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痞子校草霸爱落魄千金劫花轿

2021/6/11 3:35:24 作者:燕鹤萱 来源:飞卢小说网
痞子校草霸爱落魄千金
痞子校草霸爱落魄千金
作者:燕鹤萱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是排行首富第一的小姐,而他是排行第二的少爷,一个莫名其妙的赌约让他们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一次求婚打乱了他们的生活。。。。不久后她的父亲生了重病,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夺了她的家产把她赶出了家门,一夜之间她从公主变成灰姑娘,无家可归是他收留了她。。。。。(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妩音的心里,也记住了一个人,那就是破她国毁她家园的裴将军,只知道他是裴将军,一个杀人如麻,一个像鬼神一样恐怖的裴将军。每一个苍国人对他的恨,都凝得满满的,包括她。

走到边界之处,也不敢贪夜路,这荒凉的地方,最多是狼的出没。花轿停了下来,要在这里扎营。才没有多久,就听见阵阵的萧声响声,阿蛮一惊,低声地在妩音耳边说:“是他来了。”

妩音笑笑:“很准时,公主,我们到林里去,说是去解手,侍卫不会有疑的,我再扮成你重回花轿,而妩音中途跑了。从此,我是阿蛮,你是妩音,永远记得,最好永远不要再回苍国,不然让人一发现,苍国便是真正的灭亡了。”代嫁,那就是冒险,不管她懂不懂,她都必须要知道。

阿蛮眼里含泪:“妩音姐姐,阿蛮真的好自私。”

她轻声地说:“不是自私,人都要一些美好的自私,阿蛮,懂吗?从此就为你而活了,走吧!”妩音扶着公主,往茂林的一边而去,有人在身边陪着,侍卫也没有问什么。阿蛮公主身边的宫女,没有一个是认识的。这些天,连那陪嫁的一个宫女也跟公主坐在花轿里,除了出城的进候,看到她低头的样子,模样儿,却是谁也没有看清楚,总是用发半摭着脸,而阿蛮公主,也用大红巾子盖着,让人产生无限的暇思。公主的绝色,早就有耳闻,如何一个绝呢?却是不得而知了。

没有人多心地去问问,大家都累了,还等着做个晚膳填饿得发慌的肚子呢。

匆匆地对换了衣服,那个剑客出现了,还是一样的潇洒一样的俊气,直直地看着他只能仰望的公主阿蛮,这真的是梦一样。

“阿蛮,要幸福。”妩音只能这样说。时间不多,也不能多说些什么。

阿蛮点点头,眼眶一热,紧抱她一下:“姐姐,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永远都会记得你的,当四月的时候,风吹醒了桃花,就是我对你的思念。要保重。”

妩音笑了:“我们的阿蛮公主真的长大了,去吧,去寻找你的幸福,萧侠士,请一定要照顾好阿蛮。”

那侠士点点头,看她一眼,暗想这女子,倒是不寻常,够镇静和大胆。也没说什么,牵着阿蛮的手,往茂林的一边而去。

天色暗了下来,这里静悄悄的,一半是林子,一半是沙漠,只有晚归的鸟在呼叫着,一声一声,满是凄凉之意。夜鸟回巢,她呢?她的前路迷惘,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不是死亡还是老死在宫里一辈子。

决定的事,不能回头。叹了一口气,从今以后,她就是阿蛮。

她拉开嗓子叫:“来人啊,快来扶我回去,妩音跑了。”

应声而来的几个小宫女,都是新征入宫的,也没有什么礼仪和规矩竟然就拉着她走回去。她也没有说什么,国破,连礼也没有了,悲矣,笑吗?连肚子,都填不饱了,还要礼吗?不知。但是从今后,她要守礼,守着公主的礼节。一切,都不能马虎大意,稍有不慎,那么,代价不是她能付得起的。

坐在宽大的花轿里,妩音用手帕擦掉脸上的尘土和浓妆,白玉般的脸露了出来:

