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世界最后的反派在线阅读第4章

2021/6/11 3:20:11 作者:光焰长长长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世界最后的反派
世界最后的反派
作者:光焰长长长来源:飞卢小说网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抓住了这个世界最大的反派”“他是地下势力的操控者,影子世界的皇帝”“也是世界上最后一名活着的反派”“现在我们将在全球观众的见证下杀死他!”直播间的主持人慷慨激昂的演讲着师开仪穿越而来于是就穿成了这个反派此时随身系统发布一个任务重建势力,限时一星期,做不到就死!看着被杀得一个人都不剩的地下势力师开仪说“我只需要一分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老人虽然只是个看门的,但他是三代云家庄主的忠仆,连现任庄主对他也要礼敬三分,此老寿年已届七旬有五高龄,云庄主不止一次请他迁入后院精舍居住,安享清福,静养天年,但此老以生成苦命,不惯享福为由,拒绝迁进后院精舍居住,宁愿守住这云家大门!

统州城,郭少皇没有来过,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不过还好当看到统州城高大的东城门时,还是跟前世古装电视剧描述的一样,但此时还是半夜,城门紧闭,郭少皇只能尊坐在紧挨城门的墙角边避避寒冷,这时困意袭来,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被守城门的城卫开门惊醒的,城卫看着尊坐在地下睡觉,脏兮兮的郭少皇,本想阻止他入城,但是在郭少皇好话连篇的攻击下,心一软就放行了,在守卫看来统州城内的乞丐孤儿本来就多,再多一个其实也没什么。

走进统州城,或许是现在还早,又或许本来城里就没什么人,街道非常萧条,想看见一个人影都有些奢望,卖包子的也是偶尔一两家,房子倒是比在云家庄时好了很多,几本都是像四合院那样的,还有一些木楼,样式还是一样的华夏风格,看到这里郭少皇有些放心了,沧澜皇朝,在前世,郭少皇虽然书读得少,但确实没听过。

摸摸棉袄内格的暗袋,里面正躺着两块不知老人家何时偷偷放进去的碎银子,咬咬牙,还是走到一家包子摊,要了两个包子,拿出一块碎银给老板,奇葩的是,老板告诉他,找不开!

郭少皇弱弱的问:“那我要拿多少包子你才找得开。”

“现在真找不开,要不您多要两个包子和一碗白粥,坐在这里慢慢等,等包子卖得差不多时再找给您。”

郭少皇想想就同意了,这两块碎银可是现在的全副身家,虽然有些肉疼,但也得吃饭不是,就坐在矮小的凳子上,慢慢的享受早餐。

“老板,我是从外地来的,不熟悉这一带,你能给我说道说道吗?”

“您想知道什么,你问吧!不过我就是普通老百姓,知道的可不多。”

“没关系,你能告诉我就不错了,多少都有用对吧,”郭少皇塞了半个包子进嘴里才问:“这里属于哪个地方管辖。”

“哦,这里属于平昌府管辖,小哥,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郭少皇瞎编了一个故事,摆摆身上除了棉袄之外,脏兮兮的衣服和身子,对他说:“我是被人抓到这里来的,趁他们疏忽被我逃出来了,所以我对这一带一无所知。”

老板听完后这才焕然大悟的样子,笑着对郭少皇说:“难怪呢,我刚才看见你以为是乞丐呢!这里属于沧澜皇朝的北边,离平昌府还有两百多里地,想走到平昌府可没那么容易啊!”

“我看这统州城里人口好像很少,现在天都大亮了,怎么还没见什么人出来?”郭少皇继续问道。

“小哥,这大寒天的,只有像你一样,有一件不错的棉袄,还有年轻的身子骨才敢出来,如果是老人的话说不定就冻没了,呵呵。”

郭少皇听到后才茅塞顿开,他自己想所以然了,前世那冬天里,个个都是羽绒服、帽子、手套一大堆,想怎么穿就怎么穿,现在的人们估计有一件棉袄就很奢侈了。

郭少皇刚想问,老板自己倒先说了:“统州城就是一个小地方,不能出人头地,想要过得好一点起码得到平昌府去,这里太冷了,稍微有钱的人家,都搬到平昌府去了!”

听了老板的话,郭少皇想了想,认同了他的话,决定到平昌府去看看,所以就问:“这里有马车到平昌府吗?”

“呵呵,有是有,但是以你现在这身打扮,我估计也没人敢带你走,想去的话还是先要拾掇拾掇自己才行。”

包子店老板不说还好,他一说郭少皇才闻到自己身上传来的臭味,那种味道直叫人胃里像搅拌机一样开足马力,差点喷出来,郭少皇是极力压住,匆忙问:“那这里有哪个地方可以清洗的吗?或者说有澡堂子吗?”郭少皇不确定的问。

“现在澡堂子还没开,你如果想洗洗身子的话,到我堂屋就可以了,不过……。”

“明白,明白……”郭少皇指指老板手里的碎银说道:“从那里扣就行了。”

老板听到后高兴极了,这可是无本的买卖,自己上山砍点柴火就可以了。

老板的家就是包子摊的后面,非常方便,他朝屋里大喊一声:“婆娘,烧一大桶热水起来。”

话音刚落,屋里就传出一大嗓门的声音:“不中不晚的,你烧一大桶水杀猪啊!”

