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韩综之芯爱有空间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54:13 作者:唯朝筱煦 来源:晋江文学城
韩综之芯爱有空间
韩综之芯爱有空间
作者:唯朝筱煦来源:晋江文学城
炎枫与芯爱同时死亡,两个不同次元的灵魂发生了互换,各自回到了对方出生的时候,并懂得了对方的语言。本文主要写对外不爱理陌生人、对内却十分的护犊子、对于小孩没有抵抗力的炎枫带着空间,在韩国为了一家人的未来打拼、后来飞升、成神,在混乱的世界不断成长的故事。芯爱绝对是主角,喜欢芯爱的人不要因为她前期会犯的错而失去信心嗷~这是个混乱的世界,芯爱会很累的嗷~但是为了HE的未来,她会努力哒

引文

钼恙末期,宇历钼恙星期99856年。

明世,暗界和平了短短百年的时间便纷争再起,百亿雄兵分万千阵地,互守双方边界之域边,天择互不通,俩方互望,皆有抵抗之边城。

战争不断,明暗双方,短兵相接,流血漂橹,死伤无数,皆不可归。

战争起始,短短百余天,百亿雄兵皆百不存十,客死异乡,永无归期。

在战场上没有人知道他们自己回家的时间是何时何刻,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归途。

他们被战争的乌云笼罩,被死亡的恐惧包裹,看不见路,也看不见希望,也看不见……

只有鲜血见证这他们的壮举,他们的无畏,以及他们生命最后的绽放。

……

“冲,杀l汗水都挥洒出去。

少年每一次的出手都会带起一大片的鲜血。

一身淡灰的长袍已经满是血污,血液顺着衣边滑落在了地上,随着被大地吞噬。

少年的衣服上依稀可见上面布满不同色彩的纹路,可又因为血液的面积不断扩大,纹路也越来越模糊了起来,直到被鲜血完全覆盖。

此时鲜血仿佛不要钱一样的铺在任何地方,土地上,草地是,甚至是人心上!

周围除人影就是残肢,残肢被鲜血浸染的红透了,闪烁着妖异的红光。

人影绰绰,交错分布,不过也泾渭分明分明的分成了两个阵营。

少年此时好像化身修罗,每到何处,那处就是尸横遍野,地染红妆。

在少年无情的杀戮中,周围迅速清空出一片空荡荡的区域,少年每不断往前走一步,敌军就往后退一步。

此时恐惧是战场上最大的武器。

少年没有选择追击,眼神不断扫过战场,突然少年瞳孔一缩猛的,眼神开始聚焦,身体不由自主的向那个方向冲去。

……

少年用最快的速度奔走在战场上,可依旧是差了最后一步。

最后一步差的仿佛隔了一个山脉,一道峡谷,一条河流,也仿佛是一个世纪。

敌人的长剑已经刺穿了另一个少年的衣服,甚至已经刺穿的皮肉。

少年飞身跃出,手指仅仅离敌人的长剑只有一厘米左右。

一厘米虽短,可依旧还是差了点,少年此时只能感受到剑刃带起的风,和此时灵魂深处的寒意。

……

时间静止,跃出去的少年漂浮在空中,长剑顶在少年的胸口。

皮肤表面血珠凝现,而握剑的敌人却不见了踪迹,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不曾存在过。

远方飞来一个暗紫色的光球飞来,撞在静止的时间上,轰然碎裂开来。

时间好像脆弱的镜面,裂纹蔓延,一瞬间就布满了整个空间,破损消弭与时间中。

时间恢复正常,长剑落地,少年扑到另一个少年,惯性使他们在地上翻滚了一圈。

长袍也彻底被血液沾浸,周围的敌人脸上出现惋惜的表情。

自己这一方的人,脸上从惊慌转变为放心,反应过来的少年深吸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拉起在死神身前游逛了一遍的人。

突然一股最大的压力重重的压在了少年的身上。

双膝开始控制不住的弯曲,少年左脚半跪在了地上,少年大吼一声,身体颤栗却依旧从地上站了起来,挺直腰板,对着敌军营地竖了一个中指。

被这个压力眷顾的不止一人,自然也包括了周围少年一方的人,周围的队友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向这远方敌人的阵营竖起了中指。

中指朝天,尽是不屈。

一瞬间场景也是颇为宏大。

一道绿光闪过,压力消失。“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不知道对面是什么意思,想违背契约吗。“

