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重生之我为君麻吕大明星任嫣然

2021/6/11 8:13:19 作者:冥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之我为君麻吕
重生之我为君麻吕
作者:来源:飞卢小说网
萧晨,一名普普通通的16初生,成绩一般般(及格、不及格徘徊),身高一般般(1.76cm左右),长相一般般(不影响市容),身材瘦小(看上去只有40多kg但是有50多kg)。。。然而只不过是说了一句“神啊,你tmd让哥哥我穿越把!”于是乎莫名其妙的许了六个愿望来到了火影,便成了君麻吕....对剧情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萧晨来到火影该如何去面对大蛇丸、晓、火影、鸣人等人???(您是否很好奇?不要再犹豫了,点击‘重身之我为君麻吕’将会让你晓知一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这实在不好意思,嫣然她在外地拍戏,今天真得赶不回来了,她委托我们给李老爷子将礼物带了过来,等嫣然回来之后,必当登门道歉!还望秦管事您能向李老爷子……”

红姐小心翼翼地解释着,脸上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

就在这时,一道讥笑声突然响起。

“任嫣然好大的架子啊!居然连李老爷子的面子都不给,看来在她眼中,这天海宴的请柬,还不如拍一场戏来得重要啊!”

随着这道声音,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开叉礼服的女人从人群里挤了过来。

“何真真!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应该在和嫣然一起拍戏么!”

看到来人,红姐心里一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女子一脸“唏嘘”地说道:

“这嫣然也真是的,不就一场戏嘛,晚几天又有什么关系,我这个主演都没计较,她这个女二号倒挺来劲的,也太能作了吧!”

“哗!”

在何真真说完之后,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红姐的脸上。

在女人的描述中,任嫣然变成了一个为求上位,不择手段,不知轻重的心机婊。

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秦管事,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嫣然从来没有……“

红姐绝望地看着中年人,脸上尽是哀求之色。

接下来那几部电影资源,可都在李家的手里,要是得罪了李家,嫣然以后的前途可就完蛋了啊!

然而,秦管事冰冷的眼神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一介戏子罢了,还真把自己当角了,不识抬举!”

说着,他将请柬一揉,直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红小姐,你们请自便吧。”

“呵呵,大明星任嫣然,居然连天海宴大门都进不去,这下子乐子大了!喂,麻烦你们让让,好狗不挡道嘛!”

何真真晃了晃手里的请柬,一脸得意地追了过去。

红姐气得浑身发抖,看着一旁默不吭声的楚晨,越发觉得厌恶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拖累,嫣然又何必过得如此辛苦。

凭借女孩的条件,嫁入豪门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红姐越想越是火大,直接钻进了自己车里。

为今之计,只有等嫣然回来再说了。

“我还有事,你自己打车回去把!”

说着,一脚油门,直接把楚晨扔在了原地。

“啧啧,脾气还是这么火爆啊!”

楚晨自然知道对方这是刻意给自己难堪,不过到了他这个层次,又岂会将这些手段,算计放在眼里。

今天跟着过来,总算知道了当年事情的原委。

看来正是因为任嫣然这次缺席,得罪了李家,才引起了后续一系列的事情。

上一世,他贵为仙尊,只需一个眼神,就有无数人愿意为奴为仆,为他办事。

眼下修为虽然还未恢复,但要对付一个小小的李家,却也不算难事。

提起李家,楚晨不由想起与之同为江河大财阀的白家。

当年要不是白少喜从中作梗,他和任嫣然的感情又怎么会变得越来越差。

“上一世,你设下圈套,害得我身败名裂,万念俱灰,要不是师父经过,恐怕我已做了傻事。这一世重头来过,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江河财阀,白家长子,前呼后拥,何等的嚣张跋扈……可惜在我战天仙尊眼里,亦不过蝼蚁一般!”

楚晨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

就在这时,一辆幻影级劳斯莱斯从远处开了过来。

“哇,那一定是李家小少爷的车子吧!整个李家,能让秦管事如此紧张的,除了老爷子,也就只有那个存在了!”

“只可惜小少爷很少在人前露面,否则我真得想一睹他的风采啊!”一个穿着火辣的女人挺了挺自己的胸膛。

“你个浪货!那小少爷还是个孩子呢,我听人说他从小身体似乎不太好,这才鲜有露面,怎么,你还想混进豪门不成!”

不少人认出了车子的来历,在一旁小声议论着。

看到小车出现,原本高高在上的秦忠,连忙一路小跑过去,言行举止间,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

直待小车消失拐进一条山间小路时,秦忠这才恢复了之前的倨傲,神色变得阴冷起来。

在李家,小少爷的事情,是一个忌讳。

谁要是触了霉头,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秦忠冷冷扫了一圈,见众人噤若寒蝉,脸色才缓和了几分。

而楚晨却一直看着小轿车离开的方向,皱着眉头。

因为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虽然那辆小车遮挡的严严实实,却还是让楚晨察觉到了。

究竟是什么呢,为什么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想到这里,他沿着那条不起眼的小路,朝着后山方向走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楚晨在几棵松树前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杂乱无章的碎石,以及灌木从,他伸出手指在空中轻轻戳了一下。

突然,一阵阴风从旁边刮了过来,让人置身冰天雪地一般,不寒而栗。

“嗯?居然是结界?”楚晨眼中闪过一抹讶然。

有意思,这里居然有人布下了结界。

虽然只是一个简化版本的御灵阵,但能在这里布置,看来这个李家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一般人,要是遇到这个阵法,轻则恶心,头晕,重则大病一场,没个把月根本恢复不过来。

可这又怎么能难倒丹阵双绝的战天仙尊呢?

