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古代 > 正文

重生之烟花乱在线阅读第7章

2021/6/11 17:29:30 作者:天行有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烟花乱
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来源:晋江文学城
【严肃版文案】前世债,今生还。重生后,她步步为营,心如蛇蝎,只因心中恨意难以消减。本以为此生将只为复仇而活,谁承想,却有一人悄悄钻进她心底的角落。世事浮沉,相思不改;积怨难消,此情不变。她于繁华转角处蓦然回首,只见得灯火阑珊,这一场盛世烟花,终究为谁而乱?【活泼版文案】女人要报复一个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另一个男人,重生之后的金玉言良好地贯彻了这一原则,可是,原本被她视作工具的男子,为何会渐渐迷惑她的心智,妄图将她从毒妇变成贤妇?哼哼,以为她会就此从良吗?咱们走着瞧吧,看看到底是谁跪下唱征服!P

“原来是本宫误会了?”

萧寅初轻嗤了一声,对厉尚廉淡淡说:“厉公子请起,公子大名,本宫早有耳闻。”

厉尚廉没想到公主知道自己,假意淡定道:“在下不才,让公主见笑。”

蒋云染还蹲在他脚旁,可是厉尚廉顾着和公主说话,全然没有顾及她,隆冬腊月,寒气不停从青石砖面扑向她的身子,蒋云染觉得自己全身都凉透了。

萧寅初打断厉尚廉的滔滔不绝,道:“厉公子说的本宫知道了,今日所见也不会传到母后耳中……嗯?蒋小姐为何还跪着,平身罢。”

蒋云染已经站不起来了,厉尚廉终于想起表妹,将她搀了起来,月白裙摆已经湿了一半。

这等冰天雪地湿了衣裙,回去非大病一场不可。

萧寅初愉快地勾起嘴角:“宫门快落钥了,本宫便不多留二位了。”

说罢也没有指个人送他们体面离开的意思,厉尚廉只好行礼告退,搀着一瘸一拐的蒋云染,十分寒酸地走了。

萧寅初放下僵硬的嘴角,眼中露出恶心的神色,想起蒋云染那个有七分像厉尚廉的儿子,又想起厉尚廉那多年对她的温声软语,一时间更觉得恶心至极。

花镜敏锐地察觉到主子心情不佳,忙对身边人说:“还不快快去准备肩舆!”

“诺,奴婢们这就去!”几个宫女连忙散去。

花镜扶着她:“公主,天晚了,我们回宫吧。”

“嗯。”

萧寅初的双脚冻得有些僵,转身之际,在宫墙转角看见一角绣着麒麟暗纹的袍子。

“……”挨千刀的秦狰。

花镜吓了一跳,身后藏着两个人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代城君的脸色极阴沉,仿佛见了杀父仇人一般,让花镜十分莫名。

秦狰一步步靠近,站在萧寅初面前。

她额上娇美的花钿落在他眼里格外刺眼,他知道萧寅初一向不喜浓妆艳抹,今日却一反常态悉心打扮。

为了谁?

为了谁不是一目了然吗!

刚才不仅见了,还相谈甚欢!那般不爱笑的冷淡人儿,居然对厉尚廉那狗东西笑了那么多次!

每一次对他笑都像在秦狰心上扎刀,直扎得他鲜血淋漓,呼吸都痛。

当日初雪宴,她因为遇见他,便没有照前世轨迹与厉尚廉结识,秦狰还暗自高兴了一下。不料今日他一个没看住,两人还是认识了!

而且看情况,萧寅初没有意外地又喜欢上那个狗东西了!

秦狰心堵得要命。

萧寅初警惕地看着他:“您怎么在这里?”

秦狰的脸色太可怕了,像是下一刻就要掐她脖子,萧寅初后退了一步,立马被他逼近。

萧寅初:“……”属狗的,绝对是属狗的!

