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哦豁,我也有一只系统了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7:49:28 作者:糖氏虞 来源:晋江文学城
哦豁,我也有一只系统了
哦豁,我也有一只系统了
作者:糖氏虞来源:晋江文学城
得到高等位面系统的医学生表示:学习,它不香吗?谁都不能阻挡我学习的脚步。先定它一个小目标:带着整个地星发家致富!只有学习的人生太乏味。于是,少女就抽空和顶流谈了个恋爱。

居安街上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来往行人络绎不绝,一片欣欣向荣之态。

与此同此,车轱辘缓缓压过地面,一辆镶金嵌玉的马车招摇的行在这闹市中,那马车的车身皆用绸缎围起来,所到之处还留下淡淡的甜香。而在马车的周围还跟着几个膀大腰圆的侍卫,气势凌人,一眼看过去就不是好招惹的。

也不知是哪家贵女出街有如此气派,路上行人见了纷纷往旁边避让开。这些贵人,不是升斗小民能得罪的起的。

随着膘肥体壮的马儿一声嘶鸣,马车停在了一家门牌破烂,字迹都因为风吹雨淋而不大清晰的医馆面前。

一个身着碧色锦衣的女子先下了马车,她腮凝新荔,肌肤雪白,看起来沉稳可亲。市井中人哪里见过这样的仙女,纷纷感慨如此的华贵也只有这般女子可以配的上。

没成想,这女子下车后,又转过身来,做出迎接的姿态。

旁边的人见状皆斜了眼偷偷打量,心中惊疑不定。难不成这样的仙女竟然也只是个服侍人的?那这正主得多好看,难不成是天上的王母娘娘下凡?

只见一只玉似的手慢慢从马车中伸出来,那根根手指白的像霜雪一般直晃人眼。待那着碧色衣裳的女子将人慢慢搀下马车,这才让众人看了个清楚。

贵女自有矜持,这女子也用白纱覆面,只是单那身段儿和露出来的一双眼便让所有人不敢亵渎。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她腰如束素,美眸澄澈,飘飘然之间仿佛要乘着云气而去。

众人一时觉得这女子怕真是天上王母下凡。

这二人便是拿着令牌出宫的和安和她的侍女碧锦。

“公……主子,这地方就是你梦里那个能治时疫的医馆?”碧锦抬眼看着眼前这破烂的地界儿,十分怀疑她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和安却点点头,这地方,就是梦里最后研究出时疫药方的医馆,虽然看起来破烂些,但是里边定有乾坤。

“走吧,我们进去。”和安发了话,碧锦便替和安轻提衣摆,让她顺顺当当跨过着低矮的医馆门槛。她们进去之后,两个侍卫也跟着进了里边,剩下的几个则守在门口。

没想到和安进入医馆后没见有人出来迎客,反而听到了嘈杂的吵闹声,这巨大的声响能把这小破医馆的房顶掀翻。

待和安再往前走几步,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倒竖着两条眉毛,双手揪着一个老头的衣领,那模样,活像要把老头生吃了。而那老头被衣领卡的喘不过气来,憋的满脸红通。

旁边一个小女孩上窜下跳,奈何人小力微,又顶不上什么事,只急得用拿手使劲捶打那提着老头领子的男子。

这男人仗着身强体壮就如此磋磨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真是为人不耻。和安见不得这样的事,立刻挥了挥手,让侍卫上去将两人分开。

不一会两个侍卫把吵破天的几个人都提了过来,可直到站在了和安面前,他们还在喋喋不休。

和安此时已经坐在了碧锦收拾出来的木椅上。这些人如此聒噪,也不知哪个是主事的,看他们明明已经被侍卫分开却还没有罢休的意思,和安自己抬眼打量起了这些人。

下首那三个人,老头儿皱皱巴巴的,女孩应当还未及笈。而那男人,豹头环眼,凶神恶煞,看起来不像好人。

和安觉得自己已经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左右不过是老人和小女孩孤苦无依,被一个壮汉逼的走投无路的故事。

没想到那男子被提溜到和安面前,见不能再近那老头的身,竟然号啕大哭起来。

这男人猛地嚎的如此伤心,倒教和安拿不准主意了。

但这样争吵下去也不是个事,没想到自己只是来寻人,竟碰到这么一档子事儿,莫不是还得做一趟和事佬?为了了解前因后果,和安便道:“给老人家搬一把椅子,你们便是有天大的事,也慢慢说。”

和安吩咐完,侍卫便麻溜的搬来把椅子让那老人坐了下来。

如今的场面颇有些离奇,和安吩咐的那般理所当然,如行云流水般的一系列行动直让场上所有人都忘了此地原本的主人是谁。原本闹哄哄的医馆也终于平静了下来,和安往这一坐,顿时让这小破地儿蓬荜生辉,仿佛有了主心骨。

小女孩十分机敏,见了和安的通身气派便知道这是个贵人。那男子也不敢造次了,从号啕大哭转为了小声抽泣。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人哭的如此伤心,难不成真的有什么隐情?

