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全职机甲之事端多生(10)

2021/6/12 3:17:12 作者:保马乐哈哈ss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全职机甲
全职机甲
作者:保马乐哈哈ss来源:飞卢小说网
幻影机甲游戏系统,九大职业:忍者、死神、射手座(fate)、摸金校尉、假面游侠、召唤师(数码宝贝)、机械师(高达)、修罗(海贼王)、帝王(网球王子)……内测时期封神的“皇家骑士”白起,宇宙第一摸金校尉,因开发出超越游戏公司的系统而被封停账号,他转而重新拿起了内测时的召唤账号——十万年吸血魔兽。烟雾果实斯摩格、风速*、二尾又旅、一尾守鹤,扰乱忍村大战,探秘地下七星墓……开场即王炸!(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倾颜拉着临渊走了出来。她不敢松懈,担心一不注意注意,他就一溜烟跑回去。

“现在好了吗?”倾颜回头察看他的情况。

“哼。”他嘴噘的老夸张,目光幽怨,像个幽灵幽幽看着倾颜,生怕倾颜看不出他的不满。

那倾颜就偏假装看不到,撇过头,望向前方。类似于对付熊孩子发脾气,就是不能惯着他,会惯出毛病。

“……”临渊感觉自己被忽视,更不满地瞪大眼,不肯走了。

“拜拜。”倾颜微笑着朝他挥挥手,本来也没打算要长久相处,她相劝几次,够良心的了,脾气就让他慢慢发去吧。

倾颜苦口婆心劝说无果后,毅然选择抛弃掉这个净知道惹事的麻烦精,自己一个人还舒坦多了。

倾颜一个干净漂亮的转身,渐行渐远。

临渊有些慌了,“哎?你不再劝说我一下吗?慕倾颜!慕倾颜!”他着急的大喊大叫,双腿还在做最后的坚持,不愿挪动。

他不愧是有功力的,随便喊两句都这么气沉丹田,声音洪亮,整个街上,方圆好几里,回荡的都是他这两声,倾颜!倾颜!他毫无疑问,又牵连倾颜一起,成为了全场焦点,众人瞩目。

“&#@¥$&#£”倾颜忍不住爆出一大段不和谐文字咒骂他,加快速度,拔腿就跑。

倾颜可是出逃犯人,和他一起总是成为人群焦点,不好躲藏也就罢了,现在直接还高喊她的名字,她不被发现都难,得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哎!慕倾颜!”临渊一看倾颜跑了,也急了,顾不了那么多,急忙追上去,“慕倾颜!别跑!”他穷追不舍,边追还边不停地喊道。

倾颜欲哭无泪了,她怎么就摊上一个麻烦精。

“慕姑娘。”跑着跑着,一只手从后面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

她迅速反应,回到罪城,她总会无时无刻备有各种防身的刀,随即就从袖中抽出一把别在小臂上的刀,转身一划。那个按住她的人没有想到倾颜第一反应居然是迅速拔刀反攻,没有防备,好在自身的训练素养,向后一躲,还是惊险避开了。

“倾颜姑娘,女孩子呢,不该玩这些暴力的东西,打打杀杀多危险啊,伤到别人也容易伤了自己。况且还不知道敌友,这么贸然拔刀,可是会伤了我想和你做朋友的心。”

这女子是忘生门的人,而且来头不小,是忘生门门主炎姬的左门司,名为菁荷。倾颜在忘生门中曾偶然见过几次。

都怪临渊这麻烦精,大喊大叫,还真把人引来了。一来来的还是忘生门里的位高者。倾颜怀疑他是不是嫌倾颜名硬,一次一次要把倾颜往火坑了推。

“我们是敌,这不是很清楚的吗?”倾颜十分警戒,寻找机会逃跑,她深知自己打不过菁荷。

“非也非也。”菁荷身材凹凸有致,一声薄纱衣裳,和开衩的下裙,把窈窕的身段勾勒的更是勾人,一双白皙的玉腿在纱下若有若无的显露。风情万种。五官只属于中等偏上,算不了绝色,却别有一番风味,就是诱人。

“你我不是敌,你与忘生门也不是敌。要不你以为以忘生门的行事风格,你现在还能有机会安然无恙和我在这里说话吗?”

“我……”

“逮!又来一个恶毒妇人!”临渊这个时候赶到了,护在倾颜身前,隔开菁荷。

“我的美貌,岂是妇人这个词能玷污的!”菁荷被临渊一句妇人刺激到了。

“看你年岁不小了,看看,看看,你穿的这是抹布吗,衣不蔽体的,卖弄风骚。”临渊变本加厉展示自己的骂功。

“你说什么?你敢侮辱我?”

