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古代 > 正文

法医与刑警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3:26:27 作者:未闻书名 来源:纵横中文网
法医与刑警
法医与刑警
作者:未闻书名来源:纵横中文网
遇到你,我把内心的我给杀死了,这算是世界上最微小的杀人事件把。

沈烟婉小跑着赶到厅堂时,康定侯府的人走了都有半盏茶的功夫了。

沈烟婉放眼一望,厅堂里,一男子位居主座,沈夏氏不安地立在一侧,脚边还摞着几个红木大箱子,上面缠了喜庆的红丝绸。

只是这种喜庆,就着厅堂里这股剑拔弩张的氛围,怎么看都是不合时宜。

原书里沈府乃将军世家,世代一心为国,忠心耿耿,家族所出俱是英雄豪杰。

到了沈平这一辈,亦是如此,京城里谁人不知为人最是正直,看重仁义。

常年征战沙场浴血奋战之人,身上的气势比之寻常人自然要强势上几分,沈烟婉一眼扫过主位上人高马大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果然好威慑人的气势。

一个没有笑模样的爹,一个笑面虎的娘,此刻沈烟婉不知是该同情原主还是自己了。

正想着,茶杯砸在桌子上不大不小的声响震得沈烟婉回过了神,忙踮了脚躲到了一侧。

厅堂内,沈平气得双目发红。

“你啊你,白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糊涂啊!”

“你不是不知道,康定侯府于我们将军府有恩,康定侯与我又有故,交情甚笃。十年前我和康定侯二人把酒言欢时就曾立下今后长子长女结为儿女亲家的约定,你今天这么一做,是打我沈平的老脸啊!”

“康定侯的长子年方十六,正是少年大好之时,遇此大不幸已是让人够不忍的了,你这个时候竟敢打着我沈平的名号谎称渺儿起了疹子,让婉儿代之嫁过去,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吗?!他日朝堂之上,你让我拿什么脸面去见康定侯!”

“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擅自做主婉儿的婚事了!”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清脆的“啪嚓”声,本还置于桌上的茶杯早已四分五裂,残余的碎片伤痕累累。

沈夏氏脸色大变,她跟了沈平半辈子,哪里见过沈平发过这么大的火,当下“噗通”一声,吓得直接跪倒在了沈平脚旁,手里还死死绞着沈平长衫的下摆,泫然欲泣。

再一抬头,已是泪湿满面。

“老爷,您说我糊涂也好,不识大体也罢,我就是不忍心看着我们的女儿嫁给一个废人啊!”

“现在京城里谁不知道顾世子废了双腿,身子也跨了,我们渺儿嫁过去不就是给那世子做一辈子的丫鬟,守一辈子的活寡吗?老爷,您怎么忍心啊,您怎么忍心!渺儿知道了,又该有多伤心!”

沈夏氏这话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沈平的火气是蹭蹭蹭地往上涨,想也没想狠狠一脚便踹开了沈夏氏。

沈平常年练武,那一脚一点力道都没收,踢得沈夏氏直撞上了桌子才倒下,模样狼狈又凄惨。

沈平面色铁青,着实吓人,那一脚看得沈烟婉颇为心悸,这个大娘,真是哪里有火就去哪里拱啊。

“你个愚妇还知道顾世子双腿有疾一事在京城里是人尽皆知!你怎么不想想这么临时变卦换女儿嫁过去,百姓们怎么看待将军府?都不用文昌王亲自过来问罪,京城里百姓的吐沫星子就能把将军府淹死!”

“婉儿也叫了你这么多年的娘,你可有为她想过半点?!”

那一脚踹得沈夏氏直喘粗气,也让她心灰意冷。沈夏氏趴在地上半天也缓不过来,一口银牙咬得死死的,眼神忽地冷了下去。

“在老爷眼里,面子,名声,有什么不比我们娘俩重要!就连曼娘那死了十多年的贱*人也比我和渺儿重要!曼娘死了,她女儿也可以爬到我和渺儿的头上了是吗!”

