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7:24:41 作者:兔八啃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苦海无边,回头是我
作者:兔八啃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重修完毕】顾之洲和傅子邱师出同门,从小一起长大。也曾交过心、卖过命,好到一个鼻孔出气。沾他们的光,三界安稳过一段日子。无奈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人怎么一心想扒我裤子?于是一拍两散,分道扬镳。再见面,一个贵为仙界至尊,万人敬仰。一个在魔界称王称霸,万鬼忌惮。青梅竹马一朝散,扭头就成死对头。动手丝毫不含糊,完全相看两生厌。轮回门打开,镇灵剑出世。三界大难临头,臭鱼烂虾瑟瑟发抖,跪求两位大佬先别搞内讧,还是保命要紧!那边总算消停,不情不愿的握手言和,谁知一道天雷劈下来,顾之洲二话不说给傅子邱挡了

回了城里许志摩母亲怕他受刺激太大,向班主任请了三天的假,以便让许志摩在家里静息调养。就在收假的那天中午,许志摩接到兰生的电话说班级集体调动位子,兰生帮他争得同桌,还有一个同桌是段淼霜,怕是她与许志摩不熟,于是兰生就坐了中间。许志摩倒也没多在意,一个劲的说着他清明节遇着的事,而那边却匆匆忙忙挂了电话说要午休了。

刚刚挂了电话的许志摩被母亲叫去书房看书,即使请了假,他的功课也没敢落下一点。午后他的母亲放了一些零钱在茶几上嘱咐许志摩下午就在楼下的摆摊买一点菜,免得下班回来时只剩些枯菜萎叶。许志摩从纱窗探出半个头确定母亲已经出去了后,转头便打开了电脑,玩起了游戏。

游戏的诱惑力或许太大了,许志摩一玩便到了天黑,已是近八点,母亲七点就下班,大概也就要到了。许志摩看了桌面下的时间,顿时呆了。赶紧起身去厨房到将米下锅,然后一脚踢开拖鞋穿上鞋子下去买菜,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许志摩反复压了门把手,只听见开锁的声音,却不见门有任何打开的意思,他以为是门坏了,一个劲的反复提拉压下把手。大概两三次后,终于推开了门,可是他明显可以感觉得到门后有一点外力。探头四处瞧了瞧,正要出去关门时低头发现一堆蓝色的口袋,蹲下打开口袋,里面竟是各色各样的菜,说是新鲜倒不如说是还在土里的时候,从未见过如此新鲜而又干净的菜了。许志摩虽然奇怪,但是四处张望后发现并没有人,倒想着自己拿回去,以后若是他人来寻,还钱便是,想着就提到自家厨房。正在发呆想着这会是谁的菜时,在厨房角里发出滴滴声音,许志摩一下回过神来,走到电饭煲旁扯出插头,又对着插头发呆,突然才发觉这米下锅也不就不过五分钟时间怎么就好了,他惊奇地打开锅盖,里面的米的确已经熟透了。一边楼道里传来他母亲的脚步,随即就是开门声。第一句便是“志摩呀,今天的饭不会是又忘了做吧?”许志摩上前接下了母亲的背包,一头扎下门锁,抬头问“妈妈,这门你一下就开了吗?”“不然呢?”他的母亲笑笑说。许志摩扣扣脑袋将背包丢在沙发上问“爸爸今天又加班吗?”“嗯”他的母亲也没多说。

许志摩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他的母亲在厨房做着晚餐。不久,便是进餐时候,许志摩端着两碗饭不禁地提起王婶的事,饭桌上他的母亲也奇怪的问他那天去后崖沟里发生了什么会昏倒在那里。许志摩说就是过去时,突然天上一道闪电劈在了崖上的柏树,眼前一白就昏了过去,起来时就在厨房里了,突然许志摩放下筷子用手比划着“哦对了我还看见一个穿着蓝色纱衣戴着垂着蓝色纱帘的斗笠的女孩,醒来她就不见了”,“她是你梦到的?”他的母亲抬起正低着吃饭头直勾勾地盯着许志摩,像是迫切需要答案一样,“不清楚,像是做梦”许志摩的回答又一次让他母亲垂下头吃饭。“妈妈,你那天也看见了那个女孩?”许志摩觉得母亲举止不对劲反问到。“没有,吃饭”他的母亲似乎不愿多说什么。许志摩也只有听话乖乖吃饭。

