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医路荣华之旺夫小娇娘之第三章

2021/6/11 3:49:08 作者:云沣 来源:红袖添香
医路荣华之旺夫小娇娘
医路荣华之旺夫小娇娘
作者:云沣来源:红袖添香
他,摄政王幼子,江湖人称云晞公子,更难得的是,这人温柔纯善如一朵白莲花……唉,每当她一边煮他喜爱的食物,她就会想:这男人要是跟宫中的人一样表里不一

叶诚搓着两只手,感觉稍微热点了就放到自己脸上去揉一揉,脸都僵了,来南方两年多了还是适应不了这边的冬天,实在是冷得人都傻了。

“拿着”谭明递给他一个暖手袋,粉粉的还挺可爱。

“这....噗哈哈哈哈,明哥原来你用这么粉嫩的暖手袋啊!哈哈哈”叶诚接过来,左右翻看了半天。暖手袋还有一点点余温,估摸着是早上出门的时候加热了,过了这么久早就冷了,不过对于现在的叶诚来说,还真是个好东西。

“嗯,现在这么粉嫩的东西被诚哥抱着呢”谭明笑了笑,从眼镜盒里取出眼镜戴上。

其实他近视不深,但是开车还是为了安全他会戴上,看得更清楚些。

叶诚被他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撇撇嘴老实抱着,面子什么的在寒冷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不过他又偷偷看了一眼谭明,难以想象身边坐着的这个线条分明,一脸冷漠,还戴着金丝眼镜专心开车的禁欲系男人,居然会用这么粉嫩的东西。这要是说出去......他在内心狂笑不止,甚至表露到了脸上......

谭明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偷笑,只是懒得搭理他,这人在想什么,他不用脑子都知道。

车子开出来大路上的时候,叶诚无聊地瞥见那个“早上好”包子店的人外面没几个人排队,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大概都准备吃午餐了。

“对了,你吃早餐没?”叶诚突然问道。

“没”谭明淡淡应了句。

“那你快停车!”叶诚连忙喊住他。

谭明侧头扫了他一眼,见他满脸兴奋.....缓缓踩住了刹车。

“信芳小可爱,你不是想吃那里的包子吗?”叶诚突然转头对后座昏昏欲睡的信芳说。

信芳听了这话,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明哥也没吃,然后他打开车门下了车,直奔那包子店去了。

看着那个屁颠屁颠的白色小身影,叶诚甚感欣慰。

两人坐在车里沉默着,“真不打算找对象啊?”谭明突然出声。

叶诚顿了一下,摸索着从兜里掏出烟来准备点上。

“要抽下车去”谭明稍稍皱眉,抽了烟车子里味道大得很,这大冷天又不能开窗散味。

闻言叶诚只好悻悻收了起来,烟可抽可不抽,但要让他下车去吹冷风他可不干。“没什么好找的,找个女的祸害人家?找个男的谁能愿意看上我找个糙老汉?我看人家这种的,都是两个小鲜肉,换你你愿意吗?”

谭明挑了挑眉,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容,看着那个一脸愁容的男人没说话。

“再说了,一个人也挺好的”叶诚两只手交叉放在脑后,轻轻闭上了眼睛,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随便,想几点回家就几点回家,夜里享受一个人的自由,白天享受一个人的潇洒。

谭明还是没说话,这种时候他说什么也都不合适。

“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再找个啊?还忘不了你那初恋啊?”叶诚突然睁眼,望着谭明。

本来还看着叶诚这边的谭明,听了这话,面无表情地转过脸看前方,抿了抿嘴。

得,叶诚一看他这脸,就知道这人不愿意跟他继续聊下去了。不就是个初恋嘛,八年了都还念念不忘。

他知道谭明这个初恋其实还挺意外的,偶然有一次他看到谭明正在看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是和一个女孩的合照。好奇心上来了,他直接当天晚上拉着谭明去喝酒,把人家灌醉了套出话来原来是谭明高中时候谈过的一个女朋友,高中毕业就分了,还留着合照看明显是没忘掉啊。