秦狰猛地抬起手,萧寅初吓得立马闭上眼,睫毛像小蝴蝶拼命抖,良久,额头上忽然一阵粗砺触感。

秦狰用指肚用力拭掉了那朵刺眼无比的兰花花钿,她的肌肤娇嫩,顿时被蹭出了一片红痕。

“画的什么花枝招展的东西?”秦狰皱眉。

萧寅初:“……”米缸呢,她的小米缸呢!

“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萧寅初气得发抖。

花镜和挑灯都被萧寅初突然拔高的声音吓了一跳,尤其是花镜,纸伞都吓掉了!

多少年没见她们公主这么生气了?这代城君也是个人才啊!

恰好这时,去请肩舆的宫人远远走来了。

秦狰微微压低身子,眼中似乎要喷火:“以后,画一次本君擦一次。”

说罢,带着挑灯拂袖而去。

萧寅初差点原地气昏过去,花镜连忙扶着她上了肩舆:“公主?起驾起驾,快走!”

秦狰在她们看不见的转角,直到宫道再次寂静下来。

指腹碰过她,沾着嫣红色的胭脂,秦狰看着它出神,终是没抵住,放到唇边。

属于她的甜香有些淡了,却叫他心口发烫。

挑灯皱着一张老萝卜脸非礼勿视,心说他们君上是不是……太变态了一点啊!人家还只是个小姑娘啊!

.

栖雀宫里灯火通明,宫人进进出出,十分忙碌。

妆台前,花镜为公主洗净妆容,眼见那洁白额头上平生出一大片红印,不禁也有些恼:“代城君的手未免太重了,瞧这红的。”

花月端着新打的温水进来,瞧了瞧:“怕是要上些药才会消了。”

她们公主的肌肤太嫩,稍微磕碰要好几日才会好,旁的地方就算了,额头可是要见人的。

小米缸放在桌上,萧寅初的右手一直在里面轻轻划拉,心情十分不快。

今日的棉套换成了柑橘模样,还缝了一只碧绿小叶子,萧寅初揪着叶子思虑许久,终于下定决心。

“花镜,摆驾,我要去见父皇。”她匆匆站起身。

花镜‘啊’了一声:“可是您的妆发已经……奴婢给您重梳,再上些珠粉,陛下肯定看不出来!”

“不必了,就这般吧。”萧寅初摆手,看了一眼水银镜,只见镜中女子温婉的长发披在肩上,梳了一个矮髻,斜插了二支竹骨簪,面色有些苍白,额上一个大红印。

几刻钟后,闻喜公主的暖轿到了太极宫门口。

赵王身旁的宦官汪禄连忙带着小太监迎出来:“您来了,奴给公主请安了!”

赵王这几年沉迷修仙,只有年底几个月会常住在太极宫,萧寅初下了暖轿,由一群人簇拥进了偏殿,汪禄为公主打起棉帘子,热心地说:“陛下这会儿正在见太子殿下,您怕是要等一会子,一会那边结束了,奴派人来知会您一声。”

太子萧章来了?

萧寅初摘下兜帽,偏殿里地龙烧得火热,一进来才觉得周身都活过来了。

“有劳汪大人。”萧寅初轻声道:“已过酉时了,不知父皇用过晚食了没有?”

汪禄一张皱橘脸笑眯眯的:“公主真孝顺,一直念着陛下呢,晚食用过了,用了两碗粳米饭呢,折枝宫骊姬娘娘陪着用下的。”

这骊姬乃是双姝姐妹,是一年前赵王夷灭骊国后抢回来的俘虏,年轻貌美,赵王十分疼爱,现分居摘桂宫和折枝宫,折枝宫住的是小骊姬。

“噢,”萧寅初点点头,拢了拢银狐皮子做的插手。

约莫过了小半时辰,汪禄身旁的徒弟急匆匆来请,一张脸笑得葵花似的:“公主殿下,陛下有请。”

萧寅初在太极宫门前碰见了刚退身出殿的太子萧章,萧章生来天残,一直坐在木轮椅上,眼见妹妹来,停了停。

“初儿见过大皇兄。”萧寅初乖乖行礼。

萧章面色苍白,整个人极瘦,被杏黄氅衣紧紧裹着,坐在木轮椅上。

“入冬以来一直也没得空闲,没能去看看妹妹。”萧章生得还算儒雅俊美,就是一脸病容,显得有些疲惫:“初儿的额头是怎么了?”

