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刀剑乱舞之星海优宗近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2:59:48 作者:璃妖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刀剑乱舞之星海优宗近
刀剑乱舞之星海优宗近
作者:璃妖墨来源:晋江文学城
进群:1035659284砖:清墨星海优宗近,三条派太刀,打造时并没有按照三日月的样式打造,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刀身除了刀纹,简直跟三日月一模一样。在有一天,他被小偷当成是三日月偷走了,索性的是,他被阴阳寮里的大阴阳师安培晴明给救了,自此便在阴阳寮里当起了吉祥物。晴明死后便随着他一起下了葬,直到时之政府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他给弄了出来,从此,他的本丸生活便开始了。〖①本文随时有可能会坑,入坑请谨慎②不会涉及到阴阳师情节,因为蠢作者不懂阴阳师这个梗③请不要在意刀剑的时间线,因为这只是小说而

叶洛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满是暖意的阳光透过窗户散落进屋子里,照在身上热乎乎的。

上官燕趴在床边睡着了,龚老头被五大花绑扔在墙角瑟瑟发抖,屋子里另外还有两个人,侯东武,以及郭琛。

“琛哥,老侯。”叶洛挣扎着想坐起来。

侯东武上前轻轻按住了他:“别乱动,你的伤不轻,估计得一段时间养。”

“嗯。”叶洛点点头重新躺了回去。

他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不提内伤的严重程度,光肋骨最起码折了能有三根,胸骨估计也有一些损伤。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像他这种伤势不养上三两个月,生活恐怕都没法自理。

好在郭琛和侯东武来的及时,再晚一点的话,他们想见叶洛,就得多等几十年了。

“叶子,你怎么会跟捡垃圾吃的老疯子打起来。”郭琛疑惑的问。

“这事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叶洛叹了口气,转而问:“琛哥,那老头武功不低,没伤着你吧?”

意识消失以前,他听到的就是郭琛的声音,所以应该是郭琛救的他,侯东武估计是后面才来的。

郭琛虽然有些功夫,但龚老头修为最低也有四重天,再加上疯子的那股子蛮劲儿,难保郭琛不会吃亏。

听到他这话,郭琛还没回答,一旁的侯东武笑着连连摆起了手。

“叶子你就别操闲心了,就凭老郭的身手,别说这老头疯了,就算是巅峰时期,他也不是老郭的对手。”

“那就好,我还怕琛哥吃亏呢。”叶洛讪讪的挠了挠头。

“自打我认识老郭起,这老流氓就没吃过几次亏,能让他吃亏的人更少。倒是你小子,我说你跟疯子打架,怎么自己也疯了?一点都不要命啊,得亏老郭起夜碰见了,不然等我赶过来,你小子的尸体恐怕都凉了。”

“你以为我想跟他打啊,早知道就把他安置在客栈了。”叶洛一张脸拧成了苦瓜:“这附近住的全是村民,我哪敢任由老疯子胡来,打不过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你可真是个傻蛋,我算是服了。”侯东武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话音一顿指着龚老头说:“哎叶子,这老头你打算怎么处理,用不用我们替你把他办了?”

“他…暂时先别吧,他再怎么说也是上官家的人,咱们随便下手总归是不太好看,而且我还指着这老头做任务呢。”

听到这话,侯东武眼睛突然一亮,看了眼还在熟睡的上官燕,做贼似的凑到了叶洛身边:“叶子,是这么回事,今儿早上我抽空去客栈把昨晚的情况向那位回报了一下,你猜怎么着?那位让我过来通知你,后面的任务不用再继续了,还说等你能下床了,随时可以去客栈找他。”

“嗯?这话什么意思?”叶洛一愣:“不是说让我给上官燕帮忙吗?怎么才一天就变卦了?”