“呵……”

楚晨轻笑一声,伸出一根手指,以某种特殊的频率在结界上晃动起来。

一时间,只见结界上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丢入一块石头一般,荡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下一刻,楚晨迈出右脚,就这么毫无阻碍地走了进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尊之上之最强镇狱系统

    青阳城静谧,这一座城池内的数万百姓,竟是已经被这尊炼气士祭炼了。他这才修炼成九阴魔光。只是在城池外的楚歌没有动声色。青衣!那是青妃安排在楚歌身边的眼线。楚歌这具肉身的之人,乃是一尊炼气士天才!修行十载,就跨入炼气士的五灵境,被域外大周十大天骄。这让青妃忌惮。“庶子身份?生母被害,自身被污。远离楚王府

  • 长公主她一心为民在线阅读第5章

    根据冷无情的记忆,冷无心知道冷父留下的箱子里,有几株药材是专门用于治疗体外创伤的,虽然品阶不高,可也聊胜于无了。小梅放下箱子后,冷无心便道:“小梅,去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啊?”小梅闻言一怔,看着眼前的冷无情,心里五味杂陈。因为此前,少爷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把小梅支开。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冷无情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在线阅读吓尿了

    这时,还没等张子武开口,跟在他身后的叶萧然已经走上前来,顶替了张子武的位置,站到了赵龙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家伙一愣,赵龙显然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的叶萧然打伤了他的人。不过在经过周边几人的指点之下,赵龙顿时一阵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向叶萧然逼近一步。“就是你,打伤了我的人!”“他不知好歹,我随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大衍之界,有两种功法,一种是基础的修行功法,简称“内修”。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这些功法都是用来给修仙者打基础用的,好的修行功法可以使修行者吸收天地灵气时事半功倍,战斗时恢复能力也更强,所以好的基础功法价值不菲,更有很多已经失传的上古功法,每当它们出世之时便会引得各路高手抢夺……另外一种就是

  • 为了卡兹莫丹在线阅读第9章

    “楠笙,功力见长啊!我差点就追不上你了。”聂楠笙不语,将酒杯递到他唇边,眼中一抹忧色……“楠笙?”尹简不知该怎么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她的倾诉。这个女人是带着恨的,一开始他就知道,因她眼中的那抹足以吞噬一切的忧色,他一步步的靠近她,给予她安慰。“尹简…”聂楠笙扑进了他的怀里,轻声哭泣,哽咽道:“他

  • [推文]个人书单第四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外,几人出来已是黄昏了。“我们会尽快的查出和藤原纱织有利害关系的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把玲子小姐当做犯罪嫌疑人带走。”目暮警部坐在警车上冲着白马探几人说道。等警车离去后,众人也散去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随着笑着看向了一旁的白马探,却因白马探沉思状的面孔表情一变。“怎么了白马?你觉得我的推理

  • 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穿书]第七章

    回到家后,雾眠乖巧地向毛泰九以及朴秘书道了晚安后回到房间,翻箱倒柜地找药酒,却一无所获。“0244,你说我会死在这儿吗?”“主人,不要紧,你的伤,不上药一个周也能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好痛……”雾眠委屈地说道。“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冷漠地机械音缓缓吐露出这句古言,十分敷衍。而就在雾眠趴在床

  • 当魔王穿成炮灰[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除了各自指挥官和排班长在传达作战命令,所有人并不再多说一句话,都在做好各自开战前的准备。兴许是正午的缘故,也许是我们一路行军产生大量能量消耗的缘故,感觉此刻的天气似乎不再那么寒冷,照在脸上还有着一丝丝温暖的感觉,有的人鼻尖上居然溢出了一些小汗珠,不过很快就结冰凋零在了地上,这名战友感觉到好似有人盯着

  •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盛都城的街头巷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傍晚来临,暮色四起,沈潘沉着气走出府门,练武时穿的短打还来不及换,身形一闪,就融进了那些神色匆匆的人群里,和谐极了。沈潘没想到,自己重生回来第一个赶着去见的人不是他娘,不是凤连,不是他祖母。却是自己欠了一个馒头恩情的人。沈潘不知路,穿过一个个巷里小道,一不小心进了人

  • 穿书后我成了农家锦鲤第8章在线阅读

    “我最后问一次:你肯定是这里吗?”朝歌极认真的问。“肯定!”梁库肯定的答。朝歌一锹挖了下去,梁库抡起了大镐。深夜,荒郊僻野的一处乱坟岗子上,两个年轻人正挥汗如雨的挖着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坟包。梁库边挖边问:“你不是说这个坟的脉象,不太象我祖爷的吗?”朝歌不停手答:“是不太象,你家虽奇穷无比,但总没断了一