吃完饭后,他母亲有点劳累先洗澡了,许志摩也收拾起了饭碗,手里堆叠了几个盘子,盘子上又堆了几个碗,一个不小心,碗从盘子上滑鹿鹿的就往下掉,许志摩本意识地丢了盘子去接住碗,当他接住碗的那一刻才发觉盘子也掉了,侧目一看,那盘子竟漂浮在空中,虽然他平常拥有看过去或未来的能力,不过那毕竟是幻觉,但这实在地违反了地心引力的不禁让他瞠目结舌。也许是看得出奇并没有被吓到,反而觉得有趣,抬手用手指轻轻点了点,盘子竟然在水平发生了位移,许志摩试图用手划着盘子下方的空气,被一块铁板一般的板子挡住了,可这盘子下面却是是透明的空气呀,许志摩摊平手掌想从下面再去试探,刚伸在盘子下方,盘子突然跌落,正巧落在他的手上,许志摩扶住了盘子后,用手左右划来划去,却又变回空气般了。许志摩怕是打扰到母亲,当时没有给她说。洗碗时,不停浮想着这件件奇怪的事,直觉像是总有一个盯着他似的,可是每次突兀的转头也没看见什么。他把这些事先归于他一直相信的幻觉。

三天的修养,若是无人陪伴,在家也是苦中作乐。开始他是这么想的,可是这后来两天却过得分外有意思,即使他会把那些违背物理化学生物的事归于幻觉,但是无聊的他还是喜欢去沉溺这种幻觉中。在第二天早晨,许志摩一觉睡到了十点,起床洗漱后发现冰箱里没有任何早餐,一边抱怨着母亲的疏忽,一边穿着鞋子准备出去。迷迷糊糊的或许是没睡醒,踩空了楼梯第一阶梯,紧接着就是一眨眼间就落到了转角处,一切都突然变得没时间反应。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神奇地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而这种肢体行为也是大脑里出现的假象。到了楼下的粉馆,十点多了依然还是有人在吃早餐或许是午餐,许志摩上去叫了份牛肉粉,还有一块油饼。不过半分钟,粉已经端上桌来。许志摩隔着几桌,大声叫到“老板,油干,快点,等会儿这汤冷了就没有味道了”老板用筷子夹着一块油干匆匆来了,一边打趣地还说“哟~这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没去上学呢?”许志摩顾着吃粉微笑回应了把油干压进碗底又埋头吃了起来。

吃完早餐,许志摩见着时间尚早,找到一个超市买了一点零食,准备回家边看电视边吃东西,才吃完早饭又来了饭后甜点,这不正对得起他那身高177体重140的体型。许志摩轮番了几遍电视,早上的节目实在是难看得死,不愿地去了书房看书。刚刚进了书房,本来还开着的电视跳出两条白杠,闪了一下黑屏了。

直至中午,许志摩听见了母亲的电话才出了书房,他的母亲中午有事叫他在外面将就一下,还问了身体情况,知道没有什么异常,给他说班主任叫他去上课,晚自习有堂测考。这招先问后要求的事许志摩已经习以为常,既然都说了无恙,下午就不得不去上课了。挂了电话不久的许志摩收拾自己的书包已经到了公车站,也许是午间下班拥堵,平日里等几分钟的公车这次竟等了半个小时久。幸好学校里不收MP3这类只能做音频播放器的电子产品,不然这半个小时会是生出多少无聊。

在学校对面下公车,跑到饭店叫了份土豆盖饭。正是吃得香时,许志摩抬头间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穿着蓝色纱衣的人飘飘然地过了门前,许志摩丢下筷子赶紧出去看了看,这午间街上除了一位清洁阿姨倒也没有其他人了,许志摩又以为出现了幻觉摇摇头回了桌子继续吃饭。

刚吃完饭就到了两点,学校的大门也就开了。许志摩从四楼的教室窗口翻越而进,这也不能怪他做事有失风格,掌管门钥匙的同学大都会两点二十许才来的,都不知道自己新位置在哪,得从第一排好生寻找,好的是平常上课无聊时在课桌上刻刻画画的倒也比翻书认名字来得轻快。没想到刚刚第一排挨着墙边,许志摩再看了看两个同桌,中间是兰生,最左边果然是段淼霜。本想把段淼霜的桌子换到墙边,来个先斩后奏,可是刚刚搭手,门口抱着一本物理书的女孩声叫停了许志摩,抬头一看竟是段淼霜。

