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和爱豆互穿后我爆红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2 4:37:30 作者:愿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和爱豆互穿后我爆红了
和爱豆互穿后我爆红了
作者:愿维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恃A行凶》《和被我渣过的大佬被迫营业后》预收求收藏===============以下本文文案==============================本文已完结===============檀越,一个不愿意接触人群的画画大触。江然,一个能靠颜值结果非要靠才艺吃饭的神级歌手。就在一觉睡醒之后,互换了。重要的是,江然是檀越的爱豆,更重要的是,檀越五音不全,江然不会画画。江然:出来见一面。檀越:我想回家。*本来以为要休假的江然在听到檀越唱歌之后沉默了,前途担忧,在发现接吻能让彼此互换回身体之后

除掉了十几人后炎彬的体力有些不支,她疲惫的躺在地上,汗水浸湿了她衣服,一阵风轻轻的吹过,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几个敌人已经发现季炎彬在暗处,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进攻,开始都脱出了这个地方,妈的,换洗的衣服估计被那帮混蛋打的面目全非,现在要换衣服更是没可能了,炎彬嘴里骂骂咧咧道,看着惨败不堪的帐篷炎彬彻底要疯了,看来这里是不能再呆下去了,炎彬走到帐篷边上,在里面匆匆的找了点重要的东西便转移了目的的。

她来到瀑布边,用冰凉的河水洗了把脸,好让自己更加清醒些,这时,已经有不少的血渍流进河里被水冲到下游,看着别人的血炎彬笑了笑,随意的用东西把自己因为猴子抓到的伤口包扎下便开始侦查地形,这里长年没有阳光,所有的东西都是异常的潮湿,这样的7月在这里简直比冬天还森冷,炎彬将瑞士军刀放在脚兜里,左腰际放着蟒蛇型左轮手枪,这把手枪是世界上最好的左轮之一,拿着也非常的舒适,炎彬这次来营地挑选的都是手枪,一来她觉得轻,毕竟是女孩子,力气上还是不如男人,二来容易掩藏。她是个怕麻烦的人,就连像这样的危险场合她也只是做到防身而已,并不是她有多勇敢早已将生死置身事外,而是她这人标准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看着自己的背包,找了把三角精英装在右腰际,随后又装了些子弹,拿了把军事匕首,其余的东西炎彬直接扔在了水里,看着湍急的河流将背包冲了下去,炎彬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经过了刚刚一番折腾,看了看手表,已经2点48分,炎彬邪魅的笑了,“这下,该我反击了。”她嘴里嘟囔了句,转身,消失在黑暗中,炎彬从来就没想过要自己等待着他们的攻击,虽然水木说过会有敌人在袭击的时候反击,没说不可以主动出击,而且在这个所谓的训练营,已经远远不是简单的训练了,她不可以丢下水仙一个人战斗,她决定用最快的速度解决自己所有的敌人,看了看敌纹显示器,加上刚刚那一拨剩下的,现在一共还剩下二十多个,炎彬深深的吸了口气,向黑暗走去。

主控办公室内,陆煜城急的汗水直冒,他看着电脑上不断消失的服役追踪器,痴痴的笑了笑,看来炎彬现在还没有什么大事,他在心里欣慰的说道,可是并没有放松对炎彬的担心,看着屏幕里那漆黑的森林真的恨不得自己也进去了陪着炎彬,他的焦急与不安全写在脸上,水木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这么担心,少主为何还要将她送来。”水木不解的问着,陆煜城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神思游离的说道:“如果她出事我会伤心一辈子,可是要是不送她来,她出事了,那我一定会随她去。”语气轻的如同没有气息,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呵,难道主少不相信她吗?要知道你我都相信她肯定会平安无事的,你又何必再做担心,要是你没有把握,绝对不会送她过来的。”水木说着又露出了那自信的笑容,似乎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炎彬现在掩藏在树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笑了笑便毫不犹豫的用匕首割断了那人的喉咙,动作简单迅速,一记漂亮的翻越,从树上成功的转移到草丛里,她巡视了一周后,便把目标锁定在里自己五百米左右的人身上,那人拿着AK-47在寻找的炎彬的踪影,‘妈的,老子还没那么滖吧,用那玩意想干掉我,靠,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吧’炎彬在心里非常没有女人味以及非常气愤的将那人骂了个遍,悄无声息的拿出三角精英装上消音器,还好这鬼地方够黑比较容易隐藏,炎彬心里得意的一笑,便一枪爆头,解决了那人。“娘的,你要是知道老子就在你后面,离你只有十几米远,估计你会疯掉的。”说完便又消失在黑夜中,炎彬的一身黑给自己起到了太大的隐藏作用,以至于她到现在还不太容易被人发现,炎彬发现这些人不是全部的群居型的,现在所剩的那些人已经全部分散开了,所以对炎彬来说有着巨大的困难,首先是在寻找方面,她也不敢确定没有被人瞄上,现在的她可以说是极度的小心,每走一步都明确的感应到死神的召唤。

