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恋爱幻想曲之一命苦

2021/6/11 8:46:11 作者:风吹竹林 来源:17K小说网
恋爱幻想曲之一
恋爱幻想曲之一
作者:风吹竹林来源:17K小说网
一位被管理了多年的小妹子,人前乖巧的乖乖娃,终于在考上大学之后开始了放飞自我,想像洪湖水浪呀嘛浪打浪,结果没浪出个花就被摘下了。从此之后开始她的修身生涯~然后又开始迷惑不已,难道人生就要如此过下去,找到人生存在的意义不止是有爱情。

常顺可不像聂恒宗,到玉河村之前还刻意把自己捯饬得十分凄惨,他是本来就很凄惨。

累了一天回到客栈,比自己命还重要的殿下就失踪了,常顺能不急吗?可他又不敢不完成聂恒宗交给他的任务,只能加紧了速度去找吴家。

好不容易到了朝阳村,找到了吴家,常顺还得耐着性子听冯氏对他各种盘问。等到顺利从吴家出来,常顺便马不停蹄地开始寻找聂恒宗。

自从聂恒宗失踪,常顺是吃不好睡不香,天不黑透都不回客栈,幸亏他找吴家的时候用了聂恒宗教给他的易容术,不然他顶着同一张脸,没事就晃悠到人家村子去找人,那疑心大的村民都得拿棒子给他撵出来。

聂恒宗看着常顺凄凄惨惨的跑过来,一直跑到他跟前跪下就开哭,他也只能当做不认识,“你是谁啊?”

常顺那激动的泪水流个不止,乍然听到聂恒宗这么问,整个人都傻了,“公子,公子,奴才是常顺啊,您怎么不认识奴才了?”

亏得俩人出宫开始,聂恒宗就耳提面命告诉常顺,千万别秃噜嘴喊出“殿下”这俩字来,常顺便一直以公子相称,否则这可就热闹了。

一旁忙着洗衣服的唐明月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看常顺实在有些可怜,想着这是认识大哥哥的人,便好心提醒他道:“大哥哥他失忆了,你是他什么人?”

虽然常顺在一旁一口一个奴才的,可是唐明月显然没有很好的理解这个关系。这也不怪她,从小生活在村子里,她们这里也没什么主子奴才的,乍然听到,理解不好也正常。

啥玩意儿?失忆了?

常顺险些大哭出声,他这是什么命呀,好不容易找到了殿下,怎么就失忆了呢?

聂恒宗一脸嫌弃的看着常顺,真想自己从不认识他,可是考虑到对方是担心自己才如此,又一直忠心耿耿,这才憋住了没有开口埋汰他。

“公子,公子,您再好好看看,奴才是常顺啊!”常顺沉浸在殿下失忆的伤痛中无法自拔,都没有开口回答唐明月。唐明月看看一脸伤心的常顺,也不忍心多刺激他,又拿起手中的木槌洗起了衣服。

原本无比和谐的气氛,因着常顺的到来全部打破了。聂恒宗心里不开心,便是连常顺没有回唐明月问题这么细微的情节都注意到了,他瞪了常顺一眼就看向了唐明月,“我不认识你。”

常顺深谙自家殿下的脾气,抹了两把眼泪,顺着目光看到了唐明月,赶紧狗腿的跑过去,客客气气的开口叫了一声“姑娘”,又指了指聂恒宗的方向,“那是我们家公子,我是公子的小厮,我叫常顺。”

唐明月并不是见了谁都是爱说爱笑的,不过常顺的样子实在有意思,她还是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把手里最后一件衣服捞起来拧干,扔进她带来的木盆里,“我姓唐,大哥哥他从山坡上滚下来,就失忆了,这些日子一直住在我们家里。”

“从山坡上滚下来?”常顺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头上冒汗,声音发颤。

唐明月哪能想到,自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常顺已经在脑海中脑补出了一部刺杀大戏。他家殿下遇到了刺杀,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阴差阳错被唐家救下,好命的活到了今天。

大哥哥的小厮找上门,自己又洗完了衣服,唐明月跟常顺说完了话,就端起木盆准备回家,想着不管什么事,总要回家再说吧!

聂恒宗跟着唐明月一路,一直没有机会表现,此时看唐明月端起了木盆,一时忘了自己脚踝还疼着,站起来准备帮唐明月端木盆。他此时跟唐明月想的一样,如何也得先回唐家再说。

谁想这个时候,常顺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吓得唐明月差点扔了手里的木盆。抱住了木盆的小姑娘还在不住庆幸,幸亏没扔下去,要不这还不得把人家脑袋砸开花啊!