像是初生的新月那般的纯净美丽,如柳般的细细眉,琼鼻和一点朱红的樱唇,轻轻一笑,微微的漩窝可以让人痴迷,如碎玉的贝齿细细编排,更让人赞叹的是她的眼,像一汪秋水一般让人入胜,就是盈盈一笑也是如弯月一样。不同于公主四射的美,她是淡淡而高雅的美,像是优雅而又清妍的白花儿一般,得天独厚。可以这样说,她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已,宫里的色胚子不少,包括公主们的驸马,还有王子们,总是对稍有姿色的宫女轻薄,或者是亵玩。当然也有不少的宫女做着飞上枝头做凤凰的美梦,主动送上门让那些好色之徒玩弄,她聪明地知道如何做,姿色万不能太出色了。哪怕是跟着的是最宠爱的阿蛮公主,也不可以比主子更美,摆在身边的人,是用来衬的,不是用来分开视线的,聪明如她,怎么会不晓得藏起来呢!原本的细眉总是画成又粗又难看,将整体的美感拉了下来,特意将樱桃小口涂得又红又艳大得可以吓死人,别说异性,就是同性也不会多看几下。卸下了画丑的妆,是美得像是秋水一样纯净的丽颜。

她是不是该笑,本是为了保护自已的,结果就是这样,也没有多少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她还是代嫁,代姐进宫,代公主出嫁,她为什么总是在代替着别人,她不知道,她活着是为什么?她的生活没有自已。

以前的她,不懂事,现在的她,知道要报恩,更知道国之为重。

夜,越来越沉,静悄悄的,也没有人说话。防备的喘息声,高高低低地起伏着。一声声的狼嚎声让队伍惊了起来,点起的火光隐约中,还可以看到不远的黑暗处,一双双绿幽幽的眼光,贪婪而又凶狠,吠息着,那是狼群,众人惊惧起来了。

妩音让人点起更多的火把,这样能防着狼不敢冒然地进攻,也能安抚着他们惊慌的心,狼的吠叫和眼神威胁着这些刚经过战争和死亡的人群。

乌鸦的叫声更是惊人心魂,恐吓着每一个脆弱的灵魂。远处,似是狼带着马啼的声音来,一声声的吆喝,更是让人捂着头不敢多看一眼。

“这是苍国的送亲队。”有人大叫着。

“这倒有意思,听说苍国的阿蛮公主国色天香,本王倒是想会一会。”清朗而好听的声音响起,还带着一种玩味的语气。

“饶命啊?”人还没有到,竟然有人跪地求饶了,一人跪,更多的人,就跪了下去。

是马往前踏的声音,一步一步地朝着花轿而来,妩音的手控进了衣袖,那里有一把剪刀。帘门被人揭开了,她紧张得可以感受到那人的呼吸声,就在头顶之上。一把弯刀,极快地伸到了她的脖子,贴着脸侧,冷冰冰的,让她知道什么是死亡的靠近。

大红的绣帕让弯刀挑了开来,她的脸落入一双幽深俊美的眸子里。很俊朗的人,却是来者不善,明明知道她是苍国的阿蛮公主,居然还敢这样大刺刺地挑开新娘子的头巾,这样,是不吉利的。只是送亲的队伍中,并没有人站出身来,反抗这无礼的人。

他的气息是骇人的,他带来的人,是张狂的,任谁也不想拿命去赌。

“还真的是雅致的美,倒是便宜了那老家伙。不过落在我完颜风的手里,必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细细地看着,他邪气地笑笑。

妩音定定地看着她,眼里没有害怕,她知道,害怕不能改变什么?这个男人,叫完颜风,是契丹的二王子,他说得那般的邪恶。可是他身上还是那样的清然的气息,俊美的五官看得出是个相当理智的人。如果花天酒地,只好女色的话,就会和二驸马一样,一脸的黄浊,双眼如稿,火光下,只看到他的眼很幽很深,却不是可怕的。要伤害她,一刀划下来,那么就够了,何须要说那么,那就是有什么事想要做了。

一班人听到这样暧昧的话,都嘿嘿笑起来,甚至是对别的宫女动手动脚,传来了哭声,却不敢反击。

妩音看着他,平淡地说:“你想怎么样?”