见此和安又缓了声道:“莫急,有何隐情便都说出来,自有人为你们做主。”

听她这么说,那男子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上,把头磕的砰砰响,声音嘶哑的说:“贵人,这医馆的大夫害了草民的老娘啊!”

他本来生的凶,此时却莫名给人几分老实巴交的感觉。

接下来他一番叙述,才算是让和安把这事的始末了解了个大概。这男子名叫石大壮,前些日子天气还不似现在这般暖,他的亲娘许是哪一日着了凉,从此便觉得头痛难耐,浑身发冷。

为了让她早些好,他便带着亲娘来到这医馆。这医馆的大夫说无大碍,然后配了几副桂枝汤让他们拿回去。他们按着大夫的嘱咐每日服用,病情先是略微好转,他们本来十分高兴,但是没过几日,他娘的情况便急转直下,变得愈发严重。

现下他娘已经奄奄一息,眼看着活不了几日了,家里连奠仪都准备好了。

本来不过是着凉的小毛病,被这医馆一治成了要命的大病,这大夫岂不是彻头彻尾的庸医?今日石大壮来就是为了讨要一个说法!

和安听完之后和碧锦面面相觑,梦里明明就是这破医馆研究出了来年时疫的药房,怎么会昏庸到连个着凉的小毛病都治不好。

“不可能,老夫的方子绝对没有问题。服用桂枝汤出汗就是治这病的方子!”

老头此时也十分着急,两撇胡子不停抖动,这医者最重的是名声,若今日名声被坏了,他日后该还如何行医?

石大壮也梗着脖子丝毫不让,他老娘如今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气难道还能有假?

气氛一时僵持不下。

看着两个人都不似说谎的样子,和安也颇有些头痛,还牵扯到一条人命,这和事佬实在是不好当。

她斟酌了半晌问道:“是否你们二人没有沟通好,患者服药的时候出现了偏差。”

听她这么说,那小女孩沉思了一会,然后好像突然间恍然大悟。还不待老头发话便蹭的跳了起来,急吼吼的问石大壮:“为了让大娘病愈,你们屋里的是不是特别暖?”

石大壮不知她这么问是何意,得了风寒当然要保暖,。石大壮虽然长的不像个好人,但实际特别孝顺,为了让娘快些病愈,他们不但门窗紧闭,还烧了火炉。

听他这么说,小女孩了然一笑,看向了老头。

老头听罢一拍脑门,见小女孩看向自己,便笑着对她说:“霁儿,还是你聪慧。”

石大壮不知这一老一少打什么哑迷,又大声喝到:“所以我娘这病究竟怎么回事。”

老头回过头来,对石大壮正色道:“你娘这症状是大汗亡阳。常言道过犹不及,得了风寒的人本就体虚,虽不能再碰寒凉的东西,但也不能太过保暖。所以我给她配了桂枝汤,稍稍出些汗,只要别再着凉自然能病愈。可惜你们太过心切,将屋子烧的太暖,如今天气本就渐渐燥热,你们还烧着火炉,你娘年纪大了,每日出那么多汗,阳气损耗极大,病情当然越来越重!”

石大壮听得两眼呆滞,他万万没想到就是自己的孝心才弄得亲娘病情越来越重。现下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一下子跪到老头面前,头磕的梆梆响,眼睛憋的通红,目光恳切道:“大夫,我错了,你可要救救我娘啊!”

见他诚心实意,的确是在为亲娘担忧。医者仁心,老头也不再气他之前的鲁莽,说道:“如果阳脱未尽,还可以用汤药医治。现下得快把你娘接来这医馆才好判断,这里药材齐全,若有救便能救。”

他这么一说,石大壮脸色透露出几分希冀,可转瞬间,面色又灰败下来。他家住在石家村,离这云京有些距离,等他走回去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也不知他娘能不能坚持下来。

看着石大壮急切的眼神,和安突然有些感同身受,梦里太后得了时疫,她也是这样肝肠寸断。

和安身处宫中,看到都是繁华和笑脸,所有的人都戴着最完美的面具。便是先帝驾崩,那些皇亲贵族也不过假惺惺流几滴泪。像今日石大壮这般为了自家老娘急得眼红脖子粗还大打出手得情况着实不多见。虽然行事方式有些不妥,但不可否认他的孝心,所以她愿意帮帮这赤诚的孝子。

和安突然对侍卫吩咐到:“用我的马车去把石大壮的母亲接来。”

侍卫一听有些愣,公主的马车寻常百姓根本不能接近,现在公主竟然这样吩咐……

碧锦一听也有些急,低头小声在和安耳边道:“公主,这可是您的马车,普通百姓是用不得的……”

和安轻轻拍了拍碧锦的手说:“莫急,一条人命还是比我这马车重要的。”

和安这么说了,碧锦便不再说话。

石大壮听和安说完,又跪了下来砰砰的对着和安磕了几个头:“贵人,您愿意忙石大壮的忙,您就是石大壮的再生父母……”