唐明月没见过这阵仗,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了聂恒宗,聂恒宗紧走几步,抢过唐明月手里的木盆,目光复杂的看了常顺一眼,“赶紧起来。”

常顺满腹感激的话还没说出来,抬头看他家殿下竟然端了个木盆,赶紧站起来,十分自然的接过聂恒宗手里的木盆,“公子您歇歇,奴才来拿就行了。”

聂恒宗走起来才感觉脚踝还是有些疼,自然不会跟他争。常顺接过木盆,就站在那里没动步子。唐明月看主仆俩一连气儿的动作有些发呆就没动。常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两个人,看他们依旧没反应,只能垂下头低声问道:“唐姑娘,往哪边走啊?”

唐明月回过神,连忙前头开路,一路上也没出声。哎,怎么说呢,大哥哥的这个小厮,好像有些一惊一乍的。

两人来洗衣服时,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回去路上,三人都成了闷嘴葫芦。

吴氏早上肚子不舒服,郭氏知道后就告诉她晌午不要自己做饭。到饭点儿了娘几个过去上房吃就行了。吴氏闲着没事,便翻出了针线开始刺绣。她的女红手艺不错,绣好了拿出去也能卖上价钱。

“娘,有人来找大哥哥了。”唐明月进了院门就跑回了二房的屋子,人还没到吴氏面前,声音已经先传回来了。

吴氏听到声音抬头,便透过窗子看到一个比聂恒宗高上一些的少年,端着装衣服的木盆子,跟在聂恒宗身后。

聂恒宗对常顺可是丝毫不客气,进了院门指指晾衣服的地方,“把衣服晾上。”

常顺老老实实把衣服晾起来,聂恒宗趁着没人能听到他们对话,便开口说道:“你一会儿别鬼哭狼嚎的,好好说话不行吗?”

“公子,您是不是记起奴才了。”常顺忍住激动的泪水,手上动作飞快,这时候还是坚持叫公子,都没有秃噜嘴喊出“殿下”来。

聂恒宗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谁说我记得你?”

常顺立刻又委屈上了,等把衣服都搭好了,才拿着木盆问聂恒宗,“公子,这木盆放哪?”

“那边。”聂恒宗傲娇的抬抬脖子,用眼神告诉常顺木盆平日里放的地方。

两人一起进了屋子。唐清不在家,吴氏便只能自己问常顺是怎么回事。

从宫里出来时,聂恒宗就教了一套说辞给常顺,常顺记得牢牢的,此时吴氏一问,便老老实实开始说瞎话,“婶子,我们公子要到乐州府城的乐庭书院求学。前些日子到镇上落脚,第二日我出门办事,回来公子就不见了。”

至于这其间多少细节,常顺选择了不说。

吴氏抬眼打量了常顺一眼,笑盈盈的问道:“你们公子多大了,你们从哪来,家里姓什么?”

这都是很简单很基本的问题,常顺如实回答,“主家姓姚,是京城人士,公子今年十一,家中行五。”

聂是皇族姓氏,聂恒宗选择了隐瞒。相比起来,姚皇后的姓氏就显得没那么吓人了,借了母后的姓氏,聂恒宗觉得自己不算骗人。

“才十一岁就得到了乐庭书院的入学资格,了不起。”吴氏压下最初的惊讶,笑盈盈的夸了一句,看向聂恒宗的眉眼里都带了笑,却是丝毫不怀疑常顺会骗她。

说起来,乐州府最出名的,就算是乐庭书院了,那简直是乐州府的活字招牌。乐庭书院的创始人乃是当世大儒,曾做过帝师的曹庭之曹老先生。

当今登基之后,曹庭之辞官归隐,回到老家乐州,创办了乐庭书院。算起来,已经快二十年了。

虽说远离了朝廷,可是曹庭之的名声却越来越响。文人们常说:入了乐庭书院,便相当于半只脚入了殿试的大门。可见乐庭书院的名头有多响,曹庭之的本事有多大。

二十年,乐庭书院的学子已经遍布大昭朝各地。而能入乐庭书院读书,也成了学子们引以为荣的事情。只是乐庭书院的大门,可并不那么好进的。

家里有个读书人,吴氏也听过乐庭书院的大名。只是她只知道乐庭书院不好进,至于怎么个不好进法,那她不知道。若真知道,大抵也不会那么简单的评价聂恒宗了。

“孩子你先歇歇,晌午用了饭,等下午你叔回来,看看怎么个章程再说。”吴氏没有多说话,她觉得自己很多事不清楚,没有自家男人通透,还是不瞎问的要好。

聂恒宗毕竟没有恢复记忆,随便来个人就想把人带走,吴氏也不能让他们走。

常顺过了最开始的慌乱,头脑开始清醒起来,痛快的答应了吴氏。

吴氏怕常顺不好意思,特地跟吴氏说了将饭端过来给聂恒宗主仆用。于是每次跟唐明月一起用饭用得开开心心的聂恒宗,全程黑着脸不说,最后还没吃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犬夜叉:我能触发提示音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小昭言害怕了?”“果然如此啊。其实我也隐有察觉,但自从林阳道相遇以来,前辈助我良多,我既然邀请前辈一同上路,就不会再有猜疑之心。自数十年前的魔教之乱以来,神州不曾再有过因妖魔而起的灾乱,况且我洛家地处西域,对妖魔之事本就不如中原人在意。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明姑娘很是痛恨妖怪,不知为何能和前辈和