这个时候是一个人最容易疲惫的时候,炎彬也是挑中了这一点才选择彻底反攻,她一边走一边巡视着周围的动静,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还不等她看清楚耳边便响起了急促的风声,她不敢迟疑翻身跳进了草丛里,还不等她趴稳过来就枪声四起,炎彬的胳膊被打中了两枪,她迅速扯下上衣包裹着让伤口先止血,耳边已经满是枪声,她顿时疼出一身冷汗,手已经有些不听使唤的颤抖,她快速的向前跑着,尽量让自己离那个圈套远一些,干掉前面的两个人后,她已经疼的胳膊抬不起来了,眼睛有些犯晕,意识也有些涣散的她吃了颗口香糖,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站在那两人原本呆着的地方,炎彬这时才看见底下的情景,自己刚刚所处的位置不就是正中心么,要是刚刚不是自己低着头估计现在不被爆头,就被做成人肉靶子了,她暗叹了声,开始边反击便撤退,自己要是继续呆在这里肯定活不过今晚,听着枪声不断的周围,炎彬有些吃力的倚在一棵树旁躲藏着,估计现在这个情况,那些人找到自己绝对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只要不尽快离开这里,自己一会就得长眠于此了,炎彬心里想着便慢慢想前移去,当她看见后面已经有不少人追到这里的时候,炎彬甚至有些绝望了,自己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从这里跑出去,但是慢慢的移动一定会被追上,她向旁边的密林靠拢着,眼前不远处还有两个人在向这边走着,显然也是在寻找自己,不敢再多加迟疑,她用消音枪干掉一个却被另一个打中了腿,她一个猛补,将匕首刺在了那人的胸口。

那一声枪响,已经把刚刚搜寻自己的人全部引了过来,炎彬的腿也受伤了没办法再快跑,她捂着伤口,血还是不断顺着腿流下来,可能是失血过多,那一下下新鲜的血液不断往出涌动时让她有些晕厥,炎彬彻底绝望了,她不想死在那些人手里,她宁愿自己找个无人的角落默默的失血而死,在。

可是在她快要倒下的时候,耳边又听到了急速的枪声,身后的那些人似乎在一个一个的倒去,炎彬觉得很奇怪,她赶紧扯下上衣的袖子将腿上的血暂且止住,她意识到应该有人在帮助她,可是在她很想冲过去看看是谁在帮助她的时候,她却眼前一黑,没有了知觉。

“炎彬?炎彬?”慢慢的有了点意识的炎彬觉得那声音犹如天籁般的清脆、动听,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始终看不清对方的脸,炎彬有些焦急的揉了揉眼睛,可是每当她想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些的时候,眼睛,思维却又出奇的模糊,这是怎么回事,炎彬有些慌乱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难道我瞎了?这个念头让炎彬不由的一寒,随即又马上打消那荒唐的想法,‘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如果真看不见了,眼前应该是黑的不可能是白的。’炎彬貌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安慰着自己说道,她挣脱了对方的手,想要坐起来,可是当她挣脱了那手时,眼前竟然完全黑暗,伸手看不见五指的黑,她彻底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炎彬惊恐的在心里呐喊,她觉得一切都在跟自己做对,自己的挣扎都是那么的无力,周围是死一样的静,静的连自己的心跳都是那么的清晰。

“心跳?对,是心跳。”炎彬疯了一般的开始欢呼,她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那么足以证明,她还活着。她很庆幸,只要自己还活着,那么就可以改变眼前的一切情景。

炎彬一点一点的向旁边移动,她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她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保持安静,不将周围的东西惊动,无论是什么东西,在她似乎摸到什么东西的时候,不由的心里一惊,似乎是条件反射,她马上缩回了手,然后又慢慢的用手去碰触,连续相同的动作几次,确定不是什么活物时她才真正放下心来,炎彬现在的样子像极了盲人,要是旁边有人一定会不忍心去搀扶她一把,不过她却不觉得有什么可怜的,只要自己一切小心,那么逃离现在这样未知的困境是迟早的事,炎彬心里这样想着,当摸着那东西的表面,上面,下面,发现是树,她有些兴奋的抱着那树又亲又啃的,谁要是看见她现在的样子一定会以为她是神经病的,她摸着那树,一点点的慢慢移动着步子,她一棵树一棵树的那样扶着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感觉到眼前有点光晕射到她眼睛里,光线很弱,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等待她适应那光线以后才睁开眼睛。

那光线似乎由一点变成一排,看的人异常的诡异,然后从一排变成了一个标准的方形图案,然后慢慢的放大,打开,那光线变得太突然,强烈的又让炎彬眼睛睁不开,停顿了三秒钟,炎彬才又一次睁开眼睛,不过当她看清时,眼前的一切让自己彻底惊呆了,她看见水仙衣服凌乱不堪的被一群人那样围着,她不想乱想却没办法去保持清醒,炎彬的脚下像是被定住一般的动不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心就那样的死了一般的疼,那些人将水仙放在身下鞭打她,蹂躏她,不住的用脚踹她,而水仙似乎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一动不动的任由别人的摆布,炎彬再也克制不住,她拿着枪打去,却没有办法打中他们,她发疯似的向那群人冲去,却突然眼前消失了那些人的踪影,她懊恼的跪在地上,不住的呐喊,痛苦的嘶吼着。

