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天子脚下,有我种田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6:27 作者:颜有匪 来源:红袖添香
天子脚下,有我种田
天子脚下,有我种田
作者:颜有匪来源:红袖添香
她宫中做菜,不想因一朵萝卜花改变了命运。皇上说:“御花园西北角,赏你种萝卜。”神官说:“方才听风,被姑娘的歌声吸引。”王爷说:“今晚你过来。”她以为春天降临,却不想危险迭至。她终于明白:害她的人无休无止,帮她的人别有用心。

清河王元怿是元诩的叔父,是整个北魏统治集团里的重要首脑,享有很高的威信,在政治上被胡太后委以重任,因此对太后的垂爱念念不忘,一门心思只想为国效力。当他看到元叉涉足政务,还统领着禁军,手无寸功却成了显赫的人物,日益骄横,大肆收受贿赂,利欲熏心,自我膨胀的一发不可收拾,还与元叉发生了冲突。

那么元叉又是何许人呢?前文咱们也曾经提到过,他是北魏的宗室,他的父亲是江阳王元继,是胡太后的妹妹新平郡君(如今已该封冯翊郡君)的丈夫,既身为皇亲,又是朝廷的重臣,并且还身兼累迁将军、领军将军、卫将军等要职,在朝中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可是胡太后却根本不喜欢这个妹夫,那不完全只是因为他依仗权力卖官鬻爵,更重要的是元叉为人心狠手辣,竟然搞起了裙带关系,想将清河王元怿给扳倒。

于是元叉联合宦官刘腾准备一同对付元怿。

这刘腾咱们前文也提过,在胡太后争权时立下了大功,于是便恃功骄纵,从太仆一直升到侍中一职,兼右光禄大夫,干预朝政,也开始卖官鬻爵,可是胡太后不但不降罪惩罚,反而还将其提升为卫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

当时龙骧府长史宋维被元怿所举荐为通直郎,可是宋维为人轻佻浮薄,品行十分的恶劣,经常遭到元怿的训诫,这么一来不但没有让宋维好好的改过,反而更加激起了宋维对元怿的憎恨,打心底里想让元怿栽个跟头。就在这个时候元叉将宋维收买了,要诬告清河王元怿谋反,当下决定由宋维将其告发。

这一次诬告元怿谋反的结果怕是让元叉、刘腾很是气愤,不但清河王元怿没有被治罪,反而告发者宋维诬告朝廷重臣要被处斩。

元怿是朝中重臣,况且还是胡太后的情人,岂能就这么被扳倒。元叉和刘腾一听到这个消息是又惊又恐,不但没除掉元怿反而将宋维的一条性命也搭了进去,心中甚是不服,于是便去找胡太后理论,元叉见了太后态度非常强硬,说道:“太后今日若是斩了宋维,要是将来真有人谋反的话,那么谁敢再去告发!”

胡太后一听也觉得元叉说的在理,于是便网开一面没有杀宋维,这个被主之贼也没有押解到市曹问斩,侥幸的逃过了一劫,被贬黜为昌平郡守。

刘腾和元叉所用的这一招失败之后仍是不死心,于是日夜密谋终于又想出一计,决定以釜底抽薪之计铤而走险,不单单要除掉清河王元怿,还要将胡太后也软禁起来,到时候便可为所欲为。

二人商量过后,又买通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宫里主食中黄门,专门负责御膳房里的事务,这次的计划便是让胡定到皇帝那里告状,说是清河王元怿逼着自己在皇帝的饭菜里下毒,然后再篡党夺权,图谋不轨。这一次,皇帝元诩竟然相信了这个坏人的话,元叉在这个时候再雪上加霜,说元怿要篡党夺权是真的,并且事先还与自己商量过,自己坚决不同意,这才一不做二不休要在陛下您的膳食里下毒,胡定这是不敢为逆,才向陛下您来禀报。

小皇帝元诩不得不信,因为元怿在朝廷里的威望非常高,并且本人也是颇有能力,声名早已盖过了皇帝,一个功高震主的王爷怎能不让人产生防备,位高权重的元怿被元叉视作眼中钉,也被小皇帝当成了敌人,元叉得到了皇帝的准许,就要去害元怿。

神龟三年的一天,清河王兼太傅的元怿奉皇帝之命入宫,快步来到显阳殿。眼见元怿走了进来,刘腾立即将永巷门关了起来,先阻断了太后的出路,只召见元怿一人觐见。

元怿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正是这一道永巷门,不但将他与胡太后就此隔开,再也不复相见,就连自己的性命也搭了进去。等到来到含章殿前,突然被元乂给拦住,不让元怿进去。

元怿大怒,喝道:“你好大胆,难道要造反么?”

