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小李飞刀]救赎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2 4:25:51 作者:宫离砂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李飞刀]救赎
[小李飞刀]救赎
作者:宫离砂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世界你最好,你是我的救赎。CP飞剑客关于背景,都是乱改的,本文朝代背景,延续另一篇花满楼同人文章之后的背景,不要当真了哦~这是个反穿越与穿越的故事

“对……对不起!”

在艾米·索菲娅女王般的气场下。

这对情侣心中慌张,不敢与之对视,下意识的道歉。

而民政局现场,更是一片哗然。

一个外国美女居然把中文说得这么溜,而且还这么霸气十足。

直接征服了所有男性同胞。

这么霸气还有钱的美女,打着灯笼也难找好不好!

这样有钱又女王范十足的老婆,基本上是每个男人做梦都想要的。

所以在场所有男人都朝李云投去了嫉妒无比的目光。

虽然没了青梅竹马的女友,但是上天给了一个更棒的补偿你,你赚了兄弟。

“还不快走,在这里丢人现眼!”

女生气急败坏地一跺脚,伸手用力在男友身上推了一把后,哭着跑出了民政局。

而这个男生可以说是倒霉无比了,简直是祸从天降。

但是他也只能选择追过去,因为他没有脸再留下来了。

“哼!”

艾米·索菲娅这才重新回到了李云身边,甜甜一笑后说道:“阿云我们走吧。”

和之前气场全开冷酷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你啊……”

李云暗暗苦笑,但是心中是很温暖的,与艾米·索菲娅一起里来了民政局,留下一堆满是艳慕目光的男人们。

………

………

李云与艾米·索菲娅一起回到了他们原先居住的小区房子里面,这是他们共同贷款买下的房子。

虽然不大只有一百多平,但是却寄托了他们对于未来所有美好的向往,也是第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家。

回到家后,家里依旧还是那副乱糟糟的样子,昨天李云离开时并没有怎么收拾,所以还很杂乱。

望着满地的空酒罐,艾米·索菲娅沉默了,而李云则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歉意道:“抱歉,实在是太乱了,我马上收拾。”

艾米·索菲娅展颜笑道:“傻瓜,说什么抱歉,这可是我们的家,我们一起收拾,瞧你邋遢的。”

说罢,她就随手脱下身上的高级订制外套扔在桌子上,然后撸起袖子就熟练地收拾了起来。

看见这一幕,李云仿佛看见了当初自己和赵雪一起生活时的样子,不由得会心一笑,然后也加入到了其中。

两人的回归,让死气沉沉了许久的房子,终于恢复了些许生气。

在他们两个一起收拾的情况下,客厅很快就恢复了整洁,然而他们身上也弄的脏兮兮的。

艾米·索菲娅伸手在李云鼻子上捏了捏,调笑道:“你太脏了,快去洗个澡,不然可不许碰我,等你洗完我再洗。”

“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一起洗呢。”

李云也难得开了个玩笑。

艾米·索菲娅闻言柳眉一挑,说道:“你要是想的话也不是不行啊,那我就………”

“咳……我去洗澡了!”

李云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然后转身冲进了卫生间。

望着李云走进卫生间后,艾米·索菲娅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

她拍了拍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然后走到阳台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沉稳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艾米小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她打通的,正是管家的电话。

“去调查一下魔都的刘氏集团,我要在一个星期之内看见他们从魔都商圈消失。”

“另外,刘氏集团董事长和他的儿子也都查一查,抓住他们的证据,给我把他们送进监狱里面去。”

艾米·索菲娅声音平淡地说道,却隐藏着深深的寒意。

在她的语气里,抹除一家市值五十多亿的上市集团,好似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好的小姐。”

管家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温和恭敬。

“去办吧,动作快点。”

艾米·索菲娅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湛蓝色的美眸一片冰冷。

“我家阿云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却因为你而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几乎崩溃。”

“你意外杀了我,我可以不在乎,但是你让阿云变成这样,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艾米·索菲娅自言自语道,开门看见屋里的情况后,她就觉得心中很痛,对于刘鑫的恨意已经无与伦比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龙国,还是魔都这种超一线城市不好动手,那她简直想请杀手做掉那个刘鑫!

对于索菲娅财团的势力来说,搞掉一家公司简直不要太简单。

甚至于这种事情都无需动用索菲娅财团的势力和人脉,光是她手中掌握的资源就足够了。

“索菲娅,该你洗了——”

这时,屋里传来了李云的声音,艾米·索菲娅的神色又变回了笑咪咪的模样,转身答道:“来了来了……”

………

………

艾米·索菲娅陪伴着李云在魔都安静生活了一段时间,重温了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光。

白天她陪着他去琴店里上班,看着他工作的样子,晚上则是一起回到家里做几个小菜,一起吃饭。

对于他们而言,即便是现在有钱了,也并不需要追求多么高档的生活,这样的日子反而是最理想的。

两人在一起可以说是羡煞旁人,虐惨了一众单身狗。

尤其是店长田芳,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被塞狗粮,搞得她都有点怕上班了,每次都是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其实她原来对于李云还是有不小好感的,也有过放下身段主动追求他的想法。

但是由于一来她是大龄剩女,怕李云不接受,二来见李云对赵雪爱的那么深,也就没有插手。

现在见到李云被艾米·索菲娅抢去,才懊悔不已,但是见到艾米·索菲娅是真的喜欢李云,她也就释然了。

说起来由于李云两人的关系,琴店里的生意还好了很多。

而李云并不知道,艾米·索菲娅一边安静陪着他,另外一边已经展开了对于刘氏集团的报复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在线阅读吓尿了

    这时,还没等张子武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叶萧然已经走上前来,顶替了张子武的位置,站到了赵龙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家伙一愣,赵龙显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的叶萧然打伤了他的人。不过在经过周边几人的指点之下,赵龙顿时一阵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向叶萧然逼近一步。“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他不知好歹,我随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

  • 我把末日献给了国家伤口撒盐

    杂乱无章的柴房中躺着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子,女子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更刺目的却是身上的血迹斑斑,道道伤口皮开肉绽,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的缘故,伤口大都红肿,有的更甚至流脓流血,红白相交,引得苍蝇横飞,看上去触目惊心得很。“来人,把那个小贱人给我拖出来!”一道尖锐的女声扰乱这满室的死气沉沉。春芽双手

  • 龙腾江山之是人间绝色(1)

    江上无波,白沙提畔杨柳垂垂,正是杭州西湖最美的风景。陆小凤租了一条船,船上请了杭州踏春阁最好的清倌来奏琴伴酒,他却懒洋洋地躺在床头晒着太阳,像是根本就看不见船舱里的美人似的。或许这是因为他请这位清倌来,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招待朋友。西门吹雪踏上船舷的时候,陆小凤的嘴角总算是浮上了笑。但他仍然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