他这说法着实让和安啼笑皆非,她可没料到自己出来一趟,转头就多了个这么大的儿子。再看看石大壮一脸认真,要不是念着自己的仪态,当即就得笑出声来。

碧锦倒没这么多顾虑,她听罢噗嗤一笑,自家主子是还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好接这种话,于是自己开口道:“可别,我家主子可生不出来你这么大的儿子,你好好孝敬石大娘就行了。”

石大壮现在也猛地反应过来,这贵人看起来比他还小,自己这话说的确不妥当,于是傻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头道:“还望贵人莫怪,是草民不会说话。”

医馆内的氛围突然如春风般和煦。

侍卫架着马车拿着石大壮的信物去接石大娘了。可还没等石大娘被接过来,自医馆门口突然进来一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脉承腔只有轮廓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沐写意,等着她的下文。谈骁然,季薄云双手抱胸,等着沐写意的下文,一副期待的样子!沐写意放下了手中的笔,目光看向讲台上的严教授,开口道:“第九轮中美工商对话在京举行,内容主要涉及海湖庄园会晤后中美经贸的百日计划,基础设施,双边投资,产能合作,数字经济等议题。在紧张的国际经济局势前,

  • 幻境迷情之处境与抉择(6)

    经过几天的适应,新的女武神们已经习惯并熟悉了自己的战斗模式,秦羽墨这几天比较清闲,基本上没他什么事。只能百无聊赖的晃悠着,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总督大人,麻烦请到作战指挥室。”“收到,我马上过去。”关掉手腕上的通讯器,向着作战指挥室走去。秦羽墨一路上估摸着是关于新人的事,到了作战指挥室。秦羽墨进到作

  • 风灵之风起篇之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 从前有座灵剑山之神殇在线阅读第2节

    “萧剑?!”老黑班长眉头又皱了起来。“是!”萧剑没有迟疑,食指快速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四颗子弹,全数打完。砰,砰,砰…“果然…”萧剑看了下熟练度,已变成了5/1000,随后退下弹夹后,麻利起身。萧剑这四发子弹射击的频率,让龚箭微微皱眉,随即端起手中望远镜。五环。六环。四环。两环。这?龚箭黑着脸,看着计

  • 都市养灵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李元名五人的身影出现在寺院门前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简陋的人在田地里面忙碌。看着五人的出现,他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高官贵人来佛寺叩拜祈福,这也是常见的事情,因此,百姓也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继续低下身去继续了自己手里的工作。“你前去里面通禀,让他们的主持速来迎接。”张城带着雷利的语气向着自己身后的一

  • 歌尽桃花梦成空之土包子(6)

    罗成转了一圈,这里的赌法无外乎就是骰子,扑克牌,都是比较传统的,走道两旁有两个应侍生负责客人买外围球赛或者地下拳赛的,对于这些罗成可没多大的兴趣。要知道买外围这种东西主动权永远是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经过你全面的分析,找出双方队员的优劣,判断出哪一支队伍会胜,可是还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意外,临场发挥失常、

  • 他的逆鳞叫苏桐暖在线阅读第7节

    天气好像渐渐的变凉了,好像白色的T恤快要换掉了,偶尔看到肯多人已经脱掉了防晒衣,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孩,年级差不多大,特别的喜欢穿防晒衣,或许是一个特别的印象吧。昨晚从柳姨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当然是吃到了最好吃的红烧鱼头,一般只要我想吃的时候,柳姨都不会嫌麻烦的做给我吃,当然了,小蕾妹妹也算是一个吃

  • 土地爷显灵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世家的封地?”林沐反问道。“哦,北河村,是并州一个世家望族的封地。““不过因为地方偏僻,对方只派来了几名家奴守在那里。”王麻子没有多想,向林沐解释着。“好!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林沐嘴角洋溢起一抹笑意。“急行军的话,差不多也得两个多时辰。”王麻子的神情有些慎重,但还是恭敬回应。林沐点点头,“准备一

  • 我在空间夹层中降妖除魔在线阅读第1节

    山中无甲子,年年不知月月,月月不知日日,梨花山梨花山中有一群黄鹂,五百年一劫,要么下山,要么承受天劫,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春离又要下山了,记得五百年前来到山下,乱世当道,她躲进了山村,过了三年。知了一些事,受了一些伤,这次她只想吃个痛快,玩个潇洒,听想听的戏,喝爱喝的酒。前几日狐狸得知道春妮又要下山了

  • 曲终人散终成空在线阅读第2章

    没过多久,前倨后恭的小厮就给孙瑞端来不少饭菜。多日未食的孙瑞闷头就吃。若不是年轻人身体结实,胃部承受能力强,这一顿饭下去肯定吃出个好歹。尽管孙瑞胃部有些不适,但是理清记忆的他除了震惊,真不知道该有何感情。他入赘的袁家竟然是东汉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的汝南袁家。而自己的岳父更是后来四州雄主袁绍袁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