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大象无形曾国藩无人能及

2021/6/11 17:43:22 作者:汪衍振 来源:17K小说网
大象无形曾国藩
大象无形曾国藩
作者:汪衍振来源:17K小说网
丁忧侍郎,被朝廷夺情起复,帮办湖南团练大臣:一介书生,为国家出生入死,终成一代相国名臣。他是大清开国文官封侯第一人,他是后世争议最大、毁誉最多、至今尚无定论的人。他到底是睁眼看世界、推动历史进程的功臣,还是镇压农民起义、阻碍历史前进的元凶?揭开层层迷雾,让你看一个全新、全面、真实的曾国藩!

刚刚没太在意的东方鹏、牟星月二人,此刻也明白过来了。

“哼,咎由自取。”东方鹏十分气愤,看着牟星月道。

云剑看了过来,冲着东方鹏点点头,向着老乞丐走去。

“你小心点儿。”东方鹏道。

云剑点点头。

而牟星月,脸色都变了,甚是难看。

“这就是你们虎威镖局,所谓的骄傲,大镖局的仁德、侠义。”

“伪装卸下,正是让人齿冷,恶心。”

不知道在心中,把对方想象成什么样子,咒骂的多少。不过,这也坚定了,要给他们一个教训的决心。

“这么不说话了。”东方鹏逼问道。

“心虚了?”

没有经历过,自家镖局的人,当面有损镖局颜面的行为的牟星月,彻底有些闷了。一时间忘记了反驳。

“无话可说了?”

“自惭形秽了?这也不像啊。”

……

东方鹏嘲笑着。

“够了。”牟星月翻着白眼,怒道。

好可怕的眼神。

“怎么?自己做的丑事,还不能让让人说了?”

“东方少镖头,请你不要在说这些有辱我,虎威镖局的话。”这时,一直站在牟星月身边的中年人开口说道。

“我虎威镖头,想来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仁义天下。”

“想不到,做丑事的本事一流,编瞎话的功夫,更是无人能及啊。”东方鹏嘲笑道。

“东方少镖头。”中年人吼道。

“老夫再说一遍,此次行为只是他们个人的行为,并不是我虎威镖局的意思。而且,此二人与我虎威镖局并无任何的关系。所以,请你不要把脏水,泼在我虎威镖局的头上。”

“否则,就算你是东方镖局的少镖头,老夫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维护我镖局的荣誉。”

看似是为了镖局的大义凌然,但是,其中的威胁之意,是毫不掩饰的,不言而喻的。

缓过来的牟星月,平静地道。

“钟镖头说是的,此二人,并不是我虎威镖局的人,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与我虎威镖局无关。”

过河拆桥?

卸磨杀驴?

兔尽狗烹?

翻脸无情?

……

可是,这也是在功成之后啊。

这也太快了吧。

无耻啊。

“古言有云: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你们是一个都没有啊,那你们是什么?”

太无耻了啊。

无言以对了啊。

……

“少侠,是你救了老乞丐?”

老乞丐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云剑,张开黄牙的口问道。

云剑只是笑了笑,算是回答了。

同时。也伸出手扶起了老乞丐。

“老乞丐,多谢少侠了。”老乞丐抱拳道。

云剑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

搀着老人,向着街道走去。

“唉,少侠,你这是要干嘛呢?”

云剑回应他的,只是一个‘请’的手势。

“不是?”

“你这是要送我出去吗?可我觉还没有睡够呢。”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要走也是你们走啊,我走什么?”

“你是怕你们比试会伤到老乞丐啊?”

“唉,少侠,那你们还比不比了?”

云剑摇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不知道啊,还是不打了?”

云剑竖起了一只手指。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老乞丐看着竖起的手指,自己也竖起了一只,问道。

“你不是摇头,点头的,又是竖手指的,现在又加了‘手舞’。”

“你这是比划的是什么?”云剑比划了一阵,可是老乞丐根本没有看明白说的是什么?

对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他好像都没有说过话啊。

难道……

“你是哑巴?”

云剑点点头。

“你不能说话,是天生的吗?”

云剑这次没有回应。

云剑不是天生,就是不能言语的。

他不再开口说话,也是从十六年前才开始的。

至于,十六年前为什么不再开口说话,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有意思?”

老乞丐围着云剑转了好几圈,思考状地看着云剑。

“可惜了,可惜了。”惋惜地说道。

“上苍,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

云剑笑了笑后,拉着老乞丐继续向着街道而去。

“唉,唉,你怎么还是拉着我啊?老乞丐不是说了吗,这里是老乞丐的家,他哪儿也不去。”

“你是怕他们对我这个老乞丐,不利吗?”

云剑不避讳地点了点头。

“不用担心,老乞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盐可不是白吃的。”老乞丐拍胸脯地道。

看着老乞丐胸有成竹的样子,似是有了些神秘感,心中竟是有了些相信。

可是毕竟只是他的一方之言,如果老乞丐没有那个本事,以虎威镖局人的做事风格,是相当危险的,云剑哪里允许万一之外的事情存在。

还有就是,如果老乞丐真的如他所言,也不至于流落至此啊。

“你听我跟你说啊。”老乞丐拔开云剑,道。

“老乞丐,有样东西,是可以赢过他们的。”

云剑静静地站在哪里,没有开口,也没有比划。

反而更多地朝向东方鹏、牟星月的方向。

“你不想问我是什么嘛?”

云剑摇了摇头。

“你不想知道?”云剑的表现,出乎老乞丐的意外。

云剑点点头。

“你可真是奇怪。”

“要是其他人,必定甚是好奇,一个老乞丐,能有什么东西能够赢过虎威镖局的?可你偏偏却不想知道,奇了。”

“不过,你不想知道,我也告诉你听听。听了,你就知道老乞丐说的对不对了。”

“就是这副臭皮囊。”老乞丐指了指自己的身子,颇为骄傲地道。

“不过,有样东西,十个,百个,千个老乞丐也是比不了的。”

“你想问,那样东西是什么?对吧?”老乞丐接着自说自话地道。

“老乞丐,不妨再告诉你。”

“就是这个。”老乞丐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老乞丐,虽然脏,但是还是要脸的,有羞耻心的。老乞丐,身脏,心不脏。与他们比这个,那老乞丐是万万比不了,只能五体投地,甘拜下风了。”

“臭乞丐,你说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尊之上之最强镇狱系统

    青阳城静谧,这一座城池内的数万百姓,竟是已经被这尊炼气士祭炼了。他这才修炼成九阴魔光。只是在城池外的楚歌没有动声色。青衣!那是青妃安排在楚歌身边的眼线。楚歌这具肉身的之人,乃是一尊炼气士天才!修行十载,就跨入炼气士的五灵境,被域外大周十大天骄。这让青妃忌惮。“庶子身份?生母被害,自身被污。远离楚王府

  • 长公主她一心为民在线阅读第5章

    根据冷无情的记忆,冷无心知道冷父留下的箱子里,有几株药材是专门用于治疗体外创伤的,虽然品阶不高,可也聊胜于无了。小梅放下箱子后,冷无心便道:“小梅,去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啊?”小梅闻言一怔,看着眼前的冷无情,心里五味杂陈。因为此前,少爷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把小梅支开。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冷无情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在线阅读吓尿了

    这时,还没等张子武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叶萧然已经走上前来,顶替了张子武的位置,站到了赵龙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家伙一愣,赵龙显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的叶萧然打伤了他的人。不过在经过周边几人的指点之下,赵龙顿时一阵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向叶萧然逼近一步。“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他不知好歹,我随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