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麟凤诀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49:41 作者:汨罗魂 来源:17K小说网
麟凤诀
麟凤诀
作者:汨罗魂来源:17K小说网
千年前,天魔大战,魔帝被天帝所灭,天帝却陷入沉睡。天地间唯有浩天铃可以唤醒天帝,浩天铃在麒麟手中,却需要由麒麟为首的五大神兽精血才能使用。然而,王母执掌天庭之后,为匡扶母族凤凰一族,自己能一只独享大权,下令偷袭麒麟,麒麟一族被灭。千年后,麒麟一族唯一的后人帝熙一直在女娲宫修行,女娲算到帝熙此生的使命后,让帝熙转世,转世前帝熙找了女儿和小狐狸“报仇”造成了帝熙转世后三人的命运转折。转世后,牧希红儿小狐狸三人在下界一路历练,寻找其余神兽,最后,历经万难,终于推翻王母的统治,成功唤醒天帝。

晚上七点,李青穿戴好坐车来到酒吧。一进去,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他退出去看看店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有了心理准备,李青再次走进去。

酒吧里人群涌动,比以往都人多。李青走到吧台,对着正在调酒的王朔说:“今天人挺多的,我昨天来怎么没有这么多人?”

“你还不知道吧,这些人可是为了某人来的。”王朔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今天还有什么大人物来么?”李青不解,用迷茫的眼睛回看过去。

“是啊,有‘大’人物。”王朔加重语气。

“?”李青环顾四周,没有看见什么大人物,或者人群聚集的地方,可能是待在什么地方没出来吧,他这么想着,就不再关注。

转眼时间来到九点,李青该上台演出了,此时酒吧里的人更多了,本来不算安静的酒吧变得更加嘈杂,这样李青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离开吧台走上舞台。

看有人上台,酒吧里的人没太注意,因为他实在不显眼。再说,现在酒吧大半的人都是新来的,根本不认识李青。但也有昨天的熟客,他们不再聊天,放下酒杯,静静的等待李青的表演。

也许有人看到熟客的动作,越来越多的人也不再说话,酒吧变得安静,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李青的身上。

虽然被这么多人注视着,李青毫不在意。以前工作的时候,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这点人不会让李青觉得不自在。

舞台的中央早已准备好了吉他,麦克风,椅子。李青很自然的坐下,拿起吉他,轻轻拨动一下,准备开始。

“大家好,我叫李青,是‘星夜’的驻唱歌手,今天是我第一次正是给大家唱歌,希望你们能够喜欢,昨天我在这唱了两首歌,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我想说的是,不管你听没听过,今天以后,你都会记住它。”说完,李青开始弹。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北京~北京~”李青富有情感的唱完歌,台下人也有人感同身受。

“这首《北京 北京》送给大家,希望你们能喜欢。”

李青说完,台下静寂几秒,随后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谢谢,谢谢大家。李青站起来致谢,“一首《从头再来》送给‘需要的人’。”李青继续拨弦,“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哗~~’李青一唱完,台下再次响起掌声。

“好听,再来一个。”有人喊。

“在唱一个。”

“来首欢快的。”

“...”

李青坐在台上,听着下面的喊声很高兴,因为这时对他的肯定,虽然这些个歌不是他写的,但在这个世界,李青就是作者。

他没有说话,而是等着声音消失。

台下安静后,李青开始唱,“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一首较欢快的励志歌曲唱完,李青停下来,“我看台下有好多年轻人在啊,刚才那些歌可能不适合,现在唱首你们适合的,一首《我相信》送给年轻的你们。”

李青快速地拨动吉他,欢快的旋律响起:“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想作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我都能实现...有你在我身边,让生活更新鲜,每一刻都精彩万分I do believe。”

抄袭了三首歌曲,李青没再继续,而是选择了这个世界的几首歌。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李青也累的嗓子冒烟。现在他终于知道嗓子冒烟是什么感觉,唱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走到吧台,王朔递过去一杯水,“唱得不错,前面的三首歌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李青说。

这时,老板白穆尘走过来。“小子,厉害呀。”

“还好吧。”

“哼,你这样还算‘还好’?真谦虚。”白穆尘睁大眼睛,一脸的不相信。

“怎么了?”李青纳闷。

“你没发现今天人多了不少吗?”白穆尘问。

“嗯,是比昨天多。”李青认真的回答。

“那你知道这些人是为什么来吗?”白穆尘继续问。

“不是有大人物来了,这些人来看呗。”李青很自然的回答。

“你!”白穆尘无语,夸张的捂着胸口,“谁告诉你有‘大人物’来的?”他咬牙切齿的问。

“他啊!”李青很无辜的看着白穆尘,手指向王朔。

“王朔!”白穆尘大喝,起身想要打人。

“嗯?什么?哎呀!信号不好,诶,那边要酒,我过去啦。”王朔看天看地,满脸疑惑,脚底抹油溜走了。

“怎么了?”李青一头雾水,愣愣的看着王朔那浮夸的表演。

“没事。”白穆尘重新坐下,“这些人不是为了什么大人物来的,而是为了你。”

“我?我怎么了?”

看着李青这呆呆的样子,白穆尘想要吐血。“这时还要从昨天说起,有...”