包子摊老板一听,有点不好意思的对郭少皇笑了笑,然后跑进屋里,过了一会才出来,显然是跟他婆娘解释去了。

郭少皇现在连吃东西的胃口都没了,坐在凳子上等热水,这时也有陆陆续续的人过来买包子,或许老板家里本来就开着炉火吧,这么冷的天气估计水都结冰了,可是只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热水就好了,老板的婆娘出来看摊子,老板就带着郭少皇进去洗澡。

郭少皇足足的洗了半炷香的时间,才从屋里出来,洗过之后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胃口大开的郭少皇,又干掉了六个大包子和两碗粥才结账走人,包子摊老板也公道,找给了郭少皇八钱的银子,郭少皇就估计自己身上的碎银是一两一块的,临走时,老板告诉他,如果想去平昌府到马车行等候,每天都有两趟马车去平昌府,人凑齐就走没有定时的。

郭少皇谢过老板,大踏步的向前迈出,吃饱喝足再加上洗了个热水澡,整个人都大变样精神力都饱满许多,郭少皇按照包子铺老板所说,在一条大街上找到一家马车行,车行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去平昌府了,郭少皇也报了名交了三钱银子给车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疆赵萱相约

    沈鹏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取下口罩将自己衣包里的支票取了出来。“今天就这样挣了一百零二万,看来这些有钱人的钱可真好挣啊”沈鹏飞看着自己手上的支票说道,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连想都不敢想自己居然能够在一天之内得到一百零二万,但是现在沈鹏飞的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沈鹏飞知道叶天龙身上有病是因为沈鹏飞察觉到叶天龙的呼

  • 我是不是女主啊杀青

    经过大半年的不懈努力,《他和她》这部电影已经杀青了。在杀青这天,就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也很兴奋,这毕竟是他们演的第一部戏,相对来说还算成功。杀青宴上,大家都显得很开心,在一起说了很多话。由于剧组里面没有其他小孩,所以这时上官思怡和上官思谦就显得有些无聊。导演张卿看到了他们俩孤

  • 这个儿砸有点猛在线阅读第二章

    今晚是君莫邪最后一天值夜班,明天就可以休息一天,然后后天白天上白班了,所以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起码白班没有夜班这么冷。冻了一夜的君莫邪终于等到了亮天下班,和前来接班的顾庆丰打了个招呼,君莫邪回到了自己在沙城买的一个很小的院子。顾庆丰是个中年人,跟君莫邪一样,是沙城火车站的售票员。平时就他和君莫邪两

  • 文物不好惹规划妖生

    正厅里,印颜等得都快睡着了,茶也喝了好几盏,也不知阿玄的身体选得怎么样了。这时候,后堂的门被推了开来,雀姑正扶着一位紫衣姑娘的手走了出来,黑发未挽,直直的散在身后,垂落到腰间。却独独不见了小头怪。“阿玄!是你吗?!”印颜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跑到紫衣姑娘的脚下。这时候雀姑已将蒙眼的帕子拿了下来:“

  • 我能看见万物属性之美丽的皇后

    “王爷,官家有请。”太监来催,赵棣清了清嗓子跟着进去了。“来人赐座!”宋钦宗看到赵棣,便喜笑颜开。“谢过官家。”赵棣谢道。宋钦宗道:“十四哥儿,如今太原被困,危在旦夕,朕打算将你派往太原解围,不知道意下如何?“赵棣一听,这不是让自己去背锅么?赵棣本想着去成都或者南方之地,哪知道宋钦宗也不是什么省油的

  • 我的召唤军团在异界大乱斗第八章在线阅读

    L君曾对我说过:“你怎么这么傻?”我一下课就赶紧回复他:“要不我们换座位吧!”这是我做过最傻的决定,以好朋友的关系;但这一决定遭到了他的回绝,他在午休那天把座位搬到了我的前排,就像最好的我们里面那个场景,莫名被他这一举止感动到;就在这样的无限接触中,我对他产生了好感。离高考还有一个月,我和他仍是好朋

  •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在线阅读第9章

    随着李泽发出了这条微博之后。关注了李泽的微博粉丝,炸开了锅。评论下方爆了。“这诗……好霸道!”“李泽的才华依然没有任何人能够掩盖住。”“这样的经天纬地的才华,只有心怀若谷之人才能做到。”“我的天哪,看见这首诗,头皮发麻!”“这首诗,意味着李泽要重头开始了。”“东山再起之诗。”“霸气横生,只有曾经辉煌

  • [我英]共感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龙主任,这里就是人事部了,如果以后龙主任需要办理什么有关于人事上的事情,都可以到这里来办。”于德明领着龙翔下到了15层,这整整的一层楼都是欧阳集团的管理层,根据于德明的介绍,龙翔上班的地方公司的10层,那里也是欧阳集团的后勤部所地。“多谢于经理。”龙翔笑着朝于德明道了一声谢,他知道于德明为什么对他

  • 老祖宗的闲散人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既然商城都开启了那么不看看不是对不起自己;“喔对了系统,打开系统商城”系统;“好多宿主”缓缓的一道透明的列表便出现在了林天脑海里、散发这奇异的光辉。随后入眼的便是M4A1售价;2800兑换点AK47售价;2800兑换点AWM售价;3800兑换点巴雷特售价;38000兑换点(这里以后也一直用这个表示,

  • 神豪从眼睛变异开始之乱臣贼子

    蓬,蓬,管亥后膝同时遭到猛击,身子向前一倾,跪倒在地。他身后两名小吏伸手抓住他两边肩胛骨,管亥一挣扎,便觉痛苦难当。管亥被捏痛了,只微微皱眉却并不喊出来,两条眉毛兀自倒竖着,瞪视孔融。这变化太大,关羽饮酒自若,刘备诧异不已。想管亥是黄巾贼子,乃自己手下败将,如今已成别人刀俎下的臭肉只任人宰割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