“我觉得吧,应该是他害怕时间拖久了,你这傻小子再把命给搭进去,所以趁你现在还活着,把能说的都告诉你,省的心里老是挂念。”

“他现在想说了?嘿嘿…不好意思,少爷不想听。这么着老侯,你去跟他说,就说我这人脑子一根筋儿,说要替人把事弄完就一定弄完,等我把这傻妞送走了再去找他。”

“叶子,你这…”侯东武一时语塞,正在继续劝他,却被叶洛抬手打断:“老侯,不是兄弟为难你,我想过了,他呢,要是真想让我知道,就自己过来跟我说,要不就等我把事都办妥后再去找他。我给你兜个底儿,我呢,其实已经不太想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打算自己去找真相。”

“这…”侯东武面露难色,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郭琛:“老郭,你帮忙给劝劝啊,那位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

郭琛大手一摆摇头连连:“行了行了,你又不是头一天认识这小子,他决定的事,是咱们能随便更改的嘛。我说要不就先这么着,你把原话带回去,看看那位怎么个意思。”

“唉,也只能这样了。”

侯东武长吁短叹,看叶洛,叶洛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郭琛,郭琛大眼睛瞪着他啥都不说,无奈,他只好又关照了几句,便转身离开屋子。

侯东武走后,郭琛显然也不想多留,毕竟出来都一晚上了。从怀里掏出几个瓶瓶罐罐塞给叶洛,说是对他的伤势恢复有帮助,随后便走了。

说来也怪,两人没走的时候,上官燕睡得死沉死沉,俩人前脚刚出门,后脚上官燕就揉着惺忪的眼睛醒了。

“咦?那两个人呢?”

“走了。”

“走了?他们没说什么?”

“这不疗伤药都给了,你还想让他们说什么。”

“也对哦。”

上官燕傻乎乎的点了下头,扭头看到墙角的龚老头,这才终于想起来正事,赶忙跑到龚老头跟前。

“龚叔,龚叔?我是小燕啊,你还认得我吗?”

“别白费劲儿了,这疯老头在镇子上足足五年了,要恢复早恢复了,还用等到…”

话没说完,就见龚老头脑袋晃了两下,慢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这时叶洛突然注意到,龚老头的眼神变了。

“燕…燕小姐?”

“我去不是吧,真恢复了?”叶洛瞠目结舌。

上官燕满脸惊喜的睁大眼睛:“龚…龚叔,您记起我了?”

“真的是燕小姐?”一瞬间,龚叔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是我是我,龚叔是我,我哥呢?您不是跟我哥在一起吗?”

“少主他…”

龚老头奇迹般的恢复了神志,虽然搞不明白原因,不过这是一桩好事。

经过老头的一番叙说,两人算是对五年前发生的事有了大致的了解。

五年前,上官鸿以11岁之龄,修为达到了震古烁今的七重天,尽管上官家已经严密封锁消息,可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则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遍整个江湖。

八方窥伺、鬼神垂涎之下,上官鸿雁为保上官鸿,打算将上官鸿送入一处神秘的无人之境躲避风头,待其修为更上一层楼后再接回家族。

谁知,就当一切均准备妥当之时,临行前一天,上官鸿带着老管家龚武突然消失。

这一走,上官家上下顿时大乱,上官鸿雁情急之下连忙派遣大批人马外出搜寻,却没能找到丝毫线索,反倒是上官鸿出走的讯息为外界所知,一时间,整个江湖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当中,所有人都开始疯狂追寻上官鸿的下落。

谁都不知道上官鸿去了哪,更不知道上官鸿为什么要走。

这场风波足足持续了一年之久,各方势力才不得不放弃对他的追踪,不过暗地里恐怕不会有人松懈,毕竟如上官鸿这种旷世奇才,对他们而言就如一柄悬在头顶上的利刃,时刻令他们寝食难安。