白穆尘把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李青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我说的嘛,怎么...”李青没有继续往下说。

“还真是多亏你,要不,我这小酒吧哪来的这些人,看现在情形不错,我决定再找些驻唱,可以给你分担。”

“嗯。”

“行,给,这是你今天的辛苦费。”白穆尘递过去一个信封,“今天辛苦了,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是这个时间。”

“好,那我先走了。”

李青没有多待,准备回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我有无限技能蓬莱之药

    戳戳!“别打扰我!要死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吵鸡毛吵!”继续戳!“我去,你还上瘾了是不是!别打扰我睡觉!”星云翻了个身子,继续睡!滴,滴!....“什么东西?哪里来的水?”星云感觉好像有水滴一样的东西滴在自己脸上,貌似,还有股腥味!“好臭啊!”星云睁开了自己迷迷糊糊的双眼,想要用手揉一揉!“啊嘞?这毛

  • 幻想世界的小员工之坐在大佬中间的少年(求收藏)(4)

    先后两个星期的检测,徐卓一手设计制造的国产光刻机“远光”可以完美的生产出5-10nm的芯片。这绝对是一个大突破,在本世纪**重大事件中可以排的上前五的存在。作为项目的主策划人徐卓功不可没,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远光,”**制造业半导体业还要持续低迷很多年。检测完成之后,消息就报到上面去了,企业的高层,

  • 魔尊,太子殿下又逃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电话那头的赵涵提高了嗓门:“什么!南乔?同居?天啊,董姝你真的是赚大了,早知道我也去了。篮子,我仿佛感觉到他修长的手在抚摸我的身体,天呐怎么办我好害羞啊。我觉得他要亲我了!嘴唇好软啊,啊,受不了了!”“赵涵,你清醒一点,那种自大鬼是不会轻易地对某一个女人下嘴的,越是闪耀得人越是傲娇。”“你说的也是,

  • 冰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随着白菲的示意,拍卖行的门以及窗户全部被关上了。在窗户的门以及窗户全部关上的瞬间,整个拍卖行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由于整个拍卖行是一体的,因此,有着一个个开关控制着整个拍卖行的门窗。当然,如果放到现在,或许可以称之为机关之术。随着整个拍卖会场陷入了一片黑暗,顿时,有人直接就说道:“咋回事,怎么突然

  • 网游之破界魂印第8章在线阅读

    苏生,意为重生之人。宫月兮取这个名字,意味着她“重生”,而问心,是她原来所属的那个世界里的每个人都有的独特术式,便是宫月兮所用过的窥探之术,于九天大陆则是新奇,问心,实则是窥探记忆。若情留着她,是因为她着实可怜,而宫枭留着她,其用意还是不明确。宫府奴子们午后闲谈。“天城西部的擂台赛又要举办了,你们说

  • [综漫]收牌是个技术活第3章在线阅读

    电话是前台打过来的,非常客气地问她是退房还是续订。苏小月自然是要退房的,她匆忙洗漱好,见房间里有电脑,灵机一动,赶紧将电脑打开,上Q找朋友救急。哪知,上天像是故意捉弄她,T市的两个朋友,一个去了外地出差,远水解不了近渴,另一个像是人间蒸发,半天没回复消息。苏小月认命地将电脑关机,拿起行礼去前台退了房

  • 名侦探柯南之相叶萤第二章

    方言又又又又惹祸了,宋让电话打来的时候,方言太阳穴一跳,知道肯定没好事,但也好声好气的接起来了电话,“让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是又有新的代言还是又有新的综艺啊?”宋让没好气的说:“方言祖宗啊,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能不能?狗仔拍你就拍你了,你是和你表妹吃饭,又不是哪个男艺人,你至于还专门去门口怼

  • 记山月令在线阅读第七节

    “杜六儿!”采月拿着花名册,叫道。“在!”一个容长面孔,颇有三分姿色的女子道。采月打量了她一眼,笑道:“相貌到还周正。”“多谢采月姐姐!”那女子笑道。采月又道:“唤作什么?”“因在家中排行第六,唤作六儿。”六儿答道。“嗯,不错,你,同喜,同福,随我过来吧!”采月挑眉笑道。“是!”三人一齐答道。西院,

  • [天行+秦时]似梦流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白墙灰瓦里,竖着左右对称的六根漆红柱,堂中黑檀帽椅居中而立,帽椅身后漆绘青海红日,悬着“江牙山海图”,两侧醒目地散落“肃穆”二字。“我怎么又回来了?”苏闵端怔了怔。“…”苏闵端转瞬又想,衙门不就是专管百姓琐事的地方吗?现下正不知事情如何解决,倒不如进去问问,大不了给人轰出来。“这位…”看那衙役小哥全

  • 诡异的笔记之残殇影神(新书求支持)(8)

    此时,他好似已经融入武道当中,达到忘我之境;无限的剑意自他身体发出,弥漫于周围的空气之中,剑气磅礴、浩荡在他方圆十丈之内,整个人都好似与剑意融为一体,分不清是人在舞剑,还是剑在飘飞。“嗖——”“蓬——”陡然间,一道犀利的剑芒自剑体疾射而出,击在远处的地面上,将平坦的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沟壑,溅起漫天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