“害不害臊啊,我这是在抬举你。”

“……”

“……

临渊说话气人的功夫不是一般深厚,菁荷也是忍不住和他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倾颜在旁边,很无语,菁荷说的话什么意思?她两不是敌?和她与忘生门也不是敌是什么意思?菁荷本来想说的,结果被临渊打断了,再接着就是他们两个无休止的吵架。

临渊……倾颜越发想揍他了,净惹麻烦,净坏事。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倾颜笑的阴森,低声吼道。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扭曲,让她一个少女说过这等粗鄙之语。

两人这才安静了下来,惊觉倾颜讲话风格这么粗犷的吗?

菁荷理理自己的衣衫,对临渊甩过一个鄙视的眼神,表示自己不和他一般计较,继续开始严肃的对话,“昨日要杀你的另有其人,而非忘生门,门内……”她看了一下周围,看到没有人,才安心压低声音来悄声说,“门内出现了叛徒,被人买通了。”

“什么?昨日?昨日?!”倾颜惊讶的连问她,怎么是昨日,她被魅妖救起,到醒来,起码也有七八日,再又在那里过来四五日,怎么可能戮妖台围戮她的时候是昨日?!

菁荷对倾颜异常吃惊的样子很是不理解,而且,她的关注点在“昨日”?关注点不应该是忘生门不想杀他,是有人陷害她吗?

“怎么了吗?倾颜。”临渊在一旁看到倾颜如此反常,也是又懵又慌,发声关心道。

菁荷不理解她为何纠结于“昨日”,但还是负责任的肯定回答她,“昨日戮妖台行刑要处死你,幸好你逃走了,到夜里,炎姬大人就把其中猫腻处理妥当了,说要寻你,入忘生门中。”

昨日……她当真只是做了一场梦吗?

“不行,她已经被我师傅预定了,只能入我九浮巅门下,你们什么乱七八糟的小门小派,她不会去的。”倾颜还没回答,临渊先气势汹汹一口回绝了,张开双臂,不准她靠近倾颜。

菁荷愣了一下,九浮巅?她心有疑虑,但没多说什么,只在心里暗暗记下。她根本不想多理临渊,把他视作空气,说完剩下的话,“倾颜姑娘,你也知道,在罪城,与忘生门为敌,是活不了的。为它所用,不仅可以活命,还能有财富,声名,还有可能拥有的自由。姑娘是否考虑和我一起走,我可以直接带你见炎姬大人。”

倾颜认真思考和权衡利弊,不管菁荷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要想在罪城活下去,就不可和忘生门为敌。

倾颜向前走了几步,有点动心,菁荷也有意上前领着她走。

“不行!起开,起开。”临渊看情况不对,在中间手舞足蹈阻止,撵菁荷走。

“让开,不要胡闹。”倾颜前所未有的严肃,厉声说道。看到临渊可怜兮兮的看她时,她顿时又觉得自己言重了。

菁荷没有再强求,也知道有临渊纠缠,现在不可能带走倾颜的,于是取下自己头上的一根银杏叶形的簪子送给倾颜,“忘生门随时恭候慕姑娘前来,以此作为信物,你何时都可在忘生门轻易出入。”

临渊还想再截下簪子的,被倾颜严肃的一把拨开,他也有些眼见力的,知道自己在作妖,倾颜恐怕得翻脸了,便也只能乖乖看着倾颜收下。

菁荷满意的点点头,轻笑道别。

“你想去?”倾颜和临渊还在街上闲散漫步。也不是很想问,答案很清楚,但他还是忍不住出声确认。

“你师傅怎么还不见人,不会丢了吧。”倾颜扯开话题

“我师傅经常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放心,到他该出现的关键时刻,他会出现的。你真的要去那里?”临渊不上道,回答完,照样进行追问。

“对。你我就此别过吧,你不是说我趁你师傅不注意可以偷跑吗,他现在不在,刚好,”倾颜话音刚落,就发现某人摆出了被丢弃的可怜样子。

“你别想跑。”下一秒是严肃且认真。

嗯?画风怎么觉着有点不对。

“我诓骗你的你也信,只是为了先说服你一起过来罢了,你觉得我会让你走嘛?”再下一秒,是奸计得逞的坏笑代替。他嘴角疯狂上扬,昂着头,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和自身带有的若有若无的邪气,整个人看起来像极的那种心思歹毒的恶人。

简单评价说,就是长了一张很让人想打他的恶人脸。

“你会打自己的同门吗,一个师傅的那种。”倾颜尽力保持微笑,凑到他面前,笑容丑陋又瘆人。

“师傅说,残害同门是没有道德的行为,我不会对同门出手的。和我一个师傅的同门,那更的宠着吖,绝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这句不是诓骗我的吧?