这边江湖上风暴翻腾不息,另一边,上官鸿则是带着老管家龚武直接钻进了深山老林。

由于深山之中荒无人烟,龚老头每次外出都会易容装扮,上官鸿深居简出不问世事,倒真让这爷俩安安分分的度过了风暴最为猛烈的时期。

一年后,风暴渐渐退散,上官鸿首度出山,第一站,来的就是平凡镇。

也许这一切都在上官鸿的计划当中,他唯一没算到的,估计就是五年前的那次意外了。

上官鸿来平凡镇的时候,这里还未曾被过多的江湖人士涉足,他和龚老头在这待了两个月,期间上官鸿总是白天外出,深夜归家,周而复始从不间断。

龚老头不知道上官鸿在做什么,上官鸿也什么都不告诉他,直到那一天的到来,打破了原本枯燥单调的生活。

那一日上官鸿依旧深夜归来,洗漱过后正要入睡,不料屋外突然刀兵大作,喊杀声铺天盖地汹涌袭来,主仆二人去到屋外,就见四面火光冲天而起,平静的小镇顷刻间已然陷入濒亡。

听到这里,叶洛眉头不由皱紧:“你说的该不会是五年前马贼劫掠镇子的事吧。”

“不错。”龚武点头。

“还真是。”叶洛若有所思,抬手示意龚老头继续往下说。

马贼来的极为突然,以致于镇中高手完全没来得及反应,小镇便化作了一片火海。

在小镇高手忙于处理马贼的时候,上官鸿却突然严肃的对龚老头说了一句话:

“龚老,此地不宜久留,我必须马上离开。你留下来帮镇子度过难关,之后便可返回家族。另外,告诉父亲大人不要找我,到了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此去江湖路远,不知何时才能相见,龚老请多保重”

说完这番话,上官鸿毅然决然转身离去,龚武站在原地驻足良久后,扭头扎进了救援镇民、抵挡马贼的行动当中。

可能是心有牵挂,也可能是少主离去导致龚武心神空虚,在抵挡马贼的过程中,龚武一时不察被一根正在燃烧的椽木坠落下来砸到了脑袋。

虽然最后侥幸保住了性命,却也因此变得神志不清,加上他在平凡镇的这段时间里,和镇民接触极为稀少,以致于没有镇民对这个可怜的老头有丝毫印象,还以为他是从外地逃亡过来的乞丐,最多就是看他饿了给口吃的,天冷了给点旧衣裳,仅此而已。

就这样,龚老头开始了他在平凡镇的乞讨生涯,这一过,便是五年。

昨晚他与叶洛激战,郭琛及时到场朝他后脑上给了一下,估计就是那一下,好巧不巧的打在了关键位置上,才得以让龚老头恢复神智,这不得不说是个巧合。

然而,尽管龚老头恢复了正常,叶洛也没能从他嘴里得知太多重要的线索,反倒是更多的疑惑生了出来,萦绕在脑中驱之不散。

“如果说上官鸿一开始躲进深山是为了避风头,那他为什么要来平凡镇,是偶然还是刻意?马贼的出现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操控?”

想到这里,叶洛意识到,恐怕还真得去见见那个神秘人。

“龚老,当时你跟上官鸿待在平凡镇的时候,你们住在什么地方?”

“当时少主说行事要隐匿,为了避人耳目,正巧镇子北边的柳树林下有一片荒废的老院子,我们就住在其中一家的地窖里。”

“北边柳树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我有无限技能蓬莱之药

    戳戳!“别打扰我!要死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吵鸡毛吵!”继续戳!“我去,你还上瘾了是不是!别打扰我睡觉!”星云翻了个身子,继续睡!滴,滴!....“什么东西?哪里来的水?”星云感觉好像有水滴一样的东西滴在自己脸上,貌似,还有股腥味!“好臭啊!”星云睁开了自己迷迷糊糊的双眼,想要用手揉一揉!“啊嘞?这毛

  • 幻想世界的小员工之坐在大佬中间的少年(求收藏)(4)

    先后两个星期的检测,徐卓一手设计制造的国产光刻机“远光”可以完美的生产出5-10nm的芯片。这绝对是一个大突破,在本世纪**重大事件中可以排的上前五的存在。作为项目的主策划人徐卓功不可没,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远光,”**制造业半导体业还要持续低迷很多年。检测完成之后,消息就报到上面去了,企业的高层,