后来逮着机会,叶诚就拿这事说,每次谭明都这副表情不再搭理他。叶诚乐此不彼,丝毫不以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为耻。

眼瞅着信芳进去了,该是拿了包子出来了,但是却半天没动静,而且包子店门口还围了些人,看着不像是要买包子的,倒是凑热闹的,连隔壁的粉店老板都伸长了脖子看着。

叶诚看了一眼谭明,同样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谭明也没有摘下眼镜,直接开了车门下去了。

二人越过看热闹的人,就看到信芳正两手提着包子站在中间,被两方人拉扯不清,叽叽喳喳说些什么。

原来,这生意本来做的好好地,突然来了一群人,非要说他们的侄子在这里吃坏了肚子。本来侄子只是普通的发烧,昨天买了这里的包子给他吃,谁知道吃完下午人就不对劲了,医生说是食物中毒,可以盘算孩子也没吃什么,也就早上吃了顿包子。

早餐店老板当然不认,当即就吵了起来,俞吵俞烈的情况下,那一群找理的非说要报警,这不,刚好我们正义的小天使信芳同学,就自己站了出来说是警察,证件一亮,两方人就拉着他说,个个要给个理。

听完看热闹的人说的话,叶诚无语,这小子怎么又这样,有正义感是好事,但他们现在的紧要任务是回队里干重要事儿。没法子,既然出了这个面,就帮忙管一下吧。

谭明没说话,只是冷漠地看着那一群闹喳喳的人。

“诶诶诶,让让让,松手!”叶诚直接对着那群人吼了一嗓子,突然一下的,四周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他。“拉拉扯扯算什么,好好讲事情!”

“诚哥!”信芳看到他来了,满脸的激动,他本来就是脑子一冲动站出来,结果说了半天这两边谁也不认,一边要赔偿,一边不认账。

那两方人看这个年轻的警察叫叶诚,一看就知道叶诚是领导,于是也不纠缠信芳里,开始对着叶诚叽叽喳喳,叶诚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了。

他脑袋疼......

“安静点”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叶诚后面传来,谭明坐在凳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外面的羽绒服敞开了,露出里面的警服。昨天夜里他一夜都在队里,没时间换衣服,今天早上套了个外套就出来了。

或许是他冰冷的声音,或许是他里面的警服加上严肃的脸,相对一个毛头小孩和一个糙老汉更有震慑力,那几个倒也没吵了。

“看热闹的都散了去,去去去!”叶诚朝门外挥了挥手,中国人爱凑热闹的本质在哪儿都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叶诚也一屁股坐下来,“医生的报告呢?”他看着那几个闹事的。

“哦哦,在这!”来闹的为首,号称是孩子的叔叔,亲父母在医院照顾小孩呢。叔叔拿出来一份医生的报告,上面确实是写着食物中毒。

“除了包子,就没吃过别的了?”叶诚问。

叔叔认真想了想“我可以确定,就只是吃了他这儿买的包子和豆浆,中途喝过一次医院的白开水这算吗?”他挠了挠头。

叶诚抿嘴,将报告递给了谭明,转而向店家继续问道“你这店开了多久了?”

“八年了都,从来没出现过食物中毒的情况!他们这是污蔑,警官,你们可要帮帮我们啊!”那店家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神情有些激动,是一般被冤枉了的人的模样。

叶诚起身看了看这个店,店面不大,没有座位安排,前面几个笼屉,他伸手打开了一个,个个是胖乎乎的包子,一打开叫人馋得慌。

他又转过身,里屋是做包子的地方,粗略扫了一眼还挺干净,没有什么脏乱差的情况。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子站在那儿,有些怯生生,估计是被今天这阵势吓到了。

“你是谁?”叶诚扯出笑脸问道。

那孩子也不说话,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警官,这是我儿子李年,上初中了”老板连忙过来搂住了孩子,向叶诚解释道。