“我担保,是真话。”

倾颜一步一步靠近, “那好,我不走了,我同意拜入你师傅门下,临渊师兄~”

“你真的不走啦?同意和我们回九浮巅?”他喜笑颜开,然后是懵圈。他下一秒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的气息。

“是的。”倾颜满面笑容,撸起袖子,上去就给他演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经历社会的毒打。她忍他很久了。

倾颜最后只能说,她低估了他的抗揍能力。

最后倾颜打累了,他都还有力气,毫发无损强行扛起倾颜,去找了个客栈住下。

他们同在一个房间里,围着一个桌子面对面而坐,房间里点起昏黄的灯光。

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了很久很久……

“行了吗?你还要盯着我多久?你不困吗,眼睛不干涩吗?”倾颜憋不下去了,苦笑问道,临渊这人,实乃神人。

临渊眼皮子疯狂打架,但他还是不甘屈服于眼睛,努力拱起眉头,努力让眼睛保持睁开状态,“不困!我精神可好了!你别想趁我不注意跑掉。”

他说的义正言辞,也不想想,是他们诓的倾颜,强行扣留倾颜的,说的好像倾颜欠了他们钱,想偷跑一样。

“临渊师兄~睡吧睡吧,倾颜不会跑的。”倾颜两手撑在桌子上,托着脸,乖巧的眨眨眼。

“不……”他要反驳,奈何眼皮子不太听他控制了,就改口说,“真的不跑?你,你发誓我就信你。”

“我发誓,绝对不会偷跑,如若有为,天打雷劈。”倾颜毫不犹豫,立刻发誓。

“那,那……”临渊困的说不出话了,倾颜为了进一步瓦解他的防线,二话不说,立即躺床上去,“大半夜的,我困了,先睡啦,临渊师兄。”

他见倾颜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睡了,也就信了她真的安心留下了。其实也不是因为真的信了而信,只是他现在的睡意容不得他再思考更多。

睡吧,他单手撑着头,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睡着守。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倾颜睁开了眼睛。

留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她观察了一下窗外,天刚开始亮了,现在启程走到忘生门,天完全亮的时候就到了。虽然临渊睡着了,但是心里的防备心,肯定睡着了潜意识里还是有防备意识,一点风吹草动就很容易惊醒他。而等到凌晨天将亮时,是大多数人产生梦境的时候,他也经过了一整夜的神经紧绷,现在肯定是好不容易进去了完全放松的状态,睡的死死的。

至于倾颜发的誓,发誓是什么?她从来就没有信过那玩意儿。

倾颜起床,蹑手蹑脚开门走了出去。

“呼~”好不容易甩掉临渊了,街上现在也是冷冷清清,没什么人烟,没什么灯火,一个人这种空旷安静的地方待着,真是难得的轻松愉悦。

倾颜不慌不忙在街上闲散漫步,这时候到忘生门,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她不需要赶时间,差不多天亮的时候到就好了。

走着走着,街上开始起了雾, 这雾很厚,能见度变的很低,稍微远点的地方,就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救命啊!”一个女人高声呼叫,从雾里跑来,一下出现在视线里,浑身是血。

“姑娘,发生了什么事吗?”倾颜大惊,想要拦住她,出声询问一二。

这女人精神显然出了问题,疯疯癫癫的,神情很奇怪,没搭理倾颜,还是一路狂跑。

倾颜一头雾水,女人尖叫着与她擦肩而过。

只几秒钟功夫,离倾颜还不是很远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倾颜愣住,不知为何,虽然背对着,她也不清楚女人这个状态的愿意,但在女人声音停止的这一刻,她心里一个坚定的想法就是,这个女人死了。

她停下步伐,此时她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一个白色的身影和倾颜擦肩,浓烈的异香侵袭而来。