”并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因为那个是我的徒弟,想出手罢了。“

一道好听,清澈的男声响起,声音不卑不亢,里面又有着无法言语的霸气。

对面那声音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等了一下。

“好一个想字,有点意思,今天我就当是给你元素使一个面子,哈哈哈,暗界所属撤退。“

敌人如潮水般退去,只留下一地的鲜血和残肢尸体。

直到敌人全部撤退,消失在战场上,那好听的声音再度响起:”小程,过来一下。“

一道光圈出现在少年的身前,少年走进光圈之中。

——

少年出现在了一个帐篷之中,帐篷最前方坐这一个同样年轻的少年:”师傅“少年手握拳放在胸口微微躬身说的。

”战况任何。“

”系属部队死亡一千六百八十三人,重伤三百七十一人,直属部队无人员伤亡,共杀敌五千六百人。“

”嗯,小程你觉得刚才那人如何。“

”很强,师傅我想去感悟三劫六道,我想要变强。“

”现在还不行,再等等。“

”为什么,师傅。“

”时机还没到,你还没有放下,不是吗?三年,三年后我护你入劫过道。“

少年还想在说什么,可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下头。

“集合部队,回天穹。”

第一章

“哎”裴砚程裹着厚厚的被子坐了起来,晃了晃还略微昏沉脑袋,不过好像还未清醒的用手在头上敲了敲。

窗外的微风裹杂着寒意从没有玻璃只有窗框的窗口吹进来。

裴砚程一哆嗦,便想要钻回温暖舒适的被窝,裴砚程蜷缩在被窝中,汲取这被窝中的暖气。

果然是被子一盖,瞬间有爱。

钻进被窝的裴砚程蜷缩着身体窸窸窣窣的掏出手机。

左手轻轻点了点指纹键,手机屏幕亮起,屏幕上的亮光把略显昏暗的寝室照的透亮。

灯光打在裴砚程的脸上,一张不算帅气,却棱角分明的脸庞,毫无粉黛的样子比起小鲜肉浓妆艳抹的模样,不是很帅,但到也是更为耐看了些。

“我草”

“起床了,别睡了。”裴砚程看着时间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一脚踢开暖和的被子,大吼到。

裴砚程连忙穿好衣服急匆匆的从上铺冲了下来。

“姓裴的你想做什么,造反是不是,大早上的还要不要人休息了。”

旁边床铺上的男生眨巴着迷迷糊糊的双眼,满脸不爽的说到。

“还睡,你看看手机。”裴砚程一边说一边迅速拿起柜子上的洗漱工具十万火急的向洗漱池冲去。

池子小,等下六个人一起来可挤不下。

“我草”

那个男生也是一声惊呼,速度比阮佳程也是更快了许多,比起那肌腱发达的猎豹也慢不了多少。

“起床了,迟到了,七点半了。”男生刚喊完另外四张床铺也开始有了动静。

“黄子豪,你把我鞋子还给我。”

“我裤子呢,你们谁看到了”

“我草,这是什么鬼”

一条裤子从不知道那个被窝中飞了出来……一时间原本死气沉沉的寝室仿佛又有了生气,裴砚程摇了摇头叹道“一群神仙”

“覃鹏,别照镜子了,在照镜子里的人也不是你老婆,你照镜子还不如看我,快走。”章铭承对覃鹏说到。

“不可能,迟到可以被抓,镜子不能不照。”

覃鹏义正言辞的说道,那表情好像是干了什么大事一脸骄傲的相当欠打。

裴砚程一把抢过镜子,白了一眼覃鹏。

黄子豪和周江燚接踵而至,紧接而上完全不顾覃鹏的想法一人一只手的把覃鹏拖出了门外。

章铭承把寝室门锁上,黄子豪和周江燚突然手一松,还在迷茫的覃鹏还没有反应过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有毒啊,你故意的吧。”覃鹏气呼呼的说到

“等一下,我们是不是还少了一个人,一.二.三.四.五,璟生呢”裴砚程对旁边仍然睡眼朦胧的五个人问到

“可能,可能,已经去教室了。”黄子豪不太肯定的说到,话罢。

“你们一个个起的比我还晚。”

黄子豪听完还犹豫不定看了看锁的死死的寝室,好像是一丝风也休想从里面跑出来,说到:“应该不会,还在寝室里吧?”

一阵寒风从寂静的走廊吹过,与此时的寂静相比风声反而略显的大了些。

“呃,应该……不会吧。”

风声化作“呜呜”声,这细小的声音在五人心中仿佛雷鸣般直击内心深处。

裴砚程一步一回头的走到寝室门口,手举起,手用力向寝室门敲去,可还未碰到门。

“他妈的,谁把门关起来了,我还没有出去呢。

你们五个王八蛋,没良心啊,我不就上个厕所而已吗,别让我看到那五个小兔崽子,什么朋友啊,有没有人呐!”

姜璟生那凄惨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寝室楼,声音幽怨而又飘渺。

“咳咳咳”裴砚程轻咳。

“还有人呀,大哥救命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姜璟生听到外面还有人,连忙说到,生怕错过这可能是整栋唯一仅有的一个有生命的物体。

裴砚程转过头小声的对他们说到:“钥匙呢?”

众人摸了摸口袋,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人,所有人的眼神这时候竟然出奇的一致,仿佛都在说着一句经典而有熟悉的话:不是在你那里吗?

