾不上怪他,只瞪大了眼:“时哥就是牛,我respect。”

陈欢和盛子晗眨眨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许念稚可能不了解,但高二年级的所有人都知道:七班的“学神”叶褚时,褪去了那层散漫随意的表象,他骨子里就刻着“离我远点”四个字儿,根本就没几个交心的真正朋友。

这人一身傲气,什么也不放在心上。在人际交往中,任何时候都是处于被动的优势状态,鲜少有主动拉近关系的行为。

“先从这题开始。”

叶褚时像是没听见身后的调侃,用笔点了点许念稚的课本,润泽的眸扫过题册,突然开始了讲解,“先找条件,公式是.........”

“等下等下——”

许念稚飞快拿起笔,手忙脚乱把脑袋凑过去,聚精会神地听着。纤长的睫毛低垂,时而点点头,时而又提出几个疑问。

“那这个条件怎么得的?”

“第二步,把......”

“唔...我算算......”

“这题也可以这么推......”

窗外的蝉鸣一阵接一阵,日光透过树隙,在课桌上落下几片金色耀眼的光斑。

陈欢和纪明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不再说话,同时把脑袋一转,继续埋头做自己的练习去了。

-

一天就这么晃眼而过。

晚自习回到家,时间已经临近十点。叶褚时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头发半干着,坐在了床边。

大而空旷的卧室里,壁纸是冷色调的灰,和墨色的理石地板相配,看上去就像间毫无烟火气的样板房。

他没吹头发,手机在腿边嗡嗡地震动,拿起来一看,少年漆黑的眸子瞬间冰冷。

叶群。他的父亲。

按下免提,中年男子漠然的声音通过电波,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我今晚不回家,你......”

话音未落,少年眼睫未动,毫不犹豫地挂断了通话。

空气重新安静下来,叶褚时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清癯深隽的脸上表情很淡。

他依旧坐在床边,没动。水珠顺着发丝滴答落下,浸湿了绸质的睡衣。

半晌,才站起身,走进了浴室。

吹风机嗡嗡地响了一阵,叶褚时吹干头发,从浴室回到房间。掀开被子后,迅速躺了进去。

薄薄的眼皮合上,困意不久后便袭来。

他早就不会为了那个男人而失眠了。

_

几天后,海城下起了瓢泼大雨。

外头的树被风吹的簌簌作响,氤氲的水汽凝结,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窗上,清脆又响亮。

像许念稚说话的声音。

教室里没开空调,老师在上头唾沫横飞地讲着昨天的习题。叶褚时刚这么一想,身边的人便凑近了脑袋,轻轻戳了一下他。

叶褚时回过头,鼻尖闻见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淡淡的,像清润的雾霭。

许念稚指着课本上的一个难点,压低声音问他:“叶同学,这个怎么套进去呀?”

叶褚时垂眸,看了几秒,拿笔刷刷几下给她演示了一遍。

还在上课时间,许念稚把草稿纸拿走,打算自己慢慢看明白。同时转过脸,明亮的杏眸弯起,不忘低声跟他道谢。

叶褚时点点头,移开了目光。视线看向窗外不断的雨,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下。

许念稚照着书上的讲解,仔细看着叶褚时写下的解题步骤。

这几天下来,许念稚对他的字迹已经很熟悉,张扬的笔锋凌厉,架构却极为漂亮端正。写下的步骤抓重点很准,几步下来,没一个标点符号是多余的。

干净利落,像他这个人。

这场大雨持续了整个上午。许念稚和陈欢她们中午吃完饭,回到教室后,雨势才慢慢停了下来。

乌云散开,刺眼的阳光直直洒落下来,燥闷的热浪浮动在空气中,“啪”地一声,纪明伸手关了窗户。

“欢姐,把空调开会儿吧。”他清俊的眉眼皱起,心情烦躁,低声骂了句,“靠,什么破天气,下完雨还这么热。”

“谁说不是呢。”段越在旁边叹气:“海城什么都好,就是天气太浪。跟我妈的脸似的,变得飞快。”

空调开始上下吐出冷气,陈欢把遥控器放下,眼睛一瞥,看见身后空空的座位,咦了一声。

“学神去哪儿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VIP乌龙一场

    移形换影之术,第一重:可在周身百米之内移换,但移换地点不可控。也就是说,连本人自己都不知道会被移换到何处。第二重:可在周身千米之内移换,但移换地点依然不可控。最高重:那就厉害了,无需念咒语,可凭本人意愿随意移换。简单来说,前1秒还在北京四合院里晒太阳看报纸,下1秒就可在悉尼歌剧院听音乐会。雅黛修为尚