他左手打着一把白底红纹的伞,一袭胜雪白衣,漆黑如瀑的黑色长发,像极了在黎明前勾人魂魄的鬼魅。

是魅妖……

倾颜一下腿脚发软,她迫于无奈,要救琅邪性命,带着琅邪逃了出来。

不管什么原因,她都是逃了,逃离魅妖。魅妖说过,逃离的人,说谎的人,他要让她不得好死。

倾颜看到他胜雪白衣上染的点点“红梅”,他指节分明,已成白骨的手上不断淌下粘稠猩红的鲜血。

倾颜对他没了之前的温润如玉的映像,只是背影,都看的心生寒意和畏惧。

“公子……”倾颜犹豫的前进几步,她惧怕,所以更要直面,避无可避。

白衣的魅妖没有回应,走着,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了雾中,空气里的香也随他散去。

倾颜在原地站着,雾气在阳光下慢慢消散,街上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他有何意?放过倾颜了?还是另有目的?倾颜思考许久,也没得出个合理结论。

不想了,天亮了,可以去忘生门报道了。

来到忘生门前,要比计划的晚了一些。

倾颜去门前拜会一个在门前守门的高大守卫。

“使不得,使不得,小公子是来喝酒的还是看戏的呀?”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守卫,现在居然讨好的询问倾颜。

倾颜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应该是得益于临渊给她选的这身看起来很像有钱人的名贵衣裳,这家伙还算有点用。

“喏。”倾颜拿出菁荷昨晚给的银杏发簪,仰着头,一脸自负,“认识这个?我找你们左门司,菁荷。”

还别说,平日看那些人趾高气扬的,十分讨厌,现在体验一下,倒是挺好玩的。反正这守卫都这么点头哈腰的讨好,那倾颜自然得顺着他表现下去嘛。

守卫看到了簪子,更坚信倾颜是贵客,恭恭敬敬回答请倾颜进门,“左门司大人昨夜出去了还没有回来,我通知人去通传一下,小公子先来店里坐坐,不一会儿,大人就到了。”

“嗯,也好。”

忘生门主楼供人喝酒享乐,和普通酒楼没有区别,只不过消费和酒楼规格档次要比其它地方高出许多。副楼就是戮妖台所在地,是修成圆环型的,供观赏杀戮盛宴,和妖物买卖。

“等等。”正当倾颜准备和守卫一起进去时。被一个女人叫住了。

“余,余莲衣大人。”守卫哆哆嗦嗦,扑通一声跪下。

这个女人衣着暴露,一头湖绿色卷发,一张典型的蛇蝎美人脸。她不是忘生门的人,忘生门中的人也不清楚她具体来历。就这几天她到来,和炎姬看似有些交情,再加上她嚣张跋扈的作风,忘生门中人都对她惧上三分。

“这是什么阿猫阿狗你都让进啊,有没有点规矩!”余莲衣没来由的就是一顿臭骂,直接撞过倾颜,一脚踩在守卫的肩膀上,盛气凌人。

守卫更怕了,浑身禁不住颤抖,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回大人,这是左门司大人的朋友。”

“哦?”余莲衣眯着眼过来打量,“你是说这个前两日潜逃的犯人吗?”

“什么?”守卫惊讶的问道。

倾颜皱眉后退了几步,结果被余莲衣带的几个人截住。

“可,可是,”守卫颤颤巍巍,“炎姬大人已经在全门宣布了,撤销诛杀令……”

“你敢质疑我?”余莲衣一怒,一脚踢在他脸上,直接把他一颗牙齿给磕了出来。

“拿着鸡毛当令箭。你不怕惹出事端吗?”倾颜问余莲衣,她的作为和话语都让人生厌。

余莲衣哈哈大笑,轻蔑的刮刮倾颜的脸,“就是拿鸡毛当令箭你能奈我何?你觉得炎姬会善良到为了一条无足轻重的贱命,和我闹翻吗?不会的,我的身份,岂是你们这些人得罪的起的。”她目中无人,嚣张至极。

“可恶……”倾颜咬牙,这人说的话让人怒,面对这种人,她心里不甘,恨自己没有能力反抗和教训。

“卑贱的犯人就该去她适合的地方,而不是进主楼享乐。”余莲衣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蛇蝎妇人。

倾颜不用想也知道,合适的地方……无疑是戮妖台。她也知道,她确实无足轻重,就算是通告了菁荷过来,菁荷大抵也只能旁观。

该死,怎么又到死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对我是有什么误解[娱乐圈]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三日。京城。邪不胜正剧组。因为这部电影正好是抗日时京城的题材,所以剧组也正好在京城。此时,彭宇颜看到到来剧组的姜汶,不禁好奇道,“导演,您说的那神秘人物到底是谁啊!”姜汶依旧卖关子道,“你猜!”“呵呵,老姜,恐怕你是请到了不得了的人物啊,好久没见你有这么开心过了!”徐晴看着满脸笑意的姜汶,调笑道。