元叉此时面目狰狞,冷哼了一声,说道:“元叉可不敢造反,可是却要来捉拿造反的人!”说着抽出宝剑,便要上前动手。

元怿气得面红耳赤,恼怒之余便与元叉动起手来,元叉早有准备,此时猛然间出现了一批手持兵器的武士,在殿前早已埋伏了多时,只等元怿一到便将其拿下。

元怿被众武士拿下之后,元叉便和刘腾召集了朝廷文武百官,商议元怿大逆不道之罪,总之,清河王元怿必须要被判死刑。群臣畏惧元叉、刘腾的势力,虽然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没人敢抗议,只有仆射游肇出言阻止,但是元叉、刘腾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于是一同来到小皇帝元诩的跟前,说是与群臣商议后一致决定将元怿处以死刑。

元叉、刘腾此时别提有多开心了,终于得到了皇帝的许可,将这北魏王朝的一位颇有作为的清河王元怿冤杀,这一年是公元520年,也是神龟三年的七月,元怿只有三十四岁。

元怿被杀之后,元叉与刘腾又颁布了一道诏令,胡太后自称体弱多病,不在临朝听政,决定归政于孝明帝元诩。胡太后被幽禁在北宫,宫门昼夜都是关闭着,内外已经断绝来往,胡太后自己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不再有任何权利,也不知道自己的情郎元怿已经被杀,自此以后没有了权利和欲望的胡太后将失去了人身自由,只得在北宫的宣光殿里独自哀泣。

刘腾此时掌管着幽禁胡太后宫殿的钥匙,连孝明帝元诩也不能进去,只是能按时为太后进餐,胡太后此时饥寒交迫,心中万分懊悔,自己贵为一国的太后,到如今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重用刘腾和元叉,真是养虎为患,现在这两个人已经是大权在握,一手遮天,孝明帝元诩不过是个孩子,怎么能阻止得了这二人的胡作非为。

就在这个时候任城王元澄也已经去世,朝廷的重权落在了元叉与太师高阳王元雍的手里,二人一同掌管朝政。孝明帝元诩亲切地称元叉为姨父,一切政务都交给他处理,高阳王元雍只能随声附和,不能有任何违背之意。 清河王元怿生前在朝野上下有着很高的威望,突然间被元叉、刘腾联手害死之后,朝廷上下人人都是悲痛万分,当时仆射游肇慨叹此刻奸臣当道,先前出面要为元怿洗刷冤屈,元叉、刘腾却是毫不将其放在眼里,此时清河王已死,游肇伤感之下,愤恨忧郁而终。元怿惨死,使当时居住在京城里的少数民族数百人,依照自己部落的习俗,一齐割面流血,以示哀悼。朝廷里的官员也在各地也是举行了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动。

就在这个时候,身为相州刺史的元熙与元怿交情甚好,二人时常来往,听说这个噩耗之后,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甚为恼怒,当即上奏要诛杀元叉、刘腾,并且还要举兵于邺城。

这元熙是中山王元英的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分别是身为黄门侍郎的元略和司徒祭酒的元纂。

元熙虽然是元英的长子,为人颇有文才,但是浮夸急躁,办事非常的不沉稳,元英便想将其废掉,改立元略为世子,但是元略却是坚决推辞。

元熙的妻子于氏是于忠的女儿,所以借着于忠当年权大势大,做了相州刺史。

元略、元纂兄弟二人也由洛阳一同奔至邺城,协助兄长起兵。于是兄弟三人一同举兵,列出了元叉的二十大罪状,声称若不诛杀元乂,难以平民愤。

可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当时担任相州平东府长史的柳元章佯装随元熙起兵欲诛杀元叉,可是却暗中与魏郡太守李孝怡率领部众一同杀到元熙的府内,随后将元熙、元纂二人拿住交给了元叉。

元叉见了二人恨得牙痒痒,立即下令将元熙、元纂斩首。

这个结果使人早就在意料之中,元熙能有此祸,就是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在兄弟二人临死之前,元熙就曾说过,胡太后对他们兄弟二人有知遇之恩,并且情谊深厚,现在见到胡太后被囚禁于北宫之中,清河王又惨遭冤杀,皇帝年幼不能亲自处理政务,作为臣子怎能眼睁睁的不闻不问,因为自己过于鲁莽而导致整个计划失败,真是上愧对朝廷,下愧于知心朋朋友。