“炎彬?炎彬?”又是这样的声音,炎彬感觉到有人在用手推她,她挣扎着睁开眼睛,看见了眼前的人,那人看着她既好奇又好笑的盯着她,炎彬定定的看着那人,发现是水仙后,感觉所有的委屈一时间喷发出来,她不顾自己伤口的疼痛,一把将水仙搂在怀里。

“额,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水仙纳闷的问着她,却又怕她伤口发疼不敢推开她,只能任由她抱着自己,感受着炎彬的身子有些隐隐的颤抖,看来这傻孩子真的是做噩梦了。轻轻的安抚着她的背,“好了,傻瓜,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做噩梦,梦见什么了,告诉我呗?”水仙开玩笑的语气让炎彬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轻轻的推开怀中的人,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水仙的身上哪里有一点的伤,她一身雪白的裙子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而气色又是无异,再看看自己,一身狼狈不堪的衣服被自己撕的破破烂烂的,胳膊上,腿上都是伤口,让自己更是无奈的是,她稍微一动就会牵扯伤口,疼的她直倒抽气,看着水仙像个天使般的降临,知道自己这次可以大难不死全靠这丫头救了自己,水仙的样子,明显是过关来到自己这边,恐怖的是她竟然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悄无声息的干掉那些敌人,更意外的是她的速度怎么可能那么快,一夜不到的时间内她可以干掉自己区域的所有敌人而且还干掉了炎彬这边的人,水仙感觉炎彬看着自己的眼神极其怪异,像是在看动物?不对,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怪物。

“炎彬,你没事把?怎么这样看我?我可是救了你耶~你个笨蛋,差点就让我守寡了你知不知道。”说着很不留情的戳着炎彬额头上的伤口,炎彬疼的直乱叫,看了水仙一眼,却什么都没问。

“我们应该可以走了吧,看样子,我这边的人也都被你搞定了。”炎彬语气酸溜溜的说道,难道我还不如一个女人?靠,这下丢人死了。炎彬有些生气的在心里抱怨道,她那可爱的样子看的水仙直偷笑,她很明白炎彬现在的心理,看着炎彬现在看自己的样子真的很想把自己吐到肚子里去,乖乖的扶着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周围的气氛似乎也没有刚开始的那种压抑了,看着眼前的黑暗,不禁又想起了刚才的梦,安定下自己那胡思乱想的脑袋,拖着被水仙搀扶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艰难的向出口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犬夜叉:我能触发提示音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小昭言害怕了?”“果然如此啊。其实我也隐有察觉,但自从林阳道相遇以来,前辈助我良多,我既然邀请前辈一同上路,就不会再有猜疑之心。自数十年前的魔教之乱以来,神州不曾再有过因妖魔而起的灾乱,况且我洛家地处西域,对妖魔之事本就不如中原人在意。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明姑娘很是痛恨妖怪,不知为何能和前辈和

  • 我是地府保护伞在线阅读第四章

    金兰花看看日头,中午了,收拾工具回去了。今天吴二一家回来,早点回些吧。金兰花到家时,家里没什么动静,似乎没人来。扭脸看到周娟在洗衣服,那水冒着热气,这是烧了热水洗的。周娟小心说:“二叔他们还没回来,我先把衣服洗了。”洗就洗吧,还表扬你啊?热水用就用吧,天冷了,女人家不好沾冷水,我又不是那不讲理之人。

  • 我的太女殿下不可思议的真相

    什么是责任?责任,就是一个人对待事物认真负责的态度。——天赐“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天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多年前,恐龙世界分为三大阵营:一部分是食草恐龙,另一部分就是我们食肉恐龙,还有一部分是其他的远古生物。而食肉恐龙又分为许多族群,每个族群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族长。族长中,有五位最英明的

  • 喜欢与不喜欢的抉择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喂?是钟仁吗?”秦古韵在电话另一头说。(在外界叫花古韵,他信任的人管叫秦古韵,但是在外界所有人都管他叫花古韵)“哦?是钟仁的朋友吗?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钟大,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告他。”金钟大想:呦呵?!钟仁又钓到一个妹子?难不成是普通朋友?不会吧?!这个小子,都不告诉我这个哥一声。“哦!钟

  • 都市之逍遥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到此为止了!快离开那孩子!”我想起剧中抚子的台词照念着对几斗喊道。“哼!”几斗玩味地站起了身,挑着双美目有些嚣张地看向我们。“啊……”亚梦立刻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羞涩地奔向我。“亚梦,没事吧?”我关切地打量着她问道。“嗯!”亚梦红着张脸点头说道。“手鞠,形象改造!”我平静地说,可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