  • 我是地府保护伞在线阅读第四章

    金兰花看看日头,中午了,收拾工具回去了。今天吴二一家回来,早点回些吧。金兰花到家时,家里没什么动静,似乎没人来。扭脸看到周娟在洗衣服,那水冒着热气,这是烧了热水洗的。周娟小心说:“二叔他们还没回来,我先把衣服洗了。”洗就洗吧,还表扬你啊?热水用就用吧,天冷了,女人家不好沾冷水,我又不是那不讲理之人。

  • 我的太女殿下不可思议的真相

    什么是责任?责任,就是一个人对待事物认真负责的态度。——天赐“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天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一百多年前,恐龙世界分为三大阵营:一部分是食草恐龙,另一部分就是我们食肉恐龙,还有一部分是其他的远古生物。而食肉恐龙又分为许多族群,每个族群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族长。族长中,有五位最英明的

  • 喜欢与不喜欢的抉择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三章“喂?是钟仁吗?”秦古韵在电话另一头说。(在外界叫花古韵,他信任的人管叫秦古韵,但是在外界所有人都管他叫花古韵)“哦?是钟仁的朋友吗?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钟大,你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告他。”金钟大想:呦呵?!钟仁又钓到一个妹子?难不成是普通朋友?不会吧?!这个小子,都不告诉我这个哥一声。“哦!钟

  • 都市之逍遥星空在线阅读第6章

    “到此为止了!快离开那孩子!”我想起剧中抚子的台词照念着对几斗喊道。“哼!”几斗玩味地站起了身,挑着双美目有些嚣张地看向我们。“啊……”亚梦立刻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羞涩地奔向我。“亚梦,没事吧?”我关切地打量着她问道。“嗯!”亚梦红着张脸点头说道。“手鞠,形象改造!”我平静地说,可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 所有人都想我成佛[快穿]之第十章

    ※由于供水系统维修,附近的水停了差不多三天。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快被晒成咸鱼的邻居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几百米外的供水点,选择把水桶搬到了七海宅,一时间老宅门外人山人海。至少我是被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揉着脑袋下楼,就看见绘里香女士笑意盈盈地开门迎客,等一关上门,那脸就跟落下的闸门一样,

  • 我靠强迫症通关游戏[无限]之书院深深深几许(1)

    夜凉如水的月色中,梁婉淑慢慢的苏醒过来了。看着眼前黑蒙蒙的一片,她动了动身子,伸手去摸索病床旁柜子上的手机。好冷啊,这护士怎么把空调调得这么低,病人不能受凉的啊。婉淑有些生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准备拿手机照明把病房的灯打开。诶,这手机怎么这么沉,是不是自己身体太虚弱,手上没力气。梁婉淑慢慢抬起手,借

  • 绝品大小姐﹕殿下快跪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我从来都只打该打的人。”顾窈甩了下手,面色不善:“之前是不是没跟你提过?我最讨厌别人擅作主张了,你自己数数,你犯过几次?”侧身拉了下车门,果然已经被锁死了,她不再说话,靠在椅背上,面色更冷了几分。“所以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下了定论,一句解释都不听?”苏烈静静听她说完,这才开口,脸上很是平静,看不出什

  • 拉响淘宝警报邯郸王家(求收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公元前202年刘邦垓下一战笑到了最后,沿用汉中王名号的刘邦,建立了影响华夏民族最为深远的汉朝。比之二世而亡的秦朝,四百年的大汉朝无疑是强大的王朝。同样也因为汉王朝的强大,从此我华夏子弟便有了统一的称呼‘汉人’。当然即便汉王朝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璀璨的王朝,但同样有着兴衰更替。随着动

  • 虫族:爆兵无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李耳的苍烟兽,果然不愧是一头结丹级的绝世凶兽。它身子一蹿来到两头黑熊的跟前,接着,又一个展腰,跟着便是一声咆哮——也许那两头黑熊,在宗政世家里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见了苍烟兽作势,竟也低吼着冲苍烟兽龇起了牙。这一下,苍烟兽可就火大了——奶奶个熊的,好你们两个笨家伙,擅闯我洞天山门便是大不敬了,竟然还敢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