叶诚也没心思跟这个孩子说什么,但是起了玩心,突然对着孩子咧嘴一笑。孩子立刻闪进了里屋,弄得叶诚一脸莫名其妙,自己有那么恐怖吗?再看了一下屋子,眼见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心中有了打算。

“你们先回去吧,资料留下,我们会处理的”叶诚对着叔叔那一帮人说道。

本来他们还不肯走,叶诚只好拿出警察的威严来,这才让他们走了。门口那些看热闹的也该干嘛干嘛去了,那店家一个劲的道谢,硬要再给他们塞一袋包子,信芳赶忙拒绝。

“回去移交给这片儿的民警”上了车,叶诚就把那报告丢给了信芳。

信芳愣了一下,不过也反应过来,确实这事不该他们管。“好的哥”

谭明开着车,叶诚调低了座位半躺着闭上了眼睛,车内一片安静。信芳只好坐到了驾驶座后面这边,抬头就能看到叶诚的脸,他干脆玩起了手机。

叶诚躺着躺着,脑子里还回想着方才他看着那个李年,他分明是不对劲,还有他们要走的时候,老板娘那松一口气的小表情,总该有点什么的吧.....

说不定还真是他们家的东西不干净,导致人家孩子吃了食物中毒.....

想着想着,他就睡了过去。

等叶诚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车里没人了,就他一个。“人呢?”他揉了揉眼睛,自己下了车,车钥匙在他手上,他锁了车之后回了办公室里。

一进去他就找到信芳一通问怎么不喊他。信芳可怜巴巴,本来到了他是要喊诚哥的,但是明哥不让,说让他睡会儿,然后把钥匙放在他手里就上来了。

这一顿火发完,他又把钥匙丢给了谭明,开始思考这个抢劫犯的案件,这可比什么食物中毒有意思多了。

这几天叶诚每天都会带着信芳去医院问王利,偶尔谭明也一起。但是都没什么进展,那家伙倒是肯开口说话了,但说的乱七八糟什么跟什么。

今天下午没那么冷了,叶诚就自己开了车,路过那排早餐店,他突然找了个地方停车,“走,嗦粉去”。

信芳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三十五分,这是午饭还是晚饭?

还是上次哪家店,叶诚进去就是要两碗木耳肉丝粉,他好像对这个情有独钟。没想到那老板认得他,“警官你们又来了啊!”

叶诚也没多想,估计是上次那事儿闹得,人家眼熟了他们。

等的时候,叶诚无聊往隔壁看了看,没客人。下午这时候,谁也不太想吃包子的吧。结果出来了,警察调了附近监控,原来那几个人就是想讹钱的,孩子还吃了别的东西,想着来讹一笔。

不过事情闹开了,这店里的生意终究会有影响的。只是叶诚始终还想着那老板娘的动作,以及孩子的表情,他总觉得有点什么。

“唉警官你们知道的吧,上次那伙人就是来讹钱的”店老板端上来两碗粉之后,也搬了个小凳子坐在两人旁边。

“嗯”叶诚吃了一口粉,一样的粉,总感觉味道没上次香了,可能是因为不饿吧。

“唉,不过啊,我总觉得老李不厚道,好像有点什么事。”他突然叹了口气,点上了一支烟。

这叶诚倒是愿意听一听了“怎么着?”他望着老板,一眼就看到了有些发黄的牙齿,和满脸的皱纹的样子,这粉怎么突然有些吃不下了。他干脆放下了筷子,也点了根烟。

信芳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又看了看老板,继续埋头吃,他可是难得吃一次诚哥请的饭。

“我做的久一点,十来年了,在这开店。老李他们一家刚来的时候,生意不好我还帮了不少,毕竟这做的不是同一个东西不是,前些年的生意都不怎么样,没人的时候我经常和老李一起蹲着抽烟吐槽。也是,医院门口的东西都贵,但凡省一点儿的都不愿买。”