  • 魔尊,太子殿下又逃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电话那头的赵涵提高了嗓门:“什么!南乔?同居?天啊,董姝你真的是赚大了,早知道我也去了。篮子,我仿佛感觉到他修长的手在抚摸我的身体,天呐怎么办我好害羞啊。我觉得他要亲我了!嘴唇好软啊,啊,受不了了!”“赵涵,你清醒一点,那种自大鬼是不会轻易地对某一个女人下嘴的,越是闪耀得人越是傲娇。”“你说的也是,

  • 冰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随着白菲的示意,拍卖行的门以及窗户全部被关上了。在窗户的门以及窗户全部关上的瞬间,整个拍卖行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由于整个拍卖行是一体的,因此,有着一个个开关控制着整个拍卖行的门窗。当然,如果放到现在,或许可以称之为机关之术。随着整个拍卖会场陷入了一片黑暗,顿时,有人直接就说道:“咋回事,怎么突然

  • 网游之破界魂印第8章在线阅读

    苏生,意为重生之人。宫月兮取这个名字,意味着她“重生”,而问心,是她原来所属的那个世界里的每个人都有的独特术式,便是宫月兮所用过的窥探之术,于九天大陆则是新奇,问心,实则是窥探记忆。若情留着她,是因为她着实可怜,而宫枭留着她,其用意还是不明确。宫府奴子们午后闲谈。“天城西部的擂台赛又要举办了,你们说

  • [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第3章在线阅读

    电话是前台打过来的,非常客气地问她是退房还是续订。苏小月自然是要退房的,她匆忙洗漱好,见房间里有电脑,灵机一动,赶紧将电脑打开,上Q找朋友救急。哪知,上天像是故意捉弄她,T市的两个朋友,一个去了外地出差,远水解不了近渴,另一个像是人间蒸发,半天没回复消息。苏小月认命地将电脑关机,拿起行礼去前台退了房

  • 名侦探柯南之相叶萤第二章

    方言又又又又惹祸了,宋让电话打来的时候,方言太阳穴一跳,知道肯定没好事,但也好声好气的接起来了电话,“让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是又有新的代言还是又有新的综艺啊?”宋让没好气的说:“方言祖宗啊,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能不能?狗仔拍你就拍你了,你是和你表妹吃饭,又不是哪个男艺人,你至于还专门去门口怼

  • 记山月令在线阅读第七节

    “杜六儿!”采月拿着花名册,叫道。“在!”一个容长面孔,颇有三分姿色的女子道。采月打量了她一眼,笑道:“相貌到还周正。”“多谢采月姐姐!”那女子笑道。采月又道:“唤作什么?”“因在家中排行第六,唤作六儿。”六儿答道。“嗯,不错,你,同喜,同福,随我过来吧!”采月挑眉笑道。“是!”三人一齐答道。西院,

  • [天行+秦时]似梦流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白墙灰瓦里,竖着左右对称的六根漆红柱,堂中黑檀帽椅居中而立,帽椅身后漆绘青海红日,悬着“江牙山海图”,两侧醒目地散落“肃穆”二字。“我怎么又回来了?”苏闵端怔了怔。“…”苏闵端转瞬又想,衙门不就是专管百姓琐事的地方吗?现下正不知事情如何解决,倒不如进去问问,大不了给人轰出来。“这位…”看那衙役小哥全

  • 诡异的笔记之残殇影神(新书求支持)(8)

    此时,他好似已经融入武道当中,达到忘我之境;无限的剑意自他身体发出,弥漫于周围的空气之中,剑气磅礴、浩荡在他方圆十丈之内,整个人都好似与剑意融为一体,分不清是人在舞剑,还是剑在飘飞。“嗖——”“蓬——”陡然间,一道犀利的剑芒自剑体疾射而出,击在远处的地面上,将平坦的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溅起漫天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