冷冷淡淡的一句话,并没有他意想中的那般惊怕,让完颜风更是觉得有意思起来,眼里生出赞赏之色。这个女人端的是聪明和镇静,看来真是公主了。平时只怕是相当的大胆,要不然现在不吓得缩成一团。完颜风的眸子笑起来:“真美的公主,你说我想怎么样呢?”

“你眼里是正气,你神明清正,必不会想什么苟且之事,你是想让我受辱,然后大大地打击天朝的颜面。”这还是苍国的边镜,还差半天的路程就到天朝的境地了。那里有闻风丧胆的裴将军迎亲呢?契丹王子不会那么有心情,天色那么晚,纵马到苍国来看月色。安的心,还会有什么好的,契丹和天朝一向为敌,却不敢冒然而犯,在那将军的手下也吃过不少亏,败过不少次。所以要想挫一挫天朝的威风,就是不怕做小人。

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真让人怪异,即然知道,还会不怕,神色中,也没见是撑出来的。今儿个,要不是大哥没空,来劫花轿的就不是他了。这么聪明这么美丽的女人,他不舍得伤了她分毫一般,还是好奇地问上一句:“你为什么不怕?”

妩音笑了,像一朵静静然的晚香玉开一样,笑得雅而不媚:“请问二殿下,怕有用吗?你决定的事,怕能改变吗?”

“啊。”有宫女的尖叫声,然后是衣服撕裂的声音,窝囊的侍卫,竟连声也不敢出,别谈阻止。

哭声一阵响过一阵,她知道,她无法改变,如果不冷静以对,那么,她很快就是下一个被凌辱的角色。所以她没有出声救她们,这是命,她无法改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犬夜叉:我能触发提示音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小昭言害怕了?”“果然如此啊。其实我也隐有察觉,但自从林阳道相遇以来,前辈助我良多,我既然邀请前辈一同上路,就不会再有猜疑之心。自数十年前的魔教之乱以来,神州不曾再有过因妖魔而起的灾乱,况且我洛家地处西域,对妖魔之事本就不如中原人在意。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明姑娘很是痛恨妖怪,不知为何能和前辈和

  • 我是地府保护伞在线阅读第四章

    金兰花看看日头,中午了,收拾工具回去了。今天吴二一家回来,早点回些吧。金兰花到家时,家里没什么动静,似乎没人来。扭脸看到周娟在洗衣服,那水冒着热气,这是烧了热水洗的。周娟小心说:“二叔他们还没回来,我先把衣服洗了。”洗就洗吧,还表扬你啊?热水用就用吧,天冷了,女人家不好沾冷水,我又不是那不讲理之人。

  • 我的太女殿下不可思议的真相

    什么是责任?责任,就是一个人对待事物认真负责的态度。——天赐“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天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多年前,恐龙世界分为三大阵营:一部分是食草恐龙,另一部分就是我们食肉恐龙,还有一部分是其他的远古生物。而食肉恐龙又分为许多族群,每个族群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族长。族长中,有五位最英明的

  • 喜欢与不喜欢的抉择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喂?是钟仁吗?”秦古韵在电话另一头说。(在外界叫花古韵,他信任的人管叫秦古韵,但是在外界所有人都管他叫花古韵)“哦?是钟仁的朋友吗?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钟大,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告他。”金钟大想:呦呵?!钟仁又钓到一个妹子?难不成是普通朋友?不会吧?!这个小子,都不告诉我这个哥一声。“哦!钟

  • 都市之逍遥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到此为止了!快离开那孩子!”我想起剧中抚子的台词照念着对几斗喊道。“哼!”几斗玩味地站起了身,挑着双美目有些嚣张地看向我们。“啊……”亚梦立刻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羞涩地奔向我。“亚梦,没事吧?”我关切地打量着她问道。“嗯!”亚梦红着张脸点头说道。“手鞠,形象改造!”我平静地说,可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