这话叶诚深有同感,他点了点头,是挺贵的,这一碗粉十五块。

“可是这两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家生意好起来了,络绎不绝的人,天天早上很多人排队。这我也替他们家高兴,但事情怎么着就是觉得有点不对,怎么会突然好吃起来了呢?诶警官,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也不是嫉妒啊....”老板连忙摆手。

叶诚深吸了一口烟“继续说”。

“就在前两个月啊,也有过一次闹事,一个客人在包子里吃出了指甲来。为此老李还赔了些钱呢,生意差了半个月,这才又好了起来,这次估计他又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李年那孩子也奇怪的很,以前还很聪明伶俐的,从前两年开始就怪怪的了,好像是脑子出了问题一样.....”

老板好像还想聊点什么,门口进来了客人,他连忙起身迎客“吃点什么?”

叶诚没再管那老板,面无表情的抽完了烟,信芳也吃完了,该去医院跟王利那家伙耗了。

今天还是有点儿收获的,至少王利承认了自己是那两起案件中的一个,当然,忽略了叶诚揪着他的脖子往窗户边按,作势要把人丢下去,把信芳吓得要命的环节的话,还是很顺利美好的。

拿着今天的笔录,叶诚心情不错,走路都没有缩着脖子揣着兜了。

到了车库里,准备开锁的时候,叶诚突然停下了脚步,“出来吧”。

信芳一脸懵逼“诚哥?”眨巴了两下大眼睛。

叶诚走到某个墙柱的地方“跟着我们干嘛?”

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小孩,这小孩信芳也认识,是那包子店的儿子李年。

“报.....警......”李年抬头望着叶诚,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连眨也不眨一下,这话说的轻极了,要不是叶诚耳力好,还真听不见。

叶诚笑了笑,蹲下了身体,让孩子看着他不那么累。“怎么,你一个小孩子家家报什么警?”

“尸体.....”两个字缓缓从李年嘴里说出口。

叶诚笑容僵在脸上,渐渐染上了凝重,李年不是什么幼儿,已经可以算是个青少年了,他说的话不可不取。叶诚双手抓住了李年的手臂,“你说什么?”

或许是叶诚的力气大了弄疼了他,李年皱了皱眉看了一眼他的手,又再次盯着叶诚的眼睛。“尸体.....切碎.....”

他说话声音不大,可每个词此时从他嘴里说出来,叶诚都感觉如同一个个重石。

信芳这回也听见了,他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瘦小的孩子,这孩子说的话让他感觉害怕。

叶诚愣了一会儿站起身问道“跟我回警察局吗?”

李年点点头,伸出纤细的手扯住了叶诚的衣角,叶诚低头看了一眼,用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孩子的手很凉,没有任何温度。

一个三岁的孩子可能不懂事,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叶诚从进医院就发现了这孩子跟着他们,总得有点什么目的。

“谭明,回队里了吗?” 叶诚边开车边给谭明打了个电话。

“我带个孩子回去”

“滚,不是我的”叶诚偷偷从后视镜瞥了一眼李年,信芳正在陪着他坐在后面,孩子低着头看不清什么表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之遭遇刺客(6)

    自从赵信跟着叶琳萱一起走以后,前面有一位青春靓丽的姑娘,后面跟着一个穿着邋遢的青年,这样的一对组合让人感到一股深深的违和感。这一路上感受着那些路人别样的目光和回头率,赵信感到很是满意,自己以前都让老哥抢了自己的风头,从来没有人注意过自己。这次终于有人注意自己了,虽然他们都是在看叶琳萱,自己也不过是沾

  • 魔鬼看剑第三章在线阅读

    隔天,两人坐在餐桌面前,享受着丰盛的早餐,灵瑶儿开口到“我明天去教堂。”吃着美味的早餐,淡淡的说着。“你要干什么去!我不准许!”杉木立马就炸毛了一样,什么华丽不华丽的都抛到脑后去了。“别激动,我只是去,想到爹告诉她的话,顿了顿···参加比赛而已,又不是不回来。”她的声音虽然透着幼稚,但是确实很风轻云