“你!”

沈平高高扬起了大掌,沈夏氏也是破罐子破摔了,梗着脖子眼睛眨都未眨一下。

“让沈烟婉嫁到康定侯府是她的福气,至于那什么康定侯府,你真以为他们在乎的是哪个女儿嫁过去吗?不过就是找个冲喜的罢了!”

“你要成全你的仁义,别拿我的渺儿铺路!”

沈平一听,登时怒目一瞪:“你给我住口!你还敢把主意打到婉儿身上,你真以为你平日里做的那些……”

沈烟婉目光一凛,脑中飞快地闪过刚刚沈平和沈夏氏二人说的一切,等意识再清明时,她已经不受控地走到了沈平面前。

“爹,我嫁。”

沈烟婉有些不住地发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中不断放大,震得她脑子里嗡嗡的响。

像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沈烟婉死死抠着手掌心,抖着唇又说了一遍。

“我嫁。”

如今这种境况,嫁了也许还有出路,不嫁,就真的是要同这个大娘勾心斗角一辈子了。也许最后,她还会再给自己硬许下个什么瘸子瞎子也说不准。

原主被活活逼成反派的老路,她不想再走一遍了。

“婉儿……”

看着出落得越发像那人的女儿,沈平袖口里的手微微发抖,问道:“你当真要嫁?”

如果婉儿不愿嫁,他是无论无何也不会让她受这个委屈的。

着十多年的委屈……她本来就不该承受。

此话一出,沈夏氏也紧张地看向她。

沈烟婉没有丝毫犹豫:“当真。”

沈平眼神复杂地看了沈烟婉一眼,这个女儿的脾性他是知道的,喜静,温和,平日里最不愿惹事,和那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就怕她自己受委屈来成全他的颜面。

何况,这个女儿身体一向娇弱,若是有个闪失……他又该如何与她生母交待?

“如果你是听了你大娘胡说八道些什么才什么决心要嫁,那爹是绝不会同意的,毕竟这是你姐姐的婚事,哪有让你去顶包的道理!”

沈平说着又沉着脸瞪了沈夏氏一眼,沈夏氏嘴里的话只好咽回了肚子里。

沈烟婉摇摇头:“是女儿自己想嫁的,不过,女儿嫁之前,有两点心愿还望爹爹成全。”

沈夏氏撇撇嘴,心下暗骂了句:死丫头,早这么乖乖地听她的话嫁给那个废人,她今日何需受沈平这顿打骂。

沈平眼里闪过一丝痛苦,袖子里的两拳握得死死的,许久才放开。

“你尽管说。”

“好。”

沈烟婉轻轻笑了下。

“我娘没得早,这些年婉儿谢谢大娘的照拂了,只是这次的婚事,恐怕还要麻烦大娘。”

事有转机,沈夏氏还沉浸在这天上掉馅饼的喜悦里,当下乐呵呵地就答应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怎么也叫我声大娘,有些事你不要和大娘客套。”

在不失了智的前提下,她一向很会装样子,让人挑不出一点错。

这也正中沈烟婉下怀。

“婉儿不甚了解这嫁妆之事宜,听说嫁妆就是女儿家的门面,少了总归是不好看,也会让别人看低了我们将军府。”

沈烟婉起身行礼:“婉儿烦请大娘费心为婉儿置办嫁妆,也算成全了婉儿的一个心愿,婉儿感激不尽。”

沈夏氏眯了眯眼,好个小蹄子,合着是在这等着她呢!府里的开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眼下两个姑娘都是嫁人的年纪,赶到了一块儿,哪个不需要好好操办,哪个不需要白花花的流水银子。

沈烟婉要是狮子大开口了,府里的银钱给她支出去大半,那渺儿怎么办?