“你干什么呢?”段淼霜慢慢悠悠的走到桌子旁把住移回了原位。

“没干什么,看你桌子歪着帮你弄正”抓头挠腮的解释完又打着兰生桌子的主意,也是刚刚搭上手。就听到坐下的段淼霜一边打开书一边说“许志摩,第一我的位置是兰生安排坐这的他是组长,我听他的,第二,不过现在你即使换了他的座位他来了也不在意,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我不想和你坐,到时我也去其他组的”,许志摩以为是上次摸到她的大腿有些余气只好默默坐回了自己的墙边位置,想等兰生来再与他说事理。

大概两点半多,三五成群的同学就陆陆续续地来了教室,兰生背着厚重的书包,里面又是些他的衣物还有就是些日常小用品,所以他被同学称之为百宝箱,班里同学有时需要个什么都会来问问他再决定去买不买,也许只有卫生巾不会,但也不代表他那书包里没有。兰生把书包挂在书桌旁边,一个纵身便从讲台上跳到自己的座位了,倒是尴尬了起身让他的段淼霜。刚刚腾过来收拾书时侧头看,才发现原来以为在睡觉的许志摩一直在用不屑的眼神盯着他,兰生看着他的眼神再凑近了看,不禁得就喷笑道“深闺怨妇”,许志摩见得他笑如春花,装得心思也就随瘪嘴消之而散。一旁预习着物理课的段淼霜也不禁得微微扬起嘴角,不过马上便用手遮住了。

“笑你妹”许志摩见兰生笑得如此乐呵也跟着笑骂。

“我妹都没你那双眼动人”兰生噎住一口水咳咳。

“那只因为你黑凤哦吗?”许志摩上手欲摸兰生的脸颊。一把被兰生制住,说道“别动,眼神再专情一点”。

“你妹”许志摩用另一只手迅速地摸了兰生的脸颊,两人就此打打闹闹地直到课前十分钟准备。待全班安静地等待老师时,许志摩抬头望了望段淼霜,看见她趴在桌子上睡觉就埋头拍拍兰生轻声问“这位置谁他妈的安排的?”

兰生以为怕是老师来时看到他俩说话,便也埋下头悄悄答“我呀,上次电话里不是说了吗?对了我是组长,以后得听我的”。

“可我不想坐墙边啊”许志摩反手抵着墙壁说。

“那不成让她坐墙边吧?”兰生也反手指指段淼霜。

“那你也可以坐墙边好吗?为什么非要我坐”许志摩语速快了半截。兰生看他如此质问,细作想了下,觉得有理点头示好。忽然转头拍醒段淼霜说“我跟他换座位咯”刚刚话落,段淼霜就说“不行,我不想挨着他坐”,兰生又转头对着一脸茫然的许志摩说“她说不行,她不想和你坐”,许志摩无语的轻声轻语地压着嘴唇对兰生说“我只是问问你而你,又不是叫你换座位你去问她干什么?”。

“你神经病啊?不调你问个屁呀”兰生恍然大悟似的说。

许志摩深吸一口气,闭了一下眼睛咬牙切齿地问了兰生“你书包里有刀吗?”

“如果你要杀我那没有”兰生不悦地说。

“我是想自杀啊!”许志摩敲在兰生课桌上突然扭头用着死鱼的眼睛盯着兰生说。

“哦,那明天我给你带把来”兰生凑过头轻声对着许志摩说。视线一直盯着正进教室的老师。许志摩一手推开兰生。 无奈端坐起来看向老师,老师进门后关门时,许志摩从门缝里不经意得又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纱衣的女子走过。起身斜头望向后门被老师训斥到坐了下来,本来过后门的女子他也就无奈的没有看到。而那位女子却径直走去了办公室,路过的人并没有奇怪对于她的穿着,而或许不是不奇怪而是其他人看到的和许志摩眼里的不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潜伏内线第10章在线阅读

    凉亭这边,几人在一起闲聊,气氛也是很好,洛伊儿已经捧着云雾茶喝了三杯,却还是没见到洛茜回来,她眸子轻轻在人群中转了一圈,笑着问庆雅:“今日,安如郡主没有过来?”庆雅四处看了看,没看见人也觉得惊奇:“之前府中的人说她来了,可能去别处转了。”她抿了一口茶,偷瞧了方瑾瑜一眼,小声地在洛伊儿耳边说:“欸,她