  • 天师养鬼日常罗花

    租在一间小房子,到了冬天,李四早上起来,寒冷使身体缩成一团。房子里面很冷,桌子放着一个手机,一不小心,把手机摔在地上,没有破屏幕。李四家里没有几个人,来大城市打工,生活不容易,每天心情都很慌张。以前李四学修车,工资太低,所以就放弃修车。晚上下班,回家路上,寒风刺骨,陌生的地方。睡觉翻来覆去,失眠的夜

  • 用美食称霸星际第2章在线阅读

    更何况,在场的诸人,能有现在的地位和实力,谁不曾受过启的恩惠与照顾,平时无人计较,不过是大家都各有心思。但是,刚才启紫微已经,说明退出共主之争,自己还如此激烈的反问。在场的诸人里,自然有人感念过去,启,对于他们的照顾,和启紫微,退出共主之争的行为,联合打压自己。想到此处,武神兵渐渐冷静下来,身上激荡

  • 盗墓:从老九门开始刨坟到世界第二章

    五天后,尤离的新电影杀青,让助理直接定了当天飞颐城的机票,晚上八点的航班。等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因为官方已经放出剧组杀青的消息,她今晚不回去,明天估计粉丝堵得连机场都出不去。她在飞机上睡了一路,下了飞机口罩墨镜一直戴着,直接从内部通道坐上公司来接她的车。从机场正门绕过去的时候,还能看见那围成一

  • 捡个妖怪当相公在线阅读第4节

    早许多,一来是黑衣人的迷魂散配得并不纯粹,二是操行之苦练十多年,内功已有一定火候。黑衣人迷迷糊糊醒来,只觉得头脑一片混乱,心底似乎有火苗要冒出来,烧得身难受。操行之焕然一新道:“魔教既然……”说话啊,黑衣人不谢打脸的道显然操大侠的内力正在气散….可恶!可恶啊!操大侠发怒道:“既然使用毒药~迷惑散”毒

  • 重生之金瞳妖妻在线阅读第6节

    时间过得真快,离出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李青龙穿越后还没有来过练兵场,虽然青龙军是青龙王的亲兵,与青龙王是浴血奋战的同袍,但是他这个李青龙还没有和青龙军磨合过,不知道能不能hold住,所以出征前他一定得让众将士绝对服从他的命令,这样一个崭新的青龙王才能够依然一呼百应!想着,他唤侍卫卫蓝:卫蓝,你拿上本

  • 执野第5章在线阅读

    船身一震,甲板上的乘客都东倒西歪,混杂着惊慌的哭天抢地。锦绣一手把住船舷的桅杆以稳住自己摇晃的身体,一手把元夏从甲板上拉起靠在船舷上,两人紧抓着桅杆,头发被突如其来的海风吹得零散飞舞。船停止了晃动,相识的、不相识的人们紧紧抱在一起,望着天空的妖魔瑟瑟发抖。锦绣也向天空看去:无数的妖魔在天空中飞舞、盘

  • 杂草修炼法门胜读十年书

    “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见张生如此,白衣连忙将张生扶起。“张大哥,不必行此大礼,折煞兄弟了,兄弟心中也是一直佩服张大哥,还请大哥休要妄自菲薄,当今时局,张大哥所作无可厚非”。“可要想舍生取义岂非易事,如今金贼势大,敌众我寡,万万不可以卵击石,你看如今大多人也不过只是妄送了性命,舍身倒是做

  • 因为太强,世界与我为敌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卷风起云涌1启程h市,这个华夏国一线城市,在其繁华的外表下谁知道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黑暗升平大厦这座高楼在h市可是无人不晓,只因它是天鋁国际集团总部所在地,天鋁可是国际有名的大企业,所涉及的范围极广,毫不夸张的说,在h市有一半商业交易都与天鋁有关。但那辉煌的表面下是异能界的超大型刺杀势力—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