这话听在沈夏氏耳里是刺人剜肉的利刃,到了沈平的耳里便成了寻求依靠的示弱无助。

沈平见沈夏氏还未表态,直接一拍桌子发了话。

“爹允诺你,一定会为你置办好最隆重的嫁妆,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婉儿谢谢爹。”

这话听得沈烟婉心里堵堵的,沈平明明是疼爱原主这个女儿的,为什么还要把她放在沈夏氏身边苦受折磨,一直以来也不闻不问?如若他能早日让原主感受到一丝的怜爱,原主怕是也不会黑化吧。

沈平又示意了下沈夏氏,道:“这事你放在心上,嫁妆定好后拿来给我过目,记住,一定要隆重贵气。”

沈夏氏知道这事是板上钉钉了,只好皮笑肉不笑,心里却早就把沈烟婉骂了个半死。

“老爷您放心交给我去办吧,我不会亏了婉儿的。”

夜幕四合,晚风拂过,相隔甚远的几棵大树哗啦啦响,石桌石凳落了一层的碎叶,院子里没有花没有草,显得本就偌大空寂的四方院子越发寂寥。

如果秦文不是在他家主子身边伺候了十余年,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正要踏入的就是堂堂康定侯府嫡长子的庭院。

“世子。”秦文轻轻扣了扣门。

很快,一道沙哑的咳嗽声传来,秦文便推门而入。

自从发生了那么不好的事情后,世子就不大愿意和人说话了。

屋内比之院子也没好到哪儿去,一桌一凳一床,从前的弓箭长剑猎服早已收起,此外就没什么东西了。

秦文看不清那人的身形,只知道是被子盖得严严实实,足足拉到了胸口那么高。

可明明是夏季啊……

秦文心里涌上一丝同情,直到那人又不耐地咳嗽了声,才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想着该怎么措辞。

“世子,王爷说拿了您和沈家小姐的八字去看,是难得的八字相和,相信要不了多久,世子您就能痊愈了。”

秦文很聪明,只说了是沈家小姐,却未说明是那个张扬跋扈的大小姐还是默默无闻的庶女,当然了,这也是王爷的意思。

对于将军府临时变卦,塞了个庶女一事,王爷还是非常生气的,甚至当场就砸了个碧玉的物件儿。

明明是好话,秦文却说得提不起精神来,他知道世子心里也清楚,自己这双腿,宫里的太医看了都说没希望,冲喜又有多大用呢。

这不,世子半点动静都没有。

秦文腆着笑,将手里的纸条放到了世子的枕边,告退关门。

他知道,如果他在这里,世子是不会起身去看的。

室内。

大红的纸条染了墨,身形硬朗的男子倚着枕头,正出神地看着手中的纸条,手下无意识地抚摸摩挲。

“沈烟婉……”

怎么会是她……

晚风来急,携风带雨,吹得门窗啪啪作响。

顾廷昭一双黑亮的星眸倏地紧合,鼻息间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逼得他喘不过气,星眸再一凝,眼前一闪而过的却是暴雨中女子愕然地睁大双眸,抚着胸口缓缓倒下的画面。

看来上辈子亏欠她的,这辈子终究要还。

万般,皆是天意命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上你是我一生的幸运我不快乐了

    第一次收到学校要求延迟开学的通知时,沈俞的心情是狂喜的。刚刚看到新闻里介绍现在全国传染病情况严重的时候,她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假期余额,出于对于自己的这条小命还是比较珍惜的心理,她只希望自己的假期还能多延长一点点。一边疯狂上网刷新闻,一边疯狂刷学校官网。几乎已经处于整个人焦灼上火的状态。沈俞亲爱的老妈

  • 我的人生开挂了吗之后来的你,喜欢了谁?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珍惜眼前人,别把最疼爱你的人弄丢了。因为被放鸽子的事,我一连郁闷了好多天。所幸周六的聚餐冲淡了我的恼火。说起聚餐我特别兴奋,虽然和她在一个学校,可是见一面很难,因此学校也流传着一句话“东西校区谈恋爱算是异地恋”。早晨早起吃罢早餐就出了门,虽说明晓沫依旧会迟到,好在我是