“钥匙呢,你们都没有吗?”四人默契十足的转头看向正一脸无语的裴砚程。

“别看我呀,我也没有啊,对了,楼管有,我,你们还看我干嘛快去找楼管要呀。”

裴砚程话还没有说完,四人便做走兽鸟飞散。

那速度带起的风一时间仿佛比冬夜里最刺骨的寒风还要寒上几分。

“人呢,人呢,兄弟别丢下我。”姜璟生用力锤着寝室门,声响堪比闷雷,一声一声仿佛是铁锤般,一锤一锤的砸在裴砚程的心上。

裴砚程单手扶住墙壁,另一只手抱着脑袋,突然出现的疼痛感,直接就占据了裴砚程的脑仁中枢。

疼痛使裴砚程听着这巨大的声音竟没有丝毫反应。

只是血丝一点一点攀爬上阮佳程白的渗人的眼白之中,而后向眼瞳充去。

裴砚程的眼瞳不似普通人般黑棕色,而是略微泛蓝,像星空般耀耀生辉。

而此时的眼瞳中的红色仿佛在吞噬阮佳程眼中的苍穹,将其渲染成一片血染的世界。

裴砚程光洁的额头渐渐被一片细薄汗水覆盖,身躯开始止不住的簌簌颤抖。

“艹”

一声怒语将裴砚程惊醒,裴砚程眼中的血色尽然退去,疼痛感也突然消失。

裴砚程额头上的汗水不在覆盖在额面上,开始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

叮咚,叮咚,汗水落地的声音在这难得安静的寝室楼中显得额外明显。

仿佛天地中在无它声,只余这极有规律的,也令人心慌,惶惶不安的声音。

“裴砚程,程子,怎么了,没事吧。”同样是极有规律的声音,开始掩盖住那令人恐惧的声音。

裴砚程突然惊醒了过来,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性的抖动了一下,把正在拍他肩膀的黄子豪吓了一跳。

裴砚程眼中迷惘仍在,那刚才在疼痛消失后突然冲进他脑海中不知名的记忆在和现有的记忆不断的在相互撕咬,吞噬,融合,再分开,再相互冲击。

就像狮子和老虎的相遇,不是你咬死我,就是我将你吞进肚子中。

这样的碰撞在裴砚程脑海里已经发生了不下百回,每次撞击都在消耗裴砚程的精神。

一次一次的碰撞使裴砚程的精神越来越疲惫。

还好裴砚程精神比较强劲,才能支撑着还没有昏睡过去。

“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有点感冒了,有点肚子疼。”裴砚程清明了一下眼中的迷茫,向黄子豪说到。

两股记忆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竟然停止了攻击,反而平和下来。

裴砚程的精神开始慢慢恢复。

裴砚程现在自己都还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可不想被别人当异类看待。

他也没有那种想去精神病院住住的愿望,毕竟这些事情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希望发生的事。

《明暗叠葬》仅代表作者任逝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犬夜叉:我能触发提示音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小昭言害怕了?”“果然如此啊。其实我也隐有察觉,但自从林阳道相遇以来,前辈助我良多,我既然邀请前辈一同上路,就不会再有猜疑之心。自数十年前的魔教之乱以来,神州不曾再有过因妖魔而起的灾乱,况且我洛家地处西域,对妖魔之事本就不如中原人在意。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明姑娘很是痛恨妖怪,不知为何能和前辈和

  • 我是地府保护伞在线阅读第四章

    金兰花看看日头,中午了,收拾工具回去了。今天吴二一家回来,早点回些吧。金兰花到家时,家里没什么动静,似乎没人来。扭脸看到周娟在洗衣服,那水冒着热气,这是烧了热水洗的。周娟小心说:“二叔他们还没回来,我先把衣服洗了。”洗就洗吧,还表扬你啊?热水用就用吧,天冷了,女人家不好沾冷水,我又不是那不讲理之人。

  • 我的太女殿下不可思议的真相

    什么是责任?责任,就是一个人对待事物认真负责的态度。——天赐“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天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多年前,恐龙世界分为三大阵营:一部分是食草恐龙,另一部分就是我们食肉恐龙,还有一部分是其他的远古生物。而食肉恐龙又分为许多族群,每个族群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族长。族长中,有五位最英明的

  • 喜欢与不喜欢的抉择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喂?是钟仁吗?”秦古韵在电话另一头说。(在外界叫花古韵,他信任的人管叫秦古韵,但是在外界所有人都管他叫花古韵)“哦?是钟仁的朋友吗?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钟大,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告他。”金钟大想:呦呵?!钟仁又钓到一个妹子?难不成是普通朋友?不会吧?!这个小子,都不告诉我这个哥一声。“哦!钟

  • 都市之逍遥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到此为止了!快离开那孩子!”我想起剧中抚子的台词照念着对几斗喊道。“哼!”几斗玩味地站起了身,挑着双美目有些嚣张地看向我们。“啊……”亚梦立刻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羞涩地奔向我。“亚梦,没事吧?”我关切地打量着她问道。“嗯!”亚梦红着张脸点头说道。“手鞠,形象改造!”我平静地说,可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