  • 麻辣小妻吃定你在线阅读第10章

    很可惜,等了整个下午,赵宁所谓的男神也没有出现。夏小婉倒是难得的看了一个下午的医书。哪怕心里已经死死的记得了《本草纲目》里的所有内容,夏小婉再捧起这本书的时候,扔就收获良多。现在的书,质量比她那个年代好多了,捧在手里都觉得美美的。既然没有遇到赵宁所谓的男神,晚上又有课,三个女孩没有在这里继续等下去。

  • 天证人罪在线阅读第7节

    风和日丽,鸟鸣枝头,花儿和蝶儿在庭院内喝着茶,香茗渺渺中,浮生半日闲。满园芳菲绕,赏的人眼舒,心也舒,却见一粉色异类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在绿丛中,探头探脑,花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直呼道:“阿梅姑娘,一起来喝茶吧。”啧,被发现了。阿梅姑娘拍拍脑门,一改严肃,笑嘻嘻地走入亭中,“是花儿和蝶儿啊,你们早啊。”

  • 爱情公寓:重启灾变在线阅读第二节

    “项风,你今天怎么才回来啊,我都要饿死了!”刚一进院门,便迎来了一个有些清甜的少女抱怨声音,这么好听的声音,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让得项风仿佛有造了十恶不赦的罪孽的感觉。“那个……今天海师傅新教了我两招,我学得太认真,一下子忘了时间……”项风挠了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

  • [王一博]听说你不喜欢我?我是转学生

    等百子老师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将剩下的一切都安排好了。首先,让逸白在半小时内弄了个刚刚行完刑的女死囚来,虽然死尸并没有真夜小姐原来的样子漂亮,但毕竟是属于应急措施。摸了摸她的身体,还是暖的,快速将汤药抹了那具尸体的全身。药物冷下来后当然还是由有经验的真夜小姐来剥下皮肤。此时间内,由于不断的喝淡盐水

  • 白狐在线阅读第3节

    李傀儡看我半天不说话,眼神有些暗淡,不过还是说道:“依然,为兄带你出去走走吧。”嗯?出去走走?我只能点点头,然后跟在李傀儡身后,朝外走去,门外是一个院子,我回头一看,原来自己居住的地方是一栋二层小楼,我们是从一楼的其中一间屋里出来的。出了大门,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里了,在这周围还分布着十几栋类似这样的

  • 我爱那男子在线阅读第9章

    或许也觉得自己的说法不太人道,刘老板说到后面都消了底气。贺总眼神定定地看着他,见他不自然地吞一口唾沫,然后眼神闪躲、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及时道:“既然刘老板不愿意,那我们就走吧……”“啊?”刘老板瞪大眼睛、一脸惊讶。他还以为他们会指责他一番,然后去打捞尸体呢。贺总皱着眉、有些嫌弃:“我这腿上有伤口,

  • 狂妄总裁:女人,乖乖让我宠在线阅读第6节

    “烬儿,这焚风兽是变异的?还是你们培育出的新品种?”司空哲实在好奇的不得了。“是啊!是啊!烬妹妹,我怎么感觉这种运动方式像是幽冥狼的天赋能力幽冥疾行?这焚风兽是杂交的?”浔啸想了想又抓了几把头发说道,现在他完全感受不到原本应该是呼啸的风。“焚风兽只是风火双系的魔兽,再变异也不可能出现其他属性。你们忘

  • 重生后,全网宠我![娱乐圈]在线阅读第8节

    唐雪沁跟着唐怡清进了大厅,默默行了屈膝礼,唐莫看到唐怡清略微有些惊讶,但碍于淮安王在一旁,倒也没多说什么。“你们坐下吧。”唐莫说道。唐怡清率先坐到淮安王旁边,而唐雪沁则是坐在另一侧。唐莫略略不满,似乎想让唐雪沁与淮安王坐到一块,可怎奈皇上并未赐婚,自己没有理由让唐怡清换位。淮安王看着唐怡清,眉宇间隐

  • [JOJO]停止的时间!依然在行动的你!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二章风轻道:“这样就好,不过你不用给我你的玄决了。我这里有更好的控制人的玄决。”云凌道:“那也就好,为了更早的实现以后的计划我们还是现在就动身吧?”风轻道:“现在?你不吃点东西吗?现在还是早上啊。”云凌道:“不用了,我现在也是一名玄者了。少吃一顿饭没事的。”风轻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就带着云凌往碧璇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