  • 多尔衮的宠妻在线阅读来历(上)

    正当天武沉思之时,听到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时,连忙恭敬的跪拜道“晚辈天武,拜见丹帝前辈”毕竟在这丹帝斗帝洞府之中,除了天武这个大活人,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活物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因此这道身影除了这座洞府的主人,万载前的丹帝外还有谁了?。。。。。。。。。。。。。。。。。。。。。。。。。。。。。。。。。。

  • 女配娇宠日常[穿书]之辟邪剑谱(5)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把陷入回忆的秦风拉回了现实。放眼望去,远处几匹骏马朝着福威镖局大开的大门飞奔而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公子,长得英俊潇洒,脸上带有一点富裕之人所特有的傲慢。不过,此时这名公子神色慌张,面色惨白,被疾风带起头发露出的额头之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汗水被吹干后留下的水渍。身后跟者

  • [综英美]如何治好自己在线阅读第二章

    六道仙人兄弟封印辉夜姬后,将神树躯壳外道魔像镇压在月球上,除日向一族之外的羽村一脉全部牵往月球上居住,他们负责监视外道魔像,以防辉夜姬复活。和地球上的日向家族一样,月球上的羽村一脉也分为宗家和分家,宗家向往和平,志在维护六道仙人兄弟构造的和平世界,分家则认为祖先创造的世界是失败的,要将之毁灭、重造。

  • 临·慕在线阅读车祸

    吉普车的司机吓得面容惨白,而由于紧急刹车的惯性导致后座上身材挺拔的男人的鼻梁也差点撞到了前面的座位上。迅速的调整身形,叶从军双手牢牢抓住座椅,低沉道:“怎么回事?”“报告!好像...撞人了...”司机语言结结巴巴,他实在没想到前面的车辆会突然跳下一个人来,听到身后男人传来的沉冷的气息,司机连忙辩解道

  • 我被爱豆逼婚了之为我大唐贺!【第六更】

    “有刺客!”“快快保护陛下!”太极殿内,只听得门外一阵混乱的叫喊声想起,紧接着就是铿锵铿锵的短兵相接之音。大唐文满朝文武此时此刻全部心惊,但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文臣淡定相望,武将则怒目而视。大多数人都在心中思考,有谁胆敢在皇家宴会之上行刺?就连李二的双眼也随之一眯,眸中有寒光闪过。他身侧的长孙皇后神色

  • 原歌之伊始在线阅读第6节

    “抽时间我再画副人物画。”慕纤优的脸一直侧向窗外,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对他们三人说。“谁?难道是赫子睁?你这是没事找事,不招惹他行吗?想想你那天是怎么教训我的!”沈天尧彻底被他们气晕了,皓雪和莫斯口中的赫子铮好像很厉害,像是只要惹到他,天上,地下你都无处藏身,可是他就是不懂优优,

  • 问心殿请柬

    这样的事情,对晓晓来说,影响并不大。说真的,她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给她一点时间恢复,又是活蹦乱跳的。林晓晓的生活又恢复平静。公司﹑宿舍两点一线。每天七点,起床上班,晚上回来也是七点。又变成了一个大宅女星期节假日,偶尔会过小哥那边吃个饭。心情好就自己下下厨,但到外面吃的居多。日子过得,那叫潇遥自在。

  • 王爷你马甲掉了(重生)在线阅读第3章

    顾辞闭上眸子平复心底的情绪,在睁开时,眸中一片清明。不过他的第一印象好像不太好,顾辞薄唇勾了勾。药房里,苏染认真翻阅着医术典籍:“欢欢,这味药怎么药房里没有呢?”沈欢在苏染对面,苏染看她托腮睡得迷糊的样子,伸手扣了扣桌子,这是大长老派来的助手,沈欢,就看到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羞愧:“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