  • 末日霸权之网王(一)(5)

    疼,好疼。柳言没想到子弹打入身体是那么的痛。不,不对,柳言忽的一下子睁开了眼,这儿是哪里?随着大量记忆的涌入,柳言再次昏睡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柳言的泪水一下子落下,呢喃道“阿祖”。从记忆中得知,自己又穿越了。这次穿越的是日本,不过这次穿的身份稍微有点麻烦。还是叫柳言,是柳氏家族本家的

  • 季先生的启明星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二天一早,剧组的工作人员和主要演员就都已经到齐了。大家在酒店候客厅里集合之后就一起坐着剧组的车赶到拍摄点去。作为凌子卿保镖的李易军为了“保护”凌子卿,自然也跟着剧组的人一起去了。虽然二少可能不需要他保护,但李易军认为,既然他拿了大少工资,他的职业道德就不容许他玩忽职守敷衍了事!至少他过去帮“身体虚

  • 抢个红包做网红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嘛...”指燕澜犹豫片刻,怅然的脸庞缓出一丝笑意道“呵呵,也曾快意恩仇,天涯海角,恣意自在,也曾仗剑江湖,惩恶扬善,断世间因果对错,若说少时的心愿,其实早已达成...”稍有微顿,指燕澜犹豫片刻,终是无语沉默。“你这样八面玲珑,圆滑开明的人,如此踌躇不决,难以启齿的模样,不适合,说,便一气呵成,有

  • 吞噬寰宇冷若霜

    白落不敢在灵药山脉深处逗留,一路上警惕地隐蔽身形,快速回到了主山峰的山腰处。此时已经接近黄昏,落日的余晖照耀着东面白色的阁楼,映出一地的金黄。那座阁楼晚上会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似乎有灵气波动,和各种灵兽的叫声。虽然慕老命令禁止白落靠近,但白落还是会对那里产生好奇。“喂,你在这里干嘛?”白落背着药篓,

  • 网游三国之提前登录在线阅读第5章

    “是给我吃的吗?”默默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南黎顿时觉得他空肚子里原本就不□□分的馋虫几乎就要在一瞬间被勾出来了。“肚子,吃。”若薇用自己削葱般的小手指了指少年一直在“咕咕”叫唤的肚子君,一如既往地一点没有察觉到当事人的尴尬情绪。不过已经饿了这么久了,又是在自家单纯的少女面前,南黎的脸皮也在不知不

  • (东京喰种)目标!甜倒研君之猛虎(4)

    “说什么玩笑话,你回家还不晓得要挨多少鞭子。再带个……带个男人回去,你活够了我还怕死呢。”封嗅在兄妹四人中虽然最精武艺,但架不住他骨头也是最软,“封家主”三个字是他谈之色变的紧箍咒,父亲的命令是他身体力行的圣人训。他是家中长子,数十门徒的大师兄,阖家上下尊称的大少爷,按理说形象最应该高大伟岸才对。独

  • 宦官相公之龙翎大陆

    夏美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朝她跑了过来。妇女一身粗布麻衣,打了一些补丁。灰白的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也许是太着急,发丝有一些散乱,她很瘦,脸色蜡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人!妇女跑到夏美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一双浑浊的眼睛一边打量着夏美一边担忧道:“有没有事?夏芷韵没有欺负你吧?王婶

  • 无心(猎人同人)在线阅读第3节

    纸醉金迷,万千世界。眼前无尽的黑暗,从未消散,直到一抹刺眼的光线,照进了凌炎的眼缝中。游戏!娱乐?凌炎活了这么大,从未真正去体验过娱乐,每天唯一能值得他快乐的,只是那些别人不要的书籍。亮光越来越强了,凌炎忍不住闭起双目。过了片刻后..耳畔边开始传来阵阵脚步之声,嘈杂交错,有些急促,又有些轻浮。凌炎睁

  • 娱乐巅峰系统之计划外的第十三人

    我说,作为一个神来说,你也太懒了吧。林远被萨兰塔恬不知耻的偷懒精神打击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我就是欧米伽计划中的人选了?”林远抠着鼻子问,觉得这简直是理所当然的,能够被挑选进一个听起来很厉害的计划,让他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当然不是,要是那样的话我就不用来了。”直截了当的否定。“……那是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