萧寅初抬手轻碰,神色露出几许忿忿,说:“没什么,天寒雪冻,大皇兄快回去罢,初儿改日去东宫拜见你!”

说罢行了礼,越过了太子直奔太极殿。

萧章轻一挑眉,身旁常随解释道:“应该是下午在长弄堂外,被代城君弄的。”

“代城君?”萧章面露诧异,良久后轻笑了一声:“那位……可真是,瞧都给弄成什么样子了。”

常随心说也是,那么老大个印子。

萧章抬手示意回去,走出一段后,道:“去宫里取一支玉肌膏,给栖雀宫送去。”

.

萧寅初进了太极殿,殿里安安静静,空空如也。

“父皇呢?”萧寅初问身旁的人,汪禄也摸不着头脑:“陛下刚还在这呢……”

萧寅初往里走了两步,突然叫一边突然出声的赵王吓了一跳:“囡囡。”

“父皇!”萧寅初吓了一跳,嗔道:“您……吓到我了!”

赵王身披阴阳五行袍,头梳道髻,除了脚上还蹬一双明黄龙纹靴,哪像一个皇帝模样。

萧寅初眼中一动,揪着赵王的袖子道:“父皇怎地回宫了还着这些方外衣衫,初儿看着都冷。”

若是旁人说这话,早叫赵王拖出去了,偏偏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说的,赵王只笑了笑,说:“我儿身子娇弱便看谁都冷,寡人去年这时候还在边关骑马打仗,这等小小严寒算得什么……咳咳咳,咳咳!”

说罢剧烈地咳嗽起来,去年打下骊国之后便一直犯着咳疾,赵王连忙吃了汪禄送上的一颗药丸,咳嗽方才好些。

那丸剂呈现红黑两色,看着十分怪异,萧寅初语带担心:“您服用的可是院使祝蒙为您开的药?”

祝蒙是太医院之首,素有医中国手之称,赵王轻哼一声:“祝蒙老儿,本事不济,寡人用的乃是清泉山二仙观,宿贤子仙师炼制的丸药。”

这道士道号未免太奇怪,萧寅初不大懂这些方外之事,但见赵王确实不咳了,只好先按下疑惑。

“儿臣今日来,是有事想求父皇。”萧寅初前世从未这般对赵王撒娇卖痴,不禁有些脸热。

赵王哈哈大笑:“我儿想要什么?珠宝玉簪要不要一些?代地刚贡了一些上来,父皇觉得正合适你们小姑娘。”

“初儿想请一位先生,”萧寅初道:“一位教授经史的先生。”

潇湘馆教琴棋书画,教数算理家,还有弓马骑射课,就是没有教经史子集的。当然时下诸子也认为,女子只要识得《女则》《女训》,不需要,也不能学这些。

赵王有些意外,笑问:“初儿要做学问考状元不成?怎地突然对这个生起兴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去你梦里鲨了你之迪加的世界(4)

    小在宇宙中,一个虫洞开启了,赛罗奥特曼的身影出现在了火星上。“这究竟是哪一个世界,真是想知道。”赛罗看着地球,楠楠自语道,然后化成了一道光,来到了日本大街上的小巷子里化成了人间体陈小阳,陈小阳穿着黑外套,黑裤子,里面一件短袖,这就灵魂摆渡里赵力的穿办,因为前世小阳特别喜欢看灵魂摆渡,看着赵力的暗影系

  • 给boss递小裙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碗泡面下肚后,杨天便一头栽到床上睡下,谁知这一觉竟然睡到了晚上。看了看时辰,也是时候去上班了。杨天出了房门,看到三女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虽然她们注意到了自己,可是没有一人跟自己打招呼,直接的忽视自己。她们是大美女又如何???杨天也没自讨没趣的去搭理她们,就这样大步的走出了公寓大门,虽然内心有点紧张