  • 开局全系全能了解快穿系统

    在净心胡思乱想的档口,四面八方传来叮叮叮,叮叮叮的声音,这声音类似民国时期电话铃声想起的声音,非常的刺耳虽然净心此刻是灵魂状态,但还是能感觉到耳膜的震动净心面上冷冰冰,内心一群小羊驼奔腾的问1111这是什么声音?任务来了1111净心仍旧处在一脸懵状态……任务?什么任务?快穿总部给你发布的第一个任务1

  • 斗战无涯之第十章

    我心口点燃的那根蜡烛,快要被他吹熄了。我的哭泣声渐渐成了干嚎,时而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心都快要被咳出来了。他要是还有那么一点点心疼我的话,我就还有一丝丝的希望。“小溪”依柳姐柔柔的声音。我知道,我点燃的那根蜡烛,护了许久的那根蜡烛,熄了。我理了理心绪,站起身来“依柳姐,我在警察局前面不远处”“好的,

  • 女孩13岁之冥界一游

    白衣男子和紫衣男子明显也看见了他们,紫衣男子朝他们招招手,扬声道:“呦,是泪儿啊,你父亲终于让你来这里玩了?”白羽泪朝他们那边边走边摇头:“没有,我的那块冰凌他还没有还给我,我是用了别人的。”她指着韶华峭道:“用的是他的,待会儿麻烦冥王再给他一块了。”“你这也是行,小心冥王打你。我们可不帮忙。”白衣

  • 三国之江东霸王在线阅读第二章

    今日生辰沧月本是打算求玄冥带她去冥府看看的,之前她对玄冥也提了多次,可玄冥总说那冥府戾气重,小孩子还是不要去为好,等成年再去也不迟。沧月倒是偷偷跟了玄冥好几次,可次次都被他发现并被拉着龙尾拖回龙宫。沧月也不是非要去冥府,她也曾对龙王说想去地面看看,成日待在龙宫不免有些烦闷,龙王虽最宠爱她,可唯独不准

  • 网游三国从山贼开局德拉蒙的过去

    大门被打开的轻响惊动了修炼中的孙浩,孙浩连忙抬头一看,发现是彦的父亲德拉蒙。德拉蒙满是柔情的看了一眼枕着孙浩大腿睡得十分香甜的彦,随后给了孙浩一个眼神示意他跟来。孙浩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大腿从彦的脑袋下抽出,换上了一个柔软的枕头,随后跟了出去。看着刚刚蒙蒙亮的天空,孙浩说道:“天才刚亮,伯父你就起来了

  • 巅峰之路在线阅读第八章

    此时时王,Eternal和异类创骑之前战斗的大路上。一位长相清秀的年轻人在一个晕倒的男子身边来来回回的转来转去,他就是造就异类创骑的那个年轻人。晕倒的那个男子,就是变成异类创骑的篮球男子,他已经被时王打败,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这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是时劫者的团队成员之一,名叫乌尔。“时王已经诞生了吗?

  • 甜蜜纵火[娱乐圈]在线阅读第6节

    云安苒刚没走出几步,就见云飞扬怒气冲冲的迎面而来。雾草,这老八来得也太快了吧。到底是哪个叛徒去打小报告?云安苒在心里疯狂地吐槽。“回去。你半路偷跑就算了,这是你该来的地方么?成何体统。”云飞扬简直要被气死了,一个公主居然想去那种地方,她怎么敢?云安苒觉得云飞扬现在就像只气炸了的河豚一样,这样想着突然

  • 那一抹蓝色的身影第7章在线阅读

    求鲜花,求打赏,更新很累啊,拜托各位多多支持。另外,打算让扎基那个机器人也在迪加世界出现一次。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 末世:开局扮演丁修凶案

    由于我骨骼发育没完全,一不小心跌落到地上,磕破了膝盖上皮肉,我一下子疼痛难忍,便嚎啕大哭起来,泪水流过我的脸颊,那滋味只有我亲身体会到才行。一团白影飞扑过来,我定眼一看,原来是我的父王来到,宇宙之神宙斯希腊语:我的小公主!你这么不小心。语气,眼神尽是责怪之意。我不懂很多小孩当中受伤的总是我,其它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