其实就在元熙起兵之前,曾经做过一个梦,梦中有人对其说道:“任城王元澄马上就要死了,在死后二百天以后,你也难以幸免。不信的话可以到任城王的家里去看一看。元熙便去任城王的家里去看了看,果然,四面的墙已经全部崩塌。就在自己惊叹的时候被鸡叫声叫醒,然后便闻说清河王元怿被诬陷而被害死,当时就一怒之下要举兵诛杀元叉、刘腾为元怿报仇,尽管妻子于氏一再的劝阻,都没有拦得住元熙。

元熙、元纂死了,可是元略却侥幸的逃过了一劫,后来逃到了南朝的梁朝,并且还被封了中山王,这都是后话,在这里我们就不细说了。

元熙大举起兵诛杀元叉的计划虽然失败,但是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奚康生亲自刺杀元叉的事件。

这个奚康生生性骁勇,武艺高强,能用手拉开有十石之力的硬弓,用的箭也与常人所用的不同,在当时远近闻名,任右卫将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

  • [明唐]装失忆的下场第十章在线阅读

    前不久欧尔麦特和名目妖引来到了静冈,雄英所在的城市,为了欧尔麦特更方便的去上班,也为了名目妖引更方便的上学。所以说,欧尔麦特要在雄英任职了!真不愧是欧尔麦特!“欧尔麦特,早饭已经做好咯。”自从名目妖引学会了做饭,就负责家里做饭的事情,毕竟欧尔麦特经常出任务,虽然身体没有之前那么强了,但还是坚持出去战

  • 风水有佳人[重生]神秘的哭声

    “等等!”曲灵风听到附近有嗡嗡响的声音在靠近,急忙拦住杨伟,两人慢慢退到石块之后,不多久四面八方又飞来七八只被哭声吸引而来的红眼潮蛛。“好险!”杨伟感叹一声,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目光紧紧盯着红眼潮蛛飞去的方向。曲灵风轻拍杨伟后背,让他跟着自己钻入一个黑色小洞,嗖一声,曲灵风不见了踪影。杨伟也纵身一跳,

  • 道义所罗门之第七章

    祭典总是分外热闹的,眼下正是难得平和的时代,即使是平日最劳累的人,也乐得享受这难得的闲暇。小唯正处在活泼的年纪,一双眼睛充满了对周围景色的好奇,即使穿着长长的樱色浴衣,行动多少有些不便,可她还是十分快活地在无惨周围来回跑着,连带着脑后两条长长的辫子一晃一晃的。鬼舞辻无惨也难得地穿了身煤竹色的浴衣——

  • 宠物小精灵与拉帝亚斯的爱情之第七章(7)

    “如果你要租出去的话,倒是可以租给老王家,到时候收点粮食或者钱就好了。不租的话,我帮你种,反正七亩也是种,九亩也是种。”顾济民提议,他知道侄女没有下过地,让她自己种太过为难她了。顾丙盼并不是脑抽,叔叔家里的七亩地他都不一定能够忙得过来,哪还能让他帮自己种。更何况,顾珍玉在旁边脸色更不好了,自己真让叔

  • 猎医花都之第六章(6)

    《带金手指回九零农村》赵八宝将家门锁上,决定亲自去迎接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是从城里来的,据说被评为先进工人、杰出青年,也不知是坐车来的,还是走路来的,还是骑自行车来的。无论哪一种,迎接他的路程都相当远,加上天气热,赵八宝怕自己还没找到人就晒晕过去,于是戴上了一顶大草帽,又推出了许久没骑的凤凰牌自行车

  • 相看不厌在线阅读第五节

    本书主线有问题,已经和编辑沟通,决定删除掉!!!!

  • 星际风水大师在线阅读不期待的开始

    “看你这样,是新手吗?”寒月问道。大多数玩家不会随身带这么多金币的,只会带张卡。“哎~你怎么知道?”北海瞪大疑惑的双眼,水蓝的眼睛显得十分清澈。“嗯。。。只有新手会带着一大袋金币出行。”寒月尽可能的在不暴露自己是公测玩家的情况下,解释着。随便还给她介绍一下这个IdealWorld。IdealWo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