  • 我也要取经之相亲(8)

    待到张轩坐定以后,月华很礼貌地给她倒了杯茶水。羞涩的月华几乎都没怎么抬头多看这个小伙,就径直地走进了厨房打算继续帮舅舅干活。可没成想,被舅妈叫住了,说道:“你就在客厅陪小张聊会天,厨房有我和你舅舅呢。”又冲着小伙子张轩说道:“小张,你别客气,到这就当在自己家。”憨厚的张轩一边使劲地点着头一边回到:“

  • 我的晓暮都有你在线阅读第4章

    “砰砰砰……”还没有亮起来的黎明前天空,瞬间被火光点亮!朱棣大军的船只好几只都烧了起来。“王爷!王爷!”大将张玉,找到了燕王朱棣,焦急的问道。“王爷您没事吧!”朱棣的脸上臊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之前看不起李景隆,觉得李景隆不行,可现在被李景隆一阵火炮轰的狼狈不堪。太打脸了!“想不到李景隆

  • 重生小辣妻:老公99式霸道宠准备完毕(可跳过)

    “六大属性分别是智力110,精神力365,细胞活力333,神经反应度351,肌肉强度321,免疫力强度352。剩余B级支线剧情一个,奖励点数3500点。”那我……接下来的几天里生了以下几件事:先说说吴晨,他居然创造菲菲时,让主神把她的身体素质直接调到这娇小女孩所能达到的上限,还帮她兑换了能二翼天使,

  • 爱上你是我一生的幸运我不快乐了

    第一次收到学校要求延迟开学的通知时,沈俞的心情是狂喜的。刚刚看到新闻里介绍现在全国传染病情况严重的时候,她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假期余额,出于对于自己的这条小命还是比较珍惜的心理,她只希望自己的假期还能多延长一点点。一边疯狂上网刷新闻,一边疯狂刷学校官网。几乎已经处于整个人焦灼上火的状态。沈俞亲爱的老妈

  • 我的人生开挂了吗之后来的你,喜欢了谁?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珍惜眼前人,别把最疼爱你的人弄丢了。因为被放鸽子的事,我一连郁闷了好多天。所幸周六的聚餐冲淡了我的恼火。说起聚餐我特别兴奋,虽然和她在一个学校,可是见一面很难,因此学校也流传着一句话“东西校区谈恋爱算是异地恋”。早晨早起吃罢早餐就出了门,虽说明晓沫依旧会迟到,好在我是

  • 多尔衮的宠妻在线阅读来历(上)

    正当天武沉思之时,听到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时,连忙恭敬的跪拜道“晚辈天武,拜见丹帝前辈”毕竟在这丹帝斗帝洞府之中,除了天武这个大活人,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活物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因此这道身影除了这座洞府的主人,万载前的丹帝外还有谁了?。。。。。。。。。。。。。。。。。。。。。。。。。。。。。。。。。。

  • 女配娇宠日常[穿书]之辟邪剑谱(5)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把陷入回忆的秦风拉回了现实。放眼望去,远处几匹骏马朝着福威镖局大开的大门飞奔而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公子,长得英俊潇洒,脸上带有一点富裕之人所特有的傲慢。不过,此时这名公子神色慌张,面色惨白,被疾风带起头发露出的额头之上还可以清晰的看见汗水被吹干后留下的水渍。身后跟者

  • [综英美]如何治好自己在线阅读第二章

    六道仙人兄弟封印辉夜姬后,将神树躯壳外道魔像镇压在月球上,除日向一族之外的羽村一脉全部牵往月球上居住,他们负责监视外道魔像,以防辉夜姬复活。和地球上的日向家族一样,月球上的羽村一脉也分为宗家和分家,宗家向往和平,志在维护六道仙人兄弟构造的和平世界,分家则认为祖先创造的世界